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差信息”档案(草稿)

项目编号:SCP-CN-XXXX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
• 项目的相关文献的纸质载体已被收容在SCP档案部常规保险箱,其他相关副本一经发现应就地处理,纸质载体通过火烧方式处理,磁盘或其他载体通过物理破坏方式处理。受影响人群应立即采取隔离措施,并对其进行记忆消除处理,由SCP相关部门进行“无此项目记忆”鉴定后方可恢复其自然人身份。
• 原始储存磁盘已经做低格处理,并以物理破坏方式销毁。目前收容项目为完整版纸质档案,暂时未接到其他副本存在的消息,SCP档案部宣称对该档案的独一性负责。

描述:
• ████年首次发现该项目是在█████████████的局域网服务器里,此局域网属于████的语言研究中心,此研究中心研究员████发现该项目并私人保存个人电脑上,此前████已经删除该项目在该研究中心局域网服务器上的副本,经过3年的语言研究和翻译配对,在研究无果的情况下向SCP求助并举报。
• 该项目为长达30万字的档案(以英文和汉字为基础计算文字),就目前破解的信息来看,与政治、宗教、哲学有强烈的关联性,目前尚不清楚其原始来源和作者。
• 当前破解量约为全档案的37.44%(更新为42%),有大量对现今宗教伦理、哲学历史、政治的存在主义完全不同的阐述。其中,文字部分占全档案约73%左右,图片和未知代码占20%左右,剩下7%为未知描述。
• 未知描述部分为空白型态,在特殊的条件下会呈现图画形态——仅在载体为纸质材料是出现过一次,磁盘载体,软盘载体均未发现此现象。目前其现象已经排除酸性物质隐藏形态的传统暗号存在形式(加热呈现)。由于缺乏出现此现象的其他条件,未知描述部分暂时无法被呈现,故无法进行破解。SCP档案部目前已经专人进行未知描述部分复现的研究,其进度由于保密协议,暂时未知。
• 原████语言研究中心研究员████在████年2月27日做了记忆消除,经SCP相关部门鉴定为“无此项目记忆”后送回████,恢复其自然人身份。
• 档案中含有“偏差信息公式”,其结构为“██████████████████████████”,SCP档案部通过对心理学和哲学的“偏差理论”对比,并没有发现其相同的定式和结构,认定为非心理学和哲学领域公式。
• 目前发现的项目语言为多国合成语言,非单一语言以阅读,破解工作还在进一步进行中,所有生成文档及代码已经由档案部加密处理,非相关人员禁止查阅。
(更新)外派人员在████年陆续发现在【数据已被编辑】等6个国家仍有副本存在,但最终证实均为有误版本,且对社会影响甚微,故只做销毁处理,涉及的活人载体不做任何处理。
(更新) 外派人员████年9月在阿联酋联合酋长国发现疑似传播该项目相关理论组织,其组织首领███████宣称其组织属于反哲学的宗教团体,并在与SCP外派人员进行观点论述时多次引用各种宗教经典,███████在接受SCP外派人员调查时,声称该项目为一种”偏差信息“,且部分论述证实与该项目破解部分部分观点相同,其使用语言也为多国合成语言,故判定为活体受影响者,目前收容于SCP常规收容所。该组织所拥有副本已经彻底销毁,其团体其他成员均已通过记忆消除,并由SCP相关部门鉴定为“无此项目记忆”,已全部恢复其自然人身份。SCP档案部依旧对该项目的单一性负责。

附录一:

警告:以下内容含有敏感信息,非相关研究人员不得查阅。

附录二:

《████语言研究中心研究员████电话求助录音记录》截取

附注:录音档在运送途中受【数据已被删除】影响部分录音丢失,故以下记录并不完整。

我的名字是████,是███国████语言研究中心的一名研究员,
主要做古希伯来语、亚拉姆语的研究,目前已经工作了6年······
我是在████年2月20日的凌晨在我们研究中心的█████【数据已被编辑】发现的这本文档。
这份文档在服务器上的名字是【数据已被编辑】,我起初以为是一本关于语言研究类的书籍电子版,
于是我出于好奇心就私自下载了下来,但是根据内部网速显示为“0KB/秒”,
这自然是相当奇怪的,我有怀疑过这份文档是不是一个病毒,但是经过█████扫描,属于正常文件。
|
【数据已被编辑】
|
我并不敢保证这份文档有没有其他人看过,或者是下载过,但是根据服务器的记录均为空白。
但是查看第一眼的时候就发现了奇怪文法,并且发现这份文档的小大应该是在10M以上,
但是不管在我的电脑上还是服务器上,这份文档的创建日期和修改日期均显示为空白,文件大小也为0字节······
这对于存在于电脑上的文件来说是非常奇怪的······因此我删除了服务器上的副本······
经过验证······我发现······不完全的显示了其中······【数据已被编辑】
我已经研读了此文档3年的时间,我在此文档里面的古希腊文、亚拉姆文以及英文发现了共同的词汇属性,
但是从语言学的角度来说,这三个语言之间并不存在共同词汇属性的可能。
所以我决定通过█████【数据已被编辑】找到SCP相关部门██████████████████████████
|
【数据已被编辑】
|
我只是简单提出自己的观点,并不希望自己的生活会被这份文档所影响,
只是这份文档里面部分内容让我觉得非常不舒服·······我已经······
我是虔诚的天主教徒,我每周都会参加教会的弥撒,坚持做礼拜······
我的女儿······██████████████████████████······老婆······
我把这次视为一个赌注,虽然我并不想这样做······

附录三:

《SCP-CN-XXXX位置#10007-10899破解片段》

█████晚上11点半左右,一帮黑衣人进入████████,在██████████附近的路口快速绑架了█████,并且对路过的数位行人进行猖狂的威胁和殴打。这些暴徒们言语嚣张,拳脚毒辣,而且在公开场合行凶时毫无顾忌,施暴之后立即乘坐【数据已删除】牌照的黑色轿车扬长而去。
迄今为止,已经有两名亲历此事的【数据已删除】不顾█████的威胁,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揭发并且抗议这一暴行。他们中间一位是███████████████,另一位是███████████████。他们分别通过视频和文章详细讲述了自己遭到暴打、绑架、甚至被从车上扔下马路的过程。
显然,在被██████████严密控制的██████████,能够公然从事这一暴行的人只能是██████████的【数据已被编辑】。
据知情者揭露,【数据已被编辑】在【数据已被编辑】进行的这一行动,是█████对█████加强思想控制的一个环节。今年【数据已被编辑】,有一些██████████前往█████,支持当地【数据已删除】要求组建███████组织的合法权利。事后,████████████████████均遭到秋后算账,最近一个时期,更是不断传来【数据已被编辑】失踪和在公开场合被绑架的消息。
极具讽刺意义的是,这些█████本来都是【数据已删除】的信奉者,他们抗议的是████████████████████,要求的是【数据已删除】的合法权利,而且这个权利是写入【数据已被编辑】。当今的██████████曾经是【数据已被编辑】运动的组织者,而且至今仍然号称是代表████████████████████,但是他们却正在对同是████████████████████进行无情施暴。
显然,█████是█████主张的进行意识形态严密管控方针的忠实执行者。入主█████之后,他立即组建了所谓的“【数据已删除】”和“【数据已删除】”。其实,██████████组织的功能就是进行意识形态控制和政治巡查,█████在这个政治巡查的█████机构中再设巡查机构,其目的无非有二:一是向█████进一步输诚献媚;二是向██████████进行公开威胁。
公然派一个前【数据已删除】头子充当█████的最高领导人,然后再在█████里大张旗鼓地建立一套政治和心理控制的所谓巡查制度和机构,然后再派出黑衣打手们进入█████对█████进行大庭广众之下的殴打和绑架。如此紧锣密鼓的加紧镇压,无疑已经将██████████代入了自己历史上最为黑暗的时期。而█████证明,██████████的黑暗时期也一定是【数据已删除】政治最黑暗的时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