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dbox
北美中部时区 0930时

“再来一次,就一次。来吧,宝贝。”

紧紧的握着塑料的手柄,Ritchie吧一只脚踩在吹叶机上。他把住拉绳,准备好,拉。引擎甚至没有试着转动。又拉了一次,在生命里最轻微的一次灵光,那额外一瞬的隆隆声…又是寂静。

Ritchie根本就不想把这玩意送回去修。男人们总是对于其他公开承认自己不会修理机械问题的男人有些成见。我搞不明白引擎,好吗?他一直都想这么说。我可不觉得你们中有一般的人识字。我们别计较这个,行吗?

再试一次,好吧。Ritchie做好准备。拉。马上就意识到了发生了什么。毫无办法。感觉到自己全身的重量向后飞去。看着自己的视野从一个吹草机变成了停车场然后便是天空。头撞到了混凝土的人行道上。

抽动着,但是没有哭。很惨,但是至少还是有水平的。

“需要帮忙吗,士兵?”太阳马上就被一个轮廓所遮挡了。绝对是个女性,没准还是个黑头发的呢。这轮廓总是给男人许多想法。

哦,干,Ritchie说。//这妹子也就,19,差不多?她应该就是那些大学的孩子吧。他想说点什么。倒是哼了几声。

她笑了。“来吧。”她向Ritchie伸出了手。把着他的手腕就像是个中世纪式的握手一样。“起来吧,来吧。”

Ritchie对于她如此轻松地把他拽了起来感到惊讶。比想象中还壮实呢,他说。

“你还好嘛?”她问。“我看到你摔倒了,看上去可够惨的。”

“是啊,就是,啊,到没什么事,也不疼。就是,你懂,我也不是在度假还是啥的。大学也不提供这种待遇啊。”Ritchie意识到他一直在强调着他工资多么低,在这场求爱仪式上,就因为他是个傻子。他接了个短暂的,令人不舒服的笑声来结束。提醒自己短时间内不可能传宗接代了。

女孩子温柔地笑了笑。“那是什么工作?除了再早上七点吵醒没有课的新生嘛?”

Ritchie轻轻笑了笑。“你想说的是‘园艺师’吧。庭院部门的,就是把叶子从花床里吹出去。”

“挺愉悦的工作,是吗?”她笑了,保持着眼神接触。

Ritchie怂了耸肩。“额,你懂的,钱给的也够,还有一些别的好处,你也说过了。”

女孩的眼睛眨了眨。“但是呢?”

他想了想,觉得还是摆明了说。“我有这么个想法。我觉得到了那么个时候,无论我们做什么,所有男人都想当个英雄,是吧?要不我们那么崇拜运动员干什么?我们坐在看台上,这些普通人,看着其他普通人,除了他们球玩的厉害一点然后所有人都呼喊着他的名字像是他从那个着火的楼里救出了个孩子一样。”Ritchie说,看着他的设备。“是挺舒服的,但是我永远都不是英雄。”

她上下打量着Ritchie,看了看他的设备,还有他后面工作用车里高效率的布局。“你提起这事倒是挺有意思的,我甚至可以发誓说这就是一个士兵才做的出来的事。你服役过吗?”

“没,但我明白,”Ritchie说。“我记得我爹以前当过兵,我就有不少他的习惯。”

“你记得?”女孩的声音里隐藏着好奇,但是她的面庞却波澜不惊。

“是啊,但是我们没怎么联系。”Ritchie开始揉太阳穴;那轻微的头痛感开始渗入,再他开始回想过多过去的事情的时候。“他…不在我身边,你知道吗?就算是他在我身边的时候,不是说他忽视我…就…等会,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

“你从来没在任何形式上的军事组织里待过吗?”女孩也不去装着调情了,现在仅仅保持着眼神接触。

Ritchie的头现在正在搏动着。“我…呃,你不是,你知道,啊,…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这不可能—”

针从他的背后刺了进去。Ritchie在他耳边的一声耳语“She's a million miles away from me.1”想起之前有那么一瞬想着天啊,多么明显的分散——

Ritchie死了,某人苏醒了。

“Separated by a hollow wooden door,”Peter回复说。

“姓名,编号和级别,特工,”他深厚的声音说。

“Peter Xavier Avalon,Alpha-18032-Gamma-Gamma,高级干员,”他说道。

“最近一次指派?”

