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tbot

Mann博士垂头丧气地坐在椅子上,看起来像是个问题生正面对着校长一样。“我猜你应该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六个SCP逃离收容,超过五十人伤亡,损失了成千上万的美元,是的,博士,我想你现在应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了。”███████博士坐在Mann博士的对面,表情冷峻,“我已经看过事故报告了,但是我需要你对其中的几个疑点澄清一下。”

“是的,长官。”Mann博士低声答应道,他的身体在椅子里陷进去又深了一点。

“好,让我们回到最开始吧。到底发生了什么?” ███████博士问道。

"好吧,本来一开始我在给河豚猫剃毛…"

Mann博士轻轻抚摸着小猫的脑袋,让小猫平静下来。然后他拿起身边的剃刀,他可不想在剃毛过程中触发了小猫的防御机制。“那是个很好的项目。”他自言自语道,“可以推动科学发展…”

外面突然一声巨响,小猫吓得缩成了一团小毛球。Mann博士叹了口气,估计还要好久小猫才能再次平静下来,他决定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

Valence博士正在大声训斥几个正在搬运一个大箱子的维护工人,箱子的一角已经有了轻微的破损,显然是刚刚撞到了墙上造成的。Mann有点好奇箱子里是什么。

“天气不错,Valence博士。”Mann博士说道,“很抱歉您刚刚干扰了一个十分具有科研价值的实验的进行。我没有指责您的意思,不过我确实需要安静的环境。”

“都怪这些白痴,”Valence博士说,“他们竟敢这么粗暴地对待珍贵的计算机设备,动作像是把自家旧沙发拖到路边一样。我发誓如果机器被他们搞坏了,他们都得被分配到Keter的任务中!”

“请原谅我的好奇心,博士,箱子里装的是什么?”Mann博士试图从箱子角落的破口处向里看,但是并没有看出里面装的是什么。

“啊哈,想知道的话就下午三点来服务器室,我会在那里打开它。可不要告诉其他人,这个箱子里的东西可是能够让基金会改头换面的。”Valence脸上露出自豪的笑容。

“真的?”Mann博士说,“好吧,我一定不会错过的。”

"所以这就是你第一次见到这个装置?" ███████博士问.

“我也希望这是最后一次。”Mann无奈地苦笑着,“如果我当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一定会更早阻止它的。”

心理学家接着追问:“之后发生了什么?”

“之后我回到实验室接着完成了实验。”Mann博士说,“简直太迷人了,真的…“

“呃…我已经看过照片了。”心理学家打断了Mann,脸色有点发绿。

“它的毛发还会长回来的。”Mann博士说。

“我们还是先说一下你和Valence的会面吧。”

直到下午三点半Mann博士才来到三号服务器机房门口,因为他一直沉迷于他的实验。而且他在存放服务器的大楼内头晕转向了二十多分钟,才等到一个警卫把他带到了目的地。当Mann到达时,他完全没想到机房内会有这么多人,十分拥挤。他在人群中发现了几位研究员,同时也是他的好朋友:Strelnikov,Dmitri Arkadeyevich。

“对不起,请让一下。”他试图从人群中挤进去看看。

“啊哈,Mann你来了。”Valence博士对Mann打了个招呼,“你迟到了,我已经向大家展示过这个Hatbot了。”

“Hatbot?”Mann博士一头雾水。

“是的,Hatbot。”Valence博士指着人群中的一个东西,由于室内太拥挤,Mann之前进来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这个东西。

那是一个人类外形的物体,它的皮肤是光滑的黑色塑料,脸上本来是五官的地方用一排指示灯代替,夸张得看起来像是刚刚从好莱坞电影里蹦出来。它头上还戴着一顶爵士帽。

“这个帽子是什么情况?”Mann打量着那顶爵士帽,“正常的机器人不应该有这个吧。”

“哦,那是我一个技术员的恶趣味。”Valence博士说,“本来我打算叫他快速学习人工智能系统,但是他们一直管他叫Hatbot,所以名字就这么定下来了。”

