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mmar Learner
193182275_6ade7eeeac_b.jpg

他们告诉我们不要靠近那片树林。不要靠近那座空心的山。但Nicole是那种爱冒险的类型,并且在质疑她的判断这方面上,我也显得过于愚钝了。退一步说,那是一个夏天,我们十六岁。陷入青春烦恼的时机已经成熟。成功的看到那座山的外表的希望激起了我们探索的冲动。

我和Nicole在一个周六的清晨离开,告诉各自的父母我们要去公园和其他孩子碰头。我想我的父母清楚我在撒谎,但他们就那样放我走了。毕竟孩子们都是可怕的骗子。

我在一条年久失修的登山小路上遇见了Nicole。小路的路口旁竖着一张地图,但唯一没有褪色的部分是一个红色的小方块,上面隐约标着“你在这里”的字样。当我还小的时候,我的父母常常带我来这儿。我们散一两个小时的步,吃个午饭,然后转悠一圈回去。但几年前我们就不来了。那几乎也就是我首次听到空心山的传闻的时候。

“你准备了午餐,对吧,Ashley?”Nicole在我们开始追踪之前问我。

“火腿三明治和一袋薯条,”我回答:“但我们不会离开太久,对不对?”

“我不确定。我听说到那里大约需要四个小时。”

“但天黑之前我们会回来的,对吧?我只告诉父母我今天白天要出门。”

Nicole一边看着我头顶的树枝,一边在脑子里计算时间。

“那时我们应该回来了。应该吧。糟透了的事总会变得更糟……”Nicole拿起一块石头,停了一会儿。蓝色的火花从她的二头肌里迸发。她掷出那块石头,让它飞上树冠。它射穿了。

“我可以搞定我们的晚饭。”她结束了争论。

“这不太让人放心……”

“如果需要更长的时间,你可以在我的手电筒没电的时候指路!”Nicole向我闪过一个她标志性的淘气的微笑,“来吧!如果我们不出发,就永远不会回来啦。”

当我们沿着小路走下去时,我摇了摇头。每当我们登上一座小丘的顶部,或者到达一块空地时,我都会设法找出地平
线上的哪座山内部没有泥土。它们没有一个符合我脑海中的形象:宏伟高峻的山顶和山肩,体量远超群山之上,毫无树木、泥土和雪被,一座岩石的丰碑。我曾经从学校的孩子们中听说,远在我们在这个星球上站稳脚跟之前,远在我们那些天资卓越的先祖的先祖诞生之前,这座空心的山就已经是空心的了。并且,只要这座山继续存在着,它就将永远这样空心下去。

除了传闻,我唯一一次听到关于这座空心的山的消息,是去年冬天Rivera警长发布的公告。公告的内容非常简单:“不要去山上旅行,那里很危险”。他在市政厅会议上宣布了这条公告。我当时去那儿叫我爸回家吃饭。当所有的成年人走出会场时,低沉不安的私语声在人群中回荡。但我爸爸依旧带着他平静的微笑,表现得就像往常一样。他知道山上有什么。他不会告诉我的。他所透露的一切就只是,我们最好换个地方野餐了。

“你认为它是怎么形成的?”我问Nicole。我们停下脚步,坐在一片小空地上吃午饭。我们没有对视,只是盯着那些可疑的,远在湖的对岸的山。

“形成?”她问道。

“你知道我在问什么。大自然要怎样做才能创造出一座中空的山呢?”

“我认为自然没有贡献多少力量。”

“你觉得我们人类塑造了它?”

“我认为某一位塑造了它。”

“你是说外星人?”

“我也不知道,好吗?但如果它真是空心的,我很难相信是由于这个原因。”

我忍不住笑了。看到Nicole这样慌张的时刻可不多见。但当我们继续攀登和辩论时,我意识到这并不像我开始所认为的那样古怪。历史课上,他们告诉我们,一个女人可能会在山上开一个洞,仅仅因为她想那么做。掏空一座山也许并没有什么不同。我们的祖先在大清洗中使用的炸弹,早在这片我们此时站立的土地上的花朵开放之前,曾经以火和毁灭覆盖了整个世界。如果我们的祖先能够这样做,那么外星人当然也能。

“但为什么有人想要掏空一座山?”我们到达湖岸时,我问Nicole。

“我不清楚。但我觉得我们这次行动就是来搞明白这个的。”她回答道。她指向我们的前方,湖的对岸有一座小小的建筑。它坐落在一座山的脚下,躲藏在树林之间。

“是……是那个吗?”

“我是说,Kyle告诉我那前面有一栋楼。”

“Kyle?你一直在沿Kyle给的路线走?”

“是的,他说他来过这儿。”

“等等,那他说里面有什么了吗?”

“啊,他没有进去。来吧,我们要探险啦!”