“机动特遣队Omega-7,‘潘多拉之盒’。”

在她后面的女性走进了他的视野里,深处一根手指,在他面前左右移动。Peter的眼睛最来世跟不上,但是在回复记忆混合物中的去甲肾上腺素衍生物的效果下他看上去反应更灵敏了。“看着我,Peter。”女人说。“你知道我的名字吗?”

Peter花了一秒钟让记忆恢复并且让这九年时光消失。“是的女士,Dr.Jones,”他说。“抱歉,我得缓一会。”

“慢慢来,孩子,”Maria Jones说。“坐下来。”示意他去那边的车哪里。“这用量可是不少啊。”

“是啊。是啊,”Peter醉呼呼地说。“我在哪?”

“你在..啊,Alex,这大学叫什么来着?”

“在Martin的田纳西大学,女士,一个小的城郊大学城。大概九千名学生,”年轻的女人说。清脆,冷静,专业。一点不拖沓。

“谢谢你,Alex。”Maria转过去朝着Peter。“你是个场地管理员。你在这里工作七年了,要是从Goodyear厂关闭的时候算起,已经九年了。”

“九年了?Peter摇了摇头。”“我们谈过了…我们刚刚就记忆清除和这个协议谈过呢。你刚解释过模因激活码。你刚刚和我讲..讲‘极不可能的情况’下你会在未来什么时候激活我。这些才…”Peter的眼神飘过Maria,盯着Alexandra担心的面容。“这些才发生过啊

Maria摇了摇头。“你内部的时钟是最后需要调整的,这也是目前最难以忽视的。也先不要管它,它会让你动起来直到你从世界上最严重的时差里恢复过来。我们需要你,Pete。”

Peter看了看自己差不多走形了的戈博,他的身体,和短袖下面挺明显(但是还不是过分)的肚子,感受着自己的呼吸。活动了下关节。“我意识没有问题,女士,但是我不认为舍身提示我们上一次谈话时的那样。”

“Alex?”Maria说。

Ales顺滑地把手移到腰部的位置。一个金属发光设备,一闪,,然后Pete发现自己手握着不锈钢飞刀的握把——站了起来,准备干掉前面的那个几分钟前还在和他眉来眼去的一百多斤2的黑发女子。

Maria笑了。“你还有着你的直觉。细节的事可以以后再说,你和我们一起?”

Peter看着自己的身体,有看着那本属于Ritchie的生活的陈旧磨损的美化地面设备。“是的,”他说。“我和你们一起。”


北美中部时区 1030时

Matthew每次看到Pamela的眼睛时就会脸红。这不是个感到尴尬的好时机,但是他不知道还能·有什么别的感觉。他向前倾,尴尬地亲吻着她,舌头想要顶到她的牙齿后面。她呻吟着又张开了嘴,就像是在邀请着他。

Matthew就知道她知道有什么不对,他就是知道。但是他不应该想着那件事,因为那会让这些…这些问题再次发生。“你准备好了吗,宝贝?”他用着他最诱惑的嗓音问道。

“Mmm-hmm,”她说,迫切地点着头。Matthew不敢相信她想要这样(但这是不要想那些!他想,想着那些),不敢相信有长得像的人会想要和长得像的人经历她的第一次。

而且在最后两次尝试后,他不敢相信她有兴趣。

一首名叫“The Last Polka”的歌曲在播放着,拇指和另两根手指碰触着套的开口。他的腰部向前顶,他觉得自己的玩意顶到了她的阴唇,又弯了进去(他能敏锐地感到一切),感到头部划过敏感的膜,找到了开口。Pamela吸了口气,感觉到自己一点一点地开始紧张,尽管他们知道如果Matthew做得正确的话这甚至不会疼…

