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is_Selentia

[施工中]
自我介绍:
这儿安青玉!因为不小心和105撞了名字所以改了一个XD平时称呼青玉就好 Iris也可以(如果不会和105混淆的话)
沉迷时空异常无法自拔(。)
每日修仙吸毒且热爱yy(这么写出来是不是不太好)沉迷谈恋爱(更不好了快划掉)
嗯总之是个 普通的高中生(没错非常普通的高中生)
所以翻译技巧肯定不成熟……(其实是 第一次搞啦(((深爱Thaddeus Xyank
嗯 然后 还想尽己所能多翻译一些文档!
不确定的部分用括号括起来啦求指点qwq

在他的手里, Dr. Thaddeus Xyank掌握着未来。这使他露出了一个满意的微笑。

那是一块灰色的金属,摸着凉丝丝的,上面有一串激光蚀刻的序列号、一个乔治·华盛顿的头像,以及一个布什烧豆的通用商品代码。为了让这一切得到授权,他花了不少力气,所以他还需要再确认一下。(你不能直接把这玩意扔进虫洞里,万一它落在某个平行世界,或者虫洞的另一头通往某人的直肠内部2厘米的地方呢?Xyank对一些偏远的、存在着类人巨型蜥蜴的现实没有兴趣。)他对未来更感兴趣一些。而未来就在眼前。

“Melissa?”

“这儿!”她兴奋地说,像那些新来的小研究员看到计划顺利执行的时候那样。

“你发现这块金属的时候设备在运行吗?”

“呃……Kim先生?”

研究助理Leonard Kim从电路板上抬起头,眨了眨眼。“嗯?”

“昨晚设备一直开着吗?Xyank博士想知道回收样本时它的状态。”这是Melissa Brooks一贯的行事风格,自吹自擂着试图和上司打好关系。她认为这样子可以得到升职,大概吧。都知道她是个马屁精,没人信任她,简直令人为她感到羞愧。

Xyank的视线有些模糊。他敲着桌子,拇指轻轻触摸着华盛顿的鼻子。他想都没想就抓起一卷胶带在砖块上贴了一个“已回收”。以防万一。

Kim安静了很长一段时间。“好吧,首先,我什么都没做。”

“我这次不在乎的,Larry。告诉我。”

“好吧,非常抱歉。是的,我昨晚让它跑一个debug程序跑了好几个小时,那个引用循环一直在出问题,不管我做什么。我正在试图解决它。”

Xyank点了点头。开着但是不在“接受”设定上是一个足够好的答案了。“Melissa,去查一下昨晚到今天早上的所有监控记录,我想知道发生在这里的每一个火花、异响、震动和闪光。”

在这一层的另一端,十打冷却剂输送管和30根工业强度的电缆后,Xyank把回收到的样本和它自己放在一起,就在Gerald Kingston即将完成通用产品代码的雕刻的时候。“……我的天哪!这是什么时候来的?”

“上班之前的某个时候;Brooks去查监控了。”

“我亲爱的耶稣啊。”Gerry说着,捡起那一小块砖,在手心里翻来覆去地研究着它,甚至用上了电子眼扫描。“看上去是真家伙,不过我希望可以把它拿去全面检查一下。”

“去吧,”博士看着他的手表说,“尽量下班之前把原品搞出来。”

“好好好没问题!”

“再把Foreman带进来,让他再确认一下校准没有问题。Kim那边的反馈又在出问题了,”Larry绝对是这个项目的末日,总是想着越位,去获得超越他目前水平的信息。

不过,Thaddeus也一样。这正是每天把他从床上拉起来的东西。

热气从各个角度喷射下来,他在中间转着圈接受消毒。坐了六个月一样的事情之后,一切都变得像呼吸那样自然了。他的衣服整齐地挂在柜子里,换好之后他离开了这个房间。

一片单一的景象。在他来的地方,这绝对是无法容忍的——大概很快在这里也不会了。基金会的草率把他送到了这里。不过周围至少还有生化标志和有毒化学品标志,加上一些不明所以的闪光与管道中喷吐的黑烟,应该够了。对于任何闯进这个提炼厂的蠢蛋,还有半个小时一圈的巡逻车和看上去异常结实的特工。而且,这附近50千米半径内没有任何功率超过20瓦的信息源,那个他们选择住下的小镇也有40分钟车程。足够远,足够僻静,电磁波段也足够清晰。

