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as的车间(新)

P0


10月6日早晨,本以奇术固定于空中的站点SRA与XACTS落在地上的巨响弄醒了站点内外的每一个人和异常。

奇术-电子工程小组被派入核心收容翼区确认情况。但刚穿上装甲我们就发现情况似乎比想象的更糟。Everhart共振器不再蜂鸣;通过VERITAS我们无法看到彼此身上的蓝色波纹;康德计数器像劣质节拍器一样无规则来回打摆。发现这些时已经有人吓瘫在了地上语无伦次像是见了旧日支配者。但事实上更刺激的还在后面:站点AI自动发布了XK级和CK级的全频道预警的同时开始广播来自全球站点的K级情形预警。

但在大家都以为"哦豁真完蛋了"并纠结还有没有必要疏散学生时,对面GOC前哨基地跑出来一打敲锣打鼓放鞭炮的研究员。在我们这边,冲进收容翼区的敢死队也传回了异常无效化的报告。随后站点预警广播被逐个关闭。

异常就这么突然消失了。从蜥蜴到雕像一个不落。记忆删除倒是依旧运作。尽管来路异常,这种奇妙液体似乎本身并不违反任何规律,因此全球假警报带来的骚动很快就被平息。

嗯,基金会解散了,GOC也只在联合国挂牌剩个空壳。原来的职员们被清理了记忆,带着一大笔奖金回归社会。基金会职员们在长期的异常战争中建立起了凝聚力和严密的组织架构。似乎有管理者认为基金会若是直接回归社会将打破原有平衡…所以在那天下午,他们解锁了所有站点。冲进来的是带着枪,花和记忆删除设备的军队。站点被重重要研究人员被直接带走,其他人,包括我,被依次送去处理记忆。

然后我身上发生了点小意外。

我只记得自己在蓝紫色雾气里昏去,然后第二天…不,也许是很多天后,照常在宿舍里醒来。只是我的手机通讯录被完全重置,电脑系统变成了win10。桌上改造到一半的浮游炮被换成了个白色铁蛋,奇术笔记被换成了毕业论文。

我清楚记得我的房间应该不是这样的。我花了几小时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们帮我重置了一切,但记忆删除没生效。我很恐慌,但最后我决定不报警。如果我真有什么免疫记忆删除的体质,可能就得在实验室里住个一阵子了。


P1

安徽,合肥,Site-CN-91原址。


我必须先离开Site-CN-91。我在此处的设定身份是刚刚毕业的研三学生。今天应该去取最后一些材料,所以现在正杵在实验室门口等老板。我名义上的导师是在Site-CN-91里任教的平民。事实上整整三年我大概在他面前直接出现过的次数不超过三次,分别是在收容突破,收容突破和安保突破的时候。现在这老头子应该已经被重置了记忆,以为自己有我这么个学生。

然而我不记得自己有他这么个导师。露馅就完蛋了,现在可没有掩盖小组替我擦屁股。我的演技是个彻底的悲剧,脑中所想会直接可视化在脸上。

在我胃疼时门开了。

老板好…诶?

走出来的这位身穿黑红条纹polo衫,裤腰带大概到胸口这么高。穿衣品位暂且不提,我导师早秃了,而他的发际线还依稀可见。Dr. Varitas,我原先在Site-CN-91的直接上司。

Varitas…?

呃…柳██,有什么事吗?

在数年的共事中,Varitas几乎从未以真名称呼过我。大部分同事之间都是如此。这大概算某种潜规则——大多数人不希望私人生活和这种工作有半缕关系。

呃…呃…啊,我在背单词…是不是吓着您了?哈教授?

没事,不过那应该是"Veritas"吧。

Varitas向走廊另一头走去。Gunnarr,或者说秦██,在厕所门口擦肩而过。两人没有相互致意。

也对。虽然都在前91任教,但现在他们根本不在同一个系。

我捏捏腮帮子调整表情(如果的确有用的话),然后找老板搞定了正事。聊天过程极为尴尬,但最后算是蒙混过关了。

我清楚自己最好不要再在这里呆太久。两天内至少有20个我不记得名字的人和我打了招呼,其中有五个我甚至根本没见过。尽管不得不承认这的确和我令人绝望的认脸能力有点关系,不过说真的,我本来也没和他们接触过几次。

所以是时候该走了。离开91,离开█科大。

太突然了。我没想过自己的基金会生涯会这样结束。不不,不是说我对这个组织有多少忠诚。我一直很期待能提前辞职把异常之类的全都忘干净然后做一个面纱庇护下快乐的小沙雕。为和平拼命和世界里侧什么的不适合我。所以现在这样,应该说,还不错。

我…只是还没准备好。就眼睛一闭一睁的功夫。异常没了,站点没了,GOI没了,基金会他妈的也没了。毫无实感。

而且为什么…只有我还记得?

擦。先解决问题。今天就回上海…然后再考虑究竟发生了什么和该做什么。对,34,上海还有34,以及21。上海的基金会职员密度远大于91周边。总会有人记得些什么…

站在操场上,脚底传来轻微的振动感。这底下原先是我们的奇术实验中心。他们他妈在对我们的设备做什么?搞出这么大动静?

…与你无关。


P2

上海,浦东,陆家嘴商务广场。原世纪安保大厦,Site-CN-34原址。


嗯?

呃,呃我进来找厕所…能不能通融下放我进去啊师傅…

厕所出门右转第三个路口有。抱歉,这里不让进。

这是我第三次被轰出来了。靠,这大楼没改名的时候,老子拿张权限卡从34楼到-10楼哪层不能去?

…算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