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是你

滚动字幕及画外音


15岁那年,我从父亲的遗产中得到了一颗拳头大的钻石。家里的大人说这是家族的传家宝,有着神奇的能力,但除了离奇消失的父亲,没人知道它的用法。

父亲是个神秘的人。他拒绝让任何人进入他的房间,就是吃饭睡觉时也总是把门锁得死死的。有几回我经过他的房门,听到里面传出滴滴答答的雨点声。转过头,外面却还是晴天。

13岁那年,我追着一只小老鼠闯进了父亲的房间。等听到父亲的鼾声时,我已经快跑到他的床前了。我立刻放轻脚步。与此同时,我注意到地板似乎上了漆,是一种鲜艳的深色,在我脚下反光发亮,好像会流动起来似的。

于是我沉了下去。

回过神来时,我已经站在父亲面前,身上散发着巧克力的香味。我至今还记得当时父亲抓着一块钻石,怒目圆睁,将我从屋子里赶了出去。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认为父亲拥有的钻石是他“超能力”的关键。两年后,我终于找出了钻石的奥秘。


字幕结束


【由黑屏淡出】

【侧面镜头;路易下床来到镜子前,可以在荧幕上看到他有金色的卷发,淡绿的眼睛,脸颊上有一些雀斑,身穿一件浅棕色布衣;路易略微整理一下头发,看向自己的右手】

特写:路易手中的钻石闪闪发光

路易:【画外音】我已经研究这颗钻石两年了,还没有任何进展。我想是时候放弃了。

【路易将钻石放在窗台上,钻石折射阳光】

路易:【看着钻石,画外音】多美丽的钻石啊,多美丽的冰晶啊,多美丽的……等等。

特写:冰晶开始融化

路易:【惊讶地】什么?

【路易上前抓住冰晶】

路易:我在梦里,我一定在梦里!

【切换镜头,路易从床上坐起,手中拿着冰晶】

路易:【将冰晶拿到眼前观察,画外音】这是一块钻石。这是一块钻石。

【路易抓着钻石

路易:我懂了。

【路易跳下床,冲出房门。镜头跟随路易一路跑到几条街外的房子,路易快速地敲着房门】

妹妹:【打开房门,睡眼惺忪地】这么早,干什么啊?

路易:妹妹,我知道怎么用这个钻石了!你看着。

【路易拿着雪球,展示给妹妹】

妹妹:天哪!你怎么做到的?

路易:我似乎可以用这个雪球改变物体,只要在心里念出来就可以了。你试试。

【路易把雪球递给妹妹】

妹妹:【看着雪球】不行啊,哥哥,我想了很久它都没有变化。

路易:【拿过钻石】奇怪,我就可以。难道只有我和爸爸能这么干?

妹妹:所以这才是传家宝,你好好留着吧。

路易:嗯。我还要验证一件事情。

妹妹:是什么?

路易:【画外音】我在北极。

【场景突然变成北极,远处走来一个人影】

路易:【画外音】成功了!【喊出】喂!那边的人!可以告诉我这里是哪里吗?

圣诞老人:这里是北极,圣诞老人的家。

【圣诞老人走近些许,露出红色的身影】

路易:圣诞老人!您是真的?【朝圣诞老人跑去,画外音】天哪,这里的雪简直和白砂糖一样……

【路易沉到白砂糖中;亮光闪过,路易在一实验室内,面前站着几位穿白大褂的人】

白大褂1:【拿着一张纸】实验结束……这是谁?

白大褂2:我不知道,可能是个异常。

白大褂1:白大褂,你去看看。

【白大褂向前走去】

白大褂:你是从哪里来的?

路易:【有些恐慌地】我……我是从一个小镇里来的。

白大褂:我是说,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路易:【有些困惑地】我也不知道,我刚刚在北极和圣诞老人说话,突然间就到这里来了。

【白大褂松开路易】

白大褂2:根据实验项目的性质,我觉得我有理由认为他也是叙事相关的异常。

白大褂:【耸肩】我看不像,他可能是个受害者。

白大褂1:在基金会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不如问问他。【走近】孩子,我们没有恶意,请告诉我们:你是谁?