Matthew深入了进去。他一直看着她,就在那时,他就知道他再也不会与另一个人距离如此之近。知道他再也不会距离其他人那么近。着种距离就快要是心灵感应一般。Matthew有了信心,他把手从鸡儿上拿下来(她能感到我硬了吗?他想)抬起来抚摸着她的头发。他又亲吻了她,更加地温柔。

在此之后他们不再是原样了,不再和他们几秒钟前一样了。不是社会上的那样的这个瞬间让他们不再和以前一样,而是什么东西改变了而让他们都知道而且都明白对方和自己是一样的。他们在最后一小时里明白了太多。原型的工程问题都留给了年轻人让他们自己结果,摩擦,三角,力。特定的气体规律也在最近的一次beta测试里出现了,而参与实验的两位科学家则是一笑而过。

“哪里好笑了?”Pamela问。

Matthew才意识到自己在偷着笑。“就是…啊,哪都好笑?”

Palema点了点头,这根本不是个问题。

“都值得。现在就和你这样待在一起,这些都值得。”

MAtthew看着她的眼睛渐渐盈着泪水,又听到了抽泣的声音。“我准备好了,Matty。只要你准备好。我们慢慢来,好吗?”

“好的。”Matthew说,让他的腰离她更近,一小会后他又拉了回来,然后再次向前直到碰到了她。他看着她喘着气。感受着他在她体内;他的眼睛也轻微对了起来。感受着她包围着他,他所有能听到的就是血液在他的耳内奔涌,和身后有把钥匙插进了锁里。

公寓的房门开了,两名女性进了屋子。Matthew当时被吓到不知道该怎么反而却又太礼貌3没从Pamela身上跳起来,所以他上半身转向门而下面还在她里面:“这TM—”

“抱歉,”女性说,她毫不顾忌地走到衣柜那里拽出来一个大胡子拉碴的人,裤子掉在了脚踝处,他还试着把自己藏到衣柜里衣服的后面。

“哦,日!”胡子男说道,“这个,呃…”

“我根本不想知道。”女性将一根针刺进了男子的脖子。用大概是不必要的力量把药液推了进去。“The clock never stops, never stops, never waits,”,Maria Jones生气地说。

She's growing old, it's getting late,”Noah马上回复道。

“名称,编号,级别,特工!”

“Noah Shepherd Chase, Sigma-38225-Eta-Nu,初级干员,”他说,轻轻地把针从脖子上往外拔。

Maria充满恶意地把针穿了一圈,拔了出来。“你知道你在哪里吗?”

“不知道,女士。这看起来像是…也许是某种廉价公寓?哪里有尖叫着的一丝不挂的人在床上,而我——”他看着自己短裤里吓人的小帐篷。“女士,我觉得我不知道我怎么TM在这里的。这又是Pete干的好事?他说在水管那次之后还欠我的——”

Maria给了特工Chase一个巴掌“TMD把你的裤子提上,Noah。我们还有活要干。”他给了吓坏了的年轻情侣一个有好的笑容。“十分抱歉,”她有礼貌地说道,把十分困惑的特工拽出了公寓。


北美中部时区 1620时

在Bea Andrew的空闲的卧室内有一个告示牌,她把这里改成了健身房,有着举重椅,跑步机和沙袋,除了那个牌子之外没什么别的装饰了。告示牌是个金属制的流程图。

你应该健身吗?Y/N

从“Y”方向,箭头指向:

你想要健身吗? Y/N

“Y”方向指向“健身”。“N”方向,则指向“冲个澡。”从这个方向指着:

你想要健身吗? Y/N

两个箭头都指向“健身”

