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asher Cinema Production

“心情紧张吗?”Jericho问。
“有一点,”Callahan承认。“毕竟这次旅途的行程不短啊。”
“别担心,”Jericho说。“虽然你将孤身一人,疲惫不堪,而且压力山大,但你可是在拯救世界呢。再说了,七十亿公里也不算太远啦。”
“也是。我会想你的,老友记。保护地球就靠你了”
“保重。”
两个物理部门的特工击掌执意,然后紧紧拥抱在一起。虽然物理部打击小队的成员都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当你的好友要在太阳系的另一边驻守十年,你总归会有些激动的。尽管这有些难为情,Callahan不得不承认他会想念这个曾经偷偷喝掉冰箱里所有啤酒的混蛋。
“Callahan特工?”穿着白大褂的科学家说。“你的任务指令准备好了。”
“博士,我这一年都在为了这个任务训练。我知道我要面对的是什么。”Callahan说。
“话是这么说,但规矩就是规矩。我必须在你登上传送台之前将任务指令读一遍。”Benjamin Flaherty博士 (物理学博士)说。
“好吧。”Calahhan无奈地叹了口气。
“我会尽快的,”Flaherty博士保证。“好,在几分钟内,你将会乘这艘船前往太平洋中心的一个驳船上。之后驳船会通过魔法方式传送到Farpoint前线行动基地处。驳船上搭载了运输到Farpoint基地的物资与替换人员。你资源参与任务时应已了解,空间传送是非常困难,危险和不稳定的操作。我们无法保证你能安全抵达Farpoint基地。你应已了解在传送过程中你有接触到认知危害和危险模因的风险。你应已了解Farpoint基地位于危险地带,且你在任务期间可能会死亡,肢解或受伤。最后,你应已了解你的任务任期为十年;且以及由于基地位置,空间传送的困难性以及部门缺乏相关方面的魔法人手,你将无法在突发情况下安全撤出Farpoint基地。你听清楚所有以上的句子了吗?”
“一清二楚,”Callahan回答。
“请在这里签名。”
接下来还有十二条通告,一大堆要签的文件,最后一次健康检查,以及对遗留在地球上财产的分配。Flaherty博士将所有文档整理好后,将一个移动硬盘交给Callahan。
“这是什么啊,博士?”
“这里面装了所有今年即将上映的电影,好几个电视剧的全集,再加一些‘爱情动作片’。”博士说。“我想基地那面的人可以找点乐子。”
“看来我会很需要这些‘乐子’么。”Callahan笑道。
“你清楚就好。祝你好运,Cal。”
Callahan最后一次握了握博士的手,然后走上运输船。
同时,一个庞大的圆柱体也在由推车运上运输船。技术人员将圆柱体固定在货舱墙上后,在货舱的另一边坐下。几分钟后,运输船从渡轮的船舱开出,向太平洋中心停泊的驳船前进。


