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诵稿

《时间机器》,为DF-thirteenDF-thirteen(文字)与silverIcesilverIce(代码)合著。搬运备份至此。

2234年3月13日,21:39,Site-01

在一个晴朗无云的夜晚,[已编辑]沙漠的某处灯火通明,数十个人聚集在一栋建筑边的空地上,其中包括全部13名O5、全球超自然联盟主管、混沌分裂者的总司令、数名其他异常组织的最高领导者,还有一位年轻的特工。

在探照灯光束的中心,是在三个小时前运送到现场的一台机器,事实上,在整个地球上,知道它的真实用途的人都屈指可数。

人群中,一名老者站了出来,走到年轻的特工面前,对他行了一个军礼,而年轻人则以相同的礼节回敬,二人沉默良久。


40年前,基金会,GOC,混沌分裂者,以及几个其他的异常组织,一同开始了一个宏大的计划。计划的目的十分简单而明确:“在这个世界被毁灭之前毁灭这个世界”。

一切都开始于SCP-2700,那台将在2234年05月27日毁灭世界的机器,随着机器启动的日子一天一天的靠近,基金会却仍然没有找到阻止它的方式,绝望之下,监督者议会启动了一个近乎疯狂的计划:他们联系了每一个能联系的异常组织,无论是敌是友,并告诉他们即将发生的事。他们拿起异常,从数据库中以近乎魔法的方式恢复了那些早已被删除的资料。他们把SCP-317-3的零件从仓库里拿出来,运送到Site-01,在那里,地球上最聪明的科学家们夜以继日的研究着如何复原这台机器——另一台毁灭世界的机器。


半晌,老者说道:“特工约翰·提托,请进行一次任务简报。”

年轻人答道:“预计一个小时后,我将乘坐SCP-317-3前往位一条世界线的1918年,找到并杀死尼古拉·特斯拉,此后我将以虚假身份潜伏于民间,并确保不会有任何类似SCP-2700的机器被建造,本次任务预计持续到我的死亡,考虑到我进行的增强治疗,这一时间约为500年后。”

“你能完全的,清楚的理解本次任务的后果吗?”

“是的,启动SCP-317-3将会消耗本宇宙所有的能量,并导致一场UK级“宇宙崩溃”情景,但若不这么做,两个月后SCP-2700的开启同样会导致一场YK级“熵值湮灭”情景,二者的代价是相同的,而前者能让另一个宇宙中的人类文明免于毁灭。”


他们开始停止对新异常的寻找和收容,转而将难以想象的资源投入到对人员的选拔——那个将随着SCP-317-3一同前往新世界的人,那个将毁灭这个世界的人,那个将拯救人类的人。

从新生儿开始,他们就进行了严密的基因选拔,在候选人的童年时期,他们渗透到了社会的各个阶层,为这些孩子们提供最优秀的教育,包括身体和心智。在孩子们成年后,他们以各类竞赛的名义安排了成千上万场选拔,在选拔结束后,优胜者被告知了真相——这个世界即将毁灭的真相。那些无法接受这一事实的人在被施放了记忆删除后回归社会。剩下的人则进入了基金会,开始接受更为严格的训练。最终的人选必须身体强健、意志坚定,博学多才,最重要的是不能对这个世界有丝毫留恋——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拯救人类文明。


听完年轻人的回答,老者忽然笑了笑,伸出手,搭在年轻人的肩膀上,“去吧,孩子。”他说道:“拯救人类,拯救世界。”他抬起手,在那年轻人的肩头拍了拍,回到了人群中。在他转身的时候,年轻人看到了老者胸口的身份卡,那上面写着几个大字:O5-1。

在灯火通明的沙漠中,世界上最大的数个异常组织的领导人站成一排,无声的望着年轻人进入时间机器的座舱,他们都知道这是世界的终焉,但他们坦然的接受了这个事实,既然这个世界注定要毁灭,那就以此为代价,换取人类文明在另一个世界的延续。

年轻人坐在时间机器内,开始进行最后一步调整,时间被精确的设定在1918年,正好是这个宇宙的SCP-2700开启前316年。当一切都准备妥当,年轻人最后望了一眼门外的世界,那个生养他的世界,那个让他长大成人的世界,那个即将被他亲手毁灭的世界。他关上了舱门,最后在心中默念了一遍任务流程,打开了时间机器的开关。

