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特丽鹅的书架

你端坐在Mobile-Site-CN中的文档阅览室内,面前的电脑屏幕上闪过有害模因的警告。

fractal-1864285_1280.jpg

模因抹杀触媒启动

检测到生命迹象

解开安全锁

自电脑前置摄像头内探出的光线轻柔地扫过你的面孔,你稍稍松了口气,后背坠落在松软的沙发上。阅览室内暖色的灯光照耀在你的身边,此时的一杯浓茶配上手边的白纸钢笔,大概已经是最具有仪式性的阅览文档方式。

只是例常的检查而已,只不过是换了个地方——你这么在心中对自己说着,尝试消解每次都会产生的忧虑。与此同时,在过道上不停流动着的陌生面孔在你身侧的透明窗外闪烁、飘忽,这是你从未在其他站点所品味过的感觉,仿佛绝大多数掠过的身影都是无根的浮萍,下一瞬便会飘向苍穹的彼端。

而远去的浮萍又有多少能够寻觅到自己的归宿,又有多少能够最终落叶归根?

你抿了口茶,摇了摇头,将这些不知所谓的感慨全部从脑中驱散开去。屏幕上的鼠标指针随着你的动作游移,向上,最终点开了处于顶端的文档组。

SCP-CN-001

你的视线扫过屏幕上不能再熟悉的文档——不,应该称之为提案们。从竹简到大傩、获麟解,再一路向下,从八荒开始直至理应处于末位的风雨再洗岳阳楼……理应。

白色的指针停留在代表着风雨再洗岳阳楼的文档上方,但一旁虽然已经趋近终末,却依旧留有一丝余裕的进程条却告诉着你这并不是文档组的末尾。奇怪——你这么想着。距离上次检查提案的完整性不过只有两三天光景,难道在这段时间中又有基金会成员上传了全新的提案来遮掩文件的真伪吗?

你将进程条往下拉去。这一提案随之消失在了屏幕的一侧,取而代之的却是另一份从未见过的文档。它的扉页上甚至用红笔勾勒出了铿锵有力的字眼——

该提案已被驳回。

…开什么基金会玩笑,你皱起眉来咕哝着。如果是已经被驳回的提案,自然没有出现在此处被归档的理由……是某个议会成员的恶作剧、或者只不过是一个没来得及被删除的空壳文档?

怀揣着再度确认其状态的心理,你操作着鼠标向下移动,点开了这个显示已被驳回的提案。

——于是一行文字首先映入了你的眼帘。

九天之外,愿有永孤星宫瞭望万界。





内容检索中。
检索完成,显示文档内容。


starcloud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CN-001
等级等級5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机密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apollyon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amida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危险

特殊收容措施:SCP-CN-001无法通过任何常规物理手段收容,鉴于目前其还未脱离所处的特殊异常状态,且对应的异常效应还未彻底爆发并辐射至地球,应首先保证对其的长时间观测。出于该项目的异常特性,PoI-18353(”黎阑”)应被授权组建一支特殊机动特遣队(暂定名MTF-辛巳-29“巫觋星官”)以负责确认SCP-CN-001的状态并定期提交报告。

一处于基金会控制下的太空奇术望远镜ST-04“天人Celestial”在20██年█月█日自[被编辑]中心发射并已进入地球轨道开始正常运行。该设施重点聚焦于根据PoI-18353提交的位置信息拍摄SCP-CN-001的有关图像/视频文件与情报,并交由PoI-18353对其所捕捉的画面加以解译。

除PoI-18353之外,任何认知到该项目客观存在的个体都将被迅速收容并接受心理评估,若评估与神经元扫描都证明该个体成功获得了SCP-CN-001客观存在的概念,那么此个体将必须配合PoI-18353进行对该项目的研究解明,更多个体随顺序后延编号。值得一提的是,目前还未有被发现有其他产生认知的个体存在,基金会所属的外勤特工小队正在跟踪调查这一现象的成因,并试图寻觅到更多能够客观观测该异常的个体。

若是SCP-CN-001被PoI-18353观测到产生迅速且明显的空间域和时间场坍缩或畸变,那么其将被立刻视作收容失效。剩余基金会在全球范围内的设施都应迅速进入高等戒备状态,并视情况选择联络可合作的GOI或是启动后备预案。协议『灵台秘苑』将被立刻启用,以大量由飞行物搭载着的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Scranton Reality AnchorsXyank/Anastasakos连续时间槽Xyank/Anastasakos Constant Temporal Sinks为主体,在大气层中已被划定好的方位展开,作为互相链接着的楔子形成覆盖整个星球表面的稳定时空场,抵御SCP-CN-001可能自[被编辑]光年外撞击地球造成的潜在K级情景与挟带的未判明异常危害。