Bea Andrew让自己在热水里待了五分钟,以激励自己去保持体型。 在那之后,无论她喜欢与否,她都要去健身。她发现从等式中删除个人的自由意志会有很大帮助。

她还发现健身有助于抑制她所感受到的深刻愤怒,这有助于她照顾女儿时不会把愤怒和沮丧发泄到她身上。 Bea相信对生物要使用身体暴力。

她的女儿在走廊一边的卧室里睡觉,Bea脱下衣服准备着另一次的健身。在拖到胸部附近的时候停下了,在那也许是女性的小乳房或是男性健壮的胸肌那里。她的食指和拇指戳进了她健美的腹部4,深深地按下去,几乎直到肌肉处。你不是个男人,她想,你是个女人,她想,与其他几处一起连成了一个青紫色的星座。

她与哦下牛仔裤和内裤,站在卧室里,从跑步机对面看着全身镜。她就看着两腿间的部分就一小会,然后看向了别处。那又没有鸡儿,就是说你是个女人。她这么想,做着扭转运动。

Bea虽然在这个房间内有着绝对的隐私,但是仍然穿上了长运动裤和连帽衫来掩盖自己缺乏曲线的身体。Bea很习惯于隐藏。她带上了耳塞打开了Welcome to Night Vale的一章,开始在跑步机上的数字飞闪的时候进入另一个世界。

一双手臂从她的后面抓住了她,把她拽到后面,一根针,一些像Cecil的诅咒一般的的声音从她的头里被拉了出去。 "We danced and smiled and paddled hard beneath it," 一个女人的声音说道。

I've got you to thank for this,” Bea说,然后她消失了…

有那么一会,她的身体颤抖着,几乎要休克了,她的双眼又合上了。Maria把她放到了地上靠着墙,还把她的手抬了起来。

“你在做什么?”Alex问。

“你不懂Effy,”Maria。“你不想让她把你当成目——”

地上的人爆发成了巴西柔术姿势,喘着粗气,流着汗,气到炸。“你TM谁!!”

“Effy,冷静,”Maria说,举起了双手。“是我啊,Effy。”

冰冷的双眼扫过Maria的双手,脚,脸,和手臂。Maria很情书Effy刚刚相处了四种杀死她的方法,三种方法去击昏她,四个办法来掰残疾她甚至十一种方法击倒她。就看了一眼。“Effy,”她谨慎地说。“我要知道你的姓名,编号和级别。”

Effy放松了下来“Fatimah Workwise, Delta-38344-Delta-Epsilon。前Omega-7成员。在不久前从基金会退休。话是这么说,”Effy说,把手腕举到耳朵附近活动了活动。听着咔咔声。“我说十年了?这基本都痊愈了。”

“差不多,”Maria说。“九年了。我们需要你,Effy。如果你加入的话。”

Effy看着自宽松的衣服,两个流畅的动作就把它们脱了下来。站在镜子,面前上下看着。在腹部和大腿的淤青处停下来。“这TM都是啥?这都是我自己戳的?”

“我想是的,”Maria说。

“你们TND给了我个什么假身份?”Effy揉着刚弄出来的淤青说。“还有谁说过她们可以随便鼓捣装潢的?”

“我和你讲过,这就是记忆清除法的作用方式,”Maria说。“我们给你初始注射,你来我们这里,我们告诉你你的名字,就这些,你的大脑会把剩下的人格部分补齐的。这会保持完整性和连续性。一周的监视时间,我们就放你完全自由去创造生活了。”

“所以我的潜意识到你给我了个什么人格?”Effy用着她完美的运动员身材,弹跳着,来回移动着,笑着说。

Maira咳嗽了一下。“从外面看,从你的基准来看时相当健康。看上去这样会帮助你更容易地融入平民生活。”

“Doc,”Effy说,但是不在笑了。

Maria深呼吸,说“你的新身份是,呃…觉得ta5是一个经历了基本记不得的事故的常见的,XX染色体女性。”

Effy站着冰冷地盯着。Maria试着再向后挪动几步,但是她已经靠在了墙上,已经没法后退了。

过了一会,Effy大声笑了出来。“哦我日啊,doc,”Effy说。“我要是她的话,我就把你全家都杀了,就因为这扯蛋玩意6。就像是屠杀那样。这简直TM完美你看到这身体了吗,doc?”Ta开始做瑜伽动作,将一组组肌肉突出出来。