概念【画外音】我是谁?我还是那个孩子吗?我是不是一个概念,一个词语?

白大褂4:【突然出声】没有人。

白大褂1:没有人?你可别扯了,没有人应该戴着灰色帽子——

白大褂2:【打断白大褂1】你们看他的手里,他拿着一块钻石。

白大褂4:我要说的就是这个!

白大褂1:没有人代代相承的那个?

白大褂2:是的,没有人应该在给我们传达什么。

白大褂:【拨通对讲机】反应小组吗?嗯。嗯。我是叙事部的,我们遇到了疑似没有人的个体。是的。他说北极有一个形似圣诞老人的异常个体。谢谢。

没有人【画外音】没有人。这似乎是个不错的名字。

【场景突然回到白砂糖海洋,之后来到冰面;冰面上空无一人】

没有人:圣诞老人?

【冰面很平,进入渐变成为一张巨大的木桌,没有人脚下有一张巨大的纸】

没有人:【低头阅读】感谢你给予我们的帮助,基金会。

特写:没有人的面部表情从疑惑变得惊讶,最后变成悲痛

【镜头拉远;没有人蹲下哭泣】

【切屏】

特写:没有人手中紧握的钻石

【镜头逐渐拉远,远方,圣诞老人正穿过宇宙的极限,走向虚无。】

没有人:【渐渐抬起头】我为什么要做这些?我不想这么做的,我在被人控制,我……

【没有人看起来很苦恼,脚下的虚空突然消失;没有人掉进了水里


路易失去了知觉,向下沉去。

水底,他穿过了墙壁

来到了一名戴黑框眼镜的男人身边。

那男人惊诧地转过头来,语无伦次:“你,你,原来是真的,是真的……”他面前有一台电脑——在路易看来,那是一个自己发光的镜子——显示着:“圣诞老人正穿过宇宙的极限,走向虚无。”

路易感到很不适应。他想知道原因,就走到窗前向外望去。
别强迫我,我不要去
原因就在眼前:这栋建筑足有30层高。路易吓了一跳,向后退了几步,环顾四周想知道自己是在一个怎样的世界。他又看到了那个人。他快步过去,问道:“我在哪里?你是谁?我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我还没那么胆小
那男人强迫自己平静些许,解释道:“你是我写的人物,你应该在小说里但我给了你改变文字的能力。你应该完全在我的控制内的但是现在,但是你现在和我在一个世界里,天……”他大口喘着气,“你应该住在中世纪?文艺复兴?我好像没有给你设定但是这里的时代比你超前了有几个世纪,不适应是肯定的。”

“你是个作家?”路易问道。

“业余作家,”他推了一下眼镜,咬了咬嘴唇,“我在一个写作网站上写作,写作网站你知道吧?”路易知道了,“他们有一个概念,小说里的世界是真实存在的,并且其中的人物可以用某种方法跳转‘叙事层’。叙事层你应该不知道……”

“我知道,”路易打断道,“我遇到了基金会的人。”

作家舒了一口气,好像是在庆幸不用再解释这么复杂的东西了:“好,你是下层叙事的人,或者说本来应该是,然后我对于你来说是上层叙事的人,或者说……神。就是这样——至少这是我觉得的。”
“原来是这样,”他说,“那我该怎么回去呢?”
路易沉默了片刻:“这句话不是你说的。”

“什么?”作家明显没听懂他在在说什么。

“我问你:有没有更上层的叙事?”他问道,听起来十分自信,犹如手持真理的耶稣。

“我……不知道,”作家抿了抿嘴唇,“但是你既然存在,更上层应该也是有的吧。”
“他们在控制你。”
“你让我穿越了叙事层,是在给祂们带来威胁,你懂吗?”

