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lwlou

項目編號:SCP-CN-XXX

項目等級:Keter 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XXX項目主管Dr. Lam被無限期拘留於Site-CN-71 Sector 12現實扭曲者收容倉1,臨時編碼為E-1234,直至證實他非布魯特斯級( Brutus-Class )造物神個體POI-1234(「海鷗唅鑰」)的迭代為止。SCP-CN-XXX-2與SCP-CN-XXX-3的副本儲存於Site-CN-71文件庫中,除非得到Site主管的書面許可才可接觸文檔。

描述:SCP-CN-XXX是一名人形個體與其身上刺青之合稱。人形個體(編碼為SCP-CN-XXX-1)符合30歲蒙古人種男性的生理特徵,它自稱[資料刪除]2。個體身高178cm,體重72kg,它的胸口紋上以海鷗唅鑰圖案為圓心,圍繞其圖案的節錄自但丁著作《神曲》意大利文詩句之刺青(編碼為SCP-CN-XXX-2),詩句含有異常模因,個別字眼與原著有差別。SCP-CN-XXX-1收容至今,沒有衰老跡象,本身不受SCP-CN-XXX-2影響,無需飲食、睡眠、呼吸,受到傷害會瞬間自我修復,導致其處決未能完成。SCP-CN-XXX-1具高智能,對人類抱有強烈敵意,積極而謹慎地散佈SCP-CN-XXX-2,任何它觸及的非鏡面固體均會生成SCP-CN-XXX-2。收容期間SCP-CN-XXX-1假裝合作,虛與委蛇,利用特殊收容措施的漏洞,感染SCP-CN-XXX前項目主管Dr. ██████,導致收容失效(參見事故-CN-XXX-1)。

經化驗切割自SCP-CN-XXX-1皮膚上的刺青,SCP-CN-XXX-2的墨水含有地球所沒有的元素。SCP-CN-XXX-2的模因異常性質在於,人類對象(編碼為SCP-CN-XXX-2A)與SCP-CN-XXX-2視覺或聽覺接觸,無論理解詩句內容與否,他們均會對一名實體(編碼為SCP-CN-XXX-2B)3產生憎恨之情,這種憎恨與日俱增,並將日常生活的不愉快歸咎與實體有關。到了感染末期,SCP-CN-XXX-2A會將SCP-CN-XXX-2B視為等同邪惡的存在,不惜代價將之消滅。現時基金會所開發的記憶刪除治療和模因防禦接種均對SCP-CN-XXX-2影響者無效,如果模因不受控制,將導致AK級「瘋狂末日」情景。

SCP-CN-XXX-2感染階段:
感染初期 SCP-CN-XXX-2A可以正常溝通,特徵是偶爾說出SCP-CN-XXX-2的字眼來埋怨生活得不快事,歸咎因為SCP-CN-XXX-2B的懦弱/不負責任/背叛/愚蠢/干擾才會令自己生活不順暢,其後由自我嘮叨轉化成侮罵不順眼的人為SCP-CN-XXX-2B。
感染中期 SCP-CN-XXX-2A意識到SCP-CN-XXX-2的存在,並正面看待,將之視為分辨善惡的形而上真理,SCP-CN-XXX-2B被等同在各種文化陰謀論和宗教的邪惡力量(例:邪惡/毀滅/破壞之神)。SCP-CN-XXX-2A積極地散佈SCP-CN-XXX-2,尋找同路人,使到感染人數爆炸性增長。
感染後期 SCP-CN-XXX-2B具有與SCP-CN-XXX-1相同的現實扭曲能力,憑聲音和觸覺接觸非鏡面固體,都會生成SCP-CN-XXX-2的詩句。個體們互相仇視,視對方為SCP-CN-XXX-2B的代表,不惜採取暴力消滅對方,最後導致重大傷亡。

SCP-CN-XXX-2內容:

內容含有Omega級模因危害,模因防禦接種無效,閱覽者必被處決。 O5-CN-12

模因已無效化,允許登入。 Site-CN-71主管 Dr. Chris Wong

受影響個體的認知和感知會在7日之內逐漸剝離,他們一開始可以正常溝通,但不到2至3日,他們的思考越加遲滯,不期然說出SCP-CN-XXX-2上的字眼而不自知;5日後,記憶力衰退,說話語無倫次,語中大量混雜SCP-CN-XXX-2上的字眼;第7日,他們已經沒有生理反應,不吃不喝,只會不斷重覆吟哦和描寫SCP-CN-XXX-2上的詩句,直到因飢餓衰竭而亡。

SCP-CN-XXX-2有傳染性,不論是聽到或見到有關詩句描寫,都會即時受異常影響,就算SCP-CN-XXX-1遮擋刺青,人類視線一觸及SCP-CN-XXX-1,依舊受異常影響,唯一可免除異常影響,就是透過遠程攝影監察。有理論認為,SCP-CN-XXX-2已經同化SCP-CN-XXX-1為模因的一部份。人類個體在受影響初期,可以施以A級記憶刪除清除異常,但到了最後階段,個體所受影響已經不可逆轉。

SCP-CN-XXX於19██年在中國██地區發現,模因擴散速度極快,不出數日,SCP-CN-XXX-2內容轉傳開去,██省、██省、██自治區遭模因污染,基金會中國分會得到SCP-CN-480的協助,進行史無前例的記憶刪除行動,並鎖定了SCP-CN-XXX-1的位置。SCP-CN-XXX-1外表如流浪漢一般,儘管其思考不清晰,但對基金會的收容表現合作和感激,希望基金會找出辦法終止異常。

基金會試圖將之安置在面積大約[資料刪除]的無人區中,但是依舊吸引人類蜂擁擁入無人區內,項目主管Dr. Lam決定將SCP-CN-XXX-1放逐到地球上離人類定居點最遠的地方尼莫點中安置。

訪問記錄CN-XXX-A:
以下對話是透過遠程視像訪問。

Dr. Lam:早晨,SCP-CN-XXX-1。

SCP-CN-XXX-1:你……叫我什麼來著?

Dr. Lam:這是基金會對你的編碼,我們的規矩之一,請你諒解。

SCP-CN-XXX-1:不不不,我沒有任何不滿,真的,你叫我阿豬阿狗都可以,隨你喜歡,只要你們不趕走我,我什麼都願意做!

Dr. Lam:即是說你滿意現狀?

SCP-CN-XXX-1:有吃有飲,別無他求。

Dr. Lam:說說你的刺青由來。

SCP-CN-XXX-1:(猶豫了一會)這個……我不想提。

Dr. Lam:剛才你不是告訴我什麼都願意做嗎?這麽快就反口?

SCP-CN-XXX-1:她會聽到的。

Dr. Lam:誰是「她」?

SCP-CN-XXX-1:(臉色緊繃,雙手貼在耳邊,猛地搖頭)別迫我!別迫我!我不想的!我不想洗劫他的家,是朋友迫我的。他什麼都不做,又不抵抗,然後一走了之。(跪地叩頭)我會照妳的旨意,捉他回來,捉他回來,捉他回來,捉他回來……

Dr. Lam:(面向助手)訪問對象情緒不穩,訪問停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