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lwlou

項目編號:SCP-CN-XXX

項目等級:Euclid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CN-XXX已經突破收容,基金會中國分部向世界各地發佈通輯令,務必將SCP-CN-XXX重新收容。

描述:SCP-CN-XXX是一名人形個體與其身上刺青之合稱。人形個體(編碼為SCP-CN-XXX-1)看起來年約60歲,蒙古人種男性,名為███。個體身高168cm,體重43kg,胸口紋上節錄自但丁著作《神曲》的意大利文詩句,圍繞飛翔的海鷗唅鑰的刺青(編碼為SCP-CN-XXX-2),但詩句的個別字眼與原著有差別。經過檢測,SCP-CN-XXX-1精神狀態不穩,身體嚴重營養不良,無論用任何方法都未能改善體質。SCP-CN-XXX-1收容至今,沒有衰老跡象,不受身上的異常影響,受到傷害會快速自我修復。

SCP-CN-XXX-2含有異常模因,經化驗切割自SCP-CN-XXX-1皮膚上的刺青,墨水含有地球所沒有的元素。SCP-CN-XXX異常性質在於,吸引人類以隨機目的為由聚集在個SCP-CN-XXX-1體周圍活動,他們永不會自願離開個體中心[資料刪除]平方公里之外,並隨SCP-CN-XXX-1移動。除非SCP-CN-XXX-1主動接觸,否則受影響個體會忽略SCP-CN-XXX-1的存在。受影響個體對自己的狀態視為理所當然。

受影響個體的認知和感知會在7日之內逐漸剝離,他們一開始可以正常溝通,但不到2至3日,他們的思考越加遲滯,不期然說出SCP-CN-XXX-2上的字眼而不自知;5日後,記憶力衰退,說話語無倫次,語中大量混雜SCP-CN-XXX-2上的字眼;第7日,他們已經沒有生理反應,不吃不喝,只會不斷重覆吟哦和描寫SCP-CN-XXX-2上的詩句,直到因飢餓衰竭而亡。

SCP-CN-XXX-2有傳染性,不論是聽到或見到有關詩句描寫,都會即時受異常影響,就算SCP-CN-XXX-1遮擋刺青,人類視線一觸及SCP-CN-XXX-1,依舊受異常影響,唯一可免除異常影響,就是透過遠程攝影監察。有理論認為,SCP-CN-XXX-2已經同化SCP-CN-XXX-1為模因的一部份。人類個體在受影響初期,可以施以A級記憶刪除清除異常,但到了最後階段,個體所受影響已經不可逆轉。

SCP-CN-XXX於19██年在中國██地區發現,模因擴散速度極快,不出數日,SCP-CN-XXX-2內容轉傳開去,██省、██省、██自治區遭模因污染,基金會中國分會得到SCP-CN-480的協助,進行史無前例的記憶刪除行動,並鎖定了SCP-CN-XXX-1的位置。SCP-CN-XXX-1外表如流浪漢一般,儘管其思考不清晰,但對基金會的收容表現合作和感激,希望基金會找出辦法終止異常。

基金會試圖將之安置在面積大約[資料刪除]的無人區中,但是依舊吸引人類蜂擁擁入無人區內,項目主管Dr. Lam決定將SCP-CN-XXX-1放逐到地球上離人類定居點最遠的地方尼莫點中安置。

訪問記錄CN-XXX-A:
以下對話是透過遠程視像訪問。

Dr. Lam:早晨,SCP-CN-XXX-1。

SCP-CN-XXX-1:你……叫我什麼來著?

Dr. Lam:這是基金會對你的編碼,我們的規矩之一,請你諒解。

SCP-CN-XXX-1:不不不,我沒有任何不滿,真的,你叫我阿豬阿狗都可以,隨你喜歡,只要你們不趕走我,我什麼都願意做!

Dr. Lam:即是說你滿意現狀?

SCP-CN-XXX-1:有吃有飲,別無他求。

Dr. Lam:說說你的刺青由來。

SCP-CN-XXX-1:(猶豫了一會)這個……我不想提。

Dr. Lam:剛才你不是告訴我什麼都願意做嗎?這麽快就反口?

SCP-CN-XXX-1:她會聽到的。

Dr. Lam:誰是「她」?

SCP-CN-XXX-1:(臉色緊繃,雙手貼在耳邊,猛地搖頭)別迫我!別迫我!我不想的!我不想洗劫他的家,是朋友迫我的。他什麼都不做,又不抵抗,然後一走了之。(跪地叩頭)我會照妳的旨意,捉他回來,捉他回來,捉他回來,捉他回來……

Dr. Lam:(面向助手)訪問對象情緒不穩,訪問停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