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lwlou

「夠了兩位同事,大家都希望在協商會議尋求共識,解決紛爭。請你們冷靜,專業一點,將討論轉移到當前議題上,別再人身攻擊了。」主持人用毛巾擦拭額頭的汗水。

「不,」Dr. Lawrence Jiu身穿明式緋紅朝服,在云云大白掛中顯得扎眼,白花花的五柳長髯被他激動的語起吹得飛起:「我沒有說錯,他是危險人物。基金會的格言是控制.收容.保護,不是毀滅.毀滅.毀滅!Dr. Lam為了一已耳根清靜,宜揚全球超自然聯盟的歪風,不去研究抑制Thaumiel項目的次要效應,反而想將SCP-CN-517銷毀?人心不古啊,荒天下之大謬啊!」

坐在Dr. Lawrence Jiu背後一群的古裝扮相的同事紛紛附和他,會議室泛起嗡嗡聲響。

Dr. Lam交叉雙手:「SCP-CN-517是一部完全不受控的異常機器,你們這麼經驗老到的收容專家卻被它牽著鼻子走。基金會是收容異常的那個,而非被異常所控制。我們,基金會員工,花了無數的人力,資源和性命行之有效的將異常隱藏在帷幕之下,倫理道德委員會卻為了異常拋棄了為基金會的同事,對我們的苦難視若無睹。當然我理解人會老,行動不便了,不免需要拐杖補助,儘管拐杖是鮮蹦活跳的。所以那些老眼昏花的,思想不清晰的,懶惰的,自不免忍不住引誘用不受控的異常機器來代替思考了。」

坐在Dr. Lam背後的研究員和機動特遣隊隊員揚起竊笑聲,為Dr. Lam助威。

「容我再提醒你們,監督者議會將提案發還中國分部,就是不想對立情況惡化下去,你們在會議上每說一句話我們都要如實反映監督者議會,你們真的想在O5心中留下這樣的印象?」主持人道。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