描述:SCP-CN-001是一处位于毕星团金牛座ε(赤经04h 28m 37.00s;赤纬+19° 10′ 49.5″)附近一处时空裂隙内部的局部RH“假想天界”场景。裂隙内部的时间流据推测多数呈停滞状态,空间域亦没有向外扩张的迹象。但是,SCP-CN-001却能够对地球生物造成显著的认知危害影响,除却极少数特定个体(例:Pol-18353)能透过幻听、幻视、梦境画面与呓语等方式认知到SCP-CN-001,剩余的绝大多数个体都无法观测到其的存在。

SCP-CN-001所呈现的场景

ST-04已完成为期十六个月的观测,结果显示报告坐标及其周围皆未能发现Dr.黎所声称的,SCP-CN-001所处的时空裂隙。故该项目档案真实性存疑,不予通过,暂时停止编撰并交由老刘处理。余谈,建议Dr.黎前去进行一次完整的心理评估。——Andrew Boom


于是,这篇文档就这样草率地结束了。

连一个合适的收尾都欠奉,仿佛被扼住脖子的尖叫鸡那样突兀地断绝了继续书写的字句。

你挠了挠头,将手边杯中的浓茶一饮而尽,顺带把这份难以理解的“烂尾”文档暂且抛之脑后……反正待会儿还要和流动站的主管Boom报告检查进度,大不了等会问问他就是了。你这么想着,站起身来关闭电脑和壁灯,推开阅览室的门走了出去。

电脑的前置摄像头静静地注视着你的背影缓缓被关闭的门扉吞没,随后,便被重新被淹没在了无际的黑暗中。

……

当你终于坐在了Mobile-Site-CN行政区的主管办公室里时,已经是下午时分了。

根据往常的述职流程那样,你简单地向面前的中性主管复述了一遍自己今天的工作。只是唯一的不同处在于,在快要结束的时候,你稍稍旁敲侧击地询问了一下有关那位“黎阑”的事情。

Andrew Boom似乎没有预料到这个名字会从你的嘴里吐出,他不自禁地后仰,靠在了沙发椅宽大的靠垫上,仿佛陷入了回忆之中。

——曾经的流动站常驻研究人员之一,优秀的星相学者,后因某些难以治愈的心理问题主动提出辞呈,了无音讯。这是你能从Boom嘴中所得到的全部信息了。

在你离开主管办公室之前,Boom还从一边的档案柜里的犄角旮旯翻出了一份颇为陈旧的人事档案,拍了拍上边的灰递给了你。

“喏,你要的那位黎阑的档案就在这儿了,翻完记得还到档案室里。”他问,“你从哪知道他的?”

似乎也没有什么特意隐瞒的必要,你接过档案,回答了主管的这个问题——只不过看到了一篇黎阑博士撰写的,待删除的001提案,仅此而已。

但你得到的回应唯有Boom疑惑的面色,和他口中吐出的惘然字句。

……星宫?那是什么?



是夜。

虽然夜幕早已降下,但Mobile-Site-CN的员工宿舍里却只有寥寥数人——此刻还没有到大多数研究员们的休息时间,隔壁的办公室与收容区依旧灯火通明,隐约还可以听到略有些嘈杂的讨论声。

但对于你来说,今天已经没有了什么继续工作的兴致。席卷而来的疲惫似是像海潮一般想要将你吞没,编织出蛛网缠绕上你的四肢,黏连着将你拉入最深的海。

你脱下自己的外套,爬上床铺闭上眼睛躺平。柔软的枕头触感自后脑逐渐蔓延至全身,似乎是在被汹涌的疲倦海潮冲刷中获得了一个暂时的避风港般安宁。而直到这个时候,你才有闲暇去细细思考今日所遇到的那个奇怪事件。

…前研究员黎阑、CN-001提案“星宫”、认知危害、“假想天界”。诸多组合在一起便听上去颇为离奇的单词在你的脑内回转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想。

——果然,还是好好找主管商讨一下比较好吧。

一时也无法从一团乱麻的思绪中抽丝剥茧,觅得准确的答案,随之而来的烦闷与急躁感驱散了几分你的困意。此时的Boom应该还在办公室里处理文件,那么……

于是,你睁开双眼,从床铺上坐起。

pexels-photo-1629236.jpeg

于是,在你睁开的眼前,色彩斑斓的尘埃化作斑驳的色块自星河间悄然流淌、有一只不可见的手仿佛挥动着印象派的笔刷,将大块的色斑边缘涂抹开去,塑造出分明的层次、残像、弧光、与缥缈的尘雾。星空的彼端有不知来源的光芒穿过尘埃寸寸洒落,照耀在你的眼睑上。

