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散张的后勤物资
评分: 0+x

密闭的实验室在昏暗灯光的映照下显得尤为阴森,地面上纵横交错的导线连接着一罐罐注满绿液的容器储存罐。在这些群立的容器间,青衣的男子正注视着他眼前,这个被宽大的实验工作服所包裹住地娇小少女。女孩的正前方是一台连接着半椭圆仪器的计算机。此刻她正专注于眼前显示器上流动的数据。

“你应该清楚,自己的使命。”少女的声音如夜莺歌声般沁入脑海,她停顿了一下,把自己那头披散于腰间的金丝向后梳理了一番,并将两鬓的几缕向尖尖的长耳后撩去。随后继续操作着手里的计算机,指尖在键盘上无序的跃动着,时不时用食指扶正那对厚厚的眼镜。

“知道……”他活动完了四肢,接着简单地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装备:一把藏于右靴的匕首和一个防风打火机。不过在他本人看来这些装备就已经足够。

“你已经被灌输了那个世界的知识,我将会把你投送到那个世界,记住你所能收集的一切信息。主体需要这些。这是物质转换装置,是本体交给你完成这项任务用的,别让他失望。”话毕,她将一只幽蓝的手环递给男子,并端起鼠标旁微烫的咖啡轻抿一口。

男子叹了口气将手环接过,观察了一会儿,而后缓缓套在右手腕上。仿佛是明白了自己的使命,眼里带着不易察觉的忧伤。他转头看向少女。

“我一定会死,对吧。”

“死是必然的。毕竟你的存在就是为了主体而牺牲。”少女放下咖啡,轻轻地敲了敲办公桌,冷冷盯着眼前这个黑发男子。

男子若有所思地摸着腰间的玉佩,掌心中传来玉石特有的温润质感。他的视线从女孩移到了天花板。“我不想回归本体!”

“这可由不得你,你只是个分支,只是为了奉献主体所存在……”她的声音越来越轻,想要刻意避开这个话题。

“难道,我就仅仅是个分支?连活下去的资格都没有?!”回忆起之前自己的美好过往,却要因主体的使命而付之一炬。他沉重的语气里夹杂着不甘与愤怒。

这话也触动了少女的内心,回想当初自己曾拯救万千生灵的性命,也像他一样对未来抱有憧憬,可如今却被禁锢在这个终不见日的囚笼中,仅是如何使这个青年活下去都做不到。

良久,少女摘下眼镜,现出那似翡翠般精雕细琢的眼眸。微微泛红的眼角旁驻着些许晶莹,她哭的那样无力,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化作无形的枷锁束缚着她。

“对……对不起。”他想拭去少女眼角的泪,可伸手时触到的却是空气。再一看,已不是那密闭的金属实验室。周围的场景替换成了林立的红砖瓦房,所在的地方被周围的石墙所包围。似乎是被传送到了一个阴暗狭小的小巷里。


格洛里亚,这片被光辉神所眷顾的大地,到处充斥着繁荣与昌盛。虽然非常富饶,但多少还是受地形影响交通不便,并没有像商业大都哥兰特那样四通八达。即使是西德萨也仅因为其圣地的威名才冠为主城。

而在这片大陆的西部,居住在洛伦镇的居民们,一如既往地沐浴着神赐予的光辉。繁忙的工人、交错纵横的街道、喧嚣的人流……街边的地摊上摆放着来自各个地区的进口商品。

突然一个男孩抱着一堆面包从店铺里一跃而出,消失在了拥挤的人群中。

“可恶啊!又是你小子偷东西!下次看我不打断你的腿!”面包店的老板对着早已溜之大吉的小男孩的背影咒骂道,脸上多余的赘肉也气得发抖。

“这老板真蠢,下次还去他那偷。”瓦兹笑嘻嘻地抱着偷来的面包,悄悄溜进某个巷子里,有意向着某个地方走去。

像是走到了指定的地点,他谨慎地观察着周围。确认附近再无他人,便将怀里的面包小心地置于一旁,走向那堵被石头堵住的墙开始搬动堵石。就在这时,他的背后传来了陌生的声音。

