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dbox

“我有一次被分配到了SCP-058,”Karlyle说。“那个时候,它一整天都在发怒,收容室的墙壁一直弯着,直到墙破坏为止,新墙就会被安装进去。有人在谈论可能存在的收容突破,说我们不可能永远地跟着这怪兽的进度。有人讨论要处决它。我被命令介入,因为我在别处的活干完了。这种情况下,我选择了最直接的方式;有什么能安定它,有没有某种只会阻挡它感知的东西?”

“所以我去了它被收容的地方,建议他们给它头牛。文档将其描述为‘喂食’,但是这并不准确。这个生物只想肢解其他生物。我们给了它一头牛,一种可以让他肢解又不会对我们工作人员产生负面影响的东西。”

“我们精调了这种机制,一次次地。第一次,每天都是一头牛。这被证明太频繁了。这生物的嗜血本性会让它狂乱。更多的牛会让这生物更具有破坏性。所以我们让它等待。让它等着每隔一天的牛,然后是三天一头。很快,这生物就会花时间等待了,直到迟早会有龙会来的。我们和这生物达成了平衡。我们已经完成了交易。这生物已经被控制住了。”

Shirley Gillespie慢慢点头。“这生物还能被训练。”

Karlyle微笑道。“这生物还能被利用。”


“那么,就这样了,我们可以启程了。”

Karlyle研究了他那天早上收到的消息。议会投票的结果保密,只有和这件事有直接关系的几个人知道。他收到这条信息时比较惊讶,直到他意识到了自己没有收到才会不正常。

“是的,”Joshua说。他站在Karlyle办公室的阴影里,冒出了几个字就沉默了。“昨晚投票出结果了。”

“你在那?”

“没有。那不是我范围内的。”

Karlyle的视线抬了起来。“很好。我认为这意味着我们有了新的指派,是吗?”

Joshua点头。

“你看上去并不对于议会的决议感到惊讶。”Joshua面无表情,但是Karlyle已经学会了读懂哪是界限。“有什么事在困扰着你吗,Joshua?”

Joshua的眼睛像剑一样划过房间。“不,议会的行动就是我的行动。最重要的是目标。”

“然而,我今早收到了信息。你直到下午都没有来,我可一直都不知道你会迟到。议会投票的时候你并没在旁边,是吧?你没通知我任何其他指派,而且我确信我是你唯一的下方联络,所以你还能在哪?”

就算隔着一个房间,Karlyle都能感觉到热量从他身边散去。“我仅仅被指派确保你的安全,和你完成任务。”Joshua说。

“都是这么多年了,别以为我看不懂你,兄弟,”Karlyle说,看见Joshua眼神尖锐起来时他的脊背感到刺痛。“我都了解你多久了。”

Joshua又待了一会,就走了。Karlyle又检查了一会手中的文件,开始收拾个人物品。


“我不在乎这事,Karlyle,”Shirley Gillespie在千里之外说。她的声音从电话中噼啪传来。“我们非常不了解它。”

“每个SCP都不被我们了解,主管,”Karlyle说着,揉着太阳穴来试着减轻每次车辆颠簸带来的背部关节痛,“这是它们是SCP的理由。”

“就算如此,还是会存在我们可能还没准备好面对的危险。如果它并不是你所期望的样子呢?”

“我还有Joshua。”

Shirley用嗓子后端发出了声音。“好吧,把基金会顶级博士的安全托付给一个议会挖出来的雇佣兵,棒极了。”

Karyle自嘲地笑了笑。“我并不关心,Shirley。你也不该关心。你还记得我们那次谈论SCP-058的的时候吗?”

“记得。”

“那你就会记得我那时说了什么。就算是动物也是能被理解并控制的。但是Pan Hun可不是动物。确实它从哪里看都是个人类,而人类是有理智和智能的。”

“Karlyle,它平了个小镇。”

“是的,这是他们告诉我的。但是也许他和任何人型异常没有什么不同,力量强大到无法控制,他们也是害怕的,就容易挥出自己并不理解的什么东西。谁知道它都能干什么?你能看出它对Alpha-9的好处吗?”