Callahan点点头,然后向技术员竖起大拇指。技术员握了握Callahan的手,然后关上了太空舱的阀门。Callahan现在孤身一人。他唯一听得到的是太空服里流动的空气。
在太空舱的窗外是一望无边的蔚蓝海洋。远处,两艘小船(其实是七艘环绕着驳船的小船中的两部)漂浮在海面上。船上的魔能共振器正闪烁着轻柔的蓝光。魔法师们正通过魔能共振器操控者魔法能量的流向,在驳船周围形成一个庞大的魔法圈。
“好啦,”一个声音从通讯器传来。“我们离预定时间还有五分钟。现在确认发射程序。一号台?”
“准备完毕。”
“二号台?”
“准备完毕。”
“三号?”
“准备完毕。”
“四号?”
“准备完毕。”
“五号?”
“准备完毕。”
“六号?”
“准备完毕。”
“七号?”
“准备完毕。”
“乘客呢?”
“准备完毕。”Callahan对通讯器说。
“接收点呢?”
“准备完毕。”通讯器里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
“环境处?”
“完毕”
“电子监控处?”
“完毕。”
“所有站点报告准备完毕。离发射五分钟倒计时开始。”
“一号台,开始充能。”
“二号台,开始充能。”…
接下来的几分钟里,魔法师们充满地作最后的准备。通讯台里充满了技术词句和现状报告。问题刚刚发现就瞬间解决了。与此同时,广播里的倒计时按时发出“离发射还有四分钟…”“离发射还有三分钟…”
最后“离发射还有十…九…八…”
“放射魔能。”
魔能共振机上三十尺的天线射出白热的魔能集束,令窗外的景色一暗。弧形集束连接起来。在海洋中央环绕着驳船和Callahan身处的太空舱形成一个耀眼的庞大圆圈。Callahan看着太空舱上如电流般流动着的魔能,感到背上的汗毛直竖…
“七…六…充能已达百分之百…”
…大量魔能不断地灌注入他所在的地方,在太空舱外卷起震耳欲聋的狂风…
“…三…二…一…施咒——”
广播员的声音突然被切断了。窗外的世界一片漆黑。Callahan瞬间已身处6.7光时之外的地方。
之前窗外明亮的太平洋海景瞬间转换为无尽的黑暗,好像头顶上的灯被人关掉了一样。随即而来的则是一阵剧烈的震荡。回到地球上,驳船瞬间消失造成的真空放出一声巨响,在海面上掀起惊涛骇浪。魔能集中造成的影响更加严重:现场的海水被转化成了人血,染红了附近的海面。在世界的另一边,一个本不存在的火山在本世纪第九次突然出现后,又瞬间化为了虚无。
在冥王星上的某处,两艘驳船出现在地上事先画好的魔法圈中心。船上覆盖了一层由急速冻结的海水与空气化为的冰霜。
Callahan的眼睛渐渐适应了周围的黑暗。他面前是他此生以来见过的最美丽的星空。


“…传送成功,”Davis说。“我们的援军到了。”
“VERITAS那边什么情况?”Ricci问道。
“…正在扫描。在禁闭处有超能威胁的感应…正常。看来没有什么大碍。”
“新来的呢?”基地指挥官问道。
“很干净。虽然受了不少惊吓,但好在没有被什么东西附上。”
“很好。让Richards和Carter去迎接,”Ricci说。“让我们看看今年的红包里有些什么吧。”


敲玻璃声将依旧在仰望着星空的Callahan惊醒。他转过投来,看到太空舱外有一个穿着太空服的男人(他头盔的保护层升了上去,所以看的到脸)正愉快地向他挥手。Callahan也挥手回应后,太空人便先走去检查随行的两艘驳船的状况。
半小时后,太空人带了一个同伴回来了。其中一个在一个控制板上按了几个按钮,然后Callahan的通讯器里传来了人声。“测试,测试,测试,测试,”人声说。“这里是Richards。太空舱的乘客,你听得到我吗?”
“一清二楚,Richards,”Callahan回答。“我是Callahan。”
“酷。很高兴认识你,”对方说。“请耐心等一等。我们很快就放你出来。
Callahan感到什么东西连接上了他的太空舱,令他往上倾斜了少许后开始移动起来。在窗外,他可以看到一个整个机体都布满了隔热材料的起重机拎起了太空舱,在冰天雪地的大地上空缓缓移动。起重机的操作员(一个红发的大胡子男人)向Callahan招了招手,然后继续小心翼翼地搬运太空舱。
过了一会,Callahan终于看到了他的新家:一系列低层的横圆柱形建筑。在苍白的灯光下,可以看到每座楼层上都印了全球超自然联盟的标记。在建筑的一侧,几个打开的货舱里装满了装在垃圾袋里的杂物。
他看到有人在最高大的楼房门外竖了一块牌子。
上面写了“Farpoint基地欢迎您。人口:12人。”
牌子旁站了一个太空人。Callahan经过他时,那个人将“2”字从牌子上拆下,换成了“3”字。