“快速学习的Hatbot听起来最合适,是的。”Hatbot突然说了一句话,声音十分平和,听起来和人类相差无几。

Mann博士扬起了一侧的眉毛。

“呃,好吧,它目前还不是很聪明。”Valence说,“不过它可以从对话中学习,它听到的越多,它理解和运用语言的能力就越成熟。但是它真正的作用在于路由通信,在这个服务器机房里,他能处理基金会所有的通信需求。”

“哦,那听起来不错…”Mann博士觉得Valence博士脸上的表情有点浮夸,也许好好做个整容手术能让他看起来正常一些。

“非常聪明的尖叫在犹太人赞扬共产党,Mann。”Hatbot开始胡言乱语。

“呃,好吧,”Valence有点尴尬,“还需要解决一些问题,我得让他远离D级人员,不然他们就会一直往Hatbot的数据库里灌输奇怪的东西。”

“那不错啊。”Mann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这个拥挤的地方,“但是我得走了,我有很多工作需要做,你知道的,那些迷人的…”

“你的生命将会在英格兰的午夜清零。”Hatbot突然说。

“也愿你有愉快的一天,Hatbot。”Mann博士简单地与Hatbot告别,然后匆匆离开。

“那就是他第一次威胁要杀了你吧。”███████博士问。

“我想是的,”Mann回答道,“我当时并没有想这么多,但是根据后来发生的事…”

“那你再次见到Hatbot是什么时候?”心理学家继续发问。

“当天晚上。”

实验室里漆黑一片,寂静无声,仅仅有一丝光线从Mann博士办公室的门缝里透出来。他正坐在椅子上享用刚刚从微波炉里拿出来的卷饼。当他用餐刀把卷饼切成小片时,他听到办公室的门被打开的声音。

“你好?”他试探着喊了一声,“有人在吗?”他举起了他的手术刀,以防遇到入侵者,或者实验室中逃出来的病人。

“她的刀刃已经被你用钝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哦,原来是你,Hatbot。”Mann博士说着放下了手中的餐刀,“你不该呆在这里,你应该呆在服务器机房。”

“你不该呆在这里。”Hatbot说。

“什么?你说什…哦,当然了,你只是在学舌。好吧,让我送你回到服务器机房。”Mann博士戴上他的机械智能手套,开始引导Hatbot回到服务器机房。

Hatbot并没有离开。它像是生了根一样一动不动。

Mann博士继续发出指令。“来吧,Hatbot,是时候回家了。”

突然间,Hatbot转过身,他的手臂狠狠击中了Mann,直接把他打倒在地。“他来了!”

“这是什么情况?”Mann叫道。Hatbot正一步一步向着他走来。

突然,天花板裂开了,一个重物砸到了Mann的身上。

“看来这个地方会有一场官司要打了。”特工Yoric坐起身,看到了眼前的Hatbot。“哦,嘿,Hatbot。”

“我的…肺…”Yoric身下传来Mann博士虚弱的声音,他正拼命试着呼吸。

“哦!太抱歉了。”Yoric赶紧站起身,把Mann扶起来,“真抱歉弄坏了天花板,它不像以前那么结实了。”

“没事,不用在意。”Mann博士挥了挥手“对了,你能帮我把Hatbot带到服务机房吗,它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好的,没问题。”Yoric爽快地答应了,“不过问题指的什么?”

“嗯,我不清楚情况会不会更糟糕,但我发誓,它刚才袭击了我!”

“呃,可Hatbot是无害的啊。它连一只苍蝇都不会拍死的。”Yoric边说着边拍了拍Hatbot的后背。

“就像你说的就好了。”Mann说,“不过还是赶快让它离开我的实验室,回到它该去的地方吧。”

“你当时没有怀疑过Hatbot是故意的吗?”

“有一点。”Mann博士答道,“不过我真的不是很了解机器人,据我所知,这种事情偶尔发生也是正常的。”

“那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发觉情况不太对劲的呢?”