“好吧,我会给你我有的该实体所有信息,但是这是你今天能从我这里获得的所有帮助。最好别让我听到你的死讯,Aktus,我会伤心的。”

Karlyle笑了。“你不会的。”


一架飞机把Karlyle带去了Site-23的Hundson港,然后一艘船带他去了SCP-1864.Joshua在他到的时候已经准备好了,护送他到了异常收容处门口的营地。

“主管,欢迎来到SCP-1864。”欢迎他们的人大概就50岁,有发灰的头发和梳理整齐的山羊胡。他的外套标着他是Tom BradFord,博士。

“Bradford博士,”Karlyle伸出手说,“感谢你与我会面,我们还有很多要谈的。”

二人进入了帐篷,短暂地躲避了呼啸着港口的风暴。墙壁上是许多文字和图片。Karlyle停下来看着一个,是对于异常内部的深度读数。测试结果是尚无定论。

“我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主管,”Bradford 说,倒着一杯咖啡。“我并不知道他们让站点主管过来查看一个偏远,危险的异常。”

Karlyle笑了。“恐怕这不是例行检查,最近有一场事件促使了这次拜访的需要,而我正好路过。”他结果Bradford递给他的咖啡。“我确实地希望我没有造成任何困扰。”

“完全没有。在你在这里时到底要做什么呢?”

Karlyle递给了他一个信封。“分类委员会经常被指派去检查Safe和Euclid级的异常,决定回国它们是否需要重新评估。”

Bradford眯着眼睛看着手里的文件。“你不能把谁派到你这里吗?这看起来让你很麻烦。”

“测验很急迫,”Karlyle又说,脸色坚毅。“没时间可浪费。”

另一名博士快速翻看着文件,送了耸肩。“好吧。我的人会带你进去看它,也会带你出来。虽然不确定现在是不是最好的时机。Boff博士最近比较激动。”

Karlyle点了点头。“我对于此次并没有除了常规以外的事情毫不怀疑,博士。”


一队安保人员带着Karyle坐在车后面进入了SCP-1864迷宫的深处。Joshua自分开后就没和他们在一起,但是经常地Karyle会瞥到他一眼,在黑暗中恍惚可见,在后面紧跟他们。在转过最后一个弯后,车辆停了下来,Karlyle下了车。

“我们要撤回一百米处,”一名安保特工说。“我们收到的命令是在后方待机直到我们听到你的信号。要是发生了什么,赶快跑。”

Karlyle表示了感谢,独自完成了剩下的路程,来到了一个巨大的雕刻而出的石制的房间。在中间有一池黑水,他的对面是曾经是人类,而现在是SCP-1864-1。

“Guten Tag,Boff博士,”Karlyle说,他的口音像个手套一样从新语言里溜了出来。“我是Aktus博士,我是基金会的。”

笨重而盘根错节的半人类扭曲出了应该是笑容的表情。他缓步踱过房间走向他,他长而螺旋的手臂伸出,表示着问候。

“很高兴再见到同行科学家,”Boff博士说,他的言语在他变形的下巴后面永远地回响着。“我经常只能看到带着抢的特工。很少再看到研究人员了。”

“这确实不幸。”Karlyle记住了他的周围,看到了他左侧阴影里的Joshua。“也许我们会为今天的缺席作出补偿,博士。”

Boff点了点他头发斑白的头。“但愿吧。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呢,Herr Aktus?”

Karlyle 走向了水池。“我希望和SCP-1864-2谈话,Boff博士。”

Boff的表情变得尖利,他的眼睛斜着,抬起镣铐。“Pan Hun,”他啐了一口。

“是的,Pan Hun。”Karlyle留神看着Boff博士的胳膊,空荡而危险地在头顶摇晃。“已经变了,博士。这个世界每天都在变得更加危险,我们的领导人想要挑战这个危险,通过——”

挑战它?”Boff博士怯懦地说。“我不明白。我觉得对于这种努力,你在这里没什么价值。”

“一支机动队,Boff博士。”Karlyle说。“有段时间了,我们的管理者在组织异常实体来对抗威胁我们世界的危险。我是试图识别出最适合的异常的组中的——”

“哦不不不博士,”Boff说,他的笑容晃动着眼睛紧锁着。“我现在明白了,但是我必须坚持,这里没受什么能帮助你的。”

Karlyle叹了口气。“我们的管理者相信SCP-1864也许是高智能,理性,可能被误解的。我们遭遇了相当数量的看似敌对的异常实体其实是不能控制自身的能力,无意伤害他人。”

“我们相信与Pan Hun进行一次谈话也许能揭示它真正的意图,如果是良性的,也许让它离开它的牢狱,来保持这个世界的安全,和——”

Boff博士后退远离了Karyle,他的胳膊甩向了房间的墙壁。“你认为这是一场误会?你希望通过释放Pan Hun 来让这个世界安全?”