“这算是来到这个世界了吧?那么……”男子收回了抓空的手,搔着自己的脑袋,又稍稍理了理身上宽松的青袍,远远看上去倒像个风流倜傥的侠客——不过他却没有剑,只有藏在右靴的匕首罢了,而且在这个世界别人也只会觉得他的服装怪异。他轻轻抚摸着下巴,细细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听到动静瓦兹也停下了手头的事,回头向后看去。是个服装怪异的大叔。而且自己从未没见过这样的发色,居然是黑的!不过他很疑惑,明明自己已经很仔细地观察过周围了,绝对是一个人都没有,这个男人又是如何出现在这的?

“喂!”

“嗯?”出于本能,男子应了一声。回头瞟了一眼,什么也没看到,稍将视线向下移了些,才找到声源,是个正蹲着的男孩,他糟乱的橙发就像被鸟筑过巢一样,与身材不相称的亚麻布衣,如果不仔细看还以为他把倒空的粮食布袋捅了个洞套在身上。磨得起毛的短裤还带着不知何时打上的补丁,此时还赤裸着双足。

这孩子也真是够寒碜的,男子心生怜悯。

“大叔,你谁啊?!”瓦兹好奇的看着这位不速之客。

“我?”那个男的咧嘴苦笑,心想:着自己有那么老么?

“对!就是你!”瓦兹扔掉手中的石头,随意的坐在一旁,开始盘问起他,“你是谁?为什么在这?”

“那是什么?”男子无视了他的提问,指了指那个那个被石头堆住的墙,皱了皱眉头。

“那个?你管不着!”瓦兹显得有些紧张,表情很不自然,甚至有点坐不住了。

“哦。我也没兴趣。”他摆了摆手想把这事敷衍过去,毕竟他的时间很宝贵。主体交给他的任务可是不能耽搁的。

“我才不信呢!”瓦兹起身一脚踢向他的小腿,想着先测试测试,看看他对自己有没有敌意,如果他反打,届时自己再逃跑。如果他闪开了,而那个人对我就没有敌意。结果却超乎了他的预料,那个男子并没有躲开,而是这么被他一脚踢倒在地。

“啊!”那名男子失去了重心,砰地一声倒在地上。

“哇!我没打算做这么狠的!你——你还好吧!”出乎意料的结果令瓦兹放弃了逃跑的想法,转而看向男子谨慎的像他靠近。

“你这孩子还算有点良知。”男子爬了起来,弹弹身上的灰,就像刚才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切!你没事啊。不过好在我现在稍微相信你说的话了。”瓦兹撇着小嘴,松了口气。扔掉了手里握着石头。

“你到底是谁?叫什么名字”清楚男子并无恶意,瓦兹走向洞口继续搬剩下的石头。

“我叫努亚,是一名……额,是一名旅行者”他便走向瓦兹,帮着他一起搬。

瓦兹递给了努亚一块面包。“你饿不?”

“啊!谢谢。”他接住了男孩扔来的面包开始观察起来。

“这面包有什么问题么?”瓦兹转过头,一脸怪异的看着他。

“啊,没什么。”他向嘴里塞了些面包。

“喂?小鬼。你家里咋样了?”他费力的搬开了一块石头,想从男孩那套点话题。

“都死了。父亲被卷入北境发动的战争中,而我的母亲,死于一种奇怪的病”男孩一脸凝重,就像是又回忆起了当初那个被世界所抛弃的自己。

“抱歉,是我冒犯了。”事实上,他自己和男孩又有什么区别呢?在培植容器里被灌输知识,连感情却也未能所得,再到被派遣,独自出来执行任务。最终又得面对归零的结局……

“没关系,不过这都过去了,我现在也活的挺好。”

