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冻鱼的零食间
评分: 0+x

当刺眼的聚光灯打在她身上时,那突如其来的光线着实让她奔跑的身影停顿住了,这使得她不禁自问起一个哲学问题。

“我是谁,我在干什么,我在哪里?”

通红的脸颊配上慌张的在胸口交叉的手指,在行业内以凶猛干练著称的她,现在居然像是突然被心上人告白了的小姑娘一样在原地扭捏了起来。

随着几发导弹的升空,集基金会能工巧匠之手精心制作的礼花在空中拼凑出绚丽而迷人的图案。

那真的很美,美得她忘记了一瞬间的羞涩和慌张,甚至忘记了自己为什么会奔跑的原因………

等一下……刚才自己是在追逐什么吗……

还没等细想,一只通讯无人机带着一枚绝对是纯金打造的小金人飞向了她,在她小心翼翼地取下金人的同时,在场下爆发出了无尽的掌声和欢呼。

嗯……之后再去考虑那样的事情吧。

她害羞地靠近无人机中弹出的话筒,不断整理着装的同时紧张地擦拭着汗水。

“喂……啊,谢谢基金会大家的款待。其实要说我得这个奖实在是受之有愧,因为在座的各位很多都比我这个新人更有资历和能力,相比我其实更多时候都在给大家添麻烦。”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脑袋,但是更多的欢呼和掌声使得她浑身充满了勇气。

“总之,很感谢大家的这个惊喜,新的一年里会有不能直视的异常、必须凝视的异常以及有关某个个体战斗力超强的异常收容失效事故会频繁发生,希望大家也能在这多灾多难的新一年里存活下……”

她的笑容突然凝固了,仿佛感觉到了某种异样般的扭过头去。原来在不知不觉间,礼花和鞭炮都已经放完了。

她突然发出一声惊呼,好像是回想起了什么一般,她脸上凝固的笑容开始融化,咧开的嘴角又大了一些,她直视着黑暗的深空,那漆黑的瞳孔和眼白里映出了无尽向内延展的深渊。

她想起了正在追逐之物,她重新开始了奔跑。

“Sam……Sam主管???”

急促地催促声将Sam从发呆状态下拽了回来,她轻轻咳嗽了两声掩饰自己的失态,转而将精力转向面前的人物—她的上司O5-11。

“Sam,我不得不对你转变态度的速度感到惊讶,就在去年你出差至中国分部Area-CN-42时,你还评价该站点每年都会申请的一项预算是……”

O5-11简单的翻阅了一下文件。

“是史无前例的公款私用,所以议会接纳了你的意见停止提供该站点一年份相应预算,但在下一年你却极力的申请了同样项目的申请,是吗?”

O5-11的双眼死死地盯着Sam,似乎想在她脸上找到一丝丝使得她立场天翻地覆的线索。但后者的神情里却没有表达出除了紧张外的太多更多信息。

“是这样的,O5-11女士,我不得不承认这是我的一个判断错误。因为Area-CN-42每年申请此项预算的时间正好是春节前,预算使用内容也是购置鞭炮、金条、宣传无人机等,他们还打造了一个用于颁奖的小金人……人员调配也是用于鼓掌欢呼等目的,很难把这些和异常收容联系到一起去……”

“那么我可不可以认为,在这一年里你见识到了这些和异常收容产生了某种关联性?”

O5-11抓住了这一点质问Sam,后者掏出一张面巾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并要了会议后的第三杯水。

“这……这也很难回答……只能说和异常收容有着必不可分的关联,但你要说是有直接联系……好像也没有太直接……”

Sam的声音越来越小,O5-11能够从她的语气里听到一丝丝的哭腔。她知道这是为什么,正如上文所说,就因为Sam的一次异议,使得议会中断了某一次预算的提供,结果……

O5-11叹了一口气,看Sam这个精神状态,可能没办法从她口中直接获得这个奇怪颁奖仪式的目的了。


“说实话……我……我真的不配这个奖项……”

穿着华丽的油腻男人捧着奖杯边哭边说着,他蜘蛛般的眼球疯狂的扫视着周边的一切,贪婪无比的用每一颗眼球盯住了每一道美味的食材。

“我……我只是想给大家一个惊喜的……毕竟你们知道,好不容易所有人都来北京了……”

啊……这个气味……他的眼球从食材转向了在场所有的特工们,不过也不是……

“大家都……都来了……”
又转向了……
“……我来了。”

他的目光变得空洞而可怕,仿佛回忆起自身使命一般,他张开了血盆大嘴。

他找到了来此的目的。

好了,各位应该都是第一次参与此次异常收容活动吧……放心,我不会说得很复杂。

现在对一下时间……3…2…1…好!凌晨五点正,时间对正无误,小伙子们,现在请戴上刚刚发给你们的眼镜。

总部汇报我们的目标将会在五点四十八分三十二秒二三准时降临中国的某个地点,可能是我们上海,也可能不是!但我们还是要谨慎。

我们要做的就是透过眼镜在各个地点搜索异常的前期能量波动,有任何状态即刻汇报!

一旦确定异常降临在上海,我们要在他降临的瞬间就要在他附近放鞭炮,越多越好!给你们的巧克力棒还有金条啥的也要向它丢过去,懂吗?

能拖延多久拖延多久,实在不行了就用无人机把奖杯给它,然后所有人欢呼鼓掌!

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开启录音设备,这个一定要开启!明白了吗?……好了,小子们下车,我们先从静安寺开始搜索,行动行动!!!