寒意首次刺痛了我的脊椎。这座山看起来很正常。一起看起来都很正常。我无法想象我面前的景象之下没有任何东西。无法想象。

我跟随Nicole绕过湖,走向那座孤独的建筑。建筑侧面的文字已经剥落,木墙也腐朽了。门从铰链上掉下来,躺在入口旁的地面上。这已经足以邀请Nicole进去。我紧跟着她,心想总比孤零零的一个人留在外面好。屋里一片混乱,椅子翻倒,纸张四散,唯一井然有序的是守林员的帽子还挂在墙面的钉子上。房间中央的三块木地板被移走,暴露出一个通向地底的深深的洞,洞口处悬着一架金属梯子。各种各样繁复的门闩和铰链整个从边缘被撕裂,这意味着,从前,进出有一个更难以逾越的障碍。Nicole已经准备好开始下洞了。

“Ashley,我们走!我想这是进去的路。”

最后,我的常识终于回到了身体中:“你确定吗?”

“你现在问这个?我们已经为此走了这么远!”

“我知道,我知道。就像,比如,嗯,治安官可能会有理由让我们远离。”

“我们会没事的。如果下面真的有什么东西,我可以保护你。”Nicole再次向我微笑。我无法拒绝那个微笑。它恰到好处地混合了自信、恶作剧和恳求的意味。

“好吧。不要走的离我太远。”

我们沿着竖井往下,深入一片黑暗之间。Nicole必须拿出手电筒了,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看到面前的横档。我的安全钩不断敲击着混凝土墙,回声一直沉入深深的洞底。我担心我的手臂会变得疲倦,我会掉下去。幸运的是,我们在那之前就到达了底部。洞底几乎没有足够的地方同时供我们两个人站立。我们面前是一扇带键盘的钢门,还有一个似乎是用来扫描某种卡片的插槽。

“好啊。狗屎,看来我们碰到死路了。”我一边说,一边走向梯子,准备退回去。

“还没完呢,胆小鬼。”

我转过头,越过肩膀看向她。蓝色的火花从她的手臂上迸溅出来。

“也许你会想爬一下梯子。”她说。我想的确是的。

“为我殿后。”我向后看去。Nicole挥了挥拳头,钢门不见了。从门框外面传来微弱但刺耳的声音,就像一只受伤的动物在呼救,只不过发出声响的不是动物,而是一个安全系统。我爬回去,盯着Nicole看了好一会儿。

“干嘛?”她最后说。我也不知道我该说些什么。当我们走进去时,我低下了头。

缓慢闪烁的红灯照亮了我们行进的走廊。我们脚步的回声不时激起有节奏的警报。Nicole非常安静,但我可以说这只是因为她想了解这个地方的每一个细节。白色的瓷砖地板,每25英尺一个破碎的扬声器,天花板上的洒水装置。太不可思议了。

走廊尽头是一个储物电梯。至少,它看起来太大了,不适合做普通的电梯。Nicole按了“向上”键。我们等着。

“嘿,呃……Ashley?”Nicole大声说。

“嗯?”

“谢谢你跟我来。如果只有我一个人,我想我不会走到这里。”

“……不客气。到目前为止,我觉得很有趣。”

“你还担心吗?”

“只有一点点,呃。”

“好吧,别这样。我在这里,所以你不会有事的。而且,既然你来了,我也不会有事了。”

我和Nicole把目光从电梯上移开,彼此对视。我们看着对方,微笑着。

叮。

电梯门打开,一个人形的身影倒在角落里,身穿橙色和白色的机动制服,衣肩上用黑色刺着“SEGURO Mk III,LITE”。

我一下子跳到Nicole后面,她举起拳头。我们停了一会儿。这具躯体没有移动。

“我想他死了,”我说。

“但愿如此。”Nicole回答。我们逐渐放松了。

“还进去吗?”我问。

“我……我有点想。”

“好吧。”

我们进入电梯,但我觉得它并非完全受我们的控制,我身处于某种自动驾驶的设施上。这架电梯有43个不同楼层的按钮,电梯门旁有一个类似的卡槽。一个破裂的显示屏告诉我们我们在七楼。Nicole回头望向我,悄悄地问我该去哪层。我耸耸肩。她按下了八楼的按钮。电梯发出哔哔的蜂鸣,显示屏上滚动着一条信息:“需要身份验证”。

Nicole和我看着对方,然后看向我们身后的尸体。

我不知道是什么驱使我去扒掉尸体身上的制服。我想我一定感染了Nicole的愚蠢。我开始脱下他的头盔和护胸。我不得不解开几个锁,按下一个标有“紧急弹出”的按钮。上衣在掉下来之前发出一阵嘶嘶声。终于,我看到了死者的脸。
他凝视着我身后的墙,看上去很安详。

“我想这不是外星人。”Nicole评论道。

接下来,我扒扒他的裤子,直到恰好露出他在制服下面穿的牛仔裤上的腰带挂环。其中一个环上挂着一张门禁卡,我递给Nicole,她笑了笑。

“什么?”我问。

“别跟那具尸体搞事情。”Nicole调侃道。我眯起眼睛看着她。

“那你想去剥尸体吗?”

