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天堂
评分: 0+x

糟透了。
像是玻璃的什么东西碎了一地,旁边一块雕花很精美的框架弯折得很夸张,再稍微用点力就会彻底断掉吧。
什么馊掉的味道冲进鼻腔里,一阵恶心。
“先生,这里是……”我强忍着反酸说。
“嘘……Jack。保持冷静。接下来你要看到的东西将是你职业生涯中见都没见到过的。”

早知道升职之路会是这样,我为什么要来呢。


sd.png

信件(CN1948) / 科学部门

Dr.Jack:

为表彰您2019年7月在某项目中的优秀研究成果,经讨论,现决定将你派遣至Site-CN-48进行下一步研究工作。请于8月3日前前往人事部确认。

— 科学部门 Dr.Hourglass

握着这封信的手依然在颤抖。
我是一个普通的3级研究员,帮4级的大佬们打打下手什么的,偶尔在一些生物学问题上做点研究。7月份的时候,我和Jotham在一起突发事件中出色地(这么说有点自恋)保护了机密文档。这样看来,我梦寐以求的升职加薪果然到来了 — 就在我的手中。
“怎么了Jack?”这拍了拍我肩膀,笑的像个小孩子的家伙,就是Jotham,“简直就像做梦一样啊!机会正被咱们抓在‘手中’!”
“是啊……”我喃喃道,使劲攥着信,翻来覆去又端详几遍。
真的像做梦一样。这意味着我和Jotham,也许在领导那边也留下了不错的印象。可我还是有些担忧。
“可是这Site-CN-48是个什么鬼地方啊……”我说出心中所想。
“不会真有人不知道48站点吧?不会吧不会吧?”Jotham阴阳怪气,“无论多么封闭,连‘通向天堂的Site-CN-48’的传闻都没听过,也太夸张了。”
“所以说到底是什么!”我在他背上拍了一掌……好痛!
“John1!”我厉声说道,“又穿这件毛衣!扎死个人!”
John的母亲每年圣诞节都会照例给他寄来一件粗线毛衣,今年是白色款的,后背上绣了个大大的“JOHN”,很扎人。
“哈哈,谁让你自己要去摸的嘛!妈妈织的衣服不管再怎么粗糙,都是这样温暖啊!”Jotham灵巧地躲过我的拳头。
“嘛,不和你闹了。人事部那边给你家人的解释是什么?”
“和你一样,国家机密科研部门。”Jotham答道。
“嗯,这样最好。”我说,“上一次欺骗家人还是小时候偷了10块钱去买方糖。”
“然后被你爸爸胖揍了一顿,哈哈哈。你竟然把糖放在床底下,被暖气融化了招来满床蚂蚁!哈哈哈哈哈哈!”John大笑起来。
Jotham和我算是发小,小学初中都在一块上的。高中他去了外省,就再没联系。
没想到,大学毕业了,竟然在基金会成为了同事。缘,妙不可言。
“呐,Jotham,如果你死了,你希望基金会怎么对你家人说?”我问。
“晦气!说这干嘛!”Jotham也在我背上拍了一巴掌。
“我是认真的。”
“就说我死了,死在一场错误的实验里。为国捐躯啊!多浪漫,多伟大。哎!”
“嗯。我也一样。”


临上飞机。
自从第一次来到基金会,这还是第一次做直升飞机。
“准备…好了…吗!?”Jotham压着帽檐,竭力盖过引擎声地喊着。
“当然!就等你了!”我看了他一眼,继续收拾着行李。

