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奖感言

“咳咳,今天是基金会年终总结暨颁奖大会!我们会总结过去一年内各部门做出的贡献以及稍稍展望一下未来——颁奖嘛,自然就是从今年贡献杰出的研究员和特工当中各选出最优秀的十位,给予神秘的奖励!好,那么……我宣布,大会正式开始!”

热烈的掌声

“在过去的一年当中,中国分部又收容了441个异常,这样的成绩是超出预期的!但在收容的过程中,有血,有汗,有泪。我们要特别感谢各位特工对收容异常所提供的帮助,以及参与制定异常特殊收容措施、参与实验的研究员!”

热烈的掌声

“我们的成绩是喜人的,但我们的任务同样是艰巨的。在新的一年里,我们要更加努力地将异常隔离好、研发新的科技产物。我想,在座的各位都已经做好了多奉献、与异常打硬仗的思想准备,因为我们都不是贪图安逸的人,都是想真正做出点事的人。

“常言道:‘一根筷子轻轻被折断,十根筷子紧紧抱成团’。这句话告诉我们要团结一致,紧密协调、配合。相信作为华夏儿女的我们凝聚力是强大的,只要团结起来,没有什么是我们解决不了的……”

陈年身周挤满了人,在这露天的会场中,他需要踮起脚尖才能勉强看见大舞台上正在总结的领导。明明大会才刚刚开始不久,但他已经不想听下去了。该死,这总结要总结多久,都到新年了,还官话连篇,而且这官话水平比小学校长都差劲,整点活不行吗?他在心中如此想到。

“咳咳,下面进入下一环节。为了奖励一年来基金会员工们辛苦的工作,基金会特意为每位员工都准备了一份小小的礼物,大家在回到宿舍后注意查收。以及,为了奖励一些员工的精彩表现,我们特意准备了一份新年大礼!”

与此同时,有人轻轻地拉了一下陈年的衣角。他回过头去,发现是刚站在正在总结的领导后面的那位男士。

“陈先生,请跟我来。”他低语道。言毕,他便径直挤向了舞台。

陈年迷茫地跟了上去:“为啥要叫我……真是搞不懂。”

他随那位男士挤出了人群——期间因为太过粗暴地推攘了一位女同僚而受到白眼一枚——到达了舞台的下方。

“先生,虽然现在解释有些仓促,但您确实是获奖者之一,只不过因为某些原因而被消除了相关的记忆。”那位男士似乎想起了什么,活动了一下他的左手,“现在,您该上去领奖了。还有,您是代表,需要发表获奖宣言,还请做好准备。”

陈年不解地挠了挠头,他的身周同样有九位研究员聚集于此。台上给特工的奖项已经颁发完毕,现在该轮到研究员们了。

陈年绞尽脑汁地思索自己干了什么事值得褒奖。待他回过神来时,发现那位男已士将第一位研究员领上了台。而他因为短暂的走神只能排在最后一位。

“下面,我们就颁发奖项给十位最优秀的研究员!

“第一位获奖者是临兰,他作为科学部门的副部长,于今年改良了HKV1增幅型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因此,他荣获了‘天工’奖!……最后一位,陈年,于今年提出了‘《基金会对敌政策第七版(总第10次修改)》战术动作若干问题的最终决议:一切攻击应先从左勾拳开始’,因此,他荣获‘玉言’奖!大家用热烈的掌声,对这十位获奖的研究员表示衷心的祝贺!”

台下传来稀稀拉拉的掌声,议论声连成一片。陈年只觉一阵寒意,浑身汗毛竖起。不为别的,如果几万个人充满杀气的眼神同时集中在你的身上,你也会这样。

他在心中暗自腓腹道:我啥时候提出过这种听上去就很奇怪的东西!不过事已至此,陈年只能硬着头皮从领导手上接过一个奇怪的小奖杯。

“请获奖代表发表获奖感言!”

陈年的余光瞥见男士领着其他研究员下了台——他们中不乏有用奇怪的眼神望向自己的。他感到不妙,自己这是做了啥伤天害理的事,怎么反应都这么大。他接过领导递来的话筒:“呃,各位同僚……大家晚上好,很荣幸……呃,能够……”

台下的议论声大到盖过了陈年的声音,甚至有人向台上丢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例如肥宅快乐水的瓶子、珍珠奶茶1,甚至还有……量子二踢脚?

二踢脚“乓”地一声飞起,“啪”地炸响,声音之大简直要振聋了台上及台下附近的员工。台下瞬间炸了锅,员工们顿时乱作一团。

“安静!”领导一把夺过话筒,大吼道。

过了几分钟,台下才渐渐安静下来,不过议论声仍然不绝于耳。领导重新将话筒递给他。

“呃……我也没啥好说的,就祝各位新年快乐!”话音刚落,陈年便逃下了台。


回到宿舍已是十一点多,一场闹剧总算告一段落。陈年立即瘫倒在了床上。舍友老高还没回来,他终于能够享受一会儿清净了。小奖杯被他丢在一旁的桌上,实话实说,他一点也不想要这破杯子。“到底发生了啥……为啥今天都这么离谱,因为过年吗……”

老高回来了。他低着头,一言不发。

陈年丝毫没有察觉到气氛诡异,头埋在枕头里,发出闷闷的话声:“哎,老高,你说为啥我会上台,而且底下的人会这么激动?我寻思我也没干啥伤天害理的坏事啊。”

无人回应。

“老高?”

“嗯,我在听。有件事想跟你说下,你把头转过来。”

“啥事啊……哎呦!”陈年转过头去,只见老高的脸色阴沉,拿着红色小福囊的左手冲着他的脸便是一记勾拳。

“我称这招为恭喜发财拳!”

“我擦,咋了都今天?发疯呢一个个?”他捂住被击中的部位,哀嚎道。

回应他的是老高轻描淡写的一句:“没事,只是以牙还牙罢了。现在舒畅多了。”

“真就发疯呗都。草!”陈年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气愤地爆了粗。

“对了,”老高丢给他一个福囊,“这是你的那份。拆开来看看。”

陈年解开福囊的带子,里面躺着一张小纸条:“祝陈先生新年快乐!”

“就这?”他皱了皱眉,“这么点东西能叫新年礼物?”

“后勤部临时给你换的。别多想了,后勤部能保证有特工不往你福袋里丢炸弹已经不错了。”老高嘿嘿一笑,把大衣脱下,往衣架上一挂。

“你的呢?是啥?”

“一粒药。”

“有病吧这后勤部,大过年的送啥药。”陈年不满地嚷嚷着。

“一会儿你就知错。”老高整理好了洗漱用品,同时服下了一粒药片,“不说了,我洗澡去。”


已至深夜。洗漱完毕的陈年今天遭遇了太多荒唐事,现在只想网上冲浪来缓解一天积累下来的郁闷。

但当他打开电脑时,却发现桌面上SCiPNET的图标又在跳个不停。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