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款旅游
评分: 0+x

“长官…我不明白。”

办公椅中的中年女性如是问道。

“第一,别叫我长官,叫我大伟子就行,太正式了。” 相比之下年龄更年轻的外勤特工如是回答 “第二,实话实说,我也不怎么明白这个决定。”

他搓搓鼻子,自顾自地继续补充道 “你看——让一个基金会特工放下他手上的湿活1让他用基金会的资金舒服上一周怎么看也不像高层做出来的事,对不对?”

“…嗯。”

“但是,我们的工作就是服从这些荒谬的指令,就算天塌下来也是这样。最糟糕的是,这里的‘天塌下来’还是字面意义。”

那位财务审计沉默地点了点头。

“所以说嘛,既然命令在那儿,就不要再费力气想为什么啦。” 大伟,往后使一靠,长输一口气。

“明白了,一张今天凌晨3点NKG-BUR的神川飘Shen Chuan Piao航空公司头等舱机票,我这就去做。还有什么其他的吗?”

“我希望娱乐系统里有至少两部马尔科姆·麦克多维尔主演的电影2和三张治愈乐队3的专辑,万分感谢。 ”

“已经照做。”

女人终于露出了职业性的微笑。

“飞机已经降落在伯班克-好莱坞机场,外面温度10摄氏度,当地时间傍晚十一点准。飞机正在滑行,为了您和他人的安全,请先不要站起或打开行李架。等飞机完全停稳后,请你再解开安全,,整理好手提物品准备下飞机。从行李架里取物品时,请注意安全。您交运的行李请到行李提取处领取。需要在本站转乘飞机到其他地方的旅客请到候机室中转柜办理。”

大伟摘下耳机,活动活动了僵直的手脚,望向舷窗。加利福尼亚州二三月是雨季,水珠狂乱个地从天上坠落下来,敲打着机身。“还真是和我期待的一摸一样… ”特工站起来,抖了抖U形枕上的灰尘。他的行李不多:换洗衣物,洗漱用具,泡面和一把装备了消声器的H&K G36C及其专用弹夹整齐地装在一个日暮瓦拉杠箱里。

他径直走向乘务长 “打扰一下,我是那位需要特殊服务的乘客。

“已恭候多时,这边请。”

话是这么说,但是这位空姐对面前的年轻男人相知少之甚少,唯一清楚的是他是一位来自香港且野心勃勃的上市公司股东——基金会在身份伪造上的工作完美无缺。

特工快步走下飞机,停机坪上是一辆黑色别克轿车,车内没有司机,驾驶技术大伟从来只信得过自己。

“先生去哪?” 乘务长举着雨伞寸步不离跟着他,直到轿车旁边。

特工进入驾驶座,抬头看了她一眼。

“去朋友那儿吃点夜宵。”

”“对我们的服务还满意吗?”她被那一盯看得头皮发悚,但是仍然谄媚地问道

“嗯,还好。”

话还没说完车门就被用力地甩上了。

一路上还算畅通,毕竟这是伯班克,要是降落在LAX不知道要在路上花多长时间。安装了隔音设备的轿车里非常安静,除了几辆高速上其他呼啸而过车辆以外没有任何噪声。特工觉得不安,便打开了收音机。这个频率上的内容无非是万年不变的左倾小品和一些三流作家访谈。然而,越是为基金会卖命的员工越青睐这些常人无法忍受的无聊节目,毕竟他们生活中还剩下些什么简单的东西呢?

轿车在看似像是一条商业街的路边停下。车里的男人脱下外套,里面是一件单薄的条纹西装衬衣。忽视倾盆而下的暴雨,他一言不发地走进面前的小巷里。当雨滴正好能融化他的发胶并让他的头发自然垂下时,他停在了小巷的一扇沉重的橡木门前,叩响门口的黄铜吊环,三下-两下-三下。

一个日犹混血的雀斑姑娘探出头来,见到门口站着的顾客,她挑起眉毛,露出一丝微笑。打开大门,店里面混杂了醇厚的爵士音乐,福冈拉面和其他食物的美妙气味。


特工选了一个靠吧台角落的位置,处在门和后厨入口的正中间。姑娘传过一卷毛巾,示意让他擦擦干净。

“十分感谢…一碗豚骨汤拉面和一瓶清酒,” 特工理了理下垂的刘海,将两张整洁的纸钞推给她 。 “娜塔莉。”

“还有味增汤。”

特工露出困惑的表情。

“啥?”

女侍者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味增汤啊!裙带菜,白味增,鲣节做的味,增,汤,啊!你一直说这里的汤底配上叉烧实在太厚,需要一点淡的中和一下。”

“噢,对的。还有一份味增汤。“ 客人拍了拍脑门。

“真是的…我记得都比你清楚”

基金会应该是允许这种不会泄露机密的私下接触的吧?算了,不管了,要是真出了什么事给她打一针D级记忆消除也不成问题…特工看着自己的高中好友带着温柔的微笑消失在厨房。没过多久,娜塔莉带着一碗冒着腾腾热气的拉面回来了。

“哇,看上去没有亏我在飞机上饿了十二个小时的肚子。” 特工充满期待地搓了搓手,深吸了一口气。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又停下手里的筷子,抬头问道 “按照传统礼仪,我是不是还应该说一句“いただきます”?”

“随你便,只要吃面的时候象征性地吸溜几下就成,就当给我的小费。”娜塔莉背对着特工,从柜台里拿出一具小酒龠“你知道我的,最不讲民族习俗的那一套。”

她的客人的半张脸埋在碗里,很没有风度地吃着。

“工作怎么样?说起来,你是在哪里工作来着?”