随着隔离门打开,Callahan对基地内部的第一印象是一种幽闭恐怖症般的感觉。整个房间都显得拥挤而狭小。每堵墙,地板和天花板都布满了各种器材,装备,物资和储物柜。
然后他看到房间的中央站着一个穿着灰色制服和手套,戴着覆盖整个面孔的面罩的女人。
“欢迎来到Farpoint!”虽然她很大声地问好,但透过太空服头盔的声音还是显得微弱。“我是基地指挥官Ricci。请再忍耐一下,我要检查太空舱的内部。”
Callahan点头准许。于是女人慢慢地飘入太空舱里,如同在水下一般。她用扫描仪扫描了太空内部的全部:墙,地面,天窗,检查有没有灰尘或有害的化学物品。然后,她拿出一个旧款式的VERITAS扫描仪,检查有没有超能威胁溜进了太空舱。对扫描的结果满意后,她将扫描仪挂在腰带上,然后将头凑近Callahan的头盔。
“你可以卸除太空服了!”她叫道。
Callahan点了点头,将太空服的头盔卸下。随着一记嘶嘶声,他吸进了在新家的第一口气。
这儿有一股狐臭的味道。
看到Callahan的鼻子皱了起来,Ricci笑了。“没错,”她承认。“这儿的却闻起来不怎么样…不过…我们这儿可有一打…现在是一打加一…个人了。十三个人闻着彼此的体味,住在同一屋檐下。你很快就习惯了。”
“这就是为甚么我们送了一箱空气清醒剂的原因?”他指着放在角落的一个小箱问道。
“没错。”Ricci回应。“它们其实没什么效果,而且你很快就会对棕榈树味厌烦的。不过…就算只是稍微缓解一下也好吧。”她解开了Callahan的安全带,帮他慢慢占了起来。在冥王星的低引力环境下,两人一下子飘到屋顶,然后再慢慢下沉到地面。
“天哪,”Callahan惊叹道。
“啊,对了。”Ricci笑道。“你也得习惯这个。嘛,全球超自然联盟最“前线”的前线基地,冰雪镇欢迎你。


“你的工作主要是施工,”Ricci解释。“照着你带来的图纸扩张基地。维护这儿的系统。看好储藏室。当然,还有记录和分析深空警报系统的读数。”
“我们的探测器有探测到过什么吗?”
“有时会。这里面绝大多数都是‘屁煞’(Pisser)对我们的漫骂。”
“‘屁煞’?”
“PSR BO531+21”Ricci一边梳理她短短的褐发一边解释。“那是一颗位于巨蟹座的…活体星球。它恨透了人类,正准备过来把我们杀光。”
“这个…很令人震惊,”跟在她身后的Callahan说。
“放心,它还要五百万年才能走到这儿。希望到时候我们能有对付一颗充满仇恨的星球的办法。”她走到一扇矮门前,扭动门把手将其打开。“这里是你的临时居所,”她指了指这个装满了水袋的储物室。“我们会在这儿放个睡袋。等我们的新宿舍舱造好,就可以搬过去住了。”
“那旧的宿舍呢?”
“我们没有宿舍。只要哪里有空位,我们就睡哪里。我通常睡在指挥部的首席上。”
“真是麻烦啊。”
“是啊。”Ricci叹道。“不过好在我没有参与建造这个基地。那些工人整个礼拜的吃喝拉撒都得在太空服里完成。相信我,这可一点也不好受。”
“我训练的时候见过其中一人呢,”Callahan承认。“Xiphos”特工。”
“哦?Swordy啊?那个老家伙怎样了?自从他隐居起来,我就再没有见过他。”
“他老是打颤,而且走路时得用拐杖。”
“不出所料。像他这样的硬骨头是不会甘心于永远坐轮椅的。”Ricci有些遗憾地摇头。“引力可是够麻烦的。好了,你先把行李放下,我带你去看看厕所和储藏库。”


