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理道德委员的争论日常
评分: 0+x

Dr.S██:"关于最近的调查,证明基金会现有的D级人员获取方式存在着不合伦理之处,现基金会从监狱获取有着暴力犯罪的罪犯作为D级人员,但是众所周知,各国政府司法程序中从来不缺乏误判和错判,这就表明,我们招来的D级人员中而被判入狱的冤罪者,这种现象在第三世界国家尤其明显(你TMD告诉我是怎么从一个数月更换一次政权的国家招到D级的!)而哪怕正常的平反程序也要数年左右,可我们基金会的绝大多数D级人员的使用寿命工作年龄都很难超过一年。因此建立一个特殊部门调查D级人员的案底来检查个人清白应被认为是必要的。"

Dr.B██:"问题不止如此,在我所调查的那些坚称自己无罪的D级人员中,猜猜我发现了什么,一位即将派遣去清扫scp-682收容间的D级人员因用及其残忍的手段团伙作案杀害了█名公民的嫌疑而入狱,而他声称自己完全不记得了所以肯定是被陷害了。我调取了他的档案,发现他被捕于20█年█月█日,之前没有任何犯罪记录,而就在他被捕前,同一地区刚刚进行了为了掩盖scp-██收容失效时间进行了大规模C级记忆删除,特遣队报告的伤亡人数与档案大致相吻合。这几乎可以断定是由scp-██造成的伤亡由该D级背书。

这足以说明,因为保密协议所造成的民众与政府的信息不对称,使政府为了掩盖基金会的收容突破事件找到了极为方便的替罪羊,那些什么都不记得的无辜者是最佳选择。他们就在案发现场,心神受创,孤立无援,不知道自己是否走向过沉沦。”而糟糕的事,我们不知道有多少的无辜者将自己的记忆中代入了不存在的犯罪,他们对自己的罪行信以为真,这使他们加倍的无辜,想到一个人承认自己从未犯过且明显荒谬的罪状,就让我毛骨悚然。"

Dr.B██:“但确认每个D级是否无辜显然是脱离实际的,D级的人事档案浩如烟海,如果每个都查的话一个小型部门更本应付不过来,而且,怎么查,如果一个人口供和记忆都不否认他犯罪,难道能对被A级记忆删除了的人,找到他覆写记忆之前的真实记忆,并且向他证明那是真实的吗。这是无法依靠现有技术手段实现的。而基金会显然是不能再要回归社会的人身上使用scp。”

Dr.K██:"先生们,感谢你们的发言,我身为伦理委员会的主任很遗憾上述事件的发生,但是一个事实摆在我们的面前,我们收容的scp越来越多,需要的D级人员也就越来越多,我们每个月都要有大量的D级人员被消耗牺牲来维持科学研究,这个数量是被固定在一定的范围的,且只会增加,不会减少。如果不是那些罪犯,根据12号协议就会变成平民。比起那些死时认识到自己不存在的罪恶而感到解脱的无辜者,认识到自己无辜而又无缘无故死去的平民难道就更加合理吗?成立一个特殊部门是不切实际的也是不必要的,实际上根据不准确的调查,百分之6█以上的D级人员都没有明确的犯罪经过。现在,去好好睡一觉,把这件事忘了吧,无论他们是否收到了公正的待遇,他们都是为了让这个世界继续存在,那些实验终会让我们更加深入了解异常,终有一天,我们会明白那些神秘的真相。在那之前,我们只能给予他们有限的怜悯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