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ute of Dawn

救命啊!有人能听见我说话吗?我被困在这里好久了……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吧……
黑暗……无尽的黑暗……这里暗无天日……
死寂……永恒的死寂……这里寂静无声……
我甚至不在触碰任何东西……只是悬浮……
有人吗?放我出去吧……
哪怕是死……

2016年██月██日,山西省██市█████医院中发现一名男子杀死了自己因车祸变为植物人的母亲。在发现时,地面上发现有摔碎的机器及带血的水果刀。在破碎的机器旁发现了打印有上述内容的纸条,疑似由破碎的机器产生。该男子已神智不清,口中反复重复着“妈”。由于怀疑该机器有特殊性质,现该男子及机器已被收容保护组织带走,目击者已被处决,并以“精神病人闯入医院造成两死”隐瞒。由于目前该男子仍神智不清,无法审讯出任何信息。将采用强行镇静,并对周围一切他可能得到机器的地方进行搜查。

特工██默默合上日记本,轻轻放在面前的木桌上——已经裂开数道的桌面,说其仅不过是几根木条垒起的也不为过。坐在他对面的老妇人,哽咽地抹去脸上的泪水:“我儿子的臆想症一直没有康复……这就是他死前写的东西……”
特工██心中一酸。他起身走上前,轻轻拍了拍老妇人的背。
几分钟后,特工██拿着笔记本,站在老旧的小区前,望了望那户人家,深吸一口气。他掏出手机开始发送短信。
“调查完毕,该事件纯属巧合,基金会的存在并未被泄露。申请对该户母亲实行记忆……”
特工██忽然皱了皱眉。他犹豫一下,按了两下删除键,继续输入。
“申请对该户母亲实行短期心理辅导。”
很快,他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批准。没有必要,但可以有。”
特工██笑了。基金会是很冷酷,但不残酷。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