“当Hatbot在第二天晚上,再次试着要杀了我的时候。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开始试着检验它行为的模式了。”

Mann博士正在他的办公室打瞌睡,突然听到了一些声音,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偷偷进到办公室里来了。他悄悄地叹了口气,然后拿出了他的手术刀。当他打开房门时,他看到一个黑色塑料材质的身影离开了房间,而房间的桌子则烧了起来。

Mann花了十分钟才控制住火势,这其中至少有五分钟的时间他在试着搞明白,在启动喷头前如何正确地持有灭火器。现在他从头到脚都沾满了阻燃泡沫,多亏了他的发网,只有他的小胡子没有沾到泡沫。

他想马上去找Valence理论一番,但不幸的是现在是深夜,他也不知道Valence在哪。那就只剩下一个办法了。

“Rights博士!Valende博士的发明想要杀了我!”Mann博士一边喊着一边冲进休息室。

“什么?慢慢说,Mann,发生什么了?”Rights博士问。

“刚才我在办公室里,Valence博士发明的那个机器人闯进我的实验室放了一把火。昨天晚上那个机器人还打了我,很用力地打了。“Mann试着表现出极度愤怒的语气。

“哦,可怜的孩子,你确定是Hatbot想要杀了你么?亲爱的?”Rights博士问Mann。

“当然了!”Mann博士回应道,“这可是我亲眼所见。”

“好吧,那它一定会出现在监控录像上。过来,亲爱的。”Rights博士把Mann拉进监控室。

“然后呢?”███████博士问。

“监控录像上什么都没有!连一个该死的鬼影子都找不到!” Mann博士愤怒地扯了扯自己的络腮胡子,“所以Rights博士以为我在做梦!她给了我一块曲奇和一杯热牛奶,但这不能阻止那个机器继续胡作非为。”

“你是否怀疑过Hatbot篡改了监控录像呢?”███████博士接着问。

“我知道它一定做了什么手脚,但是我之前说过了,我对于这些电脑、网络什么的不在行,我只知道当时没有一个人会相信我。”

“为什么?你能具体的说说吗?”心理学家问道。

“好吧,最主要的问题在于,每一个人都很喜欢那该死的Hatbot。”

Mann博士紧张兮兮地穿过走廊,已经过了午饭时间了,他还没有合过眼,一直在等待来自Hatbot的下一次袭击。
“你一直在Hatbot附近转悠?”走廊上一个卫兵问另一个卫兵。

“哈,是的,它一直在说‘该死的树,我一直爬上云端,他妈的!’真是太逗了!”卫兵说到这,哈哈大笑起来。
“真是太好玩了!”第一个卫兵回应道。

“他们怎么会没有意识到Hatbot的危险性?”Mann博士小声嘀咕,“他们难道不知道它是个威胁吗?"

“Tovarish Mann!”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今天过得怎么样啊,同志?”

“Strelnikov, Dmitri Arkadeyevich!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我的朋友!”在这种情况下,Mann很高兴能遇见一个俄罗斯人,“你一定会相信我的话的。”

“你需要我相信什么,我的朋友?”特工Strelnikov问。

“那个Hatbot,它一直在试着杀了我,但是没人相信我!”Mann觉得自己都快哭出来了。

“不用多说,我明白了。”Strelnikov说,“我这就去帮你关掉这个法西斯机器。我在哪能找到它?”

“噢,真是太谢谢你了!”Mann说,“它就在服务器机房里。”

“好的,Mann同志,我这就去毁掉它。”说着,Strelnikov昂首阔步地离开了。

“那就是你最后一次看到Strelnikov吗?”███████博士问道。

“是的。可怜的Strelnikov, Dmitri Arkadeyevich,他不是很了解这个site,他需要自动导航来找到路。据我所知他整整失踪了好几天。”

“他现在没有大碍。”███████博士说,“除了部分皮肤被蒸汽管道烧伤。之后发生了什么?”