于是便要起飞了。
我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 — 然并卵。因为SR-X3保密协议,窗板被死死固定住了。
只是心理作用让我觉得坐在这里会更凉快一些吧。
空调味很重,熏得人头痛。直升机大概很旧了,我作为旁边的电匣子里叮叮咣咣地响着。
心中平添几分忧虑。这次升职之旅……大概会顺利吧……
“John,你之前说的什么‘通往天堂的Site-CN-48’传说是什么啊?”为了不让自己失去意识,我问道。
“哦对!这是午休时从Flame主管那里听到的。据说,去过Site-CN-48的研究员,最后都升职上调了。所以我才这么兴奋地认定这是领导对咱们很重视。”Jotham兴奋地说。
原来如此啊。话说这么一个人人升职的站点的传闻,我也似乎听到过。如果真是如此——那我一直以来的梦想也就如愿了!
脚踩Bright,腿踢Clef,手撕Kondraki,拳打Gears —— 那一天总会到来的!
啊!激情在燃烧啊!
“所以说,要好好把握机会啊!升职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但是……”
“但是?”
“但你称霸基金会的白日梦还是少做点好。。”Jotham用戏弄的眼神看着我说。
啊!激情被浇灭了!


眼前是一座很庞大的建筑物。
“Site-CN-48!天堂之门!”Jotham伸展着双臂,喊道。
“请问是……Jack博士和Jotham博士吗?”接待员小心地确认着,右手不自然地揪着衣角,“请跟我来。”
“研究员Gronm II”—— 他的胸牌这么标着。
II级吗……六年前大概也是这个时候,我还在为升职成为II级研究员而自豪呢。如今已经是III级研究员了,也难怪Gronm看到我会紧张,哈哈。啊!这次的研究之后,就能成为IV级研究员了!

和Jotham在大厅分别了。我们要去各找各的负责人。
站点里确实很大,有一种北欧的风格。瓷砖、墙壁和设施都是冷色调的,灰黑色尤为常见。樱花飞舞的四月,这种配色却使人感到寒冷。
向深处进发,走了很久,也没见几个人。偶尔碰见的几个人,也是行色匆匆,相顾无言。
就是这里。房门上挂着“研究室”的牌子。我轻轻叩门。
“Jackson是吗?请进。”一个磁性的男声传了出来。
我推门而入。男人放下手中的笔,站了起来,几乎高出我一个头。
“你好,IV级研究员Alier先生!我是III级研究员Jack,您接下来工作的助手。”
“你好Jacket!”他向我伸出手。
“先生,我是说,我叫作Jack,不是Jackson或者Jacket。”我小心翼翼地纠正着,和他握了握手,他的皮肤很粗糙。
“哦是的,抱歉James。”他严肃地向我道歉。我tm真是很感谢你清楚地记下了我的名字。
古怪的男人。接下来的研究工作,会像以前那样快乐吗?真的会升职吗?会有什么等着我呢?
令人激动啊!新的站点,新的同事,新的研究,新的可能。
“Jonathan,这是宿舍的钥匙。你可以先回去休息,明天早上来这里报道。我会给你新的任务。”
“好的,Alan先生。”我也故意这么说道。
“Alan?什么?不,Jimmy,很显然,我叫做Alier。作为助手,怎么连我的名字都记不住?”
哈哈,皮一下就很开心。
“抱歉,Alier先生!我会记住的。”我微鞠一躬表示歉意,“再见,Atom先生!”
“好的,再见,Jean。”Alier并没有发现事情的不对,转手又继续他的工作。
这就是IV级研究员吗,i了i了。未来的我,恐怕也会因为超负荷的研究而变得神经质吧……不过反过头来想,那些著名的职员,哪个没有点自己的个性?哎,我可就有些普通咯。

深夜。躺在床上,看着窗户外面隐约闪烁在云层下的星光,不禁回想起自己的学生时代……
啊!当年的我,也曾成为过万众焦点呢!学习成绩一直都不错,还被校长点名表扬过。迷妹们也不少啊!可惜年少轻狂一个都看不上。到现在30多年了,连女人手都没他妈碰过。
哈……
隐藏于世间的基金会啊……藏龙卧虎。何时能在这里……打下一片……天……呢……


