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诞生

1.

穿着洋裙的金发少女将脸埋在了泥土之中,仿佛将要开始冒险的爱丽丝。

可惜她并没有找到那个树洞。

于是死神在她的头上种下了一朵鲜艳的红花。

“花香”流于少女的鼻腔,少女,并无反应。


穿着洋裙的金发少女将脸埋在了泥土之中,仿佛将要开始冒险的爱丽丝。

可惜她的旅途刚开始,就被不知道什么东西给绊倒了。

于是少女清了清身上的泥土,重新走在有绿阴遮掩的绿地之上。

那棵有着巨大树洞的树木并不难找,少女也轻巧的跨进洞中。

而早已藏在里面的爸爸妈妈立刻抱住了少女,还在她的脸上镶了几个重重的吻。

然后妈妈拿起藏在身后的礼物盒,而爸爸在她的头上别上一朵鲜艳的红花,他们一同大声宣告着对少女的生日祝福。

花香流于少女的鼻腔,少女,笑了出来。

2.

大十字架很厚重,但也足够男人举起来了。

于是男人拿它打爆了那个小小身影的头。

看着那倒下的殷红背影,男人嘀咕道:

“终于,有东西能吃了…”

于是他抽搐的笑了笑。


大十字架很厚重,但也足够男人举起来了。

于是男人将它立在土地上,并刷上红漆。

在将十字架放在一边风干后,男人连忙赶回了他原来的岗位——为难民分发食物。

他听说今天将会来上一批刚被安置好的难民,于是他做了做心理准备,去迎接那些估计数天未进食的“极饿之人”们。

果然不出所料,那些人争先恐后的从分发人手中抢起了粮食,男人对此只得报以理解的苦笑。

这时,一个刚被分到食物的陌生人并未立即离开,而是泪涌不止的对着男人诉说着:“终于,有东西能吃了…谢谢你…谢谢你…”

于是他平和的笑了笑。

3.

望着已倒塌为废墟的房屋,女人心里五味陈杂。

有狂喜、有解脱、更多的,还是迷茫。

那个男人已经死了,已经被这废墟砸的连全尸都留不下了。

肯定已经死了。

自己再也不需要成为他杀人的帮凶,再也不需要每晚被他残酷的虐待,再也不需要担心会被他吃掉另一条腿和胳膊了。

想到这些,女人抽搐的笑了笑。

可接下来,该如何生存下去呢?

她望向夕阳的方向,妄图寻找答案。

夕阳则回答以铺满路面的辉光。


望着已倒塌为废墟的房屋,女人心里五味陈杂。

有感叹,有不舍,更多的,还是平静。

那个男人,估计要么在某个地下密医那里成为器官捐献者,要么被绑进船里,送往中美洲或者东南亚。

而他的最后一点财产——这栋房子,也在刚才被拆迁队变成了废墟,这里已经是自己公司的土地了。

说实话,那个男人的装修品味和自己很投缘,她还挺喜欢这栋自己曾经住过的房子。

可惜除了装修品味外,他就和那些其他的被自己带入地狱的家伙没什么两样:

心眼小,贪欲大,还不知足,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只需要往他们耳朵里吹口气,他们就能一边卸下自己的一切,一边帮你数钱。

回想着那个男人的一切时,她突然想起男人曾经对自己说过的一句话:

他说自己想要给她一个孩子,想要组建一个家庭。

这倒是自己从来没有从其他男人那里听到过的。

当时自己只是用理性思考后的最佳回答来对答,现在想起来,那句话,或许真的颤动了一下自己的心。

“相夫教子?这笑话可不好笑,你从头到尾干了些什么你自己还不清楚吗?哪天你突然死无全尸都是个不错的下场了,记住,那些生活是和你无缘的。”

理性的及时补救让她没有在感情中溺死,但她依然泡在情感之中,不知该是否上岸。

她望向夕阳的方向,妄图寻找答案,或是逃避问题。

夕阳,被拆迁队的大卡车给挡住了。

4.

计算机的风扇声,反而更加凸显了这个房间的寂静。

青年正坐在计算机前,一边敲着桌子一边焦急的等待着计算结果。

为了这个结果,自己已经在这个小房间里计算了整整五年时间,而现在,终于…..

