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self4
评分: 0+x

看着熟悉的长安越来越远,泪,如同扯断的珍珠项链,西风肆虐,我不由得又紧了紧身上的衣服,然而我依然很冷,不止身子冷,心,更冷。

也许毛延寿今天就会尸首分离了吧,但我心中没有半分复仇的快感,毕竟,一切已经无法挽回。我在这去往北方的脚步,注定无法逆转。也许史书上会有我的名字,但,最多只是记载到我去往北方和亲了吧。所幸,是以一个很体面的姿态,退出了历史。

不过还真是不甘心呐,以我之风华,却被被贬冷宫数年。方才脱离深宫的囚禁,又要进入匈奴的狼巢。所谓“自由”,或许是和我再无半点关系了吧。不过,看着最后陛下最后欲言又止的表情,还真是有一点小欣喜呢。

入宫的时候早该知道的,为陛下付出自己的一切,哪怕是性命也是应该在所不辞的。但,我从未体验过一个皇帝的女人应该拥有的生活。 讽刺啊,第一次出宫,就是注定无法再回宫的命运。

不过终究是自己的选择,又能去怪谁呢?况且,只是牺牲我一人来成全国家。身为一个识大体的人,为何还要去怨恨什么呢?

回首,发现长安的轮廓已经消失,对于这片土地,也是没有半分熟悉的印象。身边再无故人,脚下再无故土。

怀念哪,怀念哪。忘不了长江水,忘不了长安城。忘不了那涛涛水声,忘不了那鼎沸人声。忘不了我的欢声笑语,忘不了,我的真诚恋情。

唉,往事如烟,何必再回首?当初决定远嫁匈奴,今日又何必对曾经念念不忘?当初已经决定好的忘却过去,如今怎又有感伤怀?

心中的各种情绪爆发,我再也难以掩饰,双手紧紧的贴住了脸颊,手指捂住了双眼。泪如潺潺流水,从我指尖滑出。声如弦断之音,划过我的耳畔。

夕阳终究是落下了,我的心也渐渐恢复平静。今生注定与你无缘,愿来生,你能知道我,记住我。我永远都情愿为你而牺牲,只求,你心里,能够为我留下,一片安身之所。

    • _

    又一次,看着长安逐渐模糊的轮廓,一些尘封的记忆渐渐苏醒。

    啊,依然是这样的命运。依然,要这样匆忙的离开长安。

    不过,所幸,身边,有你。

    一丝柔情,在我心头荡漾。我知道,这次的我,不再是无根的浮萍,不知道自己未来的方向。

    丰腴的手,托着香腮,扶在车窗上,向身后望去,长安,我熟悉的故土,消融在夕阳之中。它会随着夕阳,一起落入那片黑暗中吗,我的心头不由得一阵猛颤。还是……和以前一样啊,依然,要和最熟悉的地方,说再见呢。唔,也许,是再也不见了吧。长安啊,真的长安吗?

    不,不一样的。在我身边,不再是陌生的匈奴人和寒冷的北风。而是那无比熟悉的,穿着龙袍的他。只要有他,哪里都是故土,哪里都是我的归宿。所谓长安,并非一城,而是有你。

    不过,舍弃了那片繁华,真的不舍呢。后会无期,长安。

    ……

    夜,马车渐渐停下。我看见车窗的另一边,有一座残破的客栈。“在那里歇息吗?”我突然一阵哆嗦,不知从何而起的寒冷瞬间包围了我,如同在一块寂寥无人的雪原上,独面寒风。那是一种来自灵魂的颤粟,似乎那里有一只野兽,等待着我。

    正当我手足无措时,我的目光突然有瞟到了你的身上,瞬间心头大定。毕竟有你啊,有你的地方,无论多么荒凉,都是长安,我心里的长安。

    夜深,正当我与你相枕而眠时,忽闻楼外一阵喧哗。我看见你眼中的慌乱,心又是猛地一颤。总感觉,今晚,要出一些不同寻常的事。

    我陪同你一起走了出去,看见外面层层火把,火光,映衬着一张张坚毅的脸,而且他们的目光,总在我身上游离。

    这一刻,我知道,也许,今日,这一切,都和我有莫大的关系。

    人群中,一颗人头传递过来。看着那熟悉的脸,心,基本停止。我知道,也许,今天,我,是凶多吉少了。

    我连忙把目光转向你,本以为可以从你的脸上得到安慰,但你那雪白的脸色,向我宣布了死刑。

    “……”

    “……”

    ……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将士们与你的对话,灌入我的耳朵,但是没有在我的脑海中留下痕迹,他们只是声音,并没有成为我脑海中的信息。因为我,已经失去了魂魄。

    我只记得,最后那一刻,你颤抖的双手,拾起了白绫,颤抖着,把它递给了我。

    “……”

    你说了什么,我未听清。我只看到,你眼中的目光,很冷……

    我失去了对所谓真爱的追求。最无情是帝王家,我居然傻傻的,奢求你的爱。

    数百年前早已做下的决定,为何在今日如此动摇。明明曾经立下誓言,至死不渝,然而,为何这次,我失去了所谓对你的爱意。

    这次,我又一次,为了你,为了你的权利,选择了牺牲。以我的死,换来你原本无力再享受的天下大权。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教生死相许?
    问天下权为何物,直教有情人不成眷属?