“…我们到了。”Richards咧开嘴笑道。“‘仓库’是联盟对无法消灭或妥协的东西的解决方法。”
建筑物十分高大,可以容下好几架飞机。里面装满了各种笼子,箱子和其他容器,全部直接暴露在外太空的真空和极寒中。每个容器上都列了编号,并印上了全球超自然联盟的标记。
“Richie,那个东西放在哪儿?”Carter一边开着起重机,一边问道。
“我来看看…就放在三号区好了。”Richards看着他的平板电脑回答。“放在噬能者边上。”
Carter小心翼翼地操作,将圆柱体放在一个装有温度计的大箱旁。温度计上显示的温度已接近绝对零度。
“Callahan,我倒想知道,”Richards问道:“这里面是啥玩意啊?”
“那个容器啊?”Callahan回答。“红型异常。一个可以扩张和再生的东西。高温对它没用,所以他们将它冻了起来。但一旦解了冻,它就又活泼起来了。于是他们用液态氮将它冻结起来,运到这里保管。”
“好吧,”Richards说。“嘿,要看看我们的UFO吗?”
“你是说Zeta型飞行器吗?”Callahan问。
“没错,”Richards笑道。“如果你听话,我可以准你到驾驶舱里坐坐。”
“听上去好极了。”


“我终于吃到真的巧克力了…”Ricci一边嚼着一块“银河”巧克力条,一边欢快地说。“老天啊,我一定是上天堂了。”
“嘿,老大,”Vandeberg坏笑着说。“你要不要拿你的橘子换我的巧克力?”
“去你的,Van,”Ricci笑道。”我要好好享受这个橘子。这可是我一年来第一次吃到呢。”
“你们那边不是有个气耕农场吗?”Callahan问。
“我们这儿没有橘子,”Ricci指出。“气耕农场不太适合种橘树。不过由它们种出来的番茄和洋葱倒是不错。”
“叮叮叮!”Carter叫道。他抛给Callahan一个银色的睡袋。“好啦,让我们向新员工敬酒。致Callahan!愿他能习惯他又冷又暗的新家!”
“干杯。”
“干杯”
“干。”
Callahan向Carter点头致意,然后一口喝下他的水袋里的液体。但当他意识到水袋里装的不是水,而是像是纯酒精时,他呛得连连咳嗽。
看到他这样,大家都欢快地笑了。
“老天爷啊!”Callahan呻吟道。“你们从哪儿找来这玩意的?”
“我们把一些用剩下来的燃料调成酒精了。”Carter笑道。“用了我的过滤器。”
“上面准许吗?”Callahan大吃一惊。
“上面吗…”Ricci喝了一口酒后说“他们知道我们长驻在这儿。我们的骨头在慢慢疏松。我们的房外只有液态氦湖和冻结的氢霜。我们得看守这个太阳系里除了基金会之外最大的超能威胁储藏库,害的试试提防任何外太空来的入侵者。我们只要尽职,一点小小的违规不在话下。”
“好吧,”Callahan叹道。“还好我带来的物资里有橙汁冲粉。大家想喝‘螺丝刀’吗?”


“…衔接完毕,”Carter看着两个建筑物连接在一起。
“停靠没有问题。”Vandenberg在搭扣扣在一起后宣布。
“现在开始展开建筑。”
Callahan在银幕上看到新的四个宿舍舱之一慢慢展开,衔接到位,就像一本高科技的立体书一样。在另一个银幕上,Carter再用起重机将他们花了几星期搭建成的圆柱形合金防护壁慢慢放下。等防护壁完全建立起来了,宿舍舱与防护壁之间将隔有3英尺的真空。
“…宿舍舱建筑完毕,”Carter说。“等我们把剩下的工作弄完,就可以享受新家了。”
“基地指挥官可以抢先享受哦!”
“不好意思啦,老大,”Carter笑道。“我们不是抽签决定吗?”
“这也太不公平了吧,”Ricci抱怨。
“老大,这个建议可是是你提出的哦,”Carter指出。“不带输了就反悔的哦。”
“你们都太不厚道了。”Ricci做了个鬼脸。


