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冻鱼的零食间

2017年4月30日 事故-CN-034-GOC采访记录
审讯记录-001

采访员:‘那么我们可以开始了吗?Legion博士?’

Dr.Legion:‘叫我L就可以了,正好也给那边的记录员减轻一些负担。’

采访员:‘采访记录还是准确的好,那么我们现在就针对上个月发生的大型收容突破事件,事故-CN-034-GOC进行采访,可以吗?’

Dr.LeGiOn:‘当然可以,不够我如果能看到这些镜子后面的那些大香肠和紧(已编辑)就好了。’

采访员:‘正式文档的时候将刚刚那句话做一下处理,记录员。(重新转向Dr.Legion)Legion博士,请您明白您现在的处境,此次并不只是单纯的采访。针对此次收容失效,Area-CN-042触犯了多项基金会条规—-威胁全球超自然联盟的高层,未经允许扰乱上级决策,未经允许的配置重型定点狙击式太空武器‘羲和’,以及对基金会贵重财产的私人处理。在此次采访…..甚至可以说是审讯后,根据包括我在内的高级人员的判断,将对Area-CN-42的主管你以及众多涉案人员做出相应的处理。’

Dr.Legion耸了耸肩,向着采访室的镜子做了脱帽的手势表示歉意

采访员:‘事件发生在2017年的3月21日,北京时间7:04分,从Area-CN-042的人工智能-MI发现了红彩军工厂的异常用水电量开始的是吗?’

Dr.Legion:‘是的,我接到消息后立刻启动了预防措施,去找皇带鱼指挥官的特工果冻鱼之后也到场了。当时距离红彩军工厂最近的拆弹员也要半个小时的路程左右,不过考虑到SCP-CN-034从第二阶段过渡至第三阶段最少也要花一个礼拜时间,加上MI才刚刚发出警告。所以我们虽然要当时的拆弹员加紧步伐,但是也并没有催促他。’

采访员:‘(翻动文件)……特工紫砂鱼?这个名称应该是从属于特工皇带鱼所带领的机动特遣队-辛辰-0‘海洋生物’的特工吧。’

Dr.Legion:‘是个菜鸟,但很刻苦。前任指挥官特工热带鱼还没有殉职的那会儿天天跟着他学这学那,前两次针对SCP-CN-034-A的拆弹工作他都参与了,所以我们当时都觉得交给他不会有什么问题。’

采访者:‘但是却发生了收容失效。’

Dr.Legion:‘是的,因为我们一如既往地被拖了后腿。(苦笑)’


2017年3月21日 8:14

握住方向盘的手依旧有些发抖,掌心又一次的开始冒汗,特工紫砂鱼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试图抓一些爽肤粉,结果一个不小心把装着粉的瓶子打翻了。‘该死’他咒骂一声停下了车,第一次单人任务的开始就这么狼狈。紫砂鱼慌慌张张的清理起驾驶座来,在将湿巾丢出去的时候,他突然感到一阵违和感,他上次看到人是在十分钟前—人群正在被军人们引导着撤离城市,现在硕大的商业街却没有一个人影。

或许将人群都提早疏散了更好,紫砂鱼重新启动载具,他一直都没办法忘记他见到的第一只SCP-CN-034时的场景……

此时联络器响了起来,紫砂鱼急忙将耳机别上。‘特工紫砂鱼?这里是Area-CN-042的特工果冻鱼,主管Dr.Legion也在我身边。’紫砂鱼的心一下子放了下来,因为此时他感觉到自己不是孤身一人,基金会的支援来了。‘是……是的长官,我保证完成任务。’紫砂鱼有些紧张,不知道如何回话。

‘紫砂鱼,不要紧张。’沉稳的声音,这个应该是站点主管。‘你有过两次拆弹经验,这次也没关系,按照手册上讲的来就好了。你大约还有多少时间到达红彩军工厂?’紫砂鱼看了看车载GPS,大约还有六公里的路程。‘我马上就到了,长官,大约还有十分钟左右。’耳机那边传来交谈的声音,但是紫砂鱼听不太清楚。

‘我们知道了,紫砂鱼。到达地点以后你再联络我们,确定你佩戴了胸置摄像头以及标配拆除工具箱,祝你好运,特工。’通讯中断,紫砂鱼走上了高速公路,慢慢的离开了死寂的都市。

停车,检查装备,上好勃朗宁的最后一颗子弹,调整了一下胸口的挂坠,特工紫砂鱼拍了拍脸打开了通讯。‘总部,这里是紫砂鱼。我已经进入工厂,即将搜索目标位置。’

‘了解了,紫砂鱼。我们现在能从摄像头观测到清晰视频,请汇报任何可疑的现象。’紫砂鱼咽了口口水,举着手枪推开地下室的大门。

一股地下室独有的清新气息扑面而来。因为SCP-CN-034-A只会占用一间房间,所以实际拆弹前需要一间屋子一间屋子的排查。特工紫砂鱼打开建筑图,在每间他进过的房间里画上记号。