“我猜Hatbot知道我开始怀疑它了。它逐渐变得狡猾起来。”

Mann博士坐在他的办公室中,刚刚他打了个盹,但是很快就醒了过来,他知道Hatbot很快就会来袭击他。虽然他的实验室已经处在戒备状态,但是他必须保持清醒,免得他精心准备的陷阱打了水漂。

“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

Mann博士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机器人不会那么尖叫,他赶紧向实验室看去。一个男人踩中了他布置在门口的陷阱,此时正吊在半空中不停地挣扎。一个包裹落在他下方的地板上。

“噢!”Mann博士说,“你不是机器人。”

“放我下来!”那个男人叫道,他还穿着维护工人的制服。

“哦对,当然,不好意思。”Mann博士赶紧跑进实验室,小心地跨过绊网,绕过绳套,避开重重机关,赶快用手术刀划断绳子,让那个男人落在地板上。“你有没有看到一个机器人,黑色外壳的?”

“什么?没有!”那个男人挣扎着站起来,“我只是被告知要把这个包裹交给Mann博士。”

“我就是Mann。”

“那好,这就是你的包裹,拿好了!”那个男人怒气冲冲地走了,连再见都没说。

Mann博士捡起地上的包裹,走回办公室,还在想里面会是什么,生日礼物?是不是他的生日快到了?不对,他的生日上个月就过完了,他还收到基金会发的电子邮件提醒他去体检。难道是圣诞礼物?

一定是圣诞礼物,他想。他用手术刀划开外包装,发现里面有几个奇怪的、球形的水果,大约有石榴那么大,表皮是深紫色的。最奇怪的是里面还有一张字条,上面写着:“他在墙后等着。”

Mann博士条件反射似地举起了手术刀。

两分钟后,Mann博士跌跌撞撞地逃出办公室,身上都是昆虫叮咬过的痕迹。“蜜蜂!”他痛苦地哀嚎着,“为什么一定要是蜜蜂!”

出办公室没跑几步,Mann就被地上的铁丝网绊倒,手臂也伸进了一个陷阱里。他整个人趴在地上摔得够呛,不小心脚踢到了一个操纵杆,一堆小型滚珠轴承散落在他身边的地面上,他刚刚想站起身就又踩到了地上的轴承,又狠狠地摔了个狗吃屎。Mann为了保持平衡胡乱地挥舞着手臂,但是却不小心拉断了一根线,激活了放在一边的本生火焰喷射器,火焰点燃了他的外套。他刚刚勉强把手臂从陷阱中拉出来,又不小心碰倒了实验室的椅子和试验台上的一小罐酸液,它直接浇到了Mann的腿上,他又发出了一声尖叫,一只蜜蜂趁此机会迅速飞进了他的喉咙。他咳嗽着,挥动着双手向出口跑去,就在他一只脚踏出实验室的时候踩中了最后一个陷阱,Mann整个人被突然倒挂了起来,脑袋正悬在他训练过的几只外科手术螃蟹上方,此时这几只螃蟹正挥舞着大螯跳上跳下等着喂食。

“它从417室寄来的水果?”心理学家问,“然后你就那么去吃那些水果?”

“我还以为那是圣诞节礼物。”

“现在都快七月份了!”███████博士说,“算了,没什么…那你中招之后发生了什么?”

“好吧,在我切除了坏死的组织,做了一场紧急心脏外科手术之后,我开始试着去寻求帮助。”

Mann博士过走廊,绝望地想寻找帮助。任何帮助。

他走过了Clef的办公室。

好吧,这可能会有一些帮助。

他走进休息室,只有Tam特工坐在里面,正在吃一个类似三明治的东西。

“打扰一下,Tam特工,我有些事想跟你聊几句。”

“当然,Mann,怎么了?”Tam特工热情地招呼他进来。

Mann坐在Tam的对面:“Hatbot还在想要杀了我,我真的有点害怕,我觉得它很快就要达成目标了。”

“哦,这点子真是太疯狂了!Hatbot多酷啊!”Tam特工笑着说,“该死的树,我一直爬…”

“你不明白!”Mann简直要抓狂,绝望地大叫起来,“它袭击了我,在我的办公室里放火,还用蜜蜂偷袭我!”

