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self13
Item #: SCP-XXXX l4.png Object Class: Keter
Level 4 Clearance Threat Level: Black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项目特性,基金会暂时无法对项目进行收容。只能将所有SCP-CN-XXXX-1个体封闭在一个15*10*5米的房间内。除实验需要,严禁任何人与SCP-CN-XXXX-1个体进行任何活动。

描述:SCP-CN-XXXX是一个会导致人将异常现象主观理解为正常的模因,目前项目载体依然未知,推测存在于所有SCP-CN-XXXX-1的大脑内部,但始终没有有力的证据去证实本观点。

被该项目异常特殊效应影响的人类个体将被编号为SCP-CN-XXXX-1,并立即对其进行隔离,确保其不会与周围人出现任何形势的接触,尤其是基金会内部人员。必要时,任何人有权利对SCP-CN-XXXX-1周围的人进行枪决。

SCP-CN-XXXX的传染途径经排查已被确定为与任何SCP-CN-XXXX-1个体的语言交流、肉体接触以及眼神接触。所有与SCP-CN-XXXX-1经行过交流,肉体或眼神直接接触者,均已确认传染了SCP-CN-XXXX。若与SCP-CN-XXXX-1个体进行书信或者使用电子通信等间接交流信息的方式,则不会感染SCP-CN-XXXX。

自本结论提出到证实基金会截止目前已消耗██名D级人员。

基金会于201█年█月3█日收到Site-██传来的讯息,其表示“严禁对SCP-CN-XXXX-1个体下达相反指令”,随后基金会便与该站点失去联系,违规后果及与该站点失联原因仍然未知。

对于所有SCP-CN-XXXX-1个体,可以通过记忆删除抹除感染SCP-CN-XXXX的记忆,从而使其失去异常特性,变成正常人。对于此类“治愈”方式,基金会试图通过此方式进一步研究项目,但目前对其原理依然处于未知。

SCP-CN-XXXX于201█年█月3█日突然于Site-██爆发,基金会内部在SCP-CN-XXXX爆发后迅速与该站点联系。由于对项目特性的不了解,导致██名人员感染了SCP-CN-XXXX,在造成更大的破坏前,基金会及时将该站点摧毁,同时派遣更多的机动特遣队,及时收容该站点内的其他SCP以及击杀幸存的SCP-CN-XXXX-1个体。

在基金会对该站点进行调查时,于██房间发现一名穿基金会保安制服的青年男子,经过身份核实,认定其为该站点保安张颢冉。对于为何站点保安可以到达该房间,由于所有相关监控视频被破坏,依然未知。

于同日,基金会收到该站点研究员徐█的讯息“严禁对同一SCP-CN-XXXX-1个体下达相反命令”,由于未得知相关信息,依然无法得知其原因,结合相关情况,推测其可能是导致SCP-CN-XXXX于该站点爆发的原因。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