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gotMyDrug

【第一天随便逛逛,第二天“工作”】

Jessie博士其实连专科都没上完,但在这个地方,他被所有人称呼为博士。Jessie也不是他的真名,他并没有英文名,系统的中性名字库在入场时帮他随机抽选了这个名字。

他把瞳孔对准付款扫描口以来,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对他笑脸相迎。戴着标准化微笑的迎宾小姐给他递上熨烫好的实验袍,并贴心地在实验袍胸口的透明袋里放进了他的姓名、临时编号和血型信息。她一路指引Jessie博士走进站点入口通道,一路说着轻松愉快的玩笑话,为他推开了更衣室的大门。不愧是服务型组织,“不仅服务全人类的安全,还精心服务每一位玩家”,广告语里说。在自己平日的办公室里,Jessie博士可没有这样的地位。

但是讲真,这里的收费着实不菲。换衣服的时候,Jessie博士只希望里面的体验内容物有所值。

然而,当他换完衣服照镜子时,Jessie博士就已经开始失望了。按他的身高挑选的M号实验袍肩部有些松松垮垮,前面的前摆却又无法遮掩他微凸的肚子。他的身上套着那件装模作样的实验袍,但看起来怎么也不像一个研究人员,反而像个喜剧龙套。

存放完衣物,他进入一个小房间。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一张椅子,墙壁上投影着一张图片。按照指令,Jessie博士坐上椅子开始看图片。那一秒,他的失望戛然而止。等他走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掌握了这个周末他需要了解的全部知识。据说走人的时候也要这么来一次,让他忘掉这些专业知识和一些具体场景,只留下游玩的记忆以及一组0级安全许可等级的纪念照片。

【遇到一些酷炫场景,比如悬在大厅里的幻想遗物。穿插叙事】

【遇到一个叫Bang博士的嗑药逗比,随身携带一个宠物树桩】

“大曝光”事件后,各国政府一连颁布了总计261条法令,很多幕后操纵者锒铛入狱,很多内部规矩被打破。此前基金会的资金来去比它自身的存在还神秘,而如今,之前鲜为人知的种种灰色营收手段被成吨的法条堵得严严实实。它几乎是立即陷入了财政危机。最终,游戏巨头Letters娱乐救活了这个苟延残喘的组织,并给它注入新的活力。

毕竟,在自跟随型重力网的周密保护下,蹦极、跳伞、滑翔翼等传统的极限活动统统失去了原本的魅力。而战争又只是穷国弱国的特产,Jessie博士听说过佣兵俱乐部,很多人对此趋之若鹜,但在Jessie博士的眼里,顶着满头虱子战死在异国他乡的烂泥地里可算不上什么娱乐。普通人要想在日常生活之外寻找刺激,基金会就是他们的不二选择。

【遇到长相政治不正确的女性,Alexia博士】

Jessie博士的老婆也是个漂亮女人(按照她的自称),蕾丝枕头、柠檬吐司、布娃娃……她总会使人想起一切柔软的事物,让人情不自禁地想把这些柔软的东西盖在她的脸上,永远堵住那张喋喋不休的嘴。

在和Alexia博士聊天的时候,Jessie博士毫无负罪感。Jessie博士的老婆一直在背着他偷腥,她总以为他不知道。而Alexia博士是提前买好了基金会的门票作为男友的生日礼物,但一周前男友变成了前男友,她就自己来了。

“我想去火星、谷神星,还有波德星环,”那是加了引力锁的小行星带的新名字,“我想去看一看独立建造在一颗颗小小星球之上的行星别墅。”

行星别墅。那种浪漫散发着钱的味道。

更有甚者,听说现在的星系开发商喜欢拍下一些拳头大小的微型行星,然后“奠基”其上造起一间太空房,也号称是行星别墅。不过Jessie博士连这种乞丐版行星别墅都买不起,他只能和上百亿的其他平庸之辈一起,住在拥挤的地球上。

“有钱人都逃离地球了,”他打趣说,“所以他们才放心让我们麻瓜照看这些吓人的东西。”Jessie博士随手指向经过的收容间,玻璃隔间里的研究员刚刚从面前的抽屉里掏出一只薄荷色的猫咪。

他的笑话成功把美女逗笑了。她眉头一挑:“还有这些更加吓人的东西,快看。”Jessie博士顺着她的手看过去,那间玻璃收容间里只有一团浓雾,什么也看不清。隔间的玻璃幕墙上被不知什么人留下几枚鲜血淋漓的手印。