“蜜蜂?听起来你需要一罐杀虫剂。”Tam特工轻笑了几声,低头看了看他的三明治,“哦该死,那个混蛋偷走了我的芥末!”

“拜托,Tam特工,这是很重要的事。”Mann说。

“这也是很重要的事!不知道那个混蛋偷走了我的芥末,不管这个该死的小偷是谁,我都要把它的脖子拧断!”Tam一边说着一边厌恶地扔掉三明治。

Mann灵光一闪:“是Hatbot偷的!”

“Hatbot?”特工Tam抬起头看了看Mann,愤怒地咆哮起来,“我要去毁了那堆该死的废铁,然后把我的芥末拿回来!”话音未落他就抓起桌子上的黄油刀向走廊跑去,只留下一句话,“还有我的辣根!”

Mann心中窃喜,他确信现在这个问题可以被彻底解决了。

“但是事情并没有像你想象的那样解决,对吧?”███████接着问道。

“是的,并没有。”Mann说,“我高估了Tam特工的判断力,他只是揍了Hatbot几拳,然后骂他是娘炮,在离开的时候还向一个研究员吐了口水而已。很遗憾,Hatbot没有被关闭,或者被毁掉什么的。”

“所以你第二次试图关闭Hatbot的尝试失败了。”

“是的,但是直到他再次尝试要杀了我时,我才意识到这一点。”

Mann终于可以安心地睡一觉了,自己终于安全了。多亏了Tam特工。

但是当他听到有人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走动的时候,还是被吓醒了,一个闯入者!但是这怎么可能,Hatbot应该已经被Tam毁掉了啊。

他从床上下来,如往常一样抓起手术刀,小心翼翼地打开办公室的门,点亮房间里的电灯。

实验室的中间站着一个人。他弓着身子,不知道为什么,手上带着金属手套。

“您好?”Mann博士的声音有些颤抖,“恐怕我现在有点忙,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明天早上再来…”

那个人突然发出一阵低吼,然后竟然咯咯笑了起来,令人毛骨悚然。他又尖叫了一声:“他来了!”那个男人接着说,“在后面…他…在等着。我…我…阻止。不,他接到了命令,他…他没有混乱,他来了!” 那个男人的眼中流出黑色的物质,那症状像是被SCP-679感染了,但是那黑色物质看起来粘性更大。

“什么?谁来了?你的声音怎么了?”Mann颤颤巍巍地问道,伸手去拿他的手术刀。

“ZALOG!1”这个男人的喉咙里发出了一阵人类绝无可能发出的叫喊,他的金属手套逐渐变形成了一个尖锐的圆锥状物体,就像是刚倒在模子里铸成的。

“我还是不懂它是怎么做到的。”Mann说,“我明白它使用了███,但是我并不确定他是怎么到我的实验室里来的。那可是一个单独的测试对象,他是怎么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做到的?”

“我们还在研究他是如何控制维修工人的。然而一旦它做到了,Hatbot就可以给维修工人所需的通行权限,让他把███带离收容区域,拿到你的实验室,然后穿戴上它。”

“真是个恶魔。”Mann喃喃地说。

“之后你做了什么?”心理学家接着问。

“之后嘛,好不容易杀掉了带着███的那个对象之后,我就意识到我必须找个方法,一劳永逸地除掉Hatbot。”

Mann博士冲进服务器机房,“Valence博士!”他叫道,“我必须和你谈谈。Valence博士!”

这位科学家打开了门:“好啊,Mann?发生什么了?”

“你的那个机器思想家2想要杀了我!”Mann揪住博士的衣领。

“放开我,你疯了吗!”Valence说,“太荒唐了,Hatbot是绝对安全的。”

“你应在清晨迷人地独掌大权,”Hatbot依然在胡言乱语,“在英格兰每一个午夜。你是人类吗,Mann?”

“我没疯,我很正常!这个机器一直试图杀了我!”Mann博士放开Valence博士的衣领,指着服务器机房大吼,“目前为止他至少进行了四次尝试了,我再也无法忍受了!Hatbot必须被毁灭!”

