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gover wit' Karmortrine

测试

“……我无法想象这种行为合理化的结果。当然,所有人都可以说:“对方是自愿的”。当然这也显然是对于人身自由的尊重,允许他们进行这样的行为。”
Friday打开了另一个照片文件夹。
“你当然可以想到,这些照片幕外发生了什么,但只要没人去人肉这些人,他们也不会被挂在esu的首页上。或者是因为人类没有高尚到一种境界,能够完全依法办事。她是未成年人么?是,那这就是违法的。”
Friday的手开始轻微的颤抖。
“好啊,没错,我就是网络暴民。我对这种图片背后故事的憎恨盖过了我作为动物的欲望,而且”——Friday提高了音量,有几个人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我就是要治一治这些猥琐男。”
“我艹,他刚才说的什么?”
“大致的意思就是他要站出来反对儿童色情之类的。”
“干什么,写论文啊?”
“他给高层发了一篇论文,然后上面决定要去‘拯救世界的伦理底线’,这样。”
“行动代号总该——”
“以马寅初的名义,还是谁来着。”
“怎么,他要去漫展上打coser啊。”
“你说的那是应该在广州。他的意思可不是用‘打’的方法。”
“那是……”
“真人快打上门套餐,这回要用热兵器。你作为Site里最废物的人,只要把微博和贴吧盯紧了就行。”

——《我们的复仇》预告,基金会年度大戏,与恶俗势力,学院派势力,网络暴民携手打击你看不到的社会黑暗面。

文章节选如下:
“……基金会的使命,是简单的控制,收容,保护。在一件事物不成为SCP的时候,我们什么也不做。但是,从一个更长远的眼光来看,基金会的目标是给其体制外所有人的安全,免于skips的威胁。但是体制内的人和受到其他事物威胁的体制外民众就成了别的事物的活靶子。
基金会的使命很需要重新讨论,对于SCP的定义也是。尤其是‘体制有没有成为吃人机器’这一点,基金会里从没有人敢发声说些什么。”

“你准备好了么?”
“好了。”
“我说三二一,你踹开门,我开枪。”
“这一点也不基金会。”
“特殊时期,特殊办法。”
“好吧……”
“三”
“二”
“一”
“咚!”
枪声。

第二天,基金会内部网站上,一位涉嫌腐败的高级研究员被就地正法的消息传遍全球。

隔天,在——另一个——内部网站上,基金会社会学家开始讨论很多事情,特别是“体制腐败”这样的字眼,随处可见。

而这主角,在可以找到的内部记录上,仅以“伦理道德委员会成员”的模糊名字,被记录在更多前基金会高层人事档案上的死因一栏里。

有的人将其形容为“反体制”,隔天他因被查出强奸过大量的新进女性研究员而面临55年的牢狱之灾,在基金会外。
有的人说这是“胡来”,而他本人也是一个腐败分子。在他说出这句话的三天后,他在自己的私人别墅内被一把刀插进喉咙,失血过多而死。
有的人说“这是在妨碍执行收容”。在当年4月,他因利用基金会职务之便,出卖其祖国的秘密情报给敌国,而被判死刑。
有的人说他是一个SCP,在11个小时后,他被其站点的主管查出有编造收容档案的行为,后追加刑期114年。
而他本人,仅在基金会内部网站上出现过几次。
他说了这样一句话:
“基金会比你们想象的官僚的多。仔细想一想,如果没有那些高层的愚昧指令,根本就不会有那么多伤亡,不会有那么多胡编乱造的感情故事。那些故事编出来就是为了骗取经费的,而不是什么‘控制收容保护’。”

这场革命进行了6个月。
在之后的盘点中,发现了一些令人吃惊的数据。
在基金会2016年的年收入中,有接近60%的资金被贪污了。仅在2016年下半年,2,117位研究员和特工被性侵,还有(估算值)远多于6,530万元非工资资金因员工个人需求被消费掉。基金会员工的后续调查显示,其中有很多是用来“约炮”了。

例如,Site-CN-51的一名2级研究员,理论上工资应该高于5,400元,而在这场“革命”后发现,该研究员每月实际收入常常低于3,700元,他却一句话都不敢说。

同样是Site-CN-51,一位2级女性研究员,在后续调查中被发现有至少30次和其主管上床的经历,月工资是7,600元,还常常有“提成”,可以想到是为了什么。

Site-CN-22的一位主管,编造了至少12篇“感人故事”类的SCP,总共获得了接近一个亿的收容专项资金,而他所做的,只不过是在一个傻乎乎的网站上编写文章的源代码。

这场革命的星星之火,全球一呼百应。

至2017年6月第一周结束,统计结果如下:
SCP基金会从建立至今,约有77%的资金被贪污,2%不知去向。
基金会内部网站上发表的所有收容报告和异常事件中,近半数是编造的,其余的SCP有11%被夸大了。
有超过1/3的女性研究员和特工被性侵过,其中几乎全部都有再一次被性侵的经历。
3级以上的研究员,腐败金额超过80,000美元的比例超过了3/4。
腐败比例最大的分部是CN分部,至今比例为约80%。
其次是美国本部,69%
第三名是JP分部,66%
腐败金额至今最大的是美国本部,具体数额(因O5命令)不便透露。
其次是CN分部。
第三名是RU分部,从2000年至2015年,15年间贪污金额总和接近了俄罗斯2015年当年GDP的1/4。
在此注明,前两名与第三名的差距很大。
有超过20,000名未成年人被基金会员工强奸和诱奸,这是2016年在CN分部单独的调查结果。其中还包括被反复强奸,诱奸,性交易的。
在2017年的4月——仅在4月这一个月——全球有接近10,000人被处决。罪名从贪污腐败到出卖基金会机密,应有尽有。

而在革命之前呢?

用基金会某匿名模因学家的话来说:
“大家都相信基金会,相信基金会的高层,认为他们是对的,他们带领我们,我们吃苦耐劳,努力工作,就可以让人类获得和平和安定。可是现在看来,我们简直就是社会的毒瘤,到处过度行动,挑起国家间战争来维护自己的利益;而在内部,一片歌舞升平,毫无严肃的气氛。如果这场革命没有发生,还不知道以后会怎样呢。”
这位匿名革命者的回复是:
“我们比SCP更像SCP。我们吞噬整个社会的剩余价值,养了一群废物。体制内底层受高层压榨,整个体制又像水蛭一样,吸着整个社会的血。人命和人权在基金会就是狗屁,而我们中的很多人连想都没有想过,基金会早已不再像当年那样,是正义的化身。现在的基金会,就是一帮人在胡闹,整个地球都要被他们闹翻了。虚假的SCP编号,媚雅的词汇,其实那个神乎其神的SCP根本不存在,只不过是一个编造的故事。”

革命已经来了。
加入革命,有好康的大家一起分享,有外敌大家一起扛。
基金会 伦理道德委员会 特殊联合行动小组 2017年 6月 10日 宣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