隔壁一间收容间的墙上贴着严禁未授权人员进入的禁止符,里面塞了一头大小堪比火车车厢的白毛凶兽。隔着薄薄的双层玻璃,野兽正趴在收容间的地上打哈欠,Jessie博士看到它张开的大口里面全是密密麻麻的牙齿。

当他发现白毛野兽只是全息投影的时候,他笑出了声。

那几个触目惊心的血手印也在这一刻失去了恐怖魔力,Jessie博士仿佛能闻到雾蒙蒙的房间内半干的油漆味,他几乎敢百分百断定它们是画上去的。一场化装舞会被曝光的结果是什么?是更多的人参与到这场盛大的舞会里。然而他们还是不放心,他们藏着掖着,不敢把所有的舞会规则教给新入场的舞者们。

就像川剧变脸。被揭露的面具之下,隐藏着更多的面具。

已发布

SCP-CN-617 第二人间IR
SCP-CN-942 薛定谔猜想

个人写作设定

Dr. Foymug

  • 基金会人员Dr Foymug是我个人的故事男主角。我自己写到的scp会经常拉Dr Foymug来作为主角或客串。
  • 他自称是一个流浪研究员,从不在一个站点常驻,也不隶属于流动者站点。用他自己的话说,他永远在寻找最适合自己的站点的路上。曾经去过西藏,成功地解读出SCP-CN-942可能导致的部分宇宙末日情景;也到过繁华的███市,琢磨一台出故障无法开启传送的自传送游戏设备。
  • Dr Foymug有一个叫Torg的特工弟弟,曾隶属于MTF-癸未-47“饮尽离觞”(取自苏轼《南乡子》“不用诉离觞,痛饮从来别有肠”),目前的状态为MIA。
  • Dr Foymug+Torg是ForgotMyDrug的字母重排。

Cafe at the cross

  • 十字路口的咖啡馆,在每一个发生在城市里的故事,这家咖啡馆都会出镜。
  • 换言之,在这家咖啡馆的屋檐下,发生过太多故事:e.g. 一场导致一个SCP-CN-556被二次收容的小型赌局。
  • 没有明显的招牌,Dr Foymug问过老板这家咖啡馆的名字,答曰:“十字路口咖啡”。
  • 也许是个异常,也许是个低调的家族连锁品牌,开在一个个十字路口,装修成相同的风格,由一群孪生兄弟经营。别傻了,它当然是异常。
  • 不会有自己的项目页或故事,只会出现在别人的故事中。
  • 考虑要不要把十字路口的咖啡馆写成一个通道,前门在各个城市的十字路口随机出现,后门通向一条文化街区。

Planes Studio

planes.png
  • 位面工作室(Planes Studio)是一个向letters娱乐提供传送技术外包服务的工作室。目前在自主开发电子游戏和游戏设备,如第二人间IR。其作品常常违反了游戏设计的几乎所有直觉和惯例,依靠大量有趣的细节、独特的视角和罕见的脑洞弥合了操作反人类、bug众多等种种缺陷,带来新创的游戏体验。
  • 位面工作室的第一款作品的绝大部分投资其实并非来自游戏产业,而是来自共享经济,因为游戏界大佬们当初并不看好这一反常规的游戏项目。
  • 由于其突破性,该工作室的产品在异常界获得了小范围的成功。在日常维护和更新已发布的产品之外,位面工作室不变的经营理念是:永远将大部分的盈利和精力投入到下一代产品的开发中。
  • 位面工作室拥有成熟的跨位面技术和一群写码如同梦游的程序小哥。因此作为一家技术公司,位面工作室以严谨著称;但作为一个游戏工作室,位面工作室因极不负责任而臭名昭著。它不仅游戏内bug频出,还丝毫不考虑自己的游戏可能在平行宇宙间导致的混乱。
  • D-26179原本是一个参与SCP-CN-617测试的D级人员,在测试过程中机缘巧合地通过位面工作室逃离基金会的控制,后加入Letters娱乐成为一名开发人员。他现在以Dev-26179作为自己的代号。
  • Rickety原本是基金会的一个(觉悟不高的)初级研究员,在SCP-CN-617的真实性质完全暴露后叛逃到了位面工作室。

Others

  • 产生于国外的SCP-CN项目总会在收容过程中写到SCP的跨区域转移,使得SCP文档随SCP本体被继承到CN区。例如SCP-CN-942的原稿现被收容于西藏。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