伴随着一阵无声的白光,世界归于宁静。


1918年05月27日,06:17,美国,索诺拉沙漠

乘坐时间机器是一种非常奇妙的体验,起初,是一阵眩晕感,紧接着年轻人感觉自己正在穿过什么东西,时而虚无缥缈,时而浓墨重彩,那是一些零星的信息碎片,来自于那个被他毁灭的世界。在座舱外,小小的机器正把整个世界作为燃料燃烧殆尽,只为将自身从时间洪流中的一条纤维里拉出来,然后抛进另一条纤维中更早的一个时间点,以一己之力打破世界规律的桎梏,在历史的长河中逆流而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仪表盘上亮起了代表到达目标时间的绿灯,年轻人打开舱门,钻出座舱,在他的身后,时间机器半埋在沙地里,与外界一望无际的沙漠显得格格不入。他清点了一下装备,背上背包,启动了动力装甲的光学隐身和飞行模式,朝纽约飞去。在他脚下,时间机器正在被纳米自毁系统分解成分子级的金属粉末,缓缓的在空气中消散。

第二天早晨,一名穿着风衣的年轻人坐在纽约街头的一家咖啡馆悠闲的看着报纸。没人知道他大脑里的植入物正在源源不断的发送信号,也没人发现几架使用了尖端隐蔽技术的微型无人机正在纽约的每一条小巷里穿梭,随着他眼前的虚拟地图亮起了一个红点,年轻人放下报纸,走出了咖啡厅,挥手拦下了一辆的士,消失在车流之中。

与此同时,在城市另一头散步的尼古拉·特斯拉正在为房租而发愁,自从约翰·皮尔庞特·摩根去世后,他的儿子就拒绝向特斯拉提供更多研究经费,为此他不得不从伍尔沃斯大厦的豪华工作室搬到西8街40号的阴暗公寓。身披大笔债务,年迈的发明家急需找到一个新的投资人以便继续他的研究,此时,一位年轻人向他走了过来,问道:“您好,请问您就是尼古拉·特斯拉先生吗?”

特斯拉很是困惑,他的记忆里没有这个年轻人的面孔,不过既然这个人认识自己,那想必是找他有什么事。想到这里,他回答道:“是的,我就是,请问有什么事吗?”

话音刚落,特斯拉就后悔了——他意识到来人十有八九是个催债的,这种之前从未见过却能叫出自己名字的人他在几个星期前也见过,那一次他刚刚承认自己是特斯拉,来者就立刻表明了催债人的身份。该死!他一边暗自咒骂了一句,一边开始盘算要如何摆脱这家伙。就在这时,年轻人开口了:“哦!您好,很高兴见到您。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安德森·道斯,一名法国银行家。我从您的一名助手处打听到了您的研究,我之前也赞助过一些对远程输电技术的研究,我认为我们也许可以……进行合作。”

听完这段话,特斯拉以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面前的年轻人——这是他人生中最为困难的时期,几乎所有的投资人都停止了对他的赞助,媒体和谣言几乎把他塑造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而在这种时候居然有人主动表示愿意赞助自己,这对特斯拉而言无异于雪中送炭。他一定是认出了我的才华,特斯拉心想。他开始滔滔不绝的对年轻人诉说着他对新世界的愿景,巨大的无线输电塔耸立在世界各地,为人们提供廉价而又便捷的电力,“飞炉”可以像普通飞机一样高速飞行,但在起降的时候又只需要一小块空地,共振器可以轻而易举的摧毁一栋大楼,或者开采出地底世界的矿产,这个崭新的世界是那么的触手可及,那么的完美无缺——直到年轻人提醒他在大街上高谈阔论并不合适,他面带歉意地笑了笑,这时年轻人建议找一家茶馆继续交谈,特斯拉欣然接受了这一建议。

在茶馆里,特斯拉兴致盎然地向年轻人介绍着他的新研究,当然,还有他遇到的资金问题。他手舞足蹈的描绘着一副令人向往的未来图景,全然没有注意到一些银灰色的粉末落入了他的茶杯之中,待特斯拉结束自己的高谈阔论,已是两个小时之后,年轻人微笑着保证会在几天后亲自探访他的实验室,并提供他所需要的研究资金。他跟着特斯拉一同走出茶馆的门,目送他穿过马路,随即激活了纳米机器的启动开关,转身离开。

