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C

序章

今天可真热。

前基金会审讯部门的高层雇员,索利登·李这么告诉自己。这个孔武有力的韩裔男人正坐在他位于奥克兰东部的临时办公室里的一把扶手椅上,汗水从浓密的眉头上滴下,已经浸湿了他略微敞开的西装衬衫。他的面前是一张深色的橡木办公桌,堆放整齐的文件夹上面躺着一枚晶莹剔透的戒指——传言说它是用李每一个受害者的骨灰提炼出来的。

桌子的对面坐着一个喋喋不休的中年男人。你知道的,油腻,秃顶,啤酒肚。十五年来,作为审讯部门的二把手,他一直兢兢业业地为李的晋升之路埋下地基,没有一天缺勤,没有一句抱怨。现在,这位上司的突然离职让他觉得匪夷所思,但他也没有多想:这意味着他即将名正言顺地坐上审讯部门的第一把交椅, 而这正是他梦寐以求许久的。

“说实话,我还挺舍不得你走的。” 中年男人抹了抹额头上滚落的汗珠 “你这一走,多出来的人事变动报告就够我连夜苦干个几周,更不用提在叙利亚抓到的那一批邪教教徒了。”

他的顶头上司耸耸肩,没有任何表情变化 “别。我相信你的工作能力,否则你也不会跟在我身边那么长时间。”

“好吧,我猜你说的也有道理。但你这么早退休你不觉得可…”

”打住。我现在更想知道接下来的手续会是什么样。“

中年男人被李冰冷的语调打了个激灵, “没问题,老板。接下来我会开车把你送到基金会的机场,路程大约十五分钟。然后在那里,几个人事部的会让你签一份协议书,然后执行标准的记忆清除程序,再重新植入记忆,整个过程大概要一到两个小时。之后,你就可以享受你的退休生活了。”

“听起来还不错。出发吧,你领路。”

中年男人点头。

从写字楼到机场的路还算通畅,李坐在副驾驶上,眯着眼睛看着窗外。

“你听说混沌分裂者的事情了吗?” 中年男人突然侧过头来问道。

“什么?一点没有,怎么回事?” 李显然对这突然的提问感到意外。

“哦,其实也没啥。就是有线人的情报说这两天城市里有混分的蛛丝马迹,让我们多加小心。怎么,你没收到电子邮件?”

“这两天不是在忙提交辞职申请嘛,多半是没来得及看。”

“也是。”

李又望回了窗外。

车开过了几个红绿灯,在一条商业街的十足路口上停下来。

“停,不要直走,左转。我知道这条街有家上好的咖啡馆,突然想喝一杯。” 李揉了揉脑门,命令道 “今天是我最后一天,我请你也来一杯好了。摩卡还算卡布奇诺?”

“十分感谢。我个人非常喜欢美式咖啡…附近有停车位吗?” 中年男人转动方向盘。

“好品味。对面就是,喏。“ 李扬起下巴,指向街对面的一栋三层高的立体停车场。

轿车平稳地驶进空旷的停车场,在一楼的一个空位停下来,熄火。两个男人从车上走下来,向入口的方向走去。

“我还真没想到你竟然会喜欢摩卡那种东西,李。”

李突然停下来,他们站在铺着一块厚厚的帆布的水泥斜坡上。

“我有告诉你过如果你有时候少说点话你会比现在更成功吗?”

“什么?” 中年男人站住,对上司的发问困惑不解——倒不是因为他在装傻,他是真的没有听见,因为他的余光注意到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人正在向他们走来。“为什么我们脚下铺着一块布,李?”

“为了我的方便。” 李回答道。

中年男人感觉胸膛像是被人重重的锤了一下,笨拙地摔在地面,痛苦地停止了呼吸。

“啊,那比起我想象的要快,” 穿着白衬衫的男人叹道,他的后背纹着一个奇怪的图案。“来吧,把枪给我,让我们离开这儿。”

“去哪儿?”

“火奴鲁鲁,夏威夷。”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