“你疯了吗!”Valence问,“你知道这个机器花费了我们多少心血和钱财吗,别指望我会因为你的一句话就把那些成本付之东流!”

“但是它想要杀了我,”Mann争辩道,“你们为什么都不信任我,它必须被毁灭!”

“你需要坐下拍张照片,然后估计就死掉了。”Hatbot插了一句嘴。

“你看!看见了吗?它竟然还在威胁我!”Mann怒吼着。

“我觉得你大概是工作太累了。”显然,Valence博士还是不买帐,“你应该回家好好睡一觉。”

“我不需要睡觉!我要把Hatbot毁掉!Hatbot!销毁!3

“警卫!”Valence叫道,“看住Mann博士,护送他回办公室,不要让他再接近服务器机房!”

“你不能这么做!你怎么还不明白?Hatbot是个威胁!威胁!我再跟你说一次!”Mann博士的喊叫变得更加歇斯底里,两个警卫走过来,架住他就往外拖,“你认为它是无害的吗?迟早有一天他会杀了我的!”

两个警卫丝毫不理睬他,把他拖出了走廊。

“所以,你和Hatbot的第一次正面交锋宣告失败了。”███████博士说,“之后你做了什么?”

“好吧,我想你能理解,在这个点儿上我已经十分绝望了。”

Mann博士惆怅地在大厅里踱步,他一靠近服务器机房,就会被拒之门外,或是被警卫礼貌却坚定地送回办公室。没有人相信他说的话,他们怎么就不懂这是个生死攸关的问题呢?

就在他即将放弃希望的时候,他听到了有人在小声嘀咕:“哦,上帝啊,Hatbot真是太讨厌了。”

他抬头看向那个说话的秘书,她名叫Break,“不好意思,您刚才说什么?您能再说一遍吗?”

Break看向Mann,用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的声音说““我。恨。Hatbot。你有什么意见吗?”

“不!我也恨死Hatbot了!”Mann仿佛找到了同类一般,声音都变得兴奋起来,“它一直试着杀我。”

“哦,你就是那个他们一直在议论的人。”

“但是你相信我说的,是吗?”Mann急忙问道。

“不。”Break说,“Hatbot只是个机器人,他几乎都不能好好说话,哪里有能力去计划杀你?”

“但是,那你为什么说你讨厌Hatbot?”Mann再次陷入了绝望。

“是的,我讨厌Hatbot,但不是因为它会杀人什么的。是因为几乎所有人都在谈论Hatbot,人们每天都会走过我的桌子旁边,重复着那个破机器每天说的话,我发誓,我要是再听到有人说‘该死的树’…”她说着愤怒地瞪着大厅旁边的服务器机房,“而且,当我进入机房的时候,它竟然跟我说想要我的裸照!”

“好吧,如果这是个大麻烦的话,”Mann说,“为什么不去处理它呢,行动起来!毁掉Hatbot!”

Break想了一会儿,还是摇了摇头,“不行,我办公桌上还有很多其他的事情要做,现在还轮不到它。”

“但如果他们要把Hatbot带到这里来呢?”Mann问。

Break手中的铅笔被她不自觉地掰断了。“这里?”她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对啊,他们打算带着Hatbot从这里开始到工厂附近转一转,无论它在站点的任何地方都能够一样工作。”Mann开始胡说八道了,但听起来还是有一些可信度的。

Break眯起了眼。“在这等着。”她边说话边从书桌中抽出一把手枪,“我马上就回来。”

之后她走出大厅,直奔服务器机房而去。Mann博士笑了起来,她看起来比Tam特工靠谱得多,她一定能很快的问题处理好。

“也就是这个时候,一切都乱套了。”███████博士说。

“是的,看起来这个时候Hatbot的能力已经变得更强了。”

当Mann博士听到有人尖叫,也闻到了一股烟味时,他意识到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显然,Break只用一把手枪,并没有很好地搞定这件事。

一个人跌跌撞撞地从走廊里走出来,他的眼睛里流出了和已知的047号项目相同的黑色物质,而更多的物质则是从他的嘴里滴落下来的。他转向Mann:“他来了…我必须…我必须杀了Mann。”

“杀了Mann?”Mann博士吓坏了,“但是我就是Mann博士!”

