薰衣草仍香

这片大地,曾经一览无余。

但是现在,这神明最杰出的奇迹之上,早已被其他并不属于神明的奇迹所占领。

高耸入云的巨塔,深入云霄,仿佛站在塔顶就能深入天堂。

“天堂?说不定早就被那群大脚怪给占领了。”

青年坐在这片似曾相识的土地上,用自言自语放空着自己的思绪。

“叔叔,你去过天堂吗?”稚气未退的少年音回复向了本不渴求对话的他。

“嗯?这种离他们的领土如此之近的地方还会有人来?”青年用理智压制了一下惊讶之情,然后转过了身……

这次他是真真正正的被吓到了。

因为少年的相貌,与他久远记忆中的的某个身影,完完全全的重合了。

惊吓总是双向的,看到眼前的男人吓到往后退,少年也如镜像一般往后退了几步。

然后,是一片死寂,唯有喜欢凑热闹的微风发出了翱翔于空的声响。

“……嗯…你好。”看来在惊吓中被甩出脑外的理智回到了青年的大脑里,告诉他现在要打破这尴尬的局面。

“嗯……嗯…你好…”不知是因为惊吓未退还是内心腼腆,少年回答的有点支支吾吾。

然后,又是一片死寂。

尴尬这个词已经写满了两位的内心。

率先打破尴尬的是少年:“那个,但是因为最近那群大脚怪开始向外扩张领地,之前那个放牧的地方不能再用了。所以我在找新的场所,路过这里的时候看到叔叔你坐在这里,于是就想上去搭话了。叔叔,我从来没见过你的面孔,你是其他部落的人吗?”

“额….嗯,对,我是其他部落的人,但是我和其他人在一次和大脚怪的冲突中被冲散了,我刚刚得知我部族的新所在地,正在往那里赶路,现在正在休息。”青年总算恢复了理智的思考。

“额…你的部落就是那边在森林附近的那片地对吧?”

“没错啊,难道叔叔你去过我们部落?”

“额…没有,我只是有从远方眺望到你们的村落。”

“诶~那叔叔你的部落在哪里?”

“啊哈哈,那可就远了…”

这场对话近乎全是提前准备好的假情报,但青年仍然乐在其中,虽然自己的理智告诉自己,无需在这个陌生小孩的面前浪费太多时间,但是,果然还是因为那孩子的面孔吗,青年的内心不愿停止这场对话。

不知不觉,原本为仅有假情报的对话,开始逐渐掺入自己的真心。

“话说回来,叔叔你真的见过天堂吗?”

“对,见过哦,而且我还告诉你个秘密:天堂,对于一些人来说,其实就在人间哦。”

“真的吗!……可是爸爸对我说:‘天堂位于天空之上,是一个可以让所有人都认为,那里是世间最美丽的地方。’但是叔叔你为什么说那里就在人间呢?”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传说,上帝在设计天堂的时候,为了把它设计成世上最美丽的地方,可是绞尽脑汁,但是无论他怎么设计,总是不尽如人意,这么设计,会有一群人不喜欢,按照他们的意愿修改,结果原本喜欢的人又变得不喜欢了,就在上帝头疼不已的时候,一名天使提出了建议:为什么不让每个人各自看到他们心目中最美丽的地方呢?于是从此之后,每个看到天堂的人,都说那是他们看到过的,最美丽的景象。”

“诶~原来是这样啊,但是你还是没说天堂为什么在人间啊。”

“额…好吧,我的意思是说,我的天堂,其实就在人间,因为我心目中最美的景色,就是我的故乡,而那之中最美丽的地方,就是我故乡的那片薰衣草田。就算是天堂,估计它的风景,也就是那样了。所以我才说,对于一些人而言,天堂就在人间。”

“那个…叔叔…什么是薰衣草?”

