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dit Page 1

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事了,不过时间已经不重要了。不过那个时候真的令人怀念啊。

我们四个……其他人的名字我想不起来了,。哎,时间太久了。或许,他们也把我给忘了吧。或许吧,他们可能要一直在宇宙中漂浮着了,就算有幸回到大气层,也很难让我有机会哀悼了吧。

哦,他们本应该能活下来的,只可惜那帮入侵者人数太多了。说真的,我到现在都难以想象有哪一个组织,那一个政府能同时派出100多人攻击我们一个空间站。虽说我们在近地轨道,但是有能使这么多人同时入轨的火箭到目前我都没有听说过……也有可能是我的记忆出错了吧……

说起那件事情,我真的不想再谈起……不过你这么感兴趣我不妨也说一下吧,权且当说故事给你听。

我年轻时曾任职于SAT,一家研究生物技术的跨国高科技公司,在基因工程方面尤为突出,不过现在应该是倒闭了吧。当时SAT为了研究一种能够完全适应太空环境的细菌,制造了代号为SAT-SP-1空间站,配备了重力产生系统——我真的很好奇一家私人企业能拥有这项技术。SAT-SP-1专门为新品种细菌研发提供试验场所。

每一批研究人员都将在SAT-SP-1执行任务1年后回到地面。通常情况下,一批宇航员会包括一名研究人员,一名通讯员,一名电气工程师,一名领航员或者叫站长。我是第3批的电气工程师,真该死,为什么正好霉运会落在我们头上。

没记错的话,在事故发生前,我们的电梯坏了。我们站长通知我去修理,但是因为电梯无法使用,我只能利用应急高压气体打开气密舱从外面进入电机。当我打开气密舱时,浩瀚的宇宙,闪烁的星光,远方的月球,那种孤独感是很少能体会到的。有点走题了,好吧,回到正题。

在经过了太空漫步后,我爬到了电机。那个电机就是有点接触不良,我用气密扳手敲了三下就好了。之后领航员要求我回到领航室。

在我回到了指挥室后……灾难发生了。

就在一瞬间领航员被炸飞——因为处于微重力环境下,他的尸体飞出了空间站。数据终端显示A气密舱被炸毁,整个空间站的气压已失去控制。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