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rryplane-4721

”8项目编号: SCP-4721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CP-4721需居住在标准人形收容单元中,等待进一步通知。该实体被批准参加用于促进交流的周常希腊语课程。SCP-4721被允许获得其要求的数学资源以及学习材料,取决于他的良好表现。

描述: SCP-4721是一个时代错乱的中年男性人类,他将自己认为是欧几里得Euclid1。该实体拥有大量的关于几何学和数学作图的技巧。SCP-4721能流利使用古希腊语,这允许他与说现代希腊语的人形成基本对话。

SCP-4721被发现于埃及亚历山大境内的国家图书馆,亚历山大图书馆Bibliotheca Alexandria附近。现世分析表明,SCP-4721来自大约2000年前,早于第一个亚伯拉罕特征武器激活的时间。该实体时间位移的起因正在调查;目前未观察到更多异常性质。第一个与SCP-4721接触的研究员,Krain博士质疑SCP-4721的身份,因发现该实体交流时重复使用前四个质数。

Footnotes

附录4721-1: 在初次收容SCP-4721后,Krain博士请求了一次访谈以帮助该实体适应监禁生活。部分文字记录如下。

受访者: SCP-4721

采访者: Connor Krain博士

前言: 访谈由一名翻译官实时陪同;所有陈词以英文记录。

<记录开始>

Krain博士: 你好。我是Krain博士,我将帮助你适应这所设施。请问你是?

SCP-4721: 我是数学家欧几里得,来自亚历山大…我现在到底在哪?周遭一切看起来十分陌生。

Krain博士: 很难…解释。你现在与你最后记住的事物在时间上相去甚远。出于安全原因,你被要求呆在这个房间。

SCP-4721: 你这个“时间上相去甚远”什么意思?

Krain博士: 欧几里得,你会发现你现在在2000年后的未来。

SCP-4721沉默了将近30秒

SCP-4721: 我回不到我的时代了?

Krain博士: 是的,很不幸。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做。

SCP-4721: 这…没道理啊。我正走在通往图书馆的路上,突然间,我就处在完全陌生的地方,被奇异服装的人团团围住。

Krain博士: 我们也不知道这是如何发生的,但你从今往后要生活在这了。

SCP-4721: 我不能离开?永远?

Krain博士: 好吧,你看,许多事物都改变了,你肯定会难以适应,尤其是你的母语已不再流通。如此说来,你留在这对所有人都好。

SCP-4721: 那做啥?让我静等腐烂?

Krain博士: 也不是。你能接触许多不同的活动。写作,阅读…还有数学。

SCP-4721: 数学?

Krain博士: 当然。毕竟你正处未来,我确信你会对这么长时间以来这个领域取得的发展感兴趣。

SCP-4721: 那…我的毕生心血产生影响了吗?有什么是由它发展而来的?

Krain博士: 欧几里得,我想你会发现你的成果成为了数学每一分支的主心骨,你甚至想象不到,那些分支创造了无数成果,并在全新的研究领域生根发芽。

SCP-4721: 所以…我能在这里研究和学习它?

Krain博士: 只要你遵循我们的指导,你就能被允许学习你喜欢的数学知识。

SCP-4721: 这太棒了!我应该从哪开始呢?我已无法理解自我的时代以来发展的事物。

Krain博士: 很高兴你对此感到兴奋。首先,你应该开始理解基本法则的改变。你听过数字0吗?

<记录结束>

在此采访之后,SCP-4721继续将自己沉溺于纷繁复杂的数学文献中。在后来几个月的时间里,他最终养成了阅读和研学的模式,开始学习符号象征及其在算术中的应用。

附录4721-2: 在超过两年的收容过程中,SCP-4721逐渐对任何形式的数学知识失去动力并产生焦虑,尽管他在初等代数学方面有相当不错的进展。行为的突然改变促使基金会在2019年5月27日对其进行一次了访谈。

受访者: SCP-4721

采访者: Connor Krain博士

前言: 访谈由一名翻译官实时陪同;所有陈词以英文记录。

<记录开始>

Krain博士: 你好,欧几里得。今日感觉如何?

SCP-4721: 你好,博士。我…很好。

Krain博士: 我注意到你一周都没拿起过一本书。

SCP-4721: 我…很忙。为什么这么问?

Krain博士: 好吧,自从开始学习后世的数学知识,你就一直在埋头苦读。就在今年以前,你的查阅率减慢直到停止。我只想问问其中是否有什么特殊原因。

SCP-4721欲答又止

SCP-4721: 我只是…不再想这么做了。

Krain博士: 你能说说为什么吗?

SCP-4721: 我认为这是必然的。或许吧。

Krain博士: 继续说。

SCP-4721: 好吧,我在渐渐老去。我已不如以往那样才思敏捷,而且想法也不像以前那样快速地闪过我的头脑了。

Krain博士: 你在为此挣扎?

SCP-4721: 不仅如此。挣扎意味着我可能,我感觉我会完全被那些永远都学不会的数学知识压垮。

Krain博士: 这是个巨大的领域,你还有很多要学习的。别往心里去。

SCP-4721: 这只是…之前,我曾经引领学术前沿。是我发现了质数的规律;是我把几何学的假设正式化。而如今我却在与小孩子都能轻易解决的问题纠缠着。

Krain博士: 你应该明白你与我们时代之间的范式转移。两千多年间发展了无数事物,以至于当今任何人都十分希望能专攻一个特定的领域。

SCP-4721: 但事情就是:我甚至不够好去专攻我所创建的领域!我的成果在众多我听都没有听说过的数学领域扎根拓展,它已经与它们交融一体,不可分割!我被甩在了后头,没有工具或能力回到我的时代,也没有时间或韧性来获得这些知识。

Krain博士: 然后这使你十分心烦,甚至还打乱了你的日常生活?

SCP-4721: 可这…除了数学,我在这囹圄之中也无其他任何事可做啊。每当学习数学,除了沮丧与失望外我别无他想。

Krain博士: 好吧,我能找找看其它你能做的活动-

SCP-4721: 不,这解决不了事。我最好的时光已经过去,我只是希望我能忘掉所有关于数学的事。我的才智不再支持我学习它了。

Krain博士: 你…想忘掉,所有的数学知识,甚至是你探索出的几何学?

SCP-4721: 我希望我能忘却所有,逃离这满是数字的折磨。但,诶呀,看来我注定要在这痛苦的牢穴中度过余生了。

Krain博士: 事实上,我也许能帮你一把。让我来还些人情吧。

<记录结束>

附录4721-3: 经过长达两周的审议,在2019年6月21日,O5委员会在释放SCP-4721的议案上达成了6票通过,6票反对,1票弃权6-6-1的投票结果。由于这种僵持局面,这项决议被上交给伦理委员会,委员会一致通过了将SCP-4721完全记忆清除,释放并让他重新回到社会的议案。这么做的原因是SCP-4721缺乏除了他时代错乱性质以外的其它异常性质,而且收容还给他带来了精神痛苦。

在该进程完成之后,SCP-4721将被重新分级为无效化Neutralized。为确保此项操作不会引发异常现象,欧几里得应该在余下的自然寿命中被全时监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