Callahan打了个呵欠,慢慢地飘向厨房。因为现在是大多数站点人员睡觉的时间,他现在可以说是在“值夜班”。他是去给自己倒一杯热饮。
他用热水冲了一杯热可可,在厨房的电脑系统那儿做了记录,然后开始漂回他在第二个宿舍舱简称之前暂住的储藏室。在回去的路上,他看到指挥部那儿透着昏暗的灯光。
他爬上扶梯,进入指挥部。指挥部在一座矗立于基地之上的高塔顶端。指挥部的顶端是一个巨大的半圆拱形,由十三面环形窗组成。这儿的视野可以看到整个基地。
Ricci坐在指挥官专用的椅子上,身上批了一条毛毯。她怔怔地望着夜空中的无数繁星。她转过头来看到Callahan,对他笑了笑,然后继续望着上方的太空。
“你觉得我们为什么会来这儿?”她轻声问道。
“…保护人类?”Callahan回答。这是打击小队对这个问题的标准答案。“观察任何来自太空的威胁。守护仓库…”
“不不不,”Ricci摇着头说。“我们大可以将仓库建在南极,或月球上。我们在地球上的仪器也足以做到观察任何天外威胁。”
好吧。“那为什么?”Callahan疑问。“为什么要花这么多人力物力在冥王星上造个基地?”
“…如果你能回答这个问题,”Ricci深沉地笑着说,“你会让这儿的十三个人都非常开心…不过,我想我有一个答案。”她将头枕在胳膊上,转过身来看着Callahan。“你是因为什么原因自荐来这儿呢?”
Callahan的表情黯淡下来。他知道这个问题终有一天会被提起。“我是打击的,”他轻声说。“我杀了很多东西…很多人。但我下不了手了。我再也不想再开枪了。”他在指挥官的身边坐下,漫不经心地玩弄着左边扶手上的一根线头。“当我听说这个职位时,我想这是一个新的机会。一个可以不用杀人也能帮到联盟的机会。”
“…我是评估小队的,”Ricci轻声说。“有一次在纽瓦克那边的一个小学里,一个超能威胁将整个三年级班都扫掉了。我只能在现场观察情况,我们根本没有与之战斗的能力。等打击小队来的时候…”痛苦的记忆令她颤抖。
“这就是Farpoint存在的原因吗?”Callahan愤愤地问道。“GOC给那些精神崩溃特工造的疯人院?”
“…也不是这样,”Ricci说。她挺起身,将毛毯围在肩膀上。“我觉得真的原因要简单的多。我想…也许我们是一旦地球被毁灭,整个人类的备用。也许我们是面对太空战争的先遣队。也许我们来这里只是为了证明人类可以来这儿…即使地球上的其他人根本不知道。也许,当其他人来到这里时,他们会意识到我们一直都在这儿等待他们…而我们将鼓舞他们继续向前方探索。”

她从椅子上站起,让毛毯渐渐滑下。Callahan看到她只穿着内衣裤。看着她因为低引力而扩张的胸线,他的心跳开始激烈起来…
“…也许我们来这儿,就是为了做人,”她在他耳边细语,然后吻了他。


他们做完后,在星光下互相依偎。他觉得这个情景有些荒诞,不禁笑了出来。
“我得承认,这是新体验。”Callahan笑道。
“活到老,学到老吗,”Ricci呵呵笑道。“不过想想啊…如果我们能和全世界分享我们的经验,示范怎样在太空里做爱…”
“如果你不介意,我愿意继续和你研究这个课题。”Callahan微笑道。
“离夜班结束还有一个钟头呢。”Ricci指出。
“时间充裕。”
在他们的上方,星空依旧在闪烁。


“站长?”
“嗯?”Adams站长放下在看的书,将翘在书桌上的脚放下。“什么事?”
“站长,我们从SCP-1548收到了新信息。”年轻的特工说。
“不出所料。现在证实是太阳表面活动频繁的时候。讯息里说了些什么?”
“我在解码…信息说‘你们这群变态恶心死了。’”
“‘恶心的变态’?”Adams疑惑地抓着头。“这倒是头一次。它在讲些什么啊?”
“我也不知道。”研究院也不明所以。“我想不出什么能让这个项目这样骂人的原因。”
“看来这又是一个不解之谜了。”Adams耸了耸肩膀。“你可以走了,特工。”
“明白,站长。”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