瓦兹搬起堵洞的最后一块石头向后抛去,头也不回的走了进去。

“快跟上!”从漆黑的洞里传来男孩的声音。

“来了!”努亚应声跟了上去,很快跟上了男孩。


“啪!”男孩轻轻的打了一个响指,洞里色彩各异的矿石应声而亮,宛若点点星辰。努亚将双手环抱胸前,装作观察着路况,平淡的内心却早已被眼前景色深深震撼

“这里是一座废弃矿坑,这个小镇原本是个矿场,曾经产出过大量的魔法石,所以有这些并不奇怪。原本是用来用于制作魔导炮的弹药,后来人们将这里的资源加以利用,改建成了现在的小镇……”小男孩瓦兹将这个小镇的历史娓娓道来,本就对知识感兴趣的努亚对此听得津津有味。

“小心脚下!”努亚突然狠狠一把拦住,将快要踩到圆弧的瓦兹拉倒在地。

“喂!你干嘛?!”瓦兹似乎对他的这一举动很是不满,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

“咦?这是?魔法阵!”他推开了努亚碍事的手臂开始小心地观察。

“你了解魔法阵?”努亚倒是对他有点刮目相看。毕竟他这么小,懂的还挺多的。

“以前在孤儿院,修女曾经教过我一点。奇怪?我记得以前没有这个的,这究竟……”瓦兹用手轻轻把法阵周围的尘土抚开。

努亚在一旁注视着,毕竟他刚来这个世界,也不懂这里的法则。“你注意点,别触发了法阵。”

“这个……貌似是一个封印类的魔法阵!不过这个法阵的纹路我也看不懂。”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吧!”

“你会魔法吗?”二人稍稍的远离了那个法阵,努亚便开始询问着瓦兹。

“我的魔法?还算可以吧……”他随手抄起旁边的一块魔法石向某个方向扔了过去,想把这事糊过去。

“这里有块石碑?!”努亚看向了那座被魔法石照亮的残碑,徐徐地走向它,如视珍宝般的抚摸着上面记载的文字,“嗯?这是?!一首诗!”

“让我看看上面写了什么?”瓦兹把脸凑了上去。

狼神庇佑
勇敢者向北方绝望而进,带来木石
希望之人向南方而进,带来火焰
因为吾等的忤逆
子孙后代必将反目
兄弟相见不相识
唯血液里潜藏着和睦的记忆
在狼神的誓言前,共饮鲜血,浇灌和平
让我们遗忘过去
看向未来

“残缺了上半部分”

“这是?什么文字?我以前怎么没有见过?”瓦兹看起来很是意外,“虽然小是小了点可好歹也是学过知识的,可这种文字自己是真的没有见过。”

“不过,这字迹苍劲有力必是出自名家之手……”努亚摸着下巴,将视线挪到了一旁。“这里……”他轻轻的从石碑上刮下一点泥土,小心翼翼地放在手里。揉碎在手掌间并闻了片刻,又缓缓起身。

“这个石碑?年代久远,不过应该有迹可循。”接着他围绕着石碑的附近走了一圈,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土质。又小心的避开附近的法阵。

“哈?”瓦兹被这话说的莫名其妙,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

“这样吧!我先把这首诗记录下来,你在周围警戒一下。”努亚又重新扑在了石碑上,继续起来他的研究。

“切,读的书多就可以随意指使人么!”瓦兹嘟起小嘴,一脸不满地开始巡查附近。突然,他看到远处的几团光点正向他们缓缓靠近。

“别研究了!快躲起来!有什么人”瓦兹回身向跑去努亚起来拽着的衣领,却发现自己竟拽他不动。心想难道是自己的力气太小?便因沉思楞在原地。

“字快刻好了,你别催我”看到愈来愈近的火光,他顾不得那么多,拔出匕首照着残碑上的字体刻在自己左臂上。又强忍着传来的疼痛,反身将愣在原地的瓦兹抱起。飞快地躲入另一个洞口。他谨慎地探出半个脑袋,窥视着即将到来的入侵者。

为首的是一位全副武装的中年人身着兽纹金铠、足登皮靴、腰佩细长直剑,剑鞘上精细的纹路证明了他并不是一名普通骑士,眼神时而坚毅却又时而散漫。似乎是在思考什么。

“队长,你说这个矿洞里真能找到宝藏么?”突如其来的一席话语打断了他的思路。回头一看,却是名长相略显稚嫩的年轻骑士,但看他他唯唯诺诺的样子好像是个新人。

队长也并没有责怪他这么唐突,而是定了定神指向远方。“快了,应该就在不远处。”

“妈的,这地洞真黑!”