Maria叹气说。“Effy,在你周围待超过十五分钟的人都看到了。你基本就决定了你对自己的身体并不怎么满意。你现在可以把衣服穿上了吗,麻烦一下?我们还有一个干员没有召回呢,时间可不多了。”

“当然的,doc。”Effy重新把健身服穿上。

在Effy走过转角时,走廊尽头的门打开了。

“妈妈?”一个三岁孩子说道,揉着眼睛,刚睡醒呢。

Effy停下来,转向Maria,“这孩子谁啊?”

“你孩子,”Maria如实说道。“没什么可担心的,我们会照顾好她的。”

Effy送了耸肩,走了出去。

三岁孩子停了下来,叫着“妈妈?”她没有紧张,但是声音更大了。

“嘘,没事的。”Maria说。“我是个医生.我们需要和你的妈妈少为谈一会,好吗?”

三岁孩子的脸皱了一会,看着Maria,又看了看地板,又看向Maria,“火车?”

Maria看向小孩子的后面看到了他的卧室里有一套托马斯小火车套装。“可以,孩子你可以去玩火车,”她说。“妈妈过几分钟就会和你一起玩火车的,好吗?,给她个大惊喜,好吗?”

三岁孩子要了摇头,又叫了起来,“火车”她马上说,转回去回了卧室。

Maria看着她走进去,给她关上了门。

“Dr。.Jones”Alex皱眉。

“等一下,”Maria说,拿出手机,在发件人栏内输入了17位数字,在内容处点了一下,交给了Alex。“输 'PROC 932-Montauk', ampersat,和这的地址什么的。”Maria说。

Alexandra输了进去,“Montauk?”她心不在焉地问。

“设计未成年人的收容。”她说。


北美中部时区 2011时

Alex听说你要是知道正确的巷子的话你就能在大城市里找到棒极了的餐厅。而不是走到那些有着杀人犯的小巷。陪审团还是在他们待的地方。

“Dr. Jones?”她紧张地问。“我们这么向…..那栋不知道是什么的建筑是有什么原因吗?”

“态度,”Maira说。“一定要有一定的态度。我不知道你对这类夜店有什么经验,不过他们要是嗅到猎物的话一定会生吞活剥了你的。”

“所以快点走路会给你…态度?”Alexandra问。

Maria停了下来,;脸红了。“这…对,TMD!这是一部分!”

Alex耸耸肩,“你要是这么说的话,Dr.Jones。”

Maria直接朝着门口的看门大哥走过去并且向他展示了自己像是从从常春藤毕业的墨西哥小档案管理员一样的的所有“态度”。“我们来找Rasputin,”她说,用着一种Alex觉得是“尖锐”的语气,不过更像是“叽叽喳喳”。

大哥上下大量着Maria,又看了看Alexandra。“密码?”

Maria手伸进了外套,拿出了一卷百元钞票,用金属夹7夹着。“我觉得它们应该知道密码。”Maria用着alex觉得应该是“沉声”的语气,但是更像是“耳语”。

大哥拿过来钱夹,翻了一遍钞票确定都是真的一百钞票,送了耸肩,站到边上。“演出还没有开始,”他说。“你们要是想看看真东西的话可要买票。”

“我们不准备久留。”Maria说。推门过去了。Alexandra尽量在后面紧跟着,在桌子和椅子之间不专业地穿梭着。“记者,”Maria说,“Billy长得像个坦克一样。你给他的双倍剂量的记忆清除药剂不是意外。如果要是有什么出错了,他能像掰树枝一样掰你。我们需要他被吸引注意力足够久才能…”