“并不必须这样。”Karyle说,调整了一下眼镜。“我们已经十分擅长收容危险的实体,博士。如果我们发现Pan Hun真的时有敌意的,我们可以处理好。我们的目的是要利用SCP-1864-2的异常特性,做好对更糟糕事情的准备,如果可能的话。”

“更糟糕的事情?你认为还有更糟糕的事情?”Boff博士咆哮道。他的身体挥舞翻腾着砸向墙壁。Karlyleh后退一步做好准备,仔细地寻找一个边缘词汇对抗从Boff口中呼啸而出的污言秽语。在他说出之前,Joshua出现在他的后面。

“Joshua,”Boff说,他的身体马上而明显地变得紧张。Karlyle窥视着Boff狂野的眼睛,看出了其之中的认许。为什么Boff博士认识Joshua?

“你必须让Aktus见Pan Hun,Boff博士。”Joshua的声音冷静而克制。“这是监察者的意愿。”

Boff 犹豫了,谨慎地用扭曲的目光打量着Johsua。额头上出现了汗珠,目光在Karlyle和Joshua之间飘移不定。终于,Boff叹了口气。

“我没有办法保障你们两个的安全。”Boff说。

“你不需要,”Joshua回答。

Boff点了点头,伴随着一个动作,他长而弯曲的独臂快速潜入他们面前的水池中即使Karlyle觉得他的手臂或是水池到头时还在继续深入,甚至还要更长。终于它停下了,开始从池子中抽出来。

随之而来的是一头黑发,然后是一副身躯。Pan Hun看上去,各种意义上,都是个普通的孩子。亚洲人,浅色皮肤,最大就八九岁。Karlyle在Boff把他放到地板上的时候打量了一番,注意到Boff不会把手放开Pan Hun的脖子。

片刻的沉默后,Pan Hun睁开了眼睛。

漆黑的双眸。Karlyle在墨镜后小心地躲避着他的目光。一个大大的笑容出现在Pan Hun的脸上。而当他开口时,飘出的却是Karlyle的声音。

“你好,Aktus主管。我叫Pan Hun。”

话语中包含的寒冷刺激着Karlyle的身体。“你好,SCP-1864-2,”Karlyle说。“你和我熟吗?”

“我和很多事情都熟,博士。”

Karlyle慢慢地点头。“那么你很清楚对于你的收容咯?”

Pan Hun的眼睛翻回去,脖子向后扭着,直到他盯着Boff博士为止。“哦,是啊,这个坑。很聪明。Boff博士做的非常好。他,毕竟是他所在领域的顶尖人物。”在听到自己的名字时,Boff略微地抓紧了点。

“很好,”Karlyle说。“我今天来这里是因为——”

Pan Hun的头扭了回来看着Karlyle,他的笑容消失了。“我知道你来这里的原因,Jean Karlyle Aktus,Site-81主管,SCP基金会人员,Anna和Gregori的儿子,Jeremiah的兄弟和…”在他口若悬河时他的眼睛快速翻动着。“坑里很黑,但是所有的言语都在其中回响。这里是世界和…下面的东西中间的地方。”

“那么很好。”Karlyle说,他后颈上的汗毛竖了起来。“你愿意参加界定你的能力范围的初级测验吗?”

Pan Hun的视线快速甩回Karlyle的身上。但是白了他一眼,看向了Joshua。“这人应该告诉你的,我认为。”他的声音嘶响着。“告诉你这个世界里的黑暗事物和如果你像揭开痂一样对待他们会怎样。”

Karlyle瞟了一眼Joshua,尽管看起来他没动,但是不知何时他的手已经放在了武器上。Pan Hun继续说。

“你如此确信因为你能把亚述人带到灯光下,让他跳一会儿舞,就像对待你们盒子里的其他玩具一样。”他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大了,Karlyle看得到他的嘴角开始撕裂了。“我认为你发现了你的许多玩具不都像Able那么好,博士。”

Karlyle 做了个鬼脸。“那么,我就把这些当作你不愿合作的想法了?”