这其实很需要勇气,因为他每次打开门都要做好准备,以免突然看到惨不忍睹的肉体。在提心吊胆的打开第13道门却发现只是一间平常不过的工作室后,特工紫砂鱼的心态就有些崩了。

或许现在和总部说一下,自己身体不适请求撤退?反正应该还有一个礼拜的时间可以拆弹,虽然自己可能会因为此事被同僚们捉弄几下,但总比在这里受心理煎熬的好。就在紫砂鱼要开口时,一个小小的细节吸引了他。在这间工作室的地面上有一颗小小的弹壳,和其他的弹壳并不同,这颗弹壳通体是青蓝色的,很不像一般军工厂会造的弹壳,更何况是掉在地下工作室。

‘特工紫砂鱼,我们查询到这颗子弹弹壳是用于专用镇静弹的。’特工果冻鱼对着通讯器说道。‘镇静弹?为什么这里会有镇静弹的弹壳?’

紫砂鱼立刻审视了一下现场,办公桌,装饰盆栽,挂历,发臭的大型纸盒……发臭的大型纸盒?很像是流浪汉的临时小床,破烂的衣服和喝光了的几瓶啤酒瓶,啊哈!流浪汉的可能性上升了。

工厂的人是第一批被清空的,使用的是工厂内喇叭通传,可能在外边的流浪汉看到人都跑了出来,决定今晚上在这里过夜?然后被后续部队打了镇静弹带走了……不对!基金会的后续部队全部留在市内疏散人群了,如果工厂有留下部队的话应该顺便搜索了SCP-CN-034-A的房间才对……

紫砂鱼越推理,背后就越升起一股寒气。不详的感觉猛地袭击了过来,此时,耳机那边也传出了果冻鱼有些焦急的声音。‘特工紫砂鱼,立刻离开那里!弹壳确认是全球超自然联盟的专属子弹!Legion主管现在已经去和那边的高层联络了!立刻离开工厂!!’但是紫砂鱼却没有移动,他是SCP-CN-034的专家,所以他也知道全球超自然联盟根本没有妥善的拆弹技术,这就意味着一旦这里交给全球超自然联盟处理,那么……

‘不行,特工果冻鱼,弹壳还有些温度,我觉得还有时间。全球超自然联盟没有足够的技术进行拆弹,我一旦走了那么第三阶段的SCP-CN-034-B一定会爆发的。’特工紫砂鱼早就将离开的念头抛之脑后,他猛地离开了办公室,也不顾心理准备的快速打开其他的房间进行排查。
‘特工紫砂鱼,你现在正在直接违抗上级命令!’果冻鱼那边已经完全在怒吼了,但是紫砂鱼仍然充耳不闻。

还有时间,还有时间……紫砂鱼连开十几道门仍然没有任何的线索,情急之下他用尽量不会触发SCP-CN-034的声音开始喊叫叫,‘GOC!!GOC!!我是基金会特工紫砂鱼……喔喔喔,别开枪别开枪!!’当紫砂鱼狂奔时,一扇门突然打开,一个穿着黑色战斗服,戴着防毒面具的壮汉,端着突击步枪猛地指向了紫砂鱼。

‘听着,我知道你们没有正确技术来解除SCP-CN-034,但我了解,让我来帮你们。’紫砂鱼将手枪丢在地上,双手举高的说道。但是作业员却没有任何回应,此时,紫砂鱼听到了让他气炸了的声音。

‘队长!火焰喷射器安装完毕!’

火焰喷射器?我去你祖宗的!是嫌它的生物循环还不够快吗?‘不不不不,不要用火烧!!’紫砂鱼焦急的冲上前却被作业员一把抱住。‘听着,基金会的小屁孩,这里马上就结束了。除非你想吃上一发镇静弹不然老老实实的呆着,或许之后还能回收个什么碎片回你们的研究室做做游戏。’

紫砂鱼不是作战人员,虽然他拼命的挣扎,但是敌不过作业员的力气大。

此时,他看到了。

那扇门后的地上躺着一个流着口水的流浪汉,几个黑衣作业员拿着喷火器瞄准着一个……肉袋。

之后的时间像是慢镜头一样,紫砂鱼无力的挣扎着,看着蓝色的火苗从火焰喷射器慢慢喷出,变大,然后贴在了肉袋的肉壁。

他看到肉袋上面的脑袋,眼睛慢慢的睁开,瞪大,随即爆出。然后时间又猛地变快,肉色粘稠的生物液猛地涌了出来,先是包住了想吞噬它们的火炎,然后是几个作业员,接着就是……

眼前一黑,紫砂鱼突然什么都看不到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