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eForEveryone

平异会,一个部分集权化的,由超自然异常集合组成的社会群体。平异会的存在就是为了给那些可怜的,被其他组织迫害追杀的智慧异常个体们一个可以落脚的归宿。对于刚刚来的异常个体来说,这里不能算是一个完整的家,因为它并不温暖。但这里提供的一切已算是个足够的,安全的庇护所。其他组织对于其的存在或存敌意,或存忌惮。但由于其悠久的历史和不明的内部实力,目前没有组织或者个人去吃那第只“螃蟹”。

——摘自Dr. Pric的《平异会》


劳累

就像是在其他国家一样,平异会在印度建立很多社区。这些社区都是有着自己的条条框框。在这些社区里,有一条相对默认存在的规矩:“不能亵渎神明”。在这里,这个神明不指那些完美而优雅的“至高神性”,而是那些存于人类传统的神性文化。虽然两者或许在某种层面来说是一样的,但后者更注重信仰的存在。

在这么一个“人类”世界中,被定义为异常是很容易让这些社区中的孤独的存在迷失心智的,毕竟他们中的很多就像是白化的蝴蝶一般都已不能融入本该属于自己的群体了。在这种情况下,信仰就像暴风雨中的方舟一般显得尤为重要。在印度这个国家中,有各种教派的信徒。大多数进入社区的个体会入乡随俗地逐渐接触各种的宗教,并加入最为适合自己的那个。很多“人”都说这样会让自己那在炙热沙海航行的帆船一般游离的心安静下来。但相对的,那些永远只相信着自己并碌碌无为的个体们就可能活得不像憋在水里的乌龟一样那么轻松了……

在印度十三号社区,这里住着大约23000名人形和类人形异常。Alok就是其中一员。他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印度男子,下巴有着浓密的胡茬,头上顶着一片长卷发,黑瘦黑瘦的,长相上属于能在人群中一眼看到那种。不似其他活在社区里的家伙,他不相信所谓的神明,也没有任何信仰。Alok平时不喜欢说话,也不喜欢信教。所以他和邻居的关系越来越差,大体也就是遇见会打个不带寒暄的招呼这样。其他人和Alok住在一起快3年了,也就只晓得他在化肥厂工作,家中有一位印度妻子和一个大概一岁的孩子。他从哪来?倒底有啥能力?一概不知。算是个神秘的一般市民。

今天,Alok跟往常的作息一般从菜市场往家里走。现在是周末,又是早上9点,会有很多人会来这赶晚集。 感谢工程部的努力,这个地方的地面修得很平整。不然那些从菜上滴下的青绿色的水和旁边待宰牲畜的带有浓浓骚味的屎尿还有因为阳光略微发酵的血水会混在一起形成一个个容易被踩来踩去的小水洼,那可就不妙了。

菜市场这个地方有着自己独特的味儿。 Alok不喜欢这种菜汁和动物汗液混合出来的就像把肝脏剁碎混煮一般的味道,他没法适应,他更宁愿去化肥厂子里闻氨气味。带着皱得越来越紧的眉头,他侧着身子在一片低声咒骂中缓缓挤过人群。他就这样拎着3袋子菜逆着人群挪动到了一个两平大的羊肉摊子前。摊面上摆着只刚刚杀好,还在滴血的羊。

“该死的,以后得想办法早点来。”Alok一边想着一边向老板要了半斤羊里脊,然后又是一通市井砍价。他家里没有冰箱,肉要不得多,容易馊,而且精贵。这大热天的,Alok和小贩左一句右一句地争夺着价,最后愣是给新鲜羊肉强打了个9折。俩人在各自地喜悦中不欢而散。这个印度男人偏偏选择这个摊子也是因为这边人少,离家也近,算是防止在人群中迷失的一个路标。唯一可惜的是他熟悉的和蔼老摊主Bali没抢到这个摊儿,不然Alok今天能省多几个子儿。