“咦?那是啥玩意?”其中一人注意到了不远处的石碑。

“嗯?我去看看。”他们中一个魁梧的骑士气呼呼走了上去。“切,一块破石碑而已。俺还以为是啥宝贝呢……”然而他却并没注意石碑旁,那早已被自己的鲁莽行进所触发的法阵。

“那是什么?!”队长的注意力被集中在了那个触发的法阵,突然他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突然对那名走向石碑的骑士吼道。“笨蛋!快离开那!”然后对自己身后的队员下了全员后撤的命令。

整个矿洞回荡着凄凉的狼嚎,地面的法阵中开始散发出不详的黑雾。突然,一只骨爪破土而出重踏地面,借此撑力拔出那早已腐烂不堪的狼首。口中排列着如剃刀般锋利的獠牙,残唇旁垂下的粘液竟将附近的土地腐蚀的呲呲作响,它幽蓝的眼扫视着骑士一行接着猛然将埋于土中的半截躯体强硬地拉出,凌空跃向此时在石碑旁不知所措的骑士。

“啊——!!!”他反应不及便被撕去一臂,足见黑狼力量之大。然而它却并未留给那名骑士太多时间。回身突起将他的气管连同脊骨一并咬断,并将其头颅叼于口中。尸体轰然倒地,仅仅瞬间一条鲜活的生命便就此逝去。

“怪——怪物!!!”众人皆被这一幕吓得魂不附体,更有部分接受能力差的骑士呕吐不止。

此刻它背后的黑雾中映出一对对浮于空中的幽火,以及耳旁延绵不断的低吼,皆是已破土而出的黑狼,它们轻蔑地看着这群面容惊愕的骑士,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人类如同待宰羔羊般任由它们杀戮。头狼缓步走向石碑,似乎对其很是敬畏似,在碑前松开了口中的头颅,仰天长啸。如同接收到号令似,头狼身后的群狼如疾风般袭向他们。

“别过来!”

惨叫声环绕在整个矿洞中

“呕,这简直,就是地狱!”

没想到入侵者的下场这么惨,看着被黑狼撕烂的残肢,不住的阵阵干呕。

“那群怪物看过来了!”

“啧!”他抱起起男孩撒腿就跑。

狼嗥声。

“你不是会风魔法么?快点使出来啊!”

“我当然会!可是调和元素与吟唱得花点时间。”

“好吧,我尽量拖延时间。”

“风元素,听吾所求,应吾所答……”

他将匕首捅进了扑来的一头黑狼上,心想着今天得交代在这了。

“我已经将风魔法加持在你的双足上了,快跑!”

“这风来得可真及时啊!”

眼前洞窟洞口处那道照射下光是那么温暖。

“我们,活下来了?”

“目前看来,是这样。”看着身后洞里那一对对幽光,努亚松了口气,这狼看来是怕光的。

“你的手!”男孩一眼便扫到了努亚左臂上的血痕,是之前匆忙在石碑前刻下诗文 。

“我的手?怎么?不就刻了首诗么?”努亚倒是不以为然,反而觉得这是件好事。或许手臂上的诗可以帮助自己找到想要的答案。

“我头一次看见,为了知识如此拼命的人。”他充满了敬意的看向那个令自己男人,暗暗决定以后都要跟随他

“……”

瓦兹肚子的咕咕声率先打破了僵局,他捂着自己饥肠辘辘的肚子道。“我饿了,你有钱么?”

努亚下意识掏了掏衣兜里,发现什么也没有。

“唉,看来又得光顾面包店老板了。”

“偷鸡摸狗可不好。”努亚一眼看穿了男孩,就他这穿着。不是去偷也起码得是抢。

“你有钱么?”

