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冻鱼的零食间

密码通过…..指纹认证通过……

人工智能-MI 启动

通讯杂音…..

“早上好啊,MI。”

“(*^__^*) ”

“进行站点搜索,目标是皇带鱼指挥官的挂坠坐标。”

“……”

“怎么样,不在站点内吗?”

“/(ㄒoㄒ)/~”

“没事的,MI,不是你的错。我想我知道他在哪里了,你继续日常工作吧。”

“O(∩_∩)O”


2017年3月21日 6:58

树下,中年男子矗立着。

“您果然在这里。”

男子闻言稍微偏了下头,视线没有移开的同时摆出了小声点的手势。青年走到他的身边顺着他的视线望去,远处是一个基金会旗下的养老院,一位老妇孤零零的在长椅上打着盹。

“她总有这个习惯,早上起来会慢跑,累了以后就睡在附近的长椅上。”虽然隔得很远,但是中年男子仍然用温柔的声音在说话,似乎生怕扰了那老妇的安眠。

“你知道吗,果冻鱼。我这一辈子可以说是战功累累,辛亥革命,抗日战争,抗美援朝,然后加入基金会……但是最让我骄傲的还是能和她结婚这件事。”他看向老妇的眼神充满了爱意,特工果冻鱼点点头,一言不发的陪在自己老师的身边。

“任务?”男子敏锐的看到果冻鱼左耳的耳机亮了起来,但是果冻鱼则摇摇头。“他们只是问我找没找到皇带鱼指挥官,我说还没有。”说完,果冻鱼有些调皮的眨了下眼睛。“只是晨会迟到十分钟左右,不会世界末日的。”

皇带鱼闻言笑了起来,但是这笑容慢慢地变成了苦笑。

“前天我坐巴士的时候,给一个70岁左右的老人让座了,他绝对不知道我比他大上至少30岁。”皇带鱼看着自己沧桑但不苍老的双手,带有一些自嘲的笑容说道。

“你觉得公平吗,果冻鱼?我们应该都是英雄的,但已过百岁的我还要继续担心着第二天会不会被某个异常弄死,我夫人还要一个人待在养老院忍受着孤独和护工的白眼。你也从四十好几变成了这样的大学生模样,而且……”皇带鱼没有再说下去,他看了看果冻鱼的挂坠—-里面放着他已故妻女的照片。

联络耳机又亮了起来。

“老师,人工智能-MI传来消息,疑似SCP-CN-034的现象出现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