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urth的奇葩大笨钟的内部结构

hub相关,beyond the walls
第一部分:坏开头 Bad Begining
“Will,你要离开了吗?你不……去……地方…..”
“分别心,这不是遗忘……..希望……多了……碎片化……”
“我从……要到…….去……路过了人间……阴影……藏在城墙后……”
紧随其后的是巨大的玻璃破碎声和尖叫。
Dr.Barnes猛的从桌子上抬起头,刺眼的白色灯光让他的眼睛一阵刺痛。自从……总之不知从何时起,每当他合上双眼类似的几句内容破碎的话和一首曲调奇怪的歌谣就会在他脑海里不断回荡,如同梦魇一般纠缠着他。某种奇怪的感觉顺着Barnes的脖子往上爬让他打了个寒噤。可能做了个梦吧,管他这梦的内容是什么,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Will,放心,只是一个梦罢了。只是一场不太愉快的梦。”Barnes有些恍惚的站了起来望了望自己所处的白色房间,周围熟悉而单调的摆设让他松了口气。“看来我还是在站点里……也许是最近加班加多了吧。”他伸了个懒腰,犹豫了一会最终决定先去来一杯咖啡再去处理那些烦人的工作。
当Barnes推开门时,他隐约听见了一阵奇诡的抽泣声从自己身后传来,他回过头去看了看自己身后的房间,里面并没有人。“我的妈,都幻听了……”说着,他关上了自己办公室的门,那原本就非常微小的哭声渐渐变得细不可闻,直至消失。
不久的将来,Barnes将不止一次深深后悔自己没能在这个看似宁静的早晨发现哭声的来源。如果……只是如果,他能发现,他或许能够改变他和其他人的结局……

Site-CN-21 Darklight的办公室
没人知道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至少Darklight不知道。
不知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记忆覆盖的失效,它的扩散速度如同星火燎原,受它影响的人越来越多。所有那些可怕的经历,不应被人知晓的黑暗秘密就像嗅到鲜血味道的野兽,在人们大脑里横冲直撞。这些记忆如同潮水一般涌来时,将会扼住你的喉咙,将你拖入水中,溺死……
Darklight的目光在这二十多人的名字之间来回徘徊,这些人都是在记忆覆盖失效后……姑且叫记忆失效吧,出现了各种各样奇怪的反应。“Dr.Moyo,Dr.Bea■,■■特工……Dr.karldark。”Darklight在看见这个名字的那一瞬愣了一下,不过他立即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回了自己的工作上,现在对于整个中国分部的当务之急是找到解决这件事的方案,越快越好。
不行,不能向总部求救,虽说所有分部都使用的是记忆覆盖但具体使用的药剂大相径庭,俄罗斯那边似乎是某种神话里的泉水而中国分部使用的是TX12药剂。再说了,那些高层也不会同意的……
就在Darklight在苦苦思索解决方案时,突然昏暗下来的灯光打断了他的思考。他的办公室的灯光在刚刚的那一刻全部熄灭,只剩下角落里那些应急灯还在发着绿莹莹的冷光。站点受到袭击?可为什么还没人汇报?他从椅子上坐起来,准备把站点的监控调出来确认情况。但他面前的电脑屏幕出现了一张纯黑色的界面,上面写了了几行白色的字。在周围昏暗的灯光和这个黑色背景的衬托下,这几行字有点白的吓人:
STAR DUST
星尘计划

是否执行?
【是】
【否】
Darklight在看见这几行字之后,有些犹豫的拿起了左手边的内线电话并按下了一个并不常用的号码。在一阵振铃提示音后,从电话的另一头传来了一阵机械的电子音。
“HD,我相信你看见了。”
“是,我看见了,但你并不需要把声音加密,这没有必要。另外,我不会进行计划的。”
“你说什么?”那声音似乎有些惊讶。
“星尘计划我不会执行,至少是现在。我相信还有别的办法。”
那声音沉默了。
“另外,我不喜欢听别人对我发号施令,特别是这方面的。”
“好吧,HD.到时候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他扣下了电话,往椅子上一靠并翻开了自己昨天找出来的一本异学会的相关文件。屋子里的灯光渐渐恢复,那张黑色的Star Dust计划页面也被基金会网站令人熟悉的白色所替代。刚刚的一切就如同从未发生过一般。

在不为人知的时间和地点
不行,他(她)还不能放弃……后面似乎还有人追过来……身上的伤口还在不停的流血,现在他(她)只有两种死法可以选,要么失血过多,要么被那些恶心下贱的东西杀死。
可是现在还不是他(她)该去死的时候,他(她)必须活下去,活着到达那面城墙……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