“咳!额…你连薰衣草都不知道吗?”青年因为少年的那句疑问,差点被口水呛到。

“嘿嘿~对于我来说,草啊花啊什么的,只会分为牛羊能吃的和牛羊不能吃的。”

“还真是和那家伙一个德行…”青年刻意压低了声音,不让少年听到。

然后,青年隐藏在袍子底下的身体中那被机械覆盖的部分,开始以从外部看不见起伏的程度开始变形,最终,一个长方状的物品从青年的身体内部转移到了青年藏起来的手中。

青年将那只手亮了出来,将物体展示给了少年:“呐,这就是薰衣草。”

透明的长方体中,紫叶点缀着绿芯,清香则完全不被长方体所束缚,透过隔离刺激着两人的嗅觉。一点也看不出来他将这根薰衣草带在身边已过了无数年华。

“哇!这就是薰衣草吗!”少年的眼睛都要贴在长方体上了,看得出来少年很喜欢薰衣草。

“这么让人神清气爽的香味我从来都没闻过!”少年抱着长方体,深呼吸了一口又一口。

“喜欢吧!如果你答应我一件事,那么它就是你的了。”

“什么事什么事!?”少年倍感激动。

青年袍下的身体再次无痕的变形,一个只有中指一个指节大小的正方体偷偷出现在了青年藏起来的手中。

“将这个交给你们的族长,只要交给他,他自然就懂了。”

少年小心翼翼的将薰衣草和正方体抱入怀中,青年则拍向少年的双肩,郑重的说:“向我保证,你一定会将他交给你的族长。至于你的族长问起你是从哪里找到的,你就说,是一位自称森林之神的人交给你的,明白了吗?”

少年有点被青年的郑重吓到,但他也立即端正态度,向青年报以肯定答案。


望着少年的身影消失于视野,青年长叹一口气。

“就这么将汝唯一所拥有之物赠予他人,可乎?那个屏蔽汝之异能的盒子,吾制作之可不易”凭空出现的发条和齿轮,构成了一个漂浮于空中的机械人头。

“就这样吧,与其让它一直跟着我游荡,还不如让更多的人去欣赏它的美与香。”

“另,如汝所想,那人类之幼子乃汝兄弟之后。”

“啊~还好还好,要是那个男孩是那个冒牌货1的后代,那我可就亏大了。”

“别再感叹了,在那位大敌降临之前,吾等要扫清一切不稳定因素。汝记得,汝与吾为誓,直至打败血肉大敌之前,汝都要为了汝之‘赎罪’而按照吾之旨意进行下去。”

“好了,无需多言,你只需要告诉我,下一步怎么办就可以了。”

“明智的选择。”

“不过,能再给我五分钟吗,好歹这片土地也曾是我的故乡,我想先怀念一下再走。”

“不要耽误太多时间。”随着这句话的出口,机械人头又在经过了一系列复杂的变形后,凭空消失于原地。

于是青年仰卧在土地上,让自己的思绪,沉入那远去的时光……


哥哥拉着弟弟奔跑在小路上。

弟弟一边跑,一边不耐烦的向哥哥抱怨到:“你知道的,对于我来说,那些花花草草只有牛羊能不能吃的区别吧!”

哥哥则面带兴奋的说到:“你别说啦,!跟我来就是了!”

终于,一片紫色的海洋出现在了两兄弟的面前。

弟弟望着那片薰衣草的海洋,在视觉和嗅觉得双重刺激下,呆在了原地。

“怎样,我向你保证的你肯定会喜欢这里的!”哥哥自豪的挺起了胸膛。

在弟弟呆了好一会之后,他才开始了自己面对这片紫色海洋的第一个动作:他抓起一株薰衣草,然后放在了嘴里。

自然,随着一声“难吃!”弟弟将薰衣草吐了出来。

哥哥刚想抱怨,但不知是因为弟弟滑稽的动作,还是一些其他的原因,他灿烂的笑了出来。

弟弟也是,跟着哥哥的笑声,也一起开心的大笑起来。

就这样,两位不谙世事的少年,为了探寻这紫色海洋的尽头,走向那视野无法触及之处。

他们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了薰衣草的遮挡之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