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Jor0

项目编号: SCP-CN-XXX

项目等级: Safe

特别收容程序: SCP-CN-XXX因未知原理而被限定于Site-CN-XX内。现已通过移出本设施内危险程度较高的异常项目及减轻设施内基金会职员的工作负担以减少事件CN-XXX-01的发生(亦可视为降低其活性)。因其异常性被有效抑制于安全范围之内,且短期暂无任何恶化或突破收容之趋向,故决定维持现有收容手段。

鉴于本项目的无害性,关于对Site-CN-XX内的人员保密的议案暂被搁置。

描述: SCP-CN-XXX为一认知危害,到目前(2017年11月时点)为止被证实一般认为仅会于Site-CN-XX内传播,且发生对象仅为设施内包括D级人员在内的的基金会工作人员。

根据目前的实验结果,若对象离开Site-CN-XX,则不再做出被判断为受SCP-CN-XXX影响的行为。在随后的跟踪调查中,此状态至少持续6个月(受调查人手所限,跟踪调查以6个月为上限)。与受SCP-CN-XXX影响时事件CN-XXX-01的发生频度(平均██日一次)相比,可视作对象脱离SCP-CN-XXX影响。

SCP-CN-XXX的作用方式为,使Site-CN-XX内事件CN-XXX-01发生的可能性得到大幅提高。

事件CN-XXX-01为上文所述受SCP-CN-XXX影响者的个人行为,一般由基金会内工作的失误或失败为开端。此工作需与Site-CN-XX有直接关联但对于失误/失败的严重程度并没有限制:小至文稿未按期完成或与他人就工作发生争执;大至外来敌对分子侵入或大规模收容失效不等。

发生工作失误/失败后,一名与此工作有直接关联的基金会职员会在其与他人讨论时将原因完全归咎于另外一名基金会职员。大多数事例被发现于与他人的对话或自言自语中,但受影响者也会用文字等其他方式表达。经分析,受影响者常用“都怪XXX”这一句式,但这一句式本身在后续试验中被确认并无异常性。

通常,被责怪的职员与工作失误/失败真正原因无关。而受影响者对自己的行为也并无自觉,且其本人大多不认为自己所言为真。但在无意识的情况下,有时受影响者仍会尝试说服别人接受自己的观点,但因为毫无逻辑性,他人一般难以被说服。

经大规模调查和对数年来Site-CN-XX内工作的整理,可以基本确定SCP-CN-XXX并不是导致工作失误/失败的原因。但在其影响下极易造成设施内工作氛围变差或效率降低。

收容经历:SCP-CN-XXX最早引起注意是于SCP-CN-██项目报告提交时。在报告中,SCP-CN-██的项目主管多次提出对研究员███的不满,且称其“低效的工作拖慢了收容的效率”。此评价自然导致了上级部门对研究员███的调查。然而调查发现,研究员███未参与SCP-CN-██的收容工作,且收容工作的低效为其他原因所致。由于SCP-CN-██的项目主管Dr.███此前连续工作时间已超过基金会健康评估准则的上限值,调查最后以"工作压力过大"为结论,并批准了Dr.███的假期。

此后相似事件后来又发生数起,且关于“Site-CN-XX工作压力大”的传言也陆续增多。但上述情况并未引起重视。

201█年█月,由Site-CN-34负责人Hannah博士带领的11人调查小队进驻Site-CN-XX并进行例行的职员心理调查,随后确认SCP-CN-XXX的存在。起初,小队以Site-CN-XX内部人员为异常对象,但很快成员们意识到了其方向性的错误并开始研究此异常依附于设施的可能性。研究员████的记录作为此项改变的契机得到保存。

访谈进行的速度又跟不上要求了,这个地方真是见了鬼。都怪H███,要不是她多事我们才不用跑到这么个地方来受苦呢。

应需注意,意识到此等行为的无意识与非自觉性后,出于多种考虑,研究小队在研究报告完成后的时点,经O5批准,销毁了大量含有对同僚的怨言及责备的访谈记录原文。(上文因其重要意义,经研究员████许可后未被销毁,亦成为仅存的几份对SCP-CN-XXX-1进行直接描述的外部资料。)

研究小队建议通过减轻工作负担并逐步撤出高危等级异常等方式改善现状,此方法后被证实有效。但SCP-CN-XXX的生成、作用方式,以及同种异常在其他设施发生的可能性等在此次研究中并未得以解答。今后研究的重点应置于上述问题。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