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gotMyDrug

描述:SCP-CN-1556是一把长度为41 cm的剁骨刀,刀面部分轻微生锈,刀刃一端布有大量缺口。

SCP-CN-1556的异常效应在使用其对人类活体或保存良好的人类尸体进行肢解时触发。触发该效应需要在手腕至肘关节之间的任意位置落刀,令肢解对象的手掌与躯干分离。此后断手将很快止血,可以观察到手指持续无规则地弯曲、抽搐、摆动。大约5至10分钟后,断手活化为一个SCP-CN-1556-1个体。

SCP-CN-1556-1个体的腐烂进程趋近于停止,从外观上看,个体通常呈现出手掌的健康肤色,或失血后的惨白色。个体可以自如地使用自身所有的肌肉、肌腱和关节,完成挥手、抓握、做手势等复杂动作。个体拥有自主活动能力和类似群居食肉动物的生物本能,一部分个体还表现出一定程度的智能。当周围没有同伴时,其习性倾向于避开附近的人类。个体最常使用的移动方式是掌心向下、五指着地的爬行,在需要快速移动时则利用侧面进行连续的翻滚。在偶尔的情况下,例如抓握物品时,个体将会举起手掌部分,以切割的断面着地,缓慢蠕动。

通过做出类似民间传统游戏“手影戏”的模拟手势,SCP-CN-1556-1个体能够制造并释放一种视觉扭曲效应。该效应的影响范围包括直接的肉眼观察,以及对照片和影像制品的观看。在以上的观察中,个体的外观拟态为手势所对应模仿的小型动植物或小型器物。拟态伪装之下的个体与拟态对象在外形上没有明显可见的差别。

SCP-CN-1556-1个体最为常见的拟态对象包括:电话听筒、驳壳枪、响尾蛇、野兔、小型茶杯犬、蜘蛛、鸽子(由两例个体共同组成)、蟹爪兰、多形炭角菌等。在极为罕见的案例中,收容中的三个SCP-CN-1556-1个体曾被目击到拟态为一张安保人员2级权限卡,一个快速移动的小型人形,以及一只外形酷似幻想生物“抱脸虫”的甲壳类1。另见事故记录1556-A。

当周围有可接触的水源时,每隔若干个小时一次,SCP-CN-1556-1个体将以其断面入水浸泡,通过这种方式为自身补充水分。除此之外,SCP-CN-1556-1个体更偏好牛奶、糖水、蛋白质汤以及新鲜血液。在强制断水三至七日后,SCP-CN-1556-1个体将失去全部异常性质,进入不可逆的腐败过程。

观察到SCP-CN-1556-1个体存在捕猎行为,其猎物通常为麻雀、蜥蜴等小型动物。若有多只个体协同狩猎,则足以捕获体型更大的生物(见事故记录1556-A)。SCP-CN-1556-1个体曾被观察到利用拟态伪装使猎物放松警惕或对猎物进行引诱,在接近猎物后扭断其颈椎或窒息猎物。在杀死猎物后,SCP-CN-1556-1个体将挤压和撕扯猎物的尸体,以吮吸其体液。

对SCP-CN-1556-1个体的解剖结果表明,其生理结构与普通的人类手掌完全一致,并未产生具有功能性的中枢神经系统、消化系统和视听信号的接收器官。当前尚无法解释SCP-CN-1556-1个体的自主活动行为、消化能力和感知力。

发现:SCP-CN-1556被发现于2019年5月26日██市警方对连环杀人嫌犯███住所的突击行动,此人涉嫌制造了在过去三个月之内发生的23起杀人、失踪案。回收于住所内的日记表明,此人患有严重的反社会型人格障碍、自恋型人格障碍、边缘型人格障碍,并对女性的手部抱有不正常的迷恋。日记中还夹带着前6名受害者的照片。

由于家中无人,此次突击行动并未抓获嫌犯███。在后续的搜查中发现了SCP-CN-1556和保存在一个湿纸箱内的12例SCP-CN-1556-1个体。个体的自主活动引起了出警人员的注意,随后基金会员工赶到并接管了现场。

次月2日,在██市郊的山林中发现了███的尸体。尸检结果显示,███的死亡时间是半个月前,死因为扼颈导致的机械性窒息。尸体的左右手缺失,断面形状与SCP-CN-1556的刀刃相吻合。

附录:事故记录1556-A
详见视频文件1556-A,对Site-CN-56不同位置监控画面的一组拼接视频。以下文字段落是该视频内容的简要文字描述。

向值班的安保人员点头致意

Aries博士使用自己的权限卡打开37号防爆阀,进入生物收容翼。权限卡此时掉落在地,Aries博士俯身拾起。

Aries博士开启CN-1556-1收容单元,将收容中的三例个体移入密封式活体转移笼。

安保人员向Aries博士开火,Aries博士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数十个SCP-CN-1556-1个体彼此交握、手指缠绕重叠,连结成为一个大致的人形。