“我本来会的,但你做这种事简直是天生的专家!”

“哦,闭嘴!”

我们忍不住笑了起来。可能是某种心理防御机制,但我接受了。我们爬上去时,我的心率降低了。当门打开时,我们俩就像一对白痴一样,笑容从耳根传到另一个耳根。

八楼看起来像我爸爸以前工作过的办公室。一个接一个的隔间,每一间都有一具尸体颓废地躺在椅子上或桌子下。但是,死去的人已经不能对我们做什么了。反正现在发生的事情从各种意义上讲都已经不正常了,那为什么不快乐的探索一下呢?

Nicole和我走进最近的隔间。我尝试打开电脑,可惜没有电。

“嘿,嘿,Ashley!看!”Nicole指了指她从桌上捡起的一页散逸的纸。纸的右上角是一个我只在历史课上见过的符号,下面有一个名字:“SCP基金会”。

“狗屎”这个词从我嘴里脱口而出。我们震惊地盯着书页,感到难以置信。制服……互相攻击……这些人企图在大清洗中杀死我们。这些是他们穿的防止花开的衣服。这……这就是为什么警长告诫我们远离那座中空的山。

“举起手来。这是SCP基金会,我们是来控制你的。”

我转过身来。Nicole穿着那具尸体的上衣,拿着一支步枪对着我的头比划。

“如果我有什么要说的——你给我闭嘴!”我回答。我想象着一道亮光,向Nicole伸出手掌。一道闪光从他们的尸体上射出,我转身跑了。过了一会儿,Nicole追了上来。

“我们必须保护常态。你的存在是对面纱的威胁!”Nicole在我身后喊道。

“正常就是放屁!”我喊道。我咯咯地笑了一声,但Nicole追上了我,最终把我摔倒在地。

“你现在被控制住了,我这就带你去你的收容单元。”她说,试图憋住笑声。我让步了,让她带我回电梯。这次她刷卡时,选择了43楼。我出戏了。

“你真的认为收容单元在上面吗?”

“不,我只是想看看那儿有什么。我们可以等会儿再查其他楼层。”

我点点头。尽管角色扮演游戏结束了,但Nicole没有脱下那套衣服。我们能感觉到电梯挣扎着爬上了三十五层楼。我发誓我能听到从轿厢架传来的砰砰声和吱吱声。如果其中一条电缆坏了,我们会和这里的其他人一个下场。我回头看了看角落里的尸体。我不知道我们上次离开时他的头是不是那样歪的。他可能没有动。可能。我的大脑可能只是在跟我玩游戏。

叮。

电梯门又开了。这一次,只是一个尽头有门的小走廊。走廊很暗,不像其他楼层。Nicole拿出手电筒。它照亮了门旁边的一块标语牌,写有“项目主管Ohabi”。门半掩着。

Nicole不假思索的离开了电梯。我慢慢地跟在她后面,感到谨慎一点一点重新回到我身上。走廊的墙上挂着标语牌和图画。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希望进一步分析所有我眼前的东西。

伴随一阵拉长的刺耳的嘎吱声,门缓缓的开了。我和Nicole环顾四周,确定没有激起任何反应。走廊仍旧黑暗而寂静。我们进了房间。

它看起来像是一间行政办公室。一张大桌子摆在房间中央,面向门,桌前有两把椅子供客人使用。一个衣着得体的人瘫坐在桌后的椅子上。桌上有一台电脑、一张纸、一支铅笔和两个不同的按钮。其中一个是鲜红色的,锁在一个塑料盖子的后面。另一个是蓝色的,放在桌子上没有内置的发射器上。左手边的墙上有条窄窄的出纸口,上面写着“紧急通讯”。一页纸从缝中有气无力的地耷拉下来。房间后面挂着一个大大的闪烁的牌子,上面写着“距离上次重置,316年,4个月,15天”。

“哇。”Nicole说。我紧张地吞了口口水。我还没来得及说别的话,Nicole已经绕过桌子,摇晃电脑尝试开机了。我叹了口气,走向挂在墙上的那张纸。我把它从出纸口撕下,开始读起来。

“嘿,Nicole。”

“嗯?”

“这东西是2024年的。就像……五十年前。”来自大清洗。

“电脑里发现了什么?”

