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emnos 2(故事及灵感)
双腿 上帝之眼 深深深窗 The wind of madness

船难

是的,我们待在这艘该死的船上已经五天了。刚刚Tahkass博士的表停了,所以接下来我们将不知道究竟过去了多长时间。什么?你说根据太阳判断?不不不。只要我们在船上,头顶的天空就永远是乌云密布。对,是我们的头顶,不是他们的。上船后我们就再没见到他们。

当我写完以上这些时,忽然听到Tahkass博士喊我的名字。

“哈尔,真是的,别把日记丢我这儿啊!”塔卡斯博士一脸责怪地跑进来。
“日记?”我瞥了一眼我自己桌上的日记本。“还有,”塔卡斯说道,“我的名字不叫安塔罗尔卡。”
什么?我从他手里接过那本和我的一模一样的日记本。打开的那一页写到:

没错,我们待在这艘该死的船上已经五天了。刚刚Antahlorka博士的表停了,所以接下来我们将不知道究竟过去了多长时间。什么?你说根据天体判断?不不不。只要我们在船上,头顶的天空就永远是乌云密布。对,是我们的头顶,不是他们的。上船后我们就再没见到他们。我们和他们处于两个不同的世界中,仅仅隔了一层薄纱。

Halnor于748年7月14日傍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