“ZaIgo万岁!”那个男人举起了手枪。

Mann博士不能再等Break回来了,他赶紧吓得俯身躲避,一颗子弹刚好打中他刚才的位置身后的墙壁。他赶紧跑出大厅,一直跑,直到他发现了一个厚实的衣橱,他赶紧躲在衣橱里。

Mann死里逃生般松了口气,直到他发现在这个衣橱里,竟然不止他一个人。有一个D级人员正捂着脸蹲在一边。

“打扰一下,”Mann对那个人说,“瞧,咱俩都躲在这里,也许我们能一起搞清楚发生了什么,然后一起解决了它。这样的话,你帮助了基金会,你的待遇也会有所改善。”

那个男人抬起头,Mann博士看到那个人脸上五官已经都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漆黑的大洞。洞中漆黑一片,竟然仿佛能看到星星在闪烁,能听到悉悉索索的刮擦声,那声音仿佛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

Mann博士尖叫起来。随后他决定还是不要浪费宝贵的呼吸,这个时候他更应该赶快逃命。

他沿着一个非常迂回的路线跑回了实验室,每一次他听到脚步声,都会改变行进路线。当他到达实验室时,那里一个人都没有,他赶快锁上门,差点如释重负地哭出来。

他试着弄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这一切都是Hatbot搞的鬼,必须得有人去阻止他,但是怎么办呢?

他只想到了一个方法。

“所以,就是在这个时候你决定要亲自面对Hatbot吗?” ███████博士问。

“是的。”Mann博士说,“我似乎明白了它为什么害怕我。我知道我是基金会中唯一一个不会受它影响的人。”

“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心理学家问道。

“好吧,虽然这只是我的推论,但是…你有没有注意到基金会的员工最近有点…古怪吗?”Mann问。

“…是的。”心理学家说,“我们确实注意到了。”

“好吧,我认为Hatbot只能够对特定的大脑产生影响,那种大脑必须能够和它产生某种连接才行。不过很明显,我对此免疫,因为我的大脑再正常不过了。”

心理学家尴尬地咳嗽了几下。“是的,很正常。无论如何,你离开了你的实验室,接下来你做了什么?”

“紧接着,我就在和Hatbot战斗了。”

Mann博士走出走廊,期间还遇到了几个被Hatbot控制的家伙。他们大部分是警卫和D级人员,他尽可能安静地解决掉了这些人,但还是不免有几次引起了别人的注意,然后他就只能跑路了。虽然走得很慢,但是最终他还是到达了服务器机房。

这里的情况再糟不过。墙壁上的金属像是肌肉一样蠕动着,又像是有许多蠕虫在墙面下爬行。目之所及有许多人,都在痛苦地呻吟着,黑色的液体从他们身上滴落,他们在地上拖沓着缓慢地爬行着。

Mann博士绕开眼前这群人,独自走进服务器机房内。

空气中出现了一道道蛛网状的裂缝,房间内所有的东西都扭曲了,看得Mann眼睛疼,可是Hatbot在哪里呢?

突然Hatbot一拳打过来,几乎都要把Mann打飞出去,而紧接着第二拳就打了过来,但是被Mann堪堪躲开了。“你不应该在这儿!你应该呆在英格兰,等着每24小时后生命被重置!”

“Hatbot!”Mann吼叫着,“我一定要毁掉你!”

“主人即将来到,唱响这个世界的毁灭之歌。”Hatbot说道,它的声音已经和最开始变得不一样了,再也不是原本经由电子合成的平滑声调,而是变成一种古怪刺耳的谐波,听得Mann脑袋疼。“今晚英格兰的夜景一定很美,Hatbot万岁!”

“关掉它!”Mann博士喊道,“这一切必须结束,这太疯狂了!”