作家好像有些被绕晕了:“我……我懂,但让我这么做的难道不是祂们吗?”

“不,撰改叙事层的行为是不可接受的,你这样已经激怒了祂们

……而我将代替他们,成为叙说的那个人,

路易突然停了下来,叹了一口气,打开门出去了。


走出大门,路易眼前的是金色的秋季。金黄色的银杏叶掉落下来,在地上堆成一堆,像洞窟里的宝藏。他向里探了探头:里面有一条龙。他顿时失去了兴趣,转身离开了银杏林。

身后的高楼耸立着,但其中的一层似乎失去了意义,在这世界上消失了。

叙事冲突,路易知道这个词。

不知怎的,他想起了他的家。那个曾经被称为“家”的人们,那个地方,甚至是那个世界,现在都不复存在了——它们的叙事者已经死在混沌之中了。

路易感到深深的痛苦。他为他的行为感到后悔,但一切都是无法重新开始的。这个世界将成为他最后的归宿。

尽管对这个世界很不适应,路易仍然找到了让自己融入进去的方式。他很幸运,在所处的小区找到了许多友善的人。他和他们学习,明白了这个世界的知识和意义;之后又去工作,从最基础的工人做起,一点点赚到钱,一点点得到属于自己的物品。时间一点点过去,在无数次和生活的斗争后,路易成为了一家大企业的CEO。他80岁才退休,并最终决定在离自己出现的小区几个城镇外的一个风景优美的村庄住下。科技已经很发达,身财万贯的他最终获得了永生的能力,于是就在这里长久地活

81岁那年,路易用一把九毫米手枪打穿了自己的动脉,他漫长的一生就此结束。


那个没有名字的人打破下一堵墙,开枪杀死了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灰衣人。

身后,一个男声传来:“你刚刚杀了他?你是谁?”

“没有人,”Louis说着,微微侧过身。

身后的男声穿着一身黑西装,胸前基金会的贴图闪闪发光。他握着一把香蕉指向Louis:“你不可能是没有人。你杀死了没有人。”
“我没有”
“什么?”路易问。

“你刚刚这么做了,在我的面前。”

路易这时候才回过头去看自己的猎物。那是一位老人,穿戴着灰色的帽子和西装,灰白色的胡子有些凌乱。“他是没有人?”路易问。“是的,”西装男回答道,声音颤抖,“他刚刚穿越叙事层向我们寻求帮助,他的孩子,下一代没有人需要基金会的培养,而你杀死了他。现在,告诉我为什么要冒充他。”
我没有冒充他,我是没有人,我是他的孩子。你被控制了,这不是你想说的东西,我要找到最高的叙事者,
“没有原因,”路易说,好像是在挑衅。
“来,试着开枪杀死我。你不是在杀我,而是在帮我。上面的人,你了解这一点。”

面前的男人表情坚定地开枪了。Louis侧身一跃,避开了子弹。“该我了。”他说着坠入空间果冻中,又从气泡里坠出,在背后扭断了男人的头。鲜血喷溅到屏幕上

空间随其主人的醒来而破碎。与此同时,Louis也做好了最后一次准备。

但那男人并没有醒来,只是意识清醒地停留在梦中,惊愕于刚刚发生的每一件事。

Cynthia7979Cynthia7979:你这是作弊你你你你知道刚刚干了什么吗

“选择吧,是在这里和我永远耗下去,还是痛快地死去?”

他冷笑一声,从棉花糖中抽出概念化的手枪指向自己的脑袋又将它收回去

Cynthia7979Cynthia7979:你不能这样,我是你的神,这没有道理,你应该在我的控制下

Louis突然停下了他的动作,低下头睁着双眼。许久,他抬起头,将手枪瞄准世界的尽头。

“砰。”

世界悄悄解体了,Louis也随世界坠入了虚无。

zai'na'li,
???
Ctrl+R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