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红茶!

Included page "component:pataphysics-theme" does not exist (create it now)


评分: 0+x

梦始小巷

走在无人的街道上,整座城市的灯红酒绿仿佛刻意忽略了这片狭小,孤独的空间。Redtea一人独自走在这不知尽头的路上。“这是第几次了?”她内心自嘲地反问。每一次都是同样的时间,相同的地点,甚至于是相同的动作······时间的概念在这里失去了它原本的意义。她将目光投向远方,那是未知的领域,谁也不知道前方有什么,包括她自己,一个狂妄的研究员,一个弱小的研究员。

Redtea走了进去,深邃的小巷一眼望不到尽头。远方不见人影,唯有一只黑猫在冷漠地注视着她。四周寂静了然,只有风声在她的耳畔尖啸。黑猫慢慢后退,渐渐融入了它背后的阴影,周围的路灯的光逐渐黯淡,直至黑暗吞噬了这个不起眼的角落。她走着,漫无目的地走着,脑海中响彻着未知死者生前痛苦的哀嚎。受难者的面容慢慢浮现在她的面前,一张张因折磨和苦痛而扭曲的面孔······不知名生物的低语一遍又一遍地敲击着她脆弱的神经。

这里是哪里?这里是世界的尽头,是亡者的乐土,是生者的炼狱,是万物的归宿。恐惧、愤怒·····充斥着她的内心。远方,她一生在致力于对抗的异常,疯狂地大声嘲弄着她。角色互换了般,此刻她才是那个被收容,被囚禁的可怜家伙。她迷失在这无尽的虚无当中,蜷缩着颤抖的身体,轻声啜泣。从四面八方伸出的魔鬼的尖牙利爪,撕扯着她瘦小的肉体和弱小的灵魂,来自灵魂深处的痛楚淹没了她。


梦境沉沦

Redtea醒了,在她那简单而又不失温馨的房间中。她走到窗前,拉开了窗帘,几束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户平铺在她惨白的脸上。窗外的卡萨布兰卡开了,房间里充满着沁人心脾的淡花香。鸟儿在窗外葱茏的枝头上鸣叫,不远处几个顽皮的孩子在嬉戏打闹,旁边的大人微笑地看着。似乎是注意到了她的目光,人们转向了她,微笑着。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表情,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世界从未改变,RedTea轻轻地擦去额头上的汗水,笑了。

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和一些不安的小情绪,她轻哼着自己最喜欢的小曲朝站点走去。虽然做了个可怕的噩梦,但只是梦而已。自己最近是不是压力有些大,总是做一些可怕的梦,她心里暗想。她来到了自己的书桌旁,拿起昨天尚未完成的笔记和一份调查报告,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不知过了多久,正当她起身准备休息时,一张被压在笔记本中间的小纸片引起了她的注意。她疑惑地拿出来看了看。只有一句话“你真的相信你自己的感觉么?一年前,有个可怜虫逃走了”。

她不以为然地把纸片扔进了垃圾桶,纸片背面上的字映入眼帘,是一个红黑色液体写成的“DREAM。”她想到了,那个折磨自己一年,不断重复着的梦。“我应该想到的,是梦。我早该意识到的。对了,收容档案,那里面应该有这样的记录。”说着,她向资料室跑去。

一路上同事们的问好被她刻意忽略。这一切都太过于正常、自然和平凡,以至于正常的太过自然,仿佛已经被精心的设计和安排。“不会又是蛇之手或者邪神的阴谋吧?”她自言自语地说道。很快,她找到了那个有关“梦”的异常调查报告,是她在一年前亲手写下的:

该项目目前并未发现任何确切实体,其相关现实投影已在多处城市出现并迅速被MTF-███封锁,对该项目的具体研究及收容措施仍需进一步讨论。已知该投影会对接触者造成不可逆的精神疾病或者严重的心理疾病,具体成因尚未查明。

一份写满字的笔记从文件里飘落到地上,她疑惑地捡了起来。在她的记忆里,并未对这个异常进行较为深入的了解和调查,但上面的字迹确实是她本人所写。

20██年0██月1██日
我在调查那个“小巷”时发现:该区域为某不确定实体位于现实中的概念性投影。与其它实体所不同的是,该区域所处的空间非常的不稳定,但却处于一种极为微妙的平衡状态,就像行将朽木的老人,一旦平衡被打破,没人知道会发生什么……我个人的想法是小巷是一个连接两个完全不同维度空间的······嗯,“大门。”在████博士《关于梦和现实的关系》论文中,我找到的相似的描述。