“嗯……我们到了。紧急。红色代码。完全授权启动重置程序。授权代码3,7,3,1,我们是基准线。”

“你认为重置是什么意思?”Nicole问。

“我不知道。”

“我是说……你想知道吗?”Nicole瞥了一眼桌子上的蓝色按钮。

“不,你他妈的不能。”

“来吧,整个设施可能都无法工作了。”

“我们不知道那会带来什么后果!”

“别这么害怕!说真的,刚刚只为一张身份证而洗劫一具尸体的那个你到哪里去了?”

“我不知道。也许现实已经降临了?”

“Ashley,拜托。别担心了。我不会让你出事的。我只是…想弄明白!我太好奇了,好奇的要死。”

我张开嘴想说点什么,但又闭上了嘴。Nicole穿着套装戴着头盔,我看不见她的脸,但能想象出她的微笑。我能想象她的眼神。我知道我无法阻止她。我就是做不到。

“好吧。我相信你。”

“谢谢你,Ashley。我很感激。”

Nicole按下了蓝色的按钮。她的衣服发出一种令人感到难受的声音。死者的衣服也一样。

一个声音在房间里回荡。

“美梦仪式开始。晚安。”

Nicole开始抓挠她的制服,抓挠她的脖子。火花开始从她怀里飞出来,但都是橙色的。不是蓝色。

一闪一闪的小星星开始喷溅。

“Nicole?”

她一直在撕扯。她跪下了。手电筒滚走了。当我跑到她身边时,我用手照亮了房间。我拽她的制服。我试着打开安全扣,但它们纹丝不动。

Nicole猛击头盔的正面。没有什么。更多的拉力。仍然不起作用。

一闪一闪的小星星又出现了。

火花不再从Nicole的怀里喷出来。她的力量减弱了。我的增强了。

只是有点困难,再努力一点。

Nicole的身体停止了移动。

我脱下了她的制服。

一闪一闪的小星星停了下来。

我看着Nicole。我帮不了她。我什么也做不了。操他妈的没用。我开始哭了。我没想到要报警或者打扰到任何人。我是整座山中唯一的活物。

最后,我拖曳着自己,站了起来。我环绕桌子走着,看着它。那张纸吸引了我的注意。我读过了。我又读了一遍。然后我把它折起来,放在背包里。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许是为了之后我能作出解释。也许是作为一个纪念。也许我只是疯了。

我从Nicole身上拿了身份证。那是我第二次抢劫尸体。我平静地走到电梯前,留下一个背影。

当我终于从空心山的建筑里出来时,天已经黑了。我们在里面呆的时间肯定比我想象中的长。正当要离开大楼时,我突然意识到自己不知该去向何方。我一直盲目地跟随Nicole来到这儿。多年来我一直盲目地跟随着她。现在,我迷路了。我坐在门槛上,呆呆地凝视着湖面。

也许有人会赶到,然后救下我。

这一定是件愚蠢的事,我想,从传说中的空心山爬出来,却因为无法返回而死去。我开始为自己可能的死亡感到遗憾。在树林里迷路。甚至不是死于那座空心的山。Nicole不会这样出来的。她可能会朝着某个方向前进,直到最终找到文明。

我的肚子开始叫了。现在我也饿了。

我记得曾经听说饿死或者脱水是多么痛苦。我不想那样获得解脱。我只想和我的朋友一起去快乐地冒险。这就是我想要的一切。难道是要求得太多了?当然是。我早该知道的。我早该阻止她。

“该死的!”我大声喊。回声在湖面飘荡,在树上飘荡,直到我发誓听到它回到我身边。只是……不是同一个声音。

“Ashley!”

我望向湖的那一边。几盏灯沿着水边慢慢地亮了起来。

“Ashley!”

“爸爸?”

我开始奔跑。爸爸!他来了!还有Rivera警长!我扎进爸爸的怀里,流着欣慰的眼泪。我想我从未把他抱得更紧过。

“Ashley。”

我放开爸爸,转向Rivera警长。

“Nicole在哪儿?”

我张开嘴想说些什么,但什么也没说出来。我吸吸鼻子,然后目光落在了警长的脚上。

“我——我明白了。里面还有幸存者吗?”

我又吸了吸鼻子,然后翻翻背包。我拿出了先前抓住的那张纸。Rivera警长读了一遍:

亲爱的Avery,

嘿,Avery,

我的爱,

Avery,

蓝色的东西已经在里面了

你永远也不会读到这封信,所以

我想知道为什么他们把这个功能添加到SEGURO套装上.

我们选择作为正常死去。

他把那张纸揉成一团,扔进湖里。

“胆小鬼。”他喃喃地说。

“来吧,Ashley,我们要回家了。”爸爸说。我点点头,于是我们开始了漫长而沉默的回城之行。我们再没有去找Nicole的尸体。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