他将屏幕切到了监控界面,画面里的母亲正在酣睡。

青年笑了笑。

“看到我现在的成就,无论是母亲还是天上的父亲,肯定都会很高兴吧。。。”
他不能想象,只有一只手和一条腿的母亲,是如何在外面那个被灾难捏碎成渣的世界里生存下去的,又是经过了多么漫长的旅途,才找到这栋避难所的。

这里的一切足够支持这儿的居民无忧无虑的生存下去,更难能可贵的是,这里的数据库保存了绝大部分灾难前人类的思想精华,像教育事业这种在末世里想都不敢想的东西,正在这里重新发芽生长。

青年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大,在这里学习。

自己学什么总是学的很快,能看懂很多别人看不懂的东西,而且能将自己学的知识完美的加以运用,甚至突破现有知识的限制。

年纪轻轻的自己改良了能源系统,发明了更加耐用的假肢,使粮食产量提高了一半。

因为这些,他被村民们称为天才。

他却认为,这一切要不是因为母亲当年不顾一切的生存,根本就不会实现。

说回主题,就像世界上所有天才一样,总有什么东西是会一直吸引着他,并让他一路挖掘到底的。

那是五年前的某一天,自己接收了一封邮件。

发件人不明,上面的内容则是大段大段的文字和一堆眼花缭乱的理论模型。

文件还有个附件,里面只有一句话:解开它,你就合格了。

虽然莫名其妙,但是和世界上所有年轻气盛的天才一样,他很容易被挑战激起。

于是,这对他来说最慢长的五年,开始了……

自己对于问题的相关知识一窍不通,所以青年将数据库里的相关内容翻了个底朝天,发现还有一部分问题是数据库存储的知识无法解答的,他只好结合题意与理论模型自己摸索着前进。

和世上绝大多数的天才一样,青年的偏执也是天才级别的。

支撑这份偏执的,不仅是青年的自尊,还有在逐渐解题的过程中慢慢培养起来的,对于题中世界的着迷。

以至于当母亲和其他人们组团来劝自己时,自己竟然喷着唾沫把他们给骂了回去。

“还好自己事后给所有人郑重的道了歉,否则他们说不定会认为我疯了。”

青年又笑了笑。

【数据分析完成,请点击屏幕查看计算结果】

还在回忆中潜水的青年被电脑的提示音给捞了上来,于是他连忙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然后深吸了一口气。

“只要这次的计算结果和我预想的一样,那么,我就算通过考验了吧。”

一阵轻微的鼠标点击声之后,答案加载了出来,和问题程鲜明对比的是,计算结果仅有三行字。

青年再次笑了笑。

“明天……久违的给老妈做顿饭吧,不,把其他人也请来,该是时候给其他人来个郑重一点的道歉了,还有就是…….”

奇异的光芒打断了青年思考,笼罩了整个房间。


计算机的风扇声,反而更加凸显了这个房间的寂静。

Dr.Sowrd正坐在电脑前,一边敲着桌子一边悠闲的等待着计算结果。

时间异常部内的寂静让他有些昏昏欲睡,因为无聊,他将屏幕切换到监控界面,画面里的青年正在酣睡。

看着他,Sowrd叹了一口气。

该说不愧是天才吗,在被拉到时间异常部的时候,他倒是很镇静的理解了我们解释的一切。

仅靠着自己一个人和一台落后了不知道多少代的计算机,才花了五年时间,竟然以一种全新的计算方式推导出了结果。

也难怪时间异常部不惜变更主序时间轴,一步步亲自操控了他的诞生和成长,甚至还在那道“面试题”上加了令其沉迷于题目的模因。

这些“小动作”让Sowrd既想笑,又笑不出来。

【计算完成,已读取最接近的结果范围,数量:3】

一直等着这段提示音的Sowrd连忙切回了界面,让青年生而为天才的最重要的三个人,他们在主时间轴上的命运正栩栩如生的描述于屏幕上。

看着结果,Sowrd又叹了一口气。

虽然说一切都能被时间异常部修正回来,但是,让世界上大半的人惨死,再让一个男人砸爆一个女孩的头并吃了她,又让一个女人拖着残肢走在末世废土上,就能诞生一个可以能推动时间异常部变革的天才?我去她妈的混沌学计算模块。

抱怨完了,该是时候解答青年的问题:他父母在主时间轴里究竟过的怎么样了。

希望他不会介意自己的母亲在主时间轴里变成了个女魔头以及自己的父亲在这条轴上并不存在。

于是Sowrd拷贝了信息,然后走出房间,最后关掉了房间的电源。

黑暗代替了光芒,笼罩了整个房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