Dr.Alier,男,Euclid和Keter收容专家,特别收容人员Special Containment Personnel

small.jpg

Alier在Site-███。

职责:Site-CN-48站点总管,SCP研究与武器化试验,危险项目处决。

安全等级:IV

生平情况:
1985年█月█日在美国伊斯坦布尔州出生。就读于伽利顿大学物理系,于英国阿布斯尔德大学物理系读博。
████年,Alier独自捕获并处决了██名██级现实扭曲者,引起基金会注意,遂加入基金会科学部门。
在SCP-CN-██的研究后,Alier调至Site-CN-48并着手领导系列研究工作。

Dr.Alier是一个普通人,尽管在一些方面表现出惊人的天赋。身边的同事常称其“外表普普通通”“善于融入新环境”。在多起Keter级SCP突破收容或其他突发事件中,Alier总可以出色化解危机。在处决SCP-CN-███后,052议会决定表彰Alier为“基金会之星”。
“我只是把我的本职工作做好,除此之外与普通人无异。在面对所谓很危险的一些SCP时,我总有办法把它们看成很普通的什么东西,是的,和我一样普通的东西,这样便不再会恐惧。”他在获奖的时候这么说道,“是的,无论谁都可以,只要克服心中的一道坎,你也可以像我一样,在这么大的站点里拥有属于自己的一座房子——毫不夸张。”
因其在面对高危项目时冷静的表现与果敢的行动,Alier常被戏称为“Euclid和Keter处决专家”。其本人似乎并不在乎这些流言蜚语,“只是把我的本职工作做好”。


基金会之星……果然藏龙卧虎。这么强大的家伙只是在这种不大不小的站点默默做着研究吗……
果然,越低调的人越不能小看。
“很好!Joan先生,你准时到了。原谅我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一段时间!”
我注意到他裤兜中红色的手巾。啊,和Jotham的毛衣一样奇葩的款式。
“早上好,Alier先生!”
“早上好!客套话一句就够了。过来Jobs,这些是你今天的工作。”
整理文档。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纸被Alier从桌子底下翻出来,塞进我怀里。
天啊!这么多……第一天就玩这么狠的。
我费力地将它们放在桌子上,足足有半米高。

于是枯燥的一下午过去了。文档大多是一些加密过的报告文件。我也不想去了解。
其中夹杂有几篇SCP档案,都是III级访问权限的。比较令我在意的是这个。

项目编号:已废除

项目等级:Keter Decommissioned

特殊收容措施:项目被收容于Site-CN-48一所密闭真空收容间内,至少10名警卫应24小时内监视收容间。项目突破收容时,应不惜一切代价将其再收容。Nu-7“落锤”被允许在情况失去控制时介入。

描述:项目是一人形生物,外观上类似一成年男子,全身无毛发,皮肤呈橘红色。通常情况下项目都十分温顺,蜷成一团并常处于睡眠状态。项目会在某些特定时间段进入极度活跃状态,表现为到处冲撞,试图破坏设施,若未得到有效控制,则5-6分钟后开始疯狂攻击周围生物。
项目具有极强的自愈能力,已知的任何武器都无法彻底消灭项目。

项目已于2014年█月██日在一起收容突破事件中被Dr.Alier处决。


“Euclid和Keter收容专家”……果然如此吗。

项目编号:SCP-CN-1948

项目等级:Keter Decommissione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948-1、-3、-19、-53、-89和-109被收容在14号武装生化隔离区,关在10 m x 10 m x 3 m的948-A或947-B类隔间中。两种隔间均为可控温度的负压隔间,四壁由钢筋混凝土加固。隔间出入口为气密铁闸门,外侧有消毒室。观测窗口由复合防弹玻璃制造,厚10cm,窗口覆盖一层100KV的电网加以保护。隔间的湿度保持在100%,温度保持在16℃。项目时刻处于红外摄像机的监控之中。进入隔离区域、观察室或直接接触SCP-CN-1948需要四级以上的权限。