“联邦调查局所属特异事故处” 特工头也不抬,他认为在这种问题上言多必失。实话实说,大伟从来没想到他会用上这个早年在员工食堂里嘲笑那些业绩不佳的外勤特工的段子。(“XXX!你又被调到UIU了!”“什么清白!我亲眼看见你和那些FBI的鬼佬干活!”)

“酷” 娜塔莉半懂不懂地点点头“那你这次来是干嘛?驱魔?”

“我打算往北开,你脑子里都什么玩意?”

娜塔莉耸耸肩,比出一幅无可厚非的表情。“往北开…等等,”她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是要去…”

“是,” 此时特工已经处理完了那碗拉面和味增汤。他决定给自己倒杯清酒(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外勤特工,他还是不动声色地拿试剂探测了一下酒精饮料)烧一烧自己仍然朦胧的脑袋。“没错。”

娜塔莉也给自己满上一杯,仰头喝下。

“你不回家了?男朋友不来接你?十一点半了都。”

这时的面馆早就打烊,厨师们也下班了。女侍者苦笑。

“男朋友是什么?可以拿去做汤头吗?”

“那现在的男性真是…毫无品味。”

第二杯,特工的食道开始发热了。

“你是在变相夸我好看吗?”

“你难道觉得自己不好看吗?我是说,认真的,如果不是工作不允许私人关系,我可能真的有可能…约你出去。”

“对不起,打扰一下,我们从高一就认识了,算到今年至少有十年,突然开始交往你不觉得奇怪吗???”

“随便吧。”

然后两个人喝了很多很多的清酒,聊了很多学生时代乱七八糟的事情,直到娜塔莉趴在桌子上睡着为止。当大伟觉得有必要小睡一会时,天正好亮了。特工潦草地写了一张纸条之后离开:

“祝你的男朋友和你的拉面一样棒!——来自一位真诚的朋友。” 便条如是说


“嗨…是我。我听说这几个月西米谷周围起山火了。但是,看,你丝毫都没受影响!这是好事。抱歉最近没来…工作实在太忙。”

清晨,七点。这个故事紧接着上一个,在某个山谷中的小镇边郊展开。从特工离开那家面馆开始已经有一个小时了。

“这句话听着挺古怪的,但是我最近总是回忆起很多关于你的事情。比如说,我想想,像是第一次看到你穿着那件Creepypasta的印花T恤睡眼惺忪地拍打着学校的自动售货机因为那玩意儿里出不来你想要的饮料。我走过去,拍拍你的肩膀,说‘嘿,是这么做的’然后帮你拿出了可乐,顺便称赞了一下你的衬衫。你很高兴,告诉我你从来没有见过会对瘦长鬼影感兴趣的人,我告诉你我也是——有趣的是,事实上我们都知道那些东西是假的。结果到最后我们一直聊到第一节课的提示铃响起之前也没有知道对方的名字。”

浊白的雾遮蔽了几乎一切能看见的东西。、

“之后再遇见你是三四周之后了吧?记不得是多久之后,但我很清楚那是个周五的午饭,食堂只有吞拿鱼沙拉和半生不熟的汉堡肉排。我倒了一杯苹果汁,决定找个相对来说离那些安静不下来的孩子远一点的位置。每天午餐的时候挂在墙上的那几个喇叭都会放一些很没劲的电子舞曲,有时候是几首滚石或者披头士。但那天我听见你的声音从它们里面传出来。你说了点啥? ‘请欣赏涅槃的风华正茂’? 我没有犹豫,站起来,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你,激动地摇着你的肩膀说 ‘科特超棒的!你的名字是什么来着?’ 。我有时候真的没办法相信我社交能力过去是多尴尬。”

笼罩天空的阴云则是一种惨白色。

“好吧,这可能不是最好的开头,但是没有那么陌生之后事情就变得容易多了。”

细长且透明的雨滴坠落在爬满杂草的棕灰色土地上。

“还记得在圣帕特里克节那天晚上舞会你教我跳爱尔兰民族舞然后我彻底在台上搞砸了的那一次吗?天啊,我想忘记都忘记不了。六面旗4呢?你整天都和我在抱怨那个你喜欢的长着栗色头发的男孩怎么从来不注意到你对他的感情,到最后我必须得给你买一大块棉花糖让你停止哭泣。还有猛犸象雪山!你整整在山顶上呆了一个下午,因为你太害怕从那个坡度滑下去你会摔断腿,最后还是我坐缆车接你下去的。”

对这个小镇来说,这是多雨且阴郁的一周。

“总之,我想说的是我们一直是非常好的朋友。”

一棵长歪了的老树很不协调地歇息在角落,四处挥舞的树枝上停歇着三四只不知名的鸟类。

“我现在还在后悔我为什么会同意和你一起去星巴克…但我真的也不能太自责,毕竟不是每天都会有个长了蜥蜴脑袋的邪教徒会在那种地方出现…是啊,你就那样没了。我只能跑,跑得越远越好,远到那些掩盖事实的‘政府部门’都找不到我为止。”

阵风吹过,几片枯叶飘向远方。

“…讽刺的是,我现在在给他们卖命。你曾经告诉过我你特别喜欢蝙蝠侠,觉得这个角色从布鲁斯韦恩变成蝙蝠侠的心理过程特别迷人,记得吗?我一直不明白这个心理过程具体指的是什么。我想现在我终于能理解了——布鲁斯想成为蝙蝠侠是因为不想有哥谭其他的孩子经历他经历的一切。”

“而我做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不让任何人再失去他生命中最宝贵的朋友。”

“务必多保重。”

特工熄灭了手中的烟。

隐藏在草丛里的是一块大理石石碑,镜头拉近,上面工整地写着几个字:

愿你安息

霍普·H·H·安德森

挚友,冒险家,激励者

耶和华保佑你的灵魂

vpn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