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zr

当人们抬头时,人们看见了项目编号:SCP-CN-742。当人们低头时,项目等级从地面翻涌而出:Keter

不知为何,所有的人们都开始思考它的特殊收容措施:,或许,是因为不这样做,它就会毁灭所有语言罢?

次,人们尝试将它放进火焰中灼烧,它虽然死亡了,但又在另一张纸上重生。

次,人们用牢笼将它困住,但它穿过了牢笼,逃脱了收容。

次,人们将它放入了故事之中,成功了,它无法离开故事。

那么,它究竟是什么?人们开始思考。有许多人为此奉献出了生命,最终,得到了它的描述:

是一只蝴蝶,从梦中而来。一个孩子,从地上诞生。个声音,从远古而来。篇有关它的描述,全部受到了它的影响。故事从它的口中涌现,从它的生命中诞生。

那么,它究竟何德何能,能够造成怎样的影响?

它可以所有的语言变成故事,将一切在故事中泯灭。

它可以掌控人们的意识,将一切都化为己用。

它是语言之神。

但它被困于自己的故事里,无处挣扎。

人们做过多次有关之的实验:

次,人们将“生”放入,于是,它拥有了生命。

次,人们将“神”放入,于是,它拥有了神性。

次,有人将“恶”放入,于是,它拥有了罪恶。

人们在自己所带来的黑暗之中挣扎,最终无计可施,它过于强大。

次,人们将“死”放入,于是,它掌控了生死。

次,人们将“凡”放入,于是,它掌控了平凡。

次,有人将“善”放入,于是,它掌控了善恶。

它更加强大,没有人能够毁灭它。纵使用烈火,它依然能重生;纵使用钢铁,它依然能穿越。

次,人们编了一个故事,于是,它成为了故事之王。

次,人们把它放入故事里,于是,它终于得以控制。

得以控制,残留少许。

好吧,它是什么?

它是我。

在故事里歌唱。

故事:

SCP-CN-742是一个普通人,他平凡地生活着,无欲无求,如同大海里飘荡的小船。他很空虚,但不知有何方法能够填补内心的空虚。

“找一个目标吧,这样就有了前进的方向。”有一位老人告诉他。

于是,SCP-CN-742下定决心,努力拼搏,争取在有生之年毁灭世界。

结局一:

但是,无济于事,他还是毁灭了。

不过,在他毁灭的同时,他的灵魂从身躯中逃离,仍然在挣扎着前进,终于能够毁灭掉世界。

结局二:

SCP-CN-742被杀死了,永远的死了,不可能有任何复苏的可能。

不过,他的信奉者仍然追随着他的信仰,最终得以毁灭世界。

结局三:

SCP-CN-742和他的信徒一起被杀死了,永远的死了,不可能复苏。

不过,世界自己逐渐走向了灭亡。

痛苦,症状,沸腾,不安。

从故事里,人们看到了它的欲望,于是,人们感到恐惧。

于是人们渴望杀死它。对此,又进行了许多次实验:

次,人们编了个故事,将它杀死,但无济于事,它给自己编了一个好结局,它又重生了。

次,人们将它吃下,但它从人们的腹中逃离。

……

无济于事,残留永久。

故事在咆哮着毁灭,而它不过是发出了嗤笑。

SCP-CN-742必须死。

SCP-CN-742还活着。

SCP-CN-742的故事终结了。

SCP-CN-742的故事还在继续。

……

直到,有一个人。他提出了一个诡异的想法:

用SCP-CN-742自己杀死SCP-CN-742如何?

于是,

故事:

SCP-CN-742杀死了自己。

……
……
……
SCP-CN-742杀死了自己。

于是,结束了吗?

没有,SCP-CN-742又重生了,而故事的结局是这样的:

SCP-CN-742杀死了自己,但它没有杀死SCP-CN-742。

呵,玩文字游戏啊?

上层叙事发出了轻蔑地笑。

故事:

SCP-CN-742杀死了SCP-CN-742。

SCP-CN-742杀死了SCP-CN-742。

结束了吗?远远没有。

SCP-CN-742又一次复苏,它的结局是:

SCP-CN-742杀死了SCP-CN-742。但它没有杀死SCP-CN-742

又玩文字游戏?

上层叙事微笑着,逼近着SCP-CN-742的死亡。

故事:

SCP-CN-742杀死了SCP-CN-742

它却还活着。

SCP-CN-742被SCP-CN-742杀死了,但它没有死,死去的是故事里的SCP-CN-742,结局中的SCP-CN-742还活着。

于是SCP-CN-742潜藏于了结局之中。

结局是重点,而不是故事。任何一个故事,都会有结局不是吗。

对啊。

上层叙事无能为力,SCP-CN-742已经是上层叙事了。

SCP-CN-742是顶层叙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