Pan Hun的眼睛紧盯着Karlyle。“你知道,我们并没有什么不同,Karlyle。我们都被我们无法选择的系统所束缚。但是无论如何我们都因为自己的作为来到这里。我们都活得,基于我们的环境,比我们本应该的长。我奇怪你会怎么想,当谁出现在你的面前要求你想不想为你的监察者演一场木偶戏。”

“Boff博士,”Joshua说,他的声音嘶响着,“我相信我们没有事情了。”

Pan Hun的表情定住,笑容消失了。“哦,不。你要求了演示,我就给你演示。”

Karlyle腹中的不适爆发成了愤怒。


Karlyle倒在了地上,尖叫着。毋须一言,Joshua拔出他的武器,但是却发现他的手长过了扳机,什么都做不了。他用德语喊着Boff,博士愤怒地吼着。
Pan Hun看上去长的更大了。扩张几十倍的大小,湿的附着物覆盖着他的整个身体。Boff紧锢着它的脖子仿佛枷锁一般,随着一声裂响,他用他b巨型的独臂把Pan Hun甩到了屋顶。小孩砸到屋顶的声音像枪声一般爆发出来,紧随着恶劣的东西爬出Karlyle腹部的声音。

那是个人型,但是过于多肉而且缺乏面部特征。Karlyle张开了他的眼睛和嘴知道他看到它,喊了出来。随后倒在了自己的血泊中。那个生物把自己的其他部分从博士身体里抽出,传过去面向Joshua。
就在Boff狂乱地把Pan Hun甩向洞穴的墙壁且怪物快速接近他时,Joshua够到下面开始用牙齿撕咬下多余的部分。他慢慢地后退,一边看着血肉怪物一边注意着自己的脏器。他把一块一块自己的手上的肉吐到地上,直到感受到舌头触碰到了钢铁。

Joshua举起武器稳定好瞄准。就在怪物举起胳膊时Joshua的嘴张开的大到够得到枪的扳机够得到的部分。他犹豫了一秒,两秒,直到他能感受到怪物的体温,然后咬了下去。

怪物的头上开了个洞,Joshua听到了令人满意的血与空气混合的声音。普通人会发现强的后座力击碎了他的牙齿和下巴,但是Joshua不是普通人。

他又咬了下去,一次又一次,怪物倒在了地上。Joshua抬起了脚踩穿了怪物的躯干,像是踩爆了一个装满油漆的气球那样。
他又转向了Boff博士,而他快要抓不住手中的孩子了。他原本就扭曲的身体上充满了撕裂伤,Pan Hun 继续攻击切削着痛苦地低吼着的博士的身体。

Joshua向前走了两步,又一次把武器举到面前,咬下了暴露在外的扳机。

Pan Hun的上半身爆裂开来,他尖叫着,双腿一瘸一拐。Joshua又向前走了一步,开了一枪,这次把孩子的脸崩成两半。

Pan Hun将一只还没坏的眼睛转向Joshua,用黑色的血肉附着物甩向了他。Joshua用嘴接住了那东西,向后一扽,将其撕了下来,导致Pan Hun愤怒地嘟囔着。

Joshua吐出嘴中的血块,叫着Boff把Pan Hun挪近点。博士听了他的话,很快孤独的说谎家像个木偶一样被吊在Joshua面前。他看着这生物扭动了一会,便与他四目相对。

“世界上还有比你待着的坑洞更加黑暗的地方,”他说,血液从他张开的口中滴下,“而且别以为我不会把你埋在那里。”他看到Pan Hun的眼中出现了恐惧。“你知道那个,破碎心脏之圣所。那里的黑暗可没有什么好让你扭曲。”

Boff的眼睛瞪过去,开始用Pan Hun的声音讲话,“你想要什么?”

Joshua冲着Karlyle和Boff点了点头“回复你的扭曲,要么我就再给你一枪,让你的血一直流到门口。而当你结束了,回到坑里去直到群星出来为止。”

Pan Hun 的独眼含着沉默的愤怒,但是黯淡了下去。Boff身上的伤痕愈合了,Joshua又听到Karlyle在他后面开始呼吸。他向Boff点头,Boff把孩子置回水坑中。在他向下沉没时,Joshua盯着Pan Hun,冰冷地笑着。

“你对于没有多少比Able友好的怪物这件事时对的,骗子,”Joshua说,在他的声音中藏着恶意。“真可惜你这么快就见到了一个。”

Pan Hun在下沉到尺子的表面下时瞪着他,看着他直到消失在深处的黑暗中。


小时后,安保队伍出现了,Karlyle很快被转移到了医务室。他的眼睛,像以往一样瞪着四周,睁开看了一会看到了Joshua在看着他。Karlyle试图说出话,他的身体颤抖着,但是他失去了意识,没能说出来。

在他的旧身体开始放弃,医疗人员蜂拥而至,Karlyle看着Joshua消失在帐篷的屏风后。他遥遥听到拨打电话的声音和Joshua安静的声音。Karlyle试着叫他。

一个面具放到了他的脸上,整个世界黑了下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