特工“纵火狂”的委托

所以,SCP-CN-540 我是谁?,是一个……能够模仿任何可见事物的存在。只要看见,就能解析、模仿。它所追求的,应该是最初的自己吧?呐,拥有无穷身份的“刺客”,你与它会有怎样的共鸣?嗨,妄想知晓万物的“牧师”,这份诅咒,是你所追求的吗?
SCP-CN-540的过去是Site-CN-20对同行组织的审问“工具”,基金会制异常。之所以记不住自己的根本原因在于——记得太多了。如同个各种颜色的光混合会成为白光一样,都去了太多记忆、情感的SCP-CN-540无法想起自己到底是谁。
这份文档的真相在于,SCP-CN-540早就与医师助理换了身份,但是因为能力的问题(影响是相互的/能力遭受破坏/思考中……),基金会其实是一直通过一只替罪羊研究SCP-CN-540的能力。
然后,日常搞事的05-I,此处“I”为Inquisitor和“牧师”又在暗中搞事(时间线为牧师据称挂了前),“刺客”继续擦屁股。

检测到生物数据异常,请耐心等待验证系统载入。

请输入您的权限密码:

已载入密码:
(1/CN-540级权限)
看山是山

(2/CN-540级权限)
看山不是山

(3/CN-540级权限)
看山还是山

(4/CN-540级权限)
看山是山亦非山

(???/CN-540权限)
我是谁?

权限1
项目编号:SCP-CN-540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CN-540应被收容于标准人型收容间中,每日提供三餐。每隔一周,该个体的文字记录(日记等)需要由值班人员回收并在密码专家进行解析后送返。

描述:SCP-CN-540被确认为前SCP中国分部█级研究员███。该个体在Site-CN-20毁灭后,被搜救队发现于███。医疗记录显示,该个体疑似患有失忆症,具体表现为无法具体回忆自身经历、难以生成新的记忆、难以进行自我识别、会将谈话对象与自身人格混淆。

目前任何可用的康复手段(心理暗示、大脑颞叶修复、记忆模块重塑等)均无法使该个体恢复原有记忆。值得注意的是,记忆删除手段同样无法对该个体生效,即SCP-CN-540能够确认的部分记忆(基础的医疗康复手段、记忆删除研究历史及原理1、基金会联谊会中于██████地区观看的皮影戏表演2等)无法进行清除。另外,任何通过记忆再输入程序灌输的记忆(包括虚构记忆及归档的D级人员记录等)均会被SCP-CN-540遗忘。

SCP-CN-540对于基金会的收容行为持友善态度,推测原因为该个体具有自身曾身为基金会研究员的模糊认知。

附录:

权限2
项目编号:SCP-CN-540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540应被收容于标准人型收容间中,每日提供三餐。非采访时间段,任何人不得进入收容间内。每隔一周,该个体的文字记录(日记等)需要由值班人员回收并在密码专家进行解析后送返。

采访人员在采访时间段前三个月内不得接触中级及以上机密文件。收容间墙壁需要涂抹一层信号屏蔽油漆,该个体不得接触任何无线电设备。

描述:SCP-CN-540 被确认为 疑似前SCP中国分部█级研究员███。该个体在Site-CN-20毁灭后,被搜救队发现于███。医疗记录显示,该个体疑似患有失忆症,具体表现为无法具体回忆自身经历、难以生成新的记忆、难以进行自我识别、会将谈话对象与自身人格混淆。

目前任何可用的康复手段(心理暗示、大脑颞叶修复、记忆模块重塑等)均无法使该个体恢复原有记忆。值得注意的是,记忆删除手段同样无法对该个体生效,即SCP-CN-540 能够确认 通过未知渠道获取的部分记忆(基础的医疗康复手段、记忆删除研究历史及原理3、基金会联谊会中于██████地区观看的皮影戏表演4等)无法进行清除。另外,任何通过记忆再输入程序灌输的记忆(包括虚构记忆及归档的D级人员记录等)均会被SCP-CN-540遗忘。 该个体能够辨别通过记忆再输入程序灌输的记忆(包括虚构记忆及归档的D级人员记录等)植入的新记忆。

SCP-CN-540的另一异常性质在于,当该个体与一人进行交谈时,该个体能够复述交谈对象过去三周内的部分行动,准确度高达90%。SCP-CN-540在该情况下能够模拟对象的说话方式、思考逻辑与微表情,不论对象本身是否对自身行为拥有确切认知。

SCP-CN-540对于基金会的收容行为持友善态度,推测原因为该个体具有自身曾身为基金会研究员的模糊认知。SCP-CN-540对于探究自身真实身份怀有强烈的使命感,这使得该个体愿意配合基金会调查与研究,但在一定程度上有所保留,甚至违抗研究人员。

附录:

权限3
项目编号:SCP-CN-540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540应被收容于标准人型收容间中,每日提供三餐。非采访时间段,任何人不得进入收容间内。每隔一周,该个体的文字记录(日记等)需要由值班人员回收并在密码专家进行解析后送返。

采访人员在采访时间段前三个月内不得接触中级及以上机密文件。收容间墙壁需要涂抹一层信号屏蔽油漆,该个体不得接触任何无线电设备。

SCP-CN-540的收容间必须秘密安装监控设备,设备必须保证24小时运转且有人进行该个体的行为观测。SCP-CN-540的看管人员、采访人员等任何可能被该个体观测的人员不得知晓SCP-CN-540收容间的监控位置及内部管道结构。在必要的情况下,可以对相关人员采取记忆删除措施。

SCP-CN-540收容间密码每周需更换两次。

描述:SCP-CN-540 被确认为 疑似前SCP中国分部█级研究员███。该个体在Site-CN-20毁灭后,被搜救队发现于███。医疗记录显示,该个体疑似患有失忆症,具体表现为无法具体回忆自身经历、难以生成新的记忆、难以进行自我识别、会将谈话对象与自身人格混淆。

目前任何可用的康复手段(心理暗示、大脑颞叶修复、记忆模块重塑等)均无法使该个体恢复原有记忆。值得注意的是,记忆删除手段同样无法对该个体生效,即SCP-CN-540 能够确认 通过未知渠道获取的部分记忆(基础的医疗康复手段、记忆删除研究历史及原理6、基金会联谊会中于██████地区观看的皮影戏表演7等)无法进行清除。另外,任何通过记忆再输入程序灌输的记忆(包括虚构记忆及归档的D级人员记录等)均会被SCP-CN-540遗忘。 该个体能够辨别通过记忆再输入程序灌输的记忆(包括虚构记忆及归档的D级人员记录等)植入的新记忆。

SCP-CN-540的另一异常性质在于, 当该个体与一人进行交谈时,该个体能够复述交谈对象过去三周内的部分行动,准确度高达90%。SCP-CN-540在该情况下能够模拟对象的说话方式、思考逻辑与微表情,不论对象本身是否对自身行为拥有确切认知。 SCP-CN-540能够部分复制交谈对象的部分记忆,包括但不仅限于收容间密码、站点人员生活习惯与个人隐私等,该个体能够根据获取的记忆,推测出对象的说话方式、思考逻辑与微表情等并进行模拟。若交谈对象曾被使用记忆再输入程序,SCP-CN-540也能够分辨出被额外植入的记忆。

SCP-CN-540对于基金会的收容行为持友善态度,推测原因为该个体具有自身曾身为基金会研究员的模糊认知。SCP-CN-540对于探究自身真实身份怀有强烈的使命感,这使得该个体愿意配合基金会调查与研究,但在一定程度上有所保留,甚至违抗研究人员。由于认为基金会会对重要信息进行删改,该个体拒绝与基金会合作。

附录:

权限4
项目编号:SCP-CN-540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前医师助理LW受SCP-CN-540效应影响过深,已处决。

SCP-CN-540已确认逃脱,机动特遣部队己丑-“割面”已出动。考虑到该项目对保密协议的巨大威胁,一经确认目标,无需上报,立即击毙。需要留意中国分部突然失踪人员。

描述:SCP-CN-540为具有特殊能力的人型异常,能够读取他人记忆,模仿其行为,并改变自身容貌。

该个体的最终目标为确认自身身份,且对基金会怀有巨大敌意。

附录:
备注:该对话还原自Site-CN-20█████研究室通信数据残留。

“███已经可以成功读取那些现实扭曲者的大脑了,他的生物特征也可以随着这些发生改变,这是好消息。”
“那你提到的坏消息呢?”
“███忘不掉那些内容。他读取的东西会与他脑子里原本的东西相混合,就好像各种光线混在一起会变成白光一样,他对自己的认知也越来越空白。”
“你的意思是,他可能会背叛?”
“我不确定。”
“然后第二个坏消息。”
“原来有两个坏消息?”
“你知道的,███身上的原理不是单纯的读取,而是融合,所以当他读取一个人时,其实那个人也正在变成███的复制体。”
“所以,你想说什么?”
“被读取的越多,就越偏向于███的复制体。那么,一旦███背叛基金会,我们不仅很难抓到他,甚至他还能通过这种复制留下一大批我们的敌人。”

我很遗憾他还是执着于寻找真正的自己,而不是审判让自己变成这个样子的罪魁祸首。但是,只要他继续潜伏在基金会中寻找真相,就会有基金会人被他折磨、杀死。他所渴望的终极答案,不过是“我是谁”这三个字罢了。——05-I,此处"I"代表"Inquisitor"

权限???

已确认访问者网络地址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