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ban_to_view

那裡曾有一篇文章我不能讓我的父親蒙羞
病態-常態我不能讓我的父親蒙羞

  粉紅色,甜。

  那孩子不知道第幾次來了,她永遠都是從柔軟的表面裡被吐了出來。有時候是布塊的表面思開一個洞,她跟著棉絮一起彈出來;有時候是拉鍊火車與帆船畫出了十字交叉,她身上纏著幾條絲線收緊時把身體拉了出來;更誇張一點的,有時候還是本來應該被塞得鼓鼓的地方突然變成了一片門簾,拉開之後好幾隻泰迪熊把她抬了出來。

  黃色,酸。

  然後,排場越是誇張,那孩子身上就有越多破損,那個破損裡擠不出白色的棉花,那是一種紅色的,不是棉花的某種填充物。我至今依然無法確定,那究竟該怎麼稱呼或者該怎麼描述。

  但有一件事我能夠憑著經驗去確定。

  「你要去哪裡啊?兔子先生。」那孩子醒來之後一定會笑著對我這麼說--不論她身上的破損多麼嚴重,也不論她上次來的時候我對她做了多麼過分的事。

  灰色,苦

  

  我知道,這並不是非常理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