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mmar Learner

“我从未想好要如何开始一次谈话。字句像回声,散落在我的记忆中。每当故事完整的脉络浮现之前,结局总是预先出现。接着,我便从结局倒推出它们的开始。”
科斯林人坐在他的御花园里。地平线一直延伸到视力不可及的远处,永不沉落的夕阳


很快我就感到厌倦了。我开始注意那些不寻常的事情,接下来就让我讲讲其中的一件吧。
当第三批患者被送到医院之后,有一个男孩每天准时到这里来。他看上去大约六七岁,身材瘦小,长着一张讨人喜欢的脸,手中提一个藤编的篮子。看门人不愿放他进去,他就抱着篮子,把身子在围墙上一靠,极有耐心地等待。
男孩通常在下午一点左右出现,一直待到太阳把他的影子投的像山毛榉一样长的时候。从未见过什么人从大门内出来。
这个男孩激起了我的好奇。我一直在仔细的观察着他。每当他的身影出现,我的注意力都会从浮漂上离开。那些时候,我几乎钓不到什么鱼。
直到有一天,我实在忍受不住了。
我像若无其事似的出了门,沿着围墙绕了一圈,悄悄地走到他的身后。男孩正望着阳光下的大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