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thanel α

她的乳房涂满残羹
亮晶晶的唾沫
和奶油
是从“拿破仑”蛋糕和千层里挤出的
人的乳脂
因重力缓缓地坠成水滴状
将流未流
虚弱地垂着
那一大滴
将要触地的刹那

模糊了
模糊成没有身形,没有五官
连心肺都没有的
灶下粘着雪白面粉的擀面杖
两头一般粗
一头系着长久汗渍的绳
快要看不出本色
令人作呕的黑红
另一头是
那从前的士子用朱笔勾勒
又被粘稠的体液一层层覆盖 风干
皲裂 又扑上白粉
化上红妆
推出来
“呼之欲出
娇艳欲滴”
叫卖着
“轻拢慢捻抹复挑”
嘈杂地叫卖着
“绝色 极品 任人摆布”
——成交!

有人涌上来
抓住她不成形状的头尾
像和一团湿漉漉的面粉
东拉西扯
勉强捏出雌性生殖器的样子
抬上祭坛
朝拜者来了
坚定的信者与不信者来了
饱腹者与空腹者都赶来
鸦群一样的人群堵得水泄不通
跪下!
人们腿软瘫倒在地
胀满血丝的眼球鼓着
身子扭向祭坛
***微启朱唇——
我要照我自己的模样重新塑造你们
如你们创造了我
于是
祭坛消失了
人群消失了
万物屏息
一片黑暗 死寂中
工厂拔地而起

为了完成夙愿
她日夜赶工
催吐出
淹没厂房的
**和**
终于达到原来信徒的数量
他们对她的颂歌 宏亮响彻天际
看啊孩子们

就是积累

万丈光芒渐渐褪去
她疲软地蠕动着
慢慢爬向厂门
搜检妇 站岗亭
喝令停下要搜身
把她表皮的褶皱一层层掰开
稀疏发黄的毛发下
隐隐可见
一只虱子钻进皮褶深处
她痛苦地张开双唇
发出一声
悠长的呻吟
颤抖的尾音
回荡在
曾是远古的祭坛
今仍是祭坛的大地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