“你在桌子后面呆太久了,Maria。”一个低沉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

Alex跳了起来,几乎把针管掉在了地上。Maria定住了,眼睛瞪大的像是遇到了狼的兔子。“Billy。”她说。

两只巨大的手拍了一声,舞台灯亮起。Alexandra 终于能看到传奇特工William Adams本人了。他两米零八,肤色漆黑,肌肉发达,那种NFL后卫希望他们有的那种身材。他坐在那个舞台中间的看上去像是锻铁王座上就已经很惊艳了,不过当他站起来时,Alexandra更加惊讶于他优雅地控制着那双20厘米的细高跟鞋的。

聚光灯开启了。Alexandra遮住了自己的眼睛,向后看来适应强光。“LEGENDS NEVER DIE”几个字被霓虹灯管用伪西里尔语8挂在Billy的头上方。Billy像猎豹一般以完美的姿势走过舞台往左边下楼梯来到主要区域,一只脚踏下来,然后转过去朝着他的王座以Alexandra以为是俄语的什么语言吼着什么。

“铸铁的”王座变成了六个男人,除了穿着丁字裤和浑身的灰色彩绘之外一丝不挂。六个人回到了后台,关上了门。

剩下三个,Maria,Alexandra,和Billy。

“针呢?”Billy问。他的声音低沉又浑厚,像是晚间广播和老爵士音乐一样。

“我不知道你在说——”

“我没工夫听你打哈哈。”Billy打断他,一只手叉腰,另一只手食指伸出以示反对。“女王很TM。你并不觉得我什么都不知道,现在别弄出什么误会。”

Maria现在都不敢大声说话。“你…你怎么绕过记忆屏蔽的?”

Billy毫无幽默感地笑了笑。“你的药TM没有用,bitch。和死藤水,二甲基色胺,和硝酸戊酯9来了几次有意思的经历后,我的大脑就恢复了。我什么都记得,就算没有你朝着我唱什么垃圾钢琴摇滚。”

“这不可能。”Maria说。

“你跟我们说过这玩意是实验性的对吧?原型记忆清除技术?你猜咋的,Maria?你的科技需要再研究研究。”

Maria因为Alexandra觉得是愤怒和恐惧混合导致的颤抖。“你…你应该告诉我们的,Billy。”Maria说。“你可能有危险的。你可能泄露机密信息的。”

Billy站到Maira面前。如此的近,Billy这么看上去简直就是希腊神明一样:身上有着白色蕾丝还穿着高跟鞋的神明。“危险?”他吼着。“我?”

Maria首先失去了眼神接触。

“所以再这么久之后又来一次小检查,嗯?”Billy问,背向两位女性。“你们还觉得我还是——他谁来着?‘Damarcus Franklin’?别再给黑兄弟起名字了,这TM是事实。”

“上面来的话,Billy。”Maria说。“他们要再试一次Omega-7。这次叫‘重生计划’。一个新队伍,机动特遣队Alpha-9。‘最后的希望’。”

Billy笑了,半讽刺半真心地笑了。“记得提醒我你不是唯一一个从此不能起名的人。还有谁在?”

“高级干员,精英里的精英。William Lopez在名单上。”

“听过他,不熟。我不在乎。我认识的还有谁?我知道这不是你今天第一次干这事。”

Maria叹口气,放弃了信息的控制权。“我们还会有Noah,Pete,和Effy。Iris也同意再来一次。爱信不信,她才是让这个主意通过的关键。”

Billy最开始吐了吐舌头,又送了耸肩,在最后两个笑了。“你说Fatima也进这粪坑了?倒是不错啊。你还能再幸运点吗。”

“你知道任务是什么,Billy。”Maria说。眼睛盯着塔一样的巨人。“你知道这里面的几个人。你明显有着我们需要的身体状况。世界现在有——”Maria有停了下来。“我们有大麻烦了,Billy。你是我们有的最强的。你能再就我们一次吗?”

Billy怂了耸肩。“店里没什么问题。Rafael可以去管理。我的常客可能会想这双难以置信的腿的,但是坏事肯定发生在好人身上。而且我也想我的小Iris了。”BIlly回到舞台上,拿了个皮袋子。“当然,Maria,你可赚便宜了。我可是个感情用事的人。咱们再闹个底朝天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