Alok拎着东西转身走进旁边的一个巷子。这条阴森巷子是阳光下阴影的集合点,但是也是Alok回家的唯一捷径。他不想让孩子饿着了,不然媳妇就只能祈祷安拉降临来安抚那个小恶魔。Alok走在巷子里,左顾右盼,倒也不是怕抢劫什么的,只是这个地方总给他一种毛毛的感觉。上星期,在这个最多宽3米的窄地方里,Alok看到被一群饥饿的老鼠在啃食同胞那碎成一滩的腐烂肉块。三五十只绿豆苍蝇在上面盘旋,时不时用口器吮吸着发臭的骨髓并把自己的卵插入肉里。然后那些卵又由于肉和内脏那奇快的腐烂速度,随着果冻一般的黄青色脓液流到地上。可是把“人”恶心到了。

今天运气比较好,没啥糟眼睛的画面。Alok快步走了出去,紧皱的眉头还没松开。那些肉腥味就像随行的管家一般跟在身后紧紧不放。有的时候Alok甚至觉得经常来菜市场会折寿。


负担

Bel是Alok的妻子,也是一头黑发,有着不错的身材和相对靓丽的长相。不似她的丈夫,尽管话不多,但她是那种将社交放入日常清单的那种人。但有趣的是,她从来不会谈论太多关于她丈夫的事情。就像是两个人由镜子分开,活成了两个世界一般。有的时候,周围的邻居会因这对夫妻而产生一种莫名难言的违和感。更让人觉得奇怪的是,与她的丈夫相反,Bel事实上是个非常虔诚的某一教会的教徒。对宗教的忠诚度是远超常人的。Alok和Bel的关系在外“人”看来是还不错的。但对于其夫妻的过去,大家不清楚,也没人去问去触霉头。日子就这么过着。

今天早上Alok去买菜了,Bel在家看着孩子。在这片90平的出租屋里,3口子生活还是不错的,最大问题就是家里电器没有齐。幸运的是Bel是一位现实扭曲者,尽管能力有限,但没有空调导致的温度问题可以通过小程度的现实扭曲来做到。在平异会,有两种现实扭曲:造形扭曲和时态扭曲。第一种是就像用镊子捏橡皮泥一样从更高的现实层级对眼前现实的物体进行微观层面的物质重构。后者则是先通过从更高现实层级观测现实后给予现实状态上的改变,这就需要对粒子在现实中的运动轨迹进行非常仔细的观测并像看CD一样回溯和类推快进。而Bel能粗略掌握的就是第二种手法。

Bel找了张椅子面朝门口侧坐了下来。头轻轻靠在椅背上等着丈夫归家。头轻轻往右边扭,就能看到卧室里的婴儿床。家里的可爱小宝贝还在甜甜地睡着。她那粉粉的小嘴巴时不时微微张合,手和脚偶尔会不安的乱动。谁也不知道她做的是什么美梦。在那遥远的遗忘梦乡,可能她正踩在像云彩一样的棉花糖上带着微笑蹒跚前行。谁不希望自己的日子过得像这几秒那样如水滴般单纯。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Bel在安静的呼吸声中慢慢被困意卷入心窝,闭上眼睛。

但此时,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将Bel从宁静的气氛中缓缓拉出。Bel深吸几口气,脸上带着恬静的微笑踱去开门。Alok带着略带疲惫的目光站在门口并挤出了一个不能算是好看的笑容。

“我回来了。”

“回来了啊。菜买齐了吗?”

“当然。下次到你买了。”

说着,Alok换了拖鞋,把菜放到了桌子上准备烹饪。放下菜后他转了转肩膀。

“我买可以,千万不要把孩子弄哭。看在天使的份上,我可不觉得你哄得住这个小灾星。”

Bel把手搭在椅背上,又坐回了那张还热着的椅子。

“唔,可别这么说,亲爱的。这样不吉利。”Alok一边开始着手处理着土豆一边笑道。

“吉利?我可不记得你信这种东西。你不是一直在宣传你的无神论吗?”