    依稀记得,那个地方,叫马嵬。

    不叫长安,更不是我心里的长安。

      • _

      我自那天起,在也没看见你的笑颜。

      真突兀呢,去时还笑容满面的你,回来时脸色如此阴沉。一天之内,你就和换了个人一样。

      而且,一连三四天。

      你又出门了,再次留下我一人,坐在家中。

      很久没有听见你离开时的告别了。你永远都那么有文采,告别之时,在仓促之间,你都可以编出一首可谓完美的小诗,让我在家中,始终陶醉在那诗意中。它一直陪着我,就好像,你在身边。哪怕我独自在家中,也从未感受到孤独。

      但是,突然间,你就那么陌生。

      那日的你,神情及其急躁,回到家后,直接坐在沙发上,始终皱着眉。我出言问询你的情况,你却暴躁地朝我吼了几句。

      什么话我已经记不清了,但那个表情和那语气,深深地刺伤了我。我不断安慰自己,也许只是你工作不顺罢了,你不是那么一个暴躁的人。

      然而,有的话,只能安慰人一下子。有的话,却能伤人一生。

      我等待着你的道歉,说实话,我并不是多么希望你向我道歉,我只是希望你可以恢复以往的儒雅,并在你结束你的道歉后,我出言安慰你几句,真的,别无他意。

      但是,一天……两天……三天。

      三天了,整整七十二小时,你却始终一言不发。没有对我说过一句话。

      填在自己心头的土,早已落入你曾经留下的不测之渊,依然是一条可怖了裂痕,在我心上。你可知,只需你一句话,那裂纹就会烟消云散?你可知,只需你一个声音,我的心,就恢复如初?你可知……

      然而啊,你没有,一点没有……

      那日,你躺在沙发上,似乎是想了太久,靠在椅背上,一直静静的,就连最近的叹息也未曾听见。我静静地取出毛毯,悄悄地为你盖上。突然,我看到你的眼睛。

      血红血红的,红到渗人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

      你猛然站起,一把搂住了我,开始狂笑,没有半分儒雅随和。一遍遍地叫着我的名字,不住的说谢谢,其中夹杂着癫狂的笑意。

      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充上了我的头脑,连续三天未和我说话的你,开口第一句居然是谢谢?还如此癫狂。

      然而,你其他的东西什么都没说,只是直勾勾的看着我,不停的说谢谢。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只能听到均匀的呼吸。然而在这呼吸声中,却偶尔夹杂着令我不安的笑意。

      我不住诱导自己,告诉自己你只是突然间想出了办法,太过高兴导致精神出现了些许不正常,过一天就好了。然而,那种危险的味道,并没有散去……

      第二天一早,你就兴冲冲地冲了出去,平日里的公文包都没有带上。我不由得有点苦恼,因为你早已走远。

      说实话,我对你工作的内容十分好奇,你到底是从事什么工作的呢?我一无所知。好奇心引诱着我打开你的公文包,但是理智告诉我,我绝对不可以这么干。

      最后,我决定还是打开你的公文包,简单看一下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公文包里面的东西很简单,一共只有几张纸,好奇心驱使我去阅读它。

      然而,这一看,让我心沉谷底。

      里面许多东西我都没有看懂,但是里面一些东西让我明白了些什么:

      我的爱人,是一个地方的高级主管。因为一个意外,导致其有被免职的危险。至于这个意外发生的时间,就是你性情大变的那天。

      我似乎知道了什么,难怪,昨晚你要对我不停的说谢谢。似乎,在那天晚上,你给我看了什么东西呢……

      门口响起了敲门声,门外的人很陌生,他们穿着黑色的防弹衣,上面有三个大写的英文字母:SCP

      似乎就是你工作那个地方的名字呢。

      被带走的路上,我想了很多。说实话,我并没有什所谓的恨意,只有很多后悔,为何,我当初就选择了你呢?

      最后那一刻,我想了太多太多,放空头脑,发散思维。一些陌生的记忆突然出现在脑海:是大漠,是月夜,那个人,永远那么孤单。

      不由得,低吟一句:

      以吾之命,换汝江山。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