他并没有做声,而是点向右手的手环一个按钮,那手环立刻放出一道柔和的蓝光照向周围的碎石。

“这家伙,居然会神术?!”男孩心中一惊,抓起一旁的石头死死的盯着努亚。在这个世界,格洛里亚与特怀修勒连年处于战争状态。禁止双方国家里出现的对面的异类,即使抓到也不会囚禁而是就地处决。由于他使用的是风魔法,故才会如此警惕。

“你瞧,现在不就有钱了么。”

“天啊!这些是金块吗、你居然会点金术。”

“嗯,的确是金子。”

“这样吧,我们去好好吃一顿。”

“可是……”

“嗯——。看来你得换套衣服。”

小巷里又映出了几道蓝光。


“嗯,你们想买衣服?”

“不是我买,是他哦”

“额——。他?他有钱么?”

男孩将金块一股脑倒在柜台上

“现在呢!”瓦兹的眼里充满了对服装店老板的

“没没没,小爷我给您赔不是,这里的服装应有尽有。”

“哼!给小爷我拿件最贵”

“你别表现的像个暴发户……周围人都看着呢。”

“你?算了。”瓦兹注意到了周围的目光,耷拉下了脑袋,随意的跳了一件

瓦兹正打算换上,突然被努亚一把拉住。

“我现在连换衣服都不行了么?”男孩不爽的看着

“不是不行,不过在换之前你得先洗个澡。”努亚温柔的理了理他头发。

“那你先帮我拿着衣服,弄脏了我可饶不了你。”瓦兹威胁似的挥了挥小拳头。

“行行行。”努亚小心的抱起瓦兹选好的衣服


“你看那个奇装异服的人跟在一个小乞丐后面,他居然还拿新衣服。难不成是要带那个小乞丐去泡澡。哈哈哈。”
路上面对同样是去澡堂路上人们的嗤笑,两人却不以为然径直走向这个小镇的澡堂

“喂!这里不允许乞丐泡澡。”

两人正欲交钱进去却被澡堂老板一声喊住。

“呃,老板我们有钱。”

“哦。有多少呢?”

他掏出了掌心般大小的金块递给了老板。

“诶嘿,看你们也不像是没钱的人,那就高级去请进吧。”老板尝到了甜头,一脸笑意看着手里的金块。向着身边身材火辣的女仆摆了摆手,示意让她带路。

“老板,这点怎么够呢?您就不想再来一块?”说着努亚会意看向澡堂老板,笑着往衣袋里摸索。

“哦哦哦,这位爷你还真懂我。”老板笑的嘴都歪了,不停地抚摸着他送来的金块。巴不得他再送过来一块比这还大的,仿佛自己抓住了金主一样。

“那么以后还需老板多多打点喽。”他亲切的拍了拍老板的肩。笑着将怀里的水晶塞进老板的怀中。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老板瞟了一眼怀里的宝贝,拍了拍胸脯。

这么一出倒使旁边同样排队洗澡的人呆住了,看到一路嘲笑到这的两人竟然如此有钱。众人的心底如打翻的醋瓶,五味杂陈很不是滋味。

“你在搞什么?”男孩看到努亚这样很是不解。

“没什么,我们去泡澡吧”男人笑着拎起一旁的新衣,在他有限的记忆中某种意义上这是一种手段,在这个世界交些切实际的酒肉朋友,总比爱莫能助的君子要强的多。

“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瓦兹费力地掰开男人的手臂,却因失去支撑摔倒在澡堂光滑的地板上。“哎呦!”

“唉,这家伙……”

脱衣时,努亚盯着那时在左臂上刻下的残碑之诗。在自己被灌输的知识里反复寻找,有关这种文字的记载。

“啊哈!”瓦兹泡进了澡池里长长地吁了口气,身上的污垢和一身的疲劳随着温和的池水被一并冲刷干净。

“不过现在,享受就是了。”看着正在沉迷于沐浴之乐的瓦兹,努亚慢慢将身子沉于温和的澡池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