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tory
评分: 0+x

“老子什么没见过。”经验丰富的Rodrigo刑警面对着眼前体积巨大、充满未知的工厂,也露出一丝紧张。这里曾发生过一起大型连环失踪案,警方派出的一只20人队伍全都杳无音讯,为此他主动申请来到这里收集证据。

警官握着手中的武器慢步向前,工厂的顶窗透出一缕黄色的灯光,活塞与齿轮碰撞挤压的声音愈来愈大。“半夜三点了,这帮人都不停工的吗……喂?你们不是已经和厂方交涉……喂?能听见吗?“Rodrigo的电话在此刻失去了信号,黑暗的森林中只留有那座工厂的机器声与警官手机的滴滴声。

“叔叔,可以帮帮我吗。”突然出现的稚嫩声音吓得Rodrigo赶忙举起手枪,环顾四周,一个粉色裙子的小女孩缓缓从黑暗里走了出来。黑夜的寒风无情地吹打着这片森林,而风却失去了它原有的声音。“你怎么会在这种地方?”警官放下武器“你迷路了吗?”

“我和爸爸妈妈本来是来参观工厂的,我们本在体验木偶的加工,但我一转眼他们就消失了。”小女孩面无表情地解释道。警官十分不舒服,因为面前女孩的言行举止都如同一个机器人,他没有怀疑太多,便背起女孩向工厂大门走去。

“你叫什么?” “Abigail。”

“你害怕吗?” “害怕。”

“不要怕,我们掌握了大多数这里的情报,一定能找回你的父母的。” “谢谢。”

警官无法从女孩的话语中感到一丝害怕,相反,她的声音中几乎没有一丝感情:失去亲人的伤感、面对未知的恐惧。Rodrigo选择将精力放在工厂上。大门是打开的,他缓缓进入工厂,地上的木板吱呀作响,已好久没有翻新。在微黄的灯光下,天上的灰尘愈来愈明显。蜘蛛网、蟑螂窝、断指,地上的杂物中出现了许多不该出现的事物。

“地上的脏东西真多。”说着,Rodrigo掏出了兜里的手枪。脚步声出现,随后在面前的巨大齿轮组与传送带开始运作,声音变得巨大。一个十分高大的木偶走向了机器,这个木偶大约有4米高,臂长达到了身长的三分之二,它的身体看上去是木制的,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木偶的头部是一个人类的头部。Rodrigo赶忙躲到了一堆纸箱的后面。

“爸爸!”看到亲人的喜悦让Abigail的声音重回生机,但Rodrigo清楚现在不是应该发出声音的时候,警官捂住女孩的嘴,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却是那个高大诡异的木偶。木偶听到声响,伴随着木头与地板碰撞的声音,缓缓向警官走来。Rodrigo绕过掩体飞快地跑到了机器旁。

突然,工厂上方响起失真的广播“进货,收集,加工。”工厂后部房间一个一个地被点亮,一群木偶弯着腰从房间走出,Rodrigo辨认出了警队的队员。“妈的,这是哪个缺心眼的混账干的。”他将手枪上膛,跑到了机器后方。传送带上都是棍状的木头,与木偶的四肢相似。Abigail爬下警官的后背,举起了手,在那一刻,他看清了小女孩身上的细节,她的每一个关节都如同木偶,从手臂到指节。Rodrigo的恐惧感难以平复,女孩起身转向那群木偶,大声地尖叫。

这声音如同一道狂雷,将Rodrigo的鼓膜震破,他强忍疼痛,将枪对准了Abigail。“咔!”,伴随着枪声,整座厂房的灯全部熄灭,只有机器保持运转,Rodrigo护住耳朵,起身想要触碰Abigail,但那里什么也没有。“咔!”厂房恢复光明,木偶围绕着Rodrigo,愉快地跳起了舞,那支舞蹈是何其的诡异……

Rodrigo放弃了抵抗,只是随意的向这些木偶开枪,木屑横飞。它们一步步逼近,将Rodrigo抬上了传送带。Rodrigo闭上了眼,静静地享受这个小憩时间,毕竟他太累了,太累了。

灯再一次熄灭,机器开始运作,月光照射进入厂房,仿佛这里在进行一个神圣的仪式。


脚趾已拆除。

—小腿已拆除,大腿已拆除。

正在执行-肉-皮—-已剔除。

正在执行—-——

小腿已拼接,大腿已拼接。

正在执行-躯体-已接入。

———头部已拆除。

正在执行

头部已拼接。

正在连接神经单元。

欢迎,Rodrigo员工。


欢迎加入Rophingrot工厂的大家庭,正在进行意向自杀者的接待与改造,详情请拨打16780637。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