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self12

我穿着黄色的衣服,被两个穿着黑色防弹衣的人夹在中间,行走在洁白光亮的走廊中。两个人都手持枪械,静静地走着。气氛极其压抑。

我僵硬地张开了嘴:“请问我……”

“住口!”

我感觉我的后背被一个坚硬的东西顶住,那种冰冷的感觉透过轻薄的黄色衣服,清晰地传达到我的皮肤,直达我的大脑。

我再次闭上了嘴。

一路上,我数次问询我的目的地是哪里,但每次刚一开口就被粗暴地打断。我对此见怪不怪,只是对此行的目的地愈发好奇。

终于,我到了目的地。那里有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人,手中抓着一个平板电脑翻看着什么,看到我来,他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似尊敬,似同情,又似戏谑。我看着那张脸,似曾相识,但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他把那个平板电脑递了过来,上面显示:



SCiPNET LOGIN

name
affiliation

Login

这个ID,这个文档,异常的熟悉,似乎自己曾经无数次见过,但对其一点印象都没有

我不由得问他:“为什么给我看这个?”

他轻笑,怜悯而充满了一种莫名的情绪:“只是出于对你的尊重罢了,接下来,请进入那个房间,还有,带上这个。”

他递给我一个纽扣状的东西,同时抬起另一只手,向着身后一指,那是一扇金属门,冰冷而沉重。那两个穿着防弹衣的人再次抬起抢,示意我进去。虽然对这种被命令的感觉及其不舒服,但是我不得不进去,那是对我生命的保护。

我走到那扇门前,门自动打开,我走了进去,发现那是一个通道,身后,又是一阵响动,回头看去,发现门已经关闭,我不得不向通道尽头走去。通道尽头依然是一扇门。我走过去,那扇门也打开,门的那边是一个封闭的房间。

房间里面有很多人。他们都很平静,似乎对我这个“新人”的到来十分理所当然。在我进来的时候,他们正在聊天。他们在聊什么,我小小的在意了一下,但是当他们的声音灌入我的耳朵,我感觉我大脑似乎掀起了惊涛骇浪。他们聊的内容我没有听见,但是我只感觉我的三观正在迅速崩塌,同时一个陌生的三观被飞速建立。这种前所未有的痛苦,使得我面部表情不由得有些狰狞。

我站在那里满脸痛苦显然被那些人注意到了,他们中的一个人走了过来,扶起了我,当被他触碰到时,一种触电的感觉通透了我的身体,我的身体不由得僵持住了,任凭他的摆布。

他把我扶起来,捧起了我的脸颊,我的被迫与他对视。看见他蓝色的眼睛,我的大脑再次受到重击,随后,这个世界,离开了我的眼……


当我醒来时,我发现我坐在一个椅子上。身上穿着的依然是那个象征身份的白大褂,所幸,那是一场梦。

“嘿,Dr.Beryllium,你的包裹。”

一个有点陌生的声音传过来,同时也带来一个包裹。

“哦哦。”因为刚刚做了一场噩梦,精神状态有些不稳定,对于这个可疑的包裹,我直接将其打开。

当我反应过来,包裹已经打开了,内容很简单,只是一封简短的信:

嘿,孩子,做噩梦了吧?

那是你太累了,每天都要面对那么多的异常。

是否希望轻松一点呢?我可以满足你的愿望,可以让你从此以后再也不会那么辛苦,那么操劳,甚至不会再有恐惧。

对于这种好事,私藏可不是什么好事情,你可以将它尽情分享。嘿孩子,一个不再有负能量的世界在向你招手!

看完这封信,我再次感觉我的大脑如遭重击,这种感觉,就像梦里的那种……

……

……

……

项目编号:SCP-CN-XXXX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项目特性,基金会暂时无法对项目进行收容。只能将所有SCP-CN-XXXX-1个体封闭在一个15*10*5米的房间内。除实验需要,严禁任何人与SCP-CN-XXXX-1个体进行任何活动。一旦有SCP-CN-XXXX-1个体出现在公众场合,任何人均有权对SCP-CN-XXXX-1以及其周围的人进行枪决。

描述:SCP-CN-XXXX是一个会导致人将异常现象主观理解为正常的模因,目前项目载体依然未知,推测存在于所有SCP-CN-XXXX-1的大脑内部,但始终没有有力的证据去证实本观点。

所有被模因传染的人会被编号为SCP-CN-XXXX-1,并立即对其进行隔离,确保其不会与周围人出现任何形势的接触,尤其是基金会内部人员

以下文档内容需要获得相关权限方可查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