在静谧之中,你身边的、站点宿舍内的一切像沙化的枯朽枝叶般失去色彩与光泽,化作砂砾随风而逝——虽然,你并不能感觉到风的存在。

取而代之的,在星河所组成的天穹下方,是大面积的、由未知的物质所组成的雪白境界——这种物质的表面覆盖着一层氤氲的白雾,较之你认知中的大理石更为洁白光滑,且毫无斑驳或瑕疵。伴以其他的黑金色与绯红物质作为点缀交织着的色调,所呈现在你视界中的,却是一座仿佛从幻想小说中脱胎而出的、凡世任何城邦都无法媲美的古都。

拔地而起的恢弘宫阙指向苍穹,密集的碑林纵横于苍白的大地之上。城塞的墙幔蔓延百里,消失在了视野都抵达不到的尽头。难以用言语描述的、巨大的炮击兵器状事物盘踞于都城的顶端,无人的静谧街道小巷中,亦有白雾犹如位居云端般环绕。

……突然、你的心脏仿佛被什么东西攥住了。

你抬起头来——在星河中,仿佛有什么东西正潜伏在光带与繁星的背后,给五色的色斑勾勒出了一缕不详的暗色。——那只无形的艺术家之手,好似缓缓磨利了指甲,翻转画笔将锋锐的尾端朝前,展露出凶戾的本貌,向着你的胸膛落下。

随后,在无边的寂静中,面对着汹涌而来的「死」时——你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

“这个地方啊,‘那些人’喜欢叫它「洛阳」,但是我还是喜欢叫它「星宫」。”

与此同时,那心脏被攥着的冰冷触感悄然弥散了。

你循声看去,那长相颇为熟悉的,黑发的男人半身呈与这座星间都市相仿的白玉石化,自原本手臂的部位蔓延出粗犷而冷冽的刀兵,余下的半身却还依旧持有着寻常人类的特征。那人类的半脸将视线投至你胸前的名牌之上,朝着你微笑般扯了扯嘴角,伸出了那只还保留着形状的手掌。

“……你好,不知名的研究员。”

“初次见面,我的名字是黎阑——鉴于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我就长话短说吧。”

——找到你了。不知为何,你这么想道。


阅读以下记录需要输入密钥

天道远,人道迩,非所及也





……密钥确认中……
确认完成,显示『灵台秘苑』协议附属资料。
欢迎您,MTF-辛巳-29-01,代号“北极枢”,新任的执剑人。



(无线电接通的声音)

“……喂喂,呼叫一号,听见请回复。”

(类似于针管落地的声音,伴以男人的喘息)

“咳啊,收到,我是一号。你的声音大而清晰。”

(短暂的停顿)“能听到你的声音真好。你已经进入了原流动站的系统了吗?那位前项目主管的记忆备份呢、读取结果怎么样?”

“我进入了…只要按下这个回车键,像这样…好了,『灵台秘苑』协议即将上线。那个该死的家伙的记忆备份被损毁了一部分,余下的姑且算是提供了一些信息。你呢,外边的‘那群东西’还在我们屁股后面吗?”

“是啊,哈哈,但是我想我们大概甩掉它们了——我是说,暂时的。反正,嗨,门口有我看着的话你就放心吧,只是稍微搞快点就行…弹药的储备不多了。”

“收到,我尽快。一号结束通话。”

(无线电关闭的声音)


项目编号:SCP-CN-001

项目等级:Damocles

另,一支机动特遣队(MTF-辛巳-29“巫觋星官”)被组建以在中国沿海搜索SCP-CN-001-2的剩余残片,并根据收集到的证物尝试重塑并逆向解析SCP-CN-001的异常特性与接触途径,在此基础上进一步优化现有的收容措施。

[大量无法解析的乱码]

特别对策协议『灵台秘苑』应时刻处于待激活状态,以戒备SCP-CN-001-1脱离稳定状态所造成的、难以预估的恶性影响。根据目前推测,其收容失效所造成的结果可能为数种K级情景的叠加态,伴以大范围的认知危害,与可能的外星实体入侵事件。

[大量无法解析的乱码]

描述:SCP-CN-001是一处位于毕星团金牛座ε(赤经04h 28m 37.00s;赤纬+19° 10′ 49.5″)附近一时空裂隙内部的RH“假想天界”场景(暂称SCP-CN-001-1)与相对应的奇术传送装置(暂称SCP-CN-001-2)的统称。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