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陵兰海鲨鱼窝

飘。


34qkcpg.jpg

进入影响终末阶段的SCP-CN-061-1。

项目编号:SCP-CN-061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项目的作用机制尚不明确,无法对其进行有效收容。当前机动特遣队Sigma-CN-27“黄鹤引”受命追查全国范围内发生的SCP-CN-061事件,并负责事后掩盖工作和追踪个体去向、调查并监控其宗族家系成员。

所有已被捕获的SCP-CN-061-1个体将被收容于Site-CN-21的标准人形隔间中,家具及生活用品需被固定在天花板上,允许与仍有自知力的个体进行交流,但一旦个体无法自控,将被束缚,或在必要时予以处决并研究。

描述:SCP-CN-061是一种影响范围不明、发作机制不明的异常现象。受该现象影响的人类个体被编号为SCP-CN-061-1,这些个体之间通常存在血缘联系,不论远近亲疏。该个体都正在或曾经长期定居中国云南境内且无精神疾病或肢体残疾,除此之外,个体的年龄、性别、学历、从事工作等条件与SCP-CN-061的发作并无关联。

当该现象作用于某一个体时,通常会经历以下几个阶段:

  • 初期阶段:对象时而感到焦虑与运动性激越,与部分抑郁症状相似,但不具备连续性。比起封闭空间,更愿意前往开阔广场或高楼平台等场所,若对象此前患有畏高症,则症状将减轻或消失,若患有幽闭恐惧症则会加重,甚至抗拒进入封闭房间。随着时间推移,可能产生幻觉和妄想。常规精神类药物对此无效,若使用记忆消除治疗,可延缓这种状态的加剧,但无法阻止下一阶段的到来。
  • 发展阶段:初次产生焦虑症状后的6个月~3年不等时间后,对象将感受到身体的变化。具体表现为身体轻盈,动作灵活,跳跃高度有显著增加,也曾观测到处于发展阶段的个体从7楼跳下而未受伤的事例。尽管如此,对象也常描述称自己“正从高空俯瞰大地”或“有失重感”。此阶段若无人为干预,对象将长时间处于开阔地带或高处。
  • 终末阶段:进入发展阶段后24小时至██年不等时间后,对象将进入终末阶段,其重力方向似乎发生了改变。若对象正处于封闭室内,将由地板迅速“跌”至天花板上并造成疼痛,若处于室外则将向天空“下坠”。由于此前所述的精神影响,后者的数量占据更大比例,且室内的受影响者——此刻被编号为SCP-CN-061-1,也将表现出强烈的试图走到室外的欲望,直到无法自控。

所有试图捕获“坠向天空”的SCP-CN-061-1个体的努力都以失败告终,当他们处在空中时其受到相反的重力之大是多数飞行设备无法承受的。在“下坠”(实为上升)过程中,个体意识清醒,但通常抗拒交流,直到他们因高空低温或缺氧而死,尸体仍持续上升,直至无法追踪为止。而本处于室内的SCP-CN-061-1也因他们很快便会离开封闭空间、基金会发现时往往为时已晚而难以收容。

当前,SCP-CN-061现象的发生频率约为每十万人中██例。

2yxlkjp.jpg

SCP-CN-061-1的X光影像。

附录061-1:20██年4月,在室外目睹一名同行研究人员突然进入终末阶段时,Koo博士果断使用随身手枪将之击毙,尸体跌落地面,使得基金会首次得以从生理层面上研究SCP-CN-061。X光显示对象的双臂的锁骨至尺骨处被替换为类似鸟类的中空骨骼,解剖后的骨龄鉴定与该研究员的年龄相符,无法确定是否先天。除此之外未发现异常。

附录061-2:基金会所发现的第一名SCP-CN-061-1个体是居住于云南省丽江市鹤庆县草海镇柏寺村的林██,一名年过百岁的独居老人,于1989年10月21日(农历九月廿二)进入SCP-CN-061终末阶段。据林██的邻居和子女称,本已患上阿尔茨海默症的老人在事件发生前几天神志有所清醒,安排了家中遗产分配,但并未交代身后事。基金会随后赶到并封锁了消息,对相关人员进行了记忆消除,并在其后数年内对林██的后代进行了追踪调查,除随其妻改嫁进入林家的长子外,林██的亲生儿女皆在不同时间后成为了SCP-CN-061-1,因此推断这种异常受血脉影响。林██的孙子目前在海外留学,尚未受到影响,无法判断是时间未至还是由于血脉稀薄。

在整理遗物时,基金会发现了一封疑为老人亲笔所写的遗书:

星辰。我们。烈焰。永死。垂死。不死。
海洋。他们。风暴。朝暮。旦夕。轮回。
我们中的某些人始终期盼着归乡。
某些则与异族结合。而我只想注视着她的笑颜。和我的先祖一样。

但我终将坠入云端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