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事一桩

影内鲱鱼

科冯市的冬天到了,冷飕飕得很!瞧那大街上,流浪汉子们的秽物都结了冰渣子哩!空气中无形的臭气们啊,在冬雪的魔法下变成了铁的绳索,把那苍蝇啊,蟑螂啊,一并绑得实实的,僵硬在路边最不起眼的角落,六条僵硬的肢体紧缩在一起,腹部朝上,卑微得好像在向闲居在天堂的上帝祈求宽饶!

阴暗的巷子里,似乎传来什么翻找的声音,嘭!嘭!嘭!三下结实的碰撞声后,游荡在角落的崎岖身影终于颤颤巍巍地,带着惶恐的目光慢慢地拖着自己腥臭的躯壳,走到了城市的阳光之下。这只被“誉为”城市吸血虫之一的老东西已经失业很久了咧。五年前,一家工厂的倒闭,他只能带着当时还不算沧桑的卑微眼神绝望的望向了火光滔天的生产线。他眼巴巴得把目光钉在了两个阔佬身上:没有带多少饰品,但光是两枚戒指就能看出,这个两个人不普通呐!一年后,一家赌场蚕食了老旧的外壳,在这个地方拔地而起,哪是富丽堂皇一个词能够形容得了。来来往往的人呐,像是带着镶钻镀银的纯金面具;来来往往的人呐,脸上都挂着一个模子出来的僵硬笑容;当然,也有些可怜鬼也在这里把面具给砸破了,全身颤抖着爬出来,更有些可悲的前体面人永远丢失了身体的一部分。

老东西才走了没两步,一下趴在地上,久久起不来。他苍白的眼球带着血丝,直直盯着天上苍冷的太阳。神啊,为什么要剥夺我安稳的日子!终于,老东西挣扎着滚到了角落,可正好挡住了服装店的门口,老板恶狠狠地出来踢了他一脚,老东西才蜷缩在更黑的阴影中。老板吐了一口唾沫,接着转过身“嘭!”地一下回到了店内。

而老东西呢?莫说墓碑,连骨灰都不可能剩下!


多好的一天啊!

霍普·安培伦打了个哈欠,伸了伸懒腰,带着睡意朦胧的意志走进了卫生间。一番打扮过后,他压了压他的鸭舌帽,接着推开了前院的大门。科冯的阳光一如既往的明媚!悠哉悠哉地锁了门,大侦探霍普哼着小调,轻快地向莎莉太太的家走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