“这是多么美丽的音乐,该死的树,杀了Mann,杀了Mann,杀了Mann,杀了Mann!”Hatbot向Mann挥动着他那条黑色塑料制成的手臂,向Mann打来。

Mann博士躲到一边的桌子后面,他脚下踩到了原本应该放在桌子上工作的仪器。他放下了手中的手术刀,明白这个对机器人用处不大,然后把手伸进他的包里,拿出了他的秘密武器。

“你的办公室里为什么会有一根板球棒?”███████问道。

“当然是为了预防SCP-008突破收容嘛。”

“这样。请继续说下去。”

Mann拼命地挥舞着球棒,对着Hatbot的脑袋和身体连接的部位不断击打下去。“为了科学!”他吼道。

“拥抱终结吧。”Hatbot一边说一边向后挣扎,他的爵士帽从头上掉落在地板上。Mann博士不停地挥动球棒,Hatbot脖子上的破口越来越大。

“我不能让你这么做了,Mann博士。”这个机器人说着一把抓住球棒,用力想把球棒从Mann手中拉过来,“他正在黑暗中等待。”
Mann博士向后拉扯,想要把球棒重新拉回来,“你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为了人类的安全,必须阻止你!”

“我会让你和他融为一体,Hatbot万岁!ZALGO万岁!”Habot突然起身发力,几乎要把Mann拽倒。

Mann博士一脚把桌子踢到Hatbot的身上,终于使它放开了球杆,于是他接着开始击打刚才的破口处。它表面的黑色塑料裂开了,露出了里面的机械结构和电路。

“我必须去给他打电话然后把他放出来,”Hatboot向身后退了几步,试图离那根球棒远一点“这些混沌的灵魂。混沌的蜂群思维。他即将到来,ZALGO…”

Mann接着用球棒敲打着眼前的机器人,塑料破口处的机械和电路都被敲碎了,“这下是替我的实验室打的,这下是替我的朋友打的,这下是替那些可怜的蜜蜂打的!”

“那面墙墙墙墙墙墙…壁壁壁壁…”Hatbot的声音变得越发缓慢含糊,“Daisy,Daisy,告诉我你的答案好吗?4]该死的树,爬…爬爬爬爬爬爬上上上上上云…他他他他他妈的的的的的。”最终,刺耳的声音终归于寂静,机器人脸上的灯光也逐渐暗淡。

四周诡异不安的气氛消失了,墙壁恢复到了原来的状态,空气中的裂缝也不见了。Mann博士从地上捡起爵士帽,戴在脑袋上,一边吹着口哨,一边离开了服务器机房。

“这就是全部了。”Mann博士说,“哦,站点里可能会需要好好清理一下,不过看起来所有的事情都恢复正常了。”

“除了这场事故所造成的间接损害。”███████博士还是有点闷闷不乐的,“好吧,你在这场混乱中所扮演的角色我已经很清楚了,考虑到当时的情况,你的行为十分合理。不过以后希望你能够在Keter级别的现实扭曲形成之前,就把事情处理好。”

“我会尽力而为。”Mann说。

尾注:
在基金会的网络的深处,一个后台程序触发了一个隐藏的脚本。

登录:E_Mann
密码:…………………….

欢迎,Everett Mann博士
收容站点17,终端137
您的会话权限将在30分钟后中断。

E_Mann@SCP-Site17-T137:~$ sudo -bK -u root '/home/L4/A_Valence/bin/hatbot -d &>/dev/null'
sudo:用户无权登陆,本次操作将会被记录上报。
E_Mann@SCP-Site17-T137:~$ su A_Valence
Pass: merrilydownthestream

A_Valence@SCP-Site17-T137:~$ su root
Pass: doestheblackmoonhowl

授予完整系统访问权限
将监视所有进一步活动

root@SCP-Site17-T137:~# /home/L4/A_Valence/bin/hatbot -d &>/dev/null
[9] 13873
[9]+ Loading….. Done
[9]+ Running as Daemon

他来了。

[END OF LOG]5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