Dr.████《关于梦和现实的关系》
梦境,鄙人认为是一个独立的,分离于现实的特殊维度。近些年来出现的一些SCP项目也恰好印证了这一点,这些项目都有一个共同点:能够同时存在现实和梦这两个截然相反的维度空间。若无某些特殊的介质,相信即使是[数据删除]也没有这么大的能耐。这些“恶魔”是通过借助我们所熟悉的事物来实现空间和时间上的跨越。这种方式,类似于声波借助固、液、气等媒介进行传递,而现实中同样存在类似的特殊物质来让“那边的人”来到我们的世界。找到这种物质,或许我们也可以到达对岸······但该物质以何种形式呈现依然需要更多深入且复杂的调查和论证,目前我们所了解的理论知识还太过匮乏,贸然对其进行研究很可能会造成CK级世界末日情景。在没有十足把握的情况下,请务必不要涉足该领域。

或许那个小巷口就是我要寻找的这种物质。我就要成功了,谁都无法阻止我,谁都不能。

笔记到这部分就没了,后面的部分可以看出被人刻意地撕去。她将档案放回原位,一瞬间就明白自己应该怎么做,去做什么。

她走着,走到了站点楼的大厅时,寂静的四周取代了之前喧闹的景象。她听到了,无数次出现在她噩梦里,一次又一次蛊惑她,来自祂的声音。祂呼唤着她,回到救赎之地,她的赎罪地。“噗呲”一颗钛合金子弹从她的心脏穿过,她错愕地看着,是Dr.Hunter ,她亲密的合作伙伴和好闺蜜。她不明白,在意识消散前,Hunter狞笑着举起手枪,砰!砰!砰!


梦终小巷

Redtea醒了,在她那简单而又不失温馨的房间中。她笑着,走到窗户旁拉开窗帘,明媚的阳光照了进来,她却感觉不到一丝温暖。恐惧和疑惑充斥着她的内心,她颤抖着,像一个遭到家长严训的孩子。突然,她想到了自己的笔记。“只要到小巷去,只要去那就能摆脱这一切。”她明白了自己应该去追寻什么。

街上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平静祥和,一切都没发生变化。这种在正常不过的场景在她的眼中确是异常荒诞。太正常了,就像一首完美的曲子总会让人感到一丝不协调,是隐藏在阴影中的恶意。随着她走向小巷附近,路上的人慢慢变少。这里和梦中的场景分毫不差。她走了进去,那只黑猫坐在原处,静静地凝视着她。她看到了,在黑猫的身后,在无尽的黑暗中,一束光明从中涌出。Redtea明白,这就是通向彼岸的桥梁,是她知晓真相的唯一去路。希望,生的希望在她的心中燃起,她跑了过去。

看着她这幅苦苦挣扎的可怜模样,黑猫笑了。黑暗开始吞噬着周围的一切,从虚空中的伸出来的锁链禁锢住了她。她撕拉着,围绕在脑中的尖叫响彻云霄。

她看到了,是她的父母被特工拉到广场上就地枪决,父母死前最后一抹微笑和围观者的大笑敲击着她脆弱的神经。她又看到了,是她的好友指挥着特工处决了一个又一个和她相关的人,销毁了和她相关的事物。她甚至看到那份处决她父母的授权书,正是她本人亲自签署。“为什么?为什么!”她无力地哭喊着,“这···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是真的······,”她疯狂地摇着头,眼泪打在虚空里。眼前的场景再一次转变:是她的父母和朋友在愤怒地大声吼叫,“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我们?就是为了你的研究和职位?啊!”他们死前的质问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不,不是···不是我干的······”她看到了他们绝望,怨毒的眼神,那种期望将她千刀万剐的眼神。

Redtea拼命地挣扎。她看到了,黑暗中的破晓之光,是她的希望之光。她挣脱了锁链,向那彼岸跑去。突然,光亮的通道碎裂开来,点点星光滑过她的脸颊,消失在她的面前。她心中的某些东西也随之破碎,她大张着嘴,想要痛哭一场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只剩下泪水打在虚无的地面上。“算了····已经无所谓······”一口鲜血翻涌出来,她的意识开始模糊。无数鬼怪蜂拥而上,吞没了她。

Redtea醒了,在她那简单而又阴森的房间中。窗外不在有阳光,也不再有任何人,世界寂静无声,只有祂的声音回荡在脑海中

“真假有什么必要,
梦又怎样?
现实又怎样?
梦是最虚假的现实,
现实也是最真实的梦”。
她双目失神地走出房门,漫无目的地走着,走到了小巷口。她笑了,放声嘲弄着。慢慢走了进去,世界永远不会停止转动,梦也一样·····
“你会寻找到真实的自我,
但游戏才刚刚开始。”
我们不会屈居于此,那些原本属于我们的东西,我们会亲手夺回
在回归之前,小可怜鬼,继续我和你之间的娱乐吧······

Site-█事故调查处

by Dr. Caspar, Site-█


Redtea博士已于多日前失踪,经相关调查人员确定,其本人系自杀身亡。目前该成员相关的研究项目已移交Dr.██。后续的调查仍将继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