说不定我们能赶在早饭前搞定这一切。


“说实话……我很荣幸,也很庆幸自己可以获得这个奖项。”

男人轻巧地玩弄着手中的奖杯,他看着眼前的特工们露出了开朗的微笑。

“你知道,人们总是认为我来自于淫靡腥臭的地狱,因为我的教徒总是行一些可以说是不符合当今道德观的……性行为,但其实我出生在一片充满墨香的文字之地。能够得到这个奖,希望能够改变世人对我的一些看法……”

男人的笑容突然变得奇怪,透过特工,透过车水马龙的城镇,他把目光锁定在了一个农村的小房子里,那里有一个婴儿刚刚降临。

“我……我真的希望我们能够在一起相处的融洽些……”

男人自言自语的喃喃着,随即便像残影一般的消失了,可此时明明是清晨破晓的天空却像是晌午一般,仿佛鲜血染红了清池一般的猩红。

我知道你有所怀疑,果冻鱼特工,不过既然你的特殊身份在这里,所以我会和你解释这一切做法的目的,但你也要知道,这本来是四级以上员工才有权力知道的内容。

我想你知道在中国传统上对于春节的一些看法,我指的是年兽呀、压岁钱这样一些哄小孩的传统,这次行动的原理其实和这个很相似。

现在能确认的就是这个异常会在农历春节的次日接近早上六点左右的时候降临在中国,地点随机。

老祖宗们管它叫“祟”。那是一切坏事和厄运、死亡和天灾的源头,不过它本身并不会伤人,它更像是一种原材料,只有经过雕琢之后才会发挥它本来的作用。

紧接着,在接近七点左右的时候,另一个异常同样也会降临在中国,但它通常会降临在一个新生儿的身上,这使得它降临的可控性得到了极大的保证,老祖宗们称呼它为“年”。

“祟”在“年”降临的瞬间就会奔跑至它身边,二者会通过某种方式合为一体。由于他们本身只是能量,所以它们之间不会受到任何阻碍物的干扰,同样,“祟”最终会找到“年”。

当它们融合以后,两种能量的融合会爆发出一阵广域的辐射场,面积我们没有具体测量过,但是覆盖一个银河系是有的。

一种说法是,这个辐射影响了我们新一年的“运势”。“祟”越晚吞噬“年”,“运势”就会越好,哪怕只是晚一秒也会产生巨大的差异。

鞭炮、美食、黄金只能短暂的吸引住“祟”的脚步,而一次实验证明,“祟”似乎有着较浅的虚荣心。如果你给它提供一个奖杯,它会停下,虽然可能只有不到二十秒的时间,但也足够了,更重要的是它在拿到奖杯后所作出的获奖宣言,你看……

……新的一年里会有不能直视的异常、必须凝视的异常以及有关某个个体战斗力超强的异常收容失效事故会频繁发生……

事实证明当年内出现了复数的SCP-173等异常暴走情况。

……我……我只是想给大家一个惊喜的……毕竟你们知道,好不容易所有人都来北京了……

当年确定了北京举办奥运会,与此同时进行的全球超自然联盟全球分部会议遭到了混沌分裂者的突袭。

……人们总是认为我来自于淫靡腥臭的地狱,因为我的教徒总是行一些可以说是不符合当今道德观的……性行为,但其实我出生在一片充满墨香的文字之地……

当年发生了深红王之子组织残余分子的召唤事件,险些将深红之王召唤至现实。

没错,是预言,就像是放下了戒备的孩子会在大人面前开心地夸夸其谈一般。这样的预言大大的保证了我们新一年收容工作的顺利进行,不过更重要的是颁奖仪式能够大幅度的延长“祟”吞噬“年”的速度。

你应该知道有一年,因为一位外派高级职员的反对导致当年度的活动没有执行吧,没有阻拦的“祟”很快的就吞噬了“年”……最后……

算了,都过去了,再说了,我们说好了不再提起1999年的事情了。

果冻鱼不知道1999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看着Legion此时的笑容感到一丝丝的发毛。


几个小时以后,果冻鱼捧着奖杯和无人机在深圳湾边叹气。要么就说好奇心害死猫,早知道就不问这么多了。

“啊~这个是给我的吗?”

一个甜美的声音从果冻鱼身后传来,后者倒抽了一口冷气,因为他能够确定自己的身后明明是深圳湾冰冷的河水。一双洁白的双手绕过他的胸前将那奖杯取走,果冻鱼和他的队友们慢慢地回过头去。

那是一个乍一看洁白无瑕的女子,仿佛捧着初恋之人给的定情信物般,羞涩地站在原地。但仔细一瞧就会发现,她的躯干仿佛融在了黑漆漆的背景中。不管是冰冷的深圳湾河水,昏暗的礁石甚至是漆黑的天际都是她一部分一般的广袤。

少女抬起头,盛满星辰的眼神看向果冻鱼等人。他们本能的感觉到不妙,因为不知为何,这次的“祟”即使不需要借助眼镜也能够清楚看到。

“谢谢你们,我很喜欢也很开心能够得奖,今年或许和平时的小打小闹不一样,不光光是一个异常,不光光是一个站点。那将会是覆盖整个中国分部,整个民族,整个中国的叙事。曾经被关押之物将会全数释放在这神州大陆上,我想,那一定是……”

少女的眼神逐渐变得迷离空洞,像她的前任们一样咧开了贪婪而可怕的笑容。

“我想那一定是足以吞噬整个神州的最宏伟的一场叙事。”

说着那倩影便消失了,比任何一次都要快的消失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