第二天早晨,一名穿着风衣的年轻人坐在纽约街头的一家咖啡馆悠闲的看着报纸。

昨日

,著名发明家尼古拉·特斯拉被发现死于他的实验室门口,他的尸体被听到动静后出门查看的邻居发现,随后赶到现场的纽约警方裁定特斯拉死于冠状动脉栓塞。尽管特斯拉身边的人均表示他生前没有任何疑似心脏病的迹象,他的医疗记录也佐证了这一点,纽约警方验尸官温布利仍表示特斯拉的遗体上没有任何外伤或毒药的痕迹。据了解,特斯拉曾死前数月因巨额债务而受到威胁,目前警方仍未确认二者之间是否存在关联……

暴风雨中,蝴蝶扇起了翅膀。


2018年05月27日,08:26,美国,纽约

约翰·提托坐在他私人府邸的阳台上,看着巨大的奇术飞空艇在头顶上飞过。凭借原本只允许监督者议会使用的增强治疗技术,他的容貌和他来到这个世界时相比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在过去的一百年里他换了不少化名,一开始是安德森·道斯、然后是詹姆斯·霍顿、亚历克斯·卡马尔,现在则是弗雷德·约翰逊。他用了近百年时间和来自未来的知识建立了一个商业帝国,在世界的阴影下,他掌控着一个遍布全球的情报网络,他的合作伙伴认为这只是他的一个奇怪的癖好,而那些他最信任的人则知道这个网络的目的是寻找关于某种“永动发能机”的蛛丝马迹,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知道这个名字代表什么,他生来就是为了阻止这台机器的出现,这也是他的宿命。

他给自己倒了一杯最好的红酒,向着索诺拉沙漠的方向举杯,然后一饮而尽。他闭上眼睛,享受着和煦的日光,开始回想过去一百年间发生的一切。

在特斯拉死后三个月,两家大型交流发电厂相继发生火灾,造成了总共62人死亡,139人重伤。事后调查表明事故的原因是压力阀的故障导致了发电机组飞车,并最终引起火灾。尽管事故本身和交流电并没有关联,但在媒体的渲染下,民众的压力最终导致通用电气公司宣布将关停大部分发电厂,并进行严格的检修。但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压力阀的故障是由电厂中受托马斯·爱迪生指使的工人引发的。紧接着,爱迪生迅速公布了大量交流电事故致人死亡的案例,发布了改进的直流发电机并在媒体上大肆宣传直流电的安全性,一时间,直流电在舆论上迅速占据了上风,通用电气公司也被迫重新录用爱迪生,并开始开发直流输电系统。但是无论如何,爱迪生都无法解决直流电在长距离输电时损耗巨大的问题,直到一场战争改变了一切。

1918年7月13日,美国的一支特种部队抵达欧洲战场,除军队高层以外,几乎没有人知道这是美国军方与普罗米修斯实验室进行合作的结果,这支部队首次将一种全新的技术:奇术,投入到现代化战争当中。在战场上,那些枪支和炮弹在武器化的奇术设备和恶魔学技术面前毫无还手之力。同年9月,德国宣布投降,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世界大战就此结束。

战后,由于使用新技术的部队在战场上摧枯拉朽这一信息已经扩散到世界各地,当时最大的两个常态保护机构——SCP基金会和全球超自然联盟共同决定将奇术从异常技术中除名,并重分类为新兴科技。这时,直流电才开始显露出它真正的威力——所有的奇术进程,无论是人工释放还是由自动机器执行,都需要一个稳定的EVE粒子源,有能力的奇术师固然可以用简单的方式,例如血或者特定的声音,也被称之为“咏唱”,来产生EVE粒子,但问题在于若要广泛应用奇术,使用奇术师作为EVE粒子源的方法绝无可行性。而随着Everhart共振器的发明,人类第一次拥有了将电力转化为EVE粒子的方法,但Everhart共振器只能在直流电下运行,这一情形几乎彻底宣判了交流电的死刑。几年内,损耗几乎为零的EVE能量输送网在世界各地如雨后春笋一般拔地而起,各类家用奇术设备源源不断的被发明出来,而只需一颗便可摧毁一个小国家的奇术压变炸弹形成的威慑更是终结了一切战争。约翰·提托则看准机会,凭借着来自2234年的奇术知识,他创办的公司“光圈科技”一举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奇术设备制造商,与此同时他也暗中组建了一个情报网络,在全世界范围内持续监视一切和“永动发能机”相关的消息,在寿终正寝之前他还有大概400年的时间去确保SCP-2700不会在这个世界被制造出来,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

突然,一阵声音将他拉回了现实,他站起身来,看到自己的管家正站在门旁,对他说道:“先生,您得到下面来一趟。”

“好的,我这就来。”约翰收起酒杯,朝着管家走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