人形在受到射击后溃散,组成人形的SCP-CN-1556-1个体在收容区走廊的地板、墙面、天花板上快速移动,同时不断变换为不同的拟态。

小部分个体破坏了排气口并进入通风管道,其余大部分个体则冲向两名安保人员。尽管安保人员奋力抵抗,但由于个体数量众多,仍有一些个体爬上了安保人员的身躯,开始干扰其行动,用手指插入人员的双眼、鼻孔和口腔。

后记:事故共造成三人伤亡,一人失踪(推测已死亡)。已歼灭全部外来的SCP-CN-1556-1个体,并将笼内的三例个体恢复收容。至今仍未找到Aries博士的尸体。

翻译沙盒

【【【 点 我 】】】

个人写作设定

Dr. Foymug

  • 基金会人员Dr Foymug是我个人的故事男主角。我自己写到的scp会经常拉Dr Foymug来作为主角或客串。
  • 他自称是一个流浪研究员,从不在一个站点常驻,也不隶属于流动者站点。用他自己的话说,他永远在寻找最适合自己的站点的路上。曾经去过西藏,成功地解读出SCP-CN-942可能导致的部分宇宙末日情景;也到过繁华的███市,琢磨一台出故障无法开启传送的自传送游戏设备。
  • Dr Foymug有一个叫Torg的特工弟弟,曾隶属于MTF-癸未-47“尽饮离觞”(取自苏轼《南乡子》“不用诉离觞,痛饮从来别有肠”),目前的状态为MIA。
  • Dr Foymug+Torg是ForgotMyDrug的字母重排。

桑下饿人

一个MTF,是一群与基金会有着种种牵绊的,三教九流的人。

Cafe at the cross

  • 十字路口的咖啡馆,在每一个发生在城市里的故事,这家咖啡馆都会出镜。
  • 换言之,在这家咖啡馆的屋檐下,发生过太多故事:e.g. 一场导致一个SCP-CN-556被二次收容的小型赌局。
  • 没有明显的招牌,Dr Foymug问过老板这家咖啡馆的名字,答曰:“十字路口咖啡”。
  • 也许是个异常,也许是个低调的家族连锁品牌,开在一个个十字路口,装修成相同的风格,由一群孪生兄弟经营。别傻了,它当然是异常。
  • 不会有自己的项目页或故事,只会出现在别人的故事中。
  • 考虑要不要把十字路口的咖啡馆写成一个通道,前门在各个城市的十字路口随机出现,后门通向一条文化街区。

Planes Studio

planes.png
  • 位面工作室(Planes Studio)是一个向letters娱乐提供传送技术外包服务的工作室。目前在自主开发电子游戏和游戏设备,如第二人间IR。其作品常常违反了游戏设计的几乎所有直觉和惯例,依靠大量有趣的细节、独特的视角和罕见的脑洞弥合了操作反人类、bug众多等种种缺陷,带来新创的游戏体验。
  • 位面工作室的第一款作品的绝大部分投资其实并非来自游戏产业,而是来自共享经济,因为游戏界大佬们当初并不看好这一反常规的游戏项目。
  • 由于其突破性,该工作室的产品在异常界获得了小范围的成功。在日常维护和更新已发布的产品之外,位面工作室不变的经营理念是:永远将大部分的盈利和精力投入到下一代产品的开发中。
  • 位面工作室拥有成熟的跨位面技术和一群写码如同梦游的程序小哥。因此作为一家技术公司,位面工作室以严谨著称;但作为一个游戏工作室,位面工作室因极不负责任而臭名昭著。它不仅游戏内bug频出,还丝毫不考虑自己的游戏可能在平行宇宙间导致的混乱。
  • D-26179原本是一个参与SCP-CN-617测试的D级人员,在测试过程中机缘巧合地通过位面工作室逃离基金会的控制,后加入Letters娱乐成为一名开发人员。他现在以Dev-26179作为自己的代号。
  • Rickety原本是基金会的一个(觉悟不高的)初级研究员,在SCP-CN-617的真实性质完全暴露后叛逃到了位面工作室。

Others

  • 产生于国外的SCP-CN项目总会在收容过程中写到SCP的跨区域转移,使得SCP文档随SCP本体被继承到CN区。例如SCP-CN-942的原稿现被收容于西藏。
  • 备用名字三人组:Forgo、Dym、Grut。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