“哦不,亲爱的,这是传统上的忌讳。哦!该死……”

“怎么了,亲爱的?没事吧?”

Bel赶紧站了起来快步走进厨房,看到放着土豆的砧板上闪着滴滴紫蓝色的血液。

“噢!亲爱的,这必须要处理一下了。”Bel穿着拖鞋快步踏着羊毛地毯向一旁的杂物间走去。过了一会儿拿出了一个小医疗箱并翻找着绷带。她瞟了一眼卧室,看到宝宝还在熟睡。

“Bel你找到绷带了吗?哦~不好意思,差一点把血滴到地毯上了。”

Bel一边拿着绷带和剪刀一边叨叨:“你要是把血滴地摊上你得自己洗,我可想不想浪费心神在清洗这张老地毯上。”

“Bel,亲爱的,如果不是你在,我真不知道怎么办了”,Alok看着眼前的在帮他包扎伤口的妻子款款说道。他张开嘴突
然又想要说什么,眼神黯淡了一下,想了一想嘴里的话儿到了唇边山又滑落回了肚子里。

“我的Alok,你可真是个傻瓜,我怎么可能会不在呢?”Bel一边包扎着伤口一边带着微笑说道。
在这之后,就跟往常一样,宝宝醒了过来,一家子欢声笑语地聚在一起吃了晚饭。Bel注意到今天的Alok好似比以往更
加的憔悴。于是晚餐过后,在Bel的祈祷结束,夫妻二人很快躺上了床。Bel什么也没问,Alok什么话题也没提起。

是夜,墨蓝而深邃的天穹中,星星如刚开采出的钻石一般散落在漆黑的原石表面,将月亮的光芒发散得五彩斑斓。只可惜,今晚厚厚的云彩像压住稻草的积雪一样把大片大片的夜空捂得喘不出气。

Alok的孩子在刚刚醒来一阵闹腾后又被她的妈妈哄睡了。他独自一人坐在客厅里,盯着“残破”的天空怔怔出神。夜晚的轻风吹拂的时候,总会撩起人们平时压抑着的小心思,因为这着实让人放松。Alok双肘顶着膝盖,两只手撑着鼻子两侧把头杵了起来。他想起在公文包里还放着的那些文件,和这星期的遭遇,一股疲惫涌上心头。Alok是有些不幸运的,他工作地方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圈子。他是中间转入的,因为他不善言语导致工作了这么久连说得上话的都没有几个。有的时候他也不得不装出一副什么事情都无所谓的样子。静下来想想生活带来的压力,Alok也很好奇为什么有的时候能笑出来。他不可能把这份压力代入自己的家。如果家里气氛变得沉重,那么在外面的一切付出都化作流水了。这个男人是要扛起一个家的,他也只能默默承受一切。面对唯一可以诉说的对象却偏偏无法开口。

“除了这个家我还剩什么呢?”他看向自己的双手,上面堆满了沟壑。自己的妻子和孩子成就了他的一切,那么除去这些,他自己还剩下些什么呢?他的人类身份早已被消除,在这个地方外面他已经可以说是不存在的个体了。“那么我现在活着是为了什么?”这个可怜的男子看到了一片空白的自己开始害怕起来了。Alok双手抱肩慢慢紧握。什么都不想失去了,人越是被逼入死角,越是不舍得放下自己仅剩的。

一个哲学问题注定无法以完整的逻辑结束,他在思索中愈发痛苦,把头埋得愈来的深了。此时,窗外的风也逐渐大了起来。风划过树叶把门口的榕树邋得唰唰地响。树上的鸟儿也被惊醒了,叽叽喳喳地小声叫着。乌云也早已将整片星海完完全全的淹没了。


希望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