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143龙王之女

项目编号:scp-CN-1143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

scp-CN-1143-1

scp-CN-1143-2

个体scp-CN-1143-1需放置在一个至少50平方米并种满彼岸花的房间。并定期更换枯萎的彼岸花。

个体-2应收容在位于Site-CN-██的标准人形收容间中.

描述:项目分为两个个体:scp-CN-1143-1:一个高约1.83米的16-18岁欧洲男性背后有类似龙的羽翼的雕像。在人员靠近时表露出很高的攻击性。大部分攻击都是警告类的,但部分人员靠近个体scp-CN-1143-2时会直接被scp-CN-1143-1抹杀。经测试对象似乎没有能够交流的能力但应该有少许智慧。大部分时间都会程站立姿态,但有时会说出几个模糊的字眼,列如【我在这。】【永远。】【多谢。】对象有时会用不是已知任何语言的文字在房间内部刻字。(注:已被scp-CN-1143-2翻译)

scp-CN-1143-2:一位金色发色虹膜为金色的14-15岁的欧洲女性。有语言能力(包括中文,日文,英文)智商经测试为中上。在最初被发现时她处于一种假死状态,至于她在尘沙下仍能存活的原因未知。有异常的身体恢复能力,和无法被现物理法则解释的【数据删除】至于生活习惯,认知,认识与普通同龄人类无异。有时会要求一些世界大观类的刊报。

实验记录:

序号 内容 结果
1 让一位D级人员靠近scp-CN-1143-1,并示意友好 scp-CN-1143-1无动于衷,在1分钟后D级仍没有离开的意思后,scp-CN-1143-1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到了D级面前折断了D级的手臂。
6 让一名有犯罪前科的D级靠近scp-CN-1143-2 研究人员未能下达进一步指令,D级人员就被scp-CN-1143-1撕成了碎片, scp-CN-1143-2对此表示不要再让D级人员过来了,不想看到更多伤亡
9 一名女性研究人员前去和scp-CN-1143-2谈话 scp-CN-1143-1对女性研究人员行了一个非常绅士的礼
11 让一位研究人员假意伤害scp-CN-1143-2 scp-CN-1143-1作出渍笑的姿势,并摇了摇头。
15 测试 scp-CN-1143-1对各种物品的敏感程度 在一位研究人员拿出一株彼岸花后,scp-CN-1143-1沉默一段时间,随后暴走突破收容,无人死亡但一人受伤。三天后scp-CN-1143-1自己回到收容scp-CN-1143-2的房间,此后scp-CN-1143-1个体必须放置在一个充满彼岸花并不小于五十平方的房间。

scp-CN-1143-2与scp-CN-1143-1并非这个世界的生灵,已知的物理法则仅有一部分对他们有效。从scp-CN-1143-2空中得知的另一个世界物理体系对一些scp的研究非常有用,甚至加速人类的科技发展进度,现消息已完全封锁。
访谈记录scp-CN-1143-2

前言:此次为对scp-CN-1143-2的第一次访谈,是scp-CN-1143-2要求的,原因似乎是感到无聊。

采访者:高级研究员:Shi  Yao

受访者:scp-CN-1143-2

<记录开始>

Shi Yao:你好scp-CN-1143-2,我将这么称呼你。

scp-CN-1143-2:嗯嗯。

Shi Yao:第一个问题,你和scp-CN-1143-1来自哪?或者说你们是什么东西?

scp-CN-1143-2:我们是龙族。至于我们来自的地方,毁灭了。

Shi Yao:.....被谁?

scp-CN-1143-2:巨人,精灵,他们浪费了自己的智慧,因为仇恨变得野蛮残暴。

Shi Yao:唔.....你的话让我想起总部的【数据删除】(简单介绍了这个scp)

scp-CN-1143-2:......那可能是我们的另一个通道。

Shi Yao:有趣,那你和scp-CN-1143-1又是怎么过来的呢?

scp-CN-1143-2:爸爸留了一条给我和妈妈的通道。

Shi Yao:唔....你所说的爸爸是?

scp-CN-1143-2:你们称他为scp-CN-1143-1。

Shi Yao:那为什么他现在的状态...额,像个雕像。

scp-CN-1143-2:这个世界不能容忍他的存在,他太强大了。

Shi Yao:恩....今天的最后一个问题,你们来这的目的?

scp-CN-1143-2:....活下去。

<记录结束>

文件scp-CN-1143-1-1:

“抱歉,我并不是一个好的王,我葬送了我们所有的同伴。我做了一个愚蠢的决定…..为了人类。”scp-CN-1143-1刻下此文字后陷入一种高度伤感的姿态,在接下来三十分钟自责般的敲着胸口。三十分钟后,scp-CN-1143-1恢复原状。

文件scp-CN-1143-1-2:

“抱歉,我并不是一个好父亲,我看着你的母亲为了人类而战然后死去。我的孩子,恨我吧….拜托了。”scp-CN-1143-1刻完此段文字后在房间地表捡起一朵红色彼岸花,看着彼岸花并过了一小时后,scp-CN-1143-1将彼岸花高举空中,彼岸花以一种非自然凋零的形态逐渐粒子化并飘散,穿过了基金会的墙壁。

文件scp-CN-1143-1-3:

“给女儿:去展翅高飞吧,我的孩子。高山,沙漠,雪原,这个世界有太多太多不知道不了解的地方。记住,你是自由的。至于我,你只需要知道你曾经有个爸爸就行了,而现在,爸爸要去赎罪了。”

“给基金会:满足她的一切愿望,我在她身上下了最后一个魔法。如果她感到不满,如果她感到伤感。这个魔法会马上发动并毁灭半数人类。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可惜在我已知你们收容的scp中没有能让这个魔法失效的scp,你们CN分部的【数据删除】也不能吃掉它的概念。不过,嘿,开心点,我相信她不会提出什么过分要求的,因为她是……我的女儿。”

scp-CN-1143-1在刻完此段文字后,身体开始出现裂痕发出刺眼的光芒,石块像外壳一般从他身上剥落,在半数人员看到他的面容后陷入震惊失神的状态。随后,scp-CN-1143-1的身体开始支离瓦解,就在这时scp-CN-1143-2跑出自己的房间,在一个拥抱过后,scp-CN-1143-1完全消失。

笔记:

“不得不说他的容貌真是让人震撼,仿佛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美。不过他留给我们的文字必须重视,我们不能冒险去探查这句话的真实性,但我们会去找到,如果能找到的话解除这句话的东西。或许他是一个伟大的父亲,身后有他的女儿。但是我们的身后,是人类的未来。”——高级研究员月夜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