描述:SCP-CN-1948是一种群居性的温血食肉动物。SCP-CN-1948的皮肤呈半透明的灰色,吸水性很强,化学成分近似于胶原蛋白。SCP-CN-1948直立时的平均身高1.8米,平均体重71千克,但个体之间体重差异较大。它们的四肢末端各有一个由三根长指和一个方向相对的第四指组成的爪部,爪上覆盖着增进攀爬能力的刺毛。它们的头部形状修长,眼部被退化的环带所取代。在SCP-CN-1948的下颚上排列着发出微弱冷光的白色尖牙,类似于剑齿虎的同类器官,尖牙最长可长达6cm,在多起实验/事件中,此类尖牙可被主动排出并向猎物发射,不久后还会自行长出。
SCP-CN-1948诱捕猎物的主要方式是模仿人类讲话,但也有模仿其他生物和夜间主动出击的情况被记录在案。SCP-CN-1948发出的说话声往往带有痛苦的情感并伴有电波声,它们究竟是能够完全理解自己在说什么还是仅仅在重复自己听到过的句子,这一点仍在研究中。SCP-CN-1948如何学会被害人的声音目前尚不清楚;根据记录,有的个体不需听到被害人开口讲话就能模仿他们的声音。强烈不建议收容SCP-CN-1948的设施内使用声音识别门禁系统。它们通常只需在头盖骨或颈部猛咬一口就能杀死猎物;据测量咬合的压强大于35MPa。
SCP-CN-1948的族群似乎有明确分工并乐于群体捕猎,在一场群体捕猎事件中,各个体之间的配合通常极为缜密,少有破绽,领头者被称为SCP-CN-1948-A,通常具有更深的体色,更强大的攻击力,也更加凶残,并具有向其他个体下令的能力。任何-A个体不应被保留。

全部的SCP-CN-1948个体已于2014年█月█日在一起收容突破事件中被Dr.Alier处决。

访谈时间:2014年█月█日 15:50

访谈对象:Dr.Alier

访谈录像:

Dr.Jotham:你好Alier,又一次见面了。

Dr.Alier:很高兴再次遇见您,Jotham。

Dr.Jotham:SCP-CN-1948的事,我们想跟你谈谈…

Dr.Alier:啊哈,我一辈子都忘不掉这次经历的,我向上帝发誓。(喝水)您知道,我这次面对的可不是某个什么异常个体,而是训练有素的群狼。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我成功发现了自己在这方面具有一些天分,后来我又申请处决了一些危险项目……您怎么了,喝点水吧,惊讶是正常的。我也很惊讶,但一想到我在为金鸡会工作,就觉得全身充满力量,是的。一群Keter级别的小畜生,对我垂涎三尺。它们把我扑倒在地,尖牙刺进我的身体……(掀开衣服)您瞧,这里还有伤痕。我挣扎着,但它们是毫无同情心的下流畜生——喝点水,Jotham先生——丝毫不留情。那么一瞬间,我忽然就看清了它们的真实面貌……

Dr.Jotham:(打断)真实面貌?我很感兴趣。

Dr.Alier:其实它们就是一群小白兔!哈哈,然后我[消音],领头的那只像哈巴狗一样贴在地上动弹不得,还想着下令让剩下的个体攻击我,结果当然是[消音]……不过想想还是有些后怕的,那些小畜生,要不是[消音]我就[消音]。

Dr.Jotham:(喝水)是的…是的没错但是Alier,SCP-CN-1948…依然对我们的研究有重要意义,你这样擅作主张……会给站点带来很大麻烦。

Dr.Alier:你怎么了Jotham?它们是突破收容的SCP!你的同情心泛滥了吗?如果我不杀了它们,我就会葬身狼腹的!这些畜生每天想的就是如何突破收容,如何残忍又优雅地撕下站点守卫的大腿肉,之类的,它们非常危险。Jotham,你没有面对过Keter级的,我理解,我也是这么一步步过来的,但千万不要让自己的圣母心害了自己。尽到你控容,收制,保护的职责!

Dr.Jotham:我想是的…Alier博士,站点的处境危险,非常危险……

Dr.Alier:能明白是最好的,我还有进一步的工作,新编号为1948的异常又要送来了,令人激动,不是吗。再见,先生。

视频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