也许吧。

他咳嗽着爬上楼梯,走进办公室。水银荧光灯上闪烁的光几乎像是来自石器时代那样古老。还有那些白板——四个中的三个已经被他写出的图案和方程几乎撑爆,标志性的红墨水到处都是。Xyank抓起一个百吉饼和一杯橙汁,盯着白板试图回忆起来他的思路。填上那些缝隙。试图脱离那个由因果性构成的迷宫,并站在不同的高度俯视它。他不是什么被拿来做实验的小白鼠,他是个人类。并且如果类似的事情已经发生过一次——现在是至少两次了——那么他肯定可以让它再次发生。

他的计算器启动,他也跟着想了一会。一个令人从来没有习惯过的、毛骨悚然的蓝色背景和白色文字填满了他的视力,记录下他所制造的混乱,并开始寻找错误。离结果不远了。非常非常近。


电话响了。

“Thad Xyank。”

“嘿博士,我是Gerry。”

“说。”

“Paulson大概要疯了,”我们的好博士悄悄给了自己一个微笑并且小小庆祝了一下,“这是我们的那块砖,一分不差。你想什么时候发送它?”

“稍等一下,”他按下了两个按钮,看着Melissa接起电话,“是Xyank。让Kim接一下电话,”研究员小跑着穿过整个工厂,胳膊下面夹着笔记。“设备的情况如何?”

“还是一样,不过至少我们通过一些巧妙的接线方法把它限制在了Beta单元里。Alpha现在全部就绪,没有任何问题。”Kim说着,看向办公室的窗户并且竖起了两个大拇指。“那块砖呢?”

Xyank笑了,回了他一个同样的手势。“启动Alpha,它马上就来。我也是。”两个按钮。“我们要开始了。上来,记得带上原品。”他这辈子没有这么快套上过一件干净的实验服,当他从那些刚刚安静下来的热气中出来的时候,Kingston出现在了一楼的南侧,手里是那块砖。Foreman打开了传输仓的小门,五个人围过来,屏住呼吸看着它被小心翼翼地放进那个小小的、发着白光的盒子里。Xyank面对着这个世界上最复杂和昂贵的微波炉几乎笑了出来。Alpha单元启动同时,它最上面的小球开始慢慢旋转,周围的电容器发出了安静的嗡嗡声。

“好了各位把眼睛擦亮好好看,我们准备开始正式实验记录了。”Xyank在一个键盘上按了几下,之后他们身上的麦克风全部开始工作。“这里是Thaddeus Xyank,实验记录11924。现在是1992年7月9日。Brooks研究员,现在的正确时间是?”

“1035,15秒,在我这个地方。”Larry Kim在另一个操作台后跳起来并输入了时间。“三……二……一……开始!”呼呼声变成了节奏稳定的蜂鸣声,整间工厂里的第一个绿灯亮起。

“你什么时候发现试验品的?”

“大约0700,误差在几分钟吧。”

“好的;Foreman先生,请把目的地设置为今天0630。这大概可以为Brooks的发现提供足够的时间了。”

滴声和键盘声,另一个灯亮起,这次是黄色的,直到传送舱的舱门被关上并锁好为止。然后是绿色;上帝保佑的绿色。

“Kingston先生,辐射等级如何?”

“Alpha和Gamma射线,强度4eV……稳定。地面的背景辐射大约是13毫拉,一切正常。”

研究小组向前倾斜着,希望可以看得更清楚,手指十字交叉,屏住了自己的呼吸。

Xyank博士打开了开关,随着一道白光亮起,发送仓内的砖消失了。局部快子场人工控制确认。自绝经脉吧,斯蒂芬·霍金。

他们庆祝着。他们鼓着掌,互相拍打着后背。Kim先生表示下班之后要来一瓶龙舌兰酒。不过我们的博士比他们知道的清楚得多。这个很简单,他们知道未来的某个时间点上它一定会发生,不然就会存在一个悖论了,而悖论是准备给逻辑而非自然的。自然没有这些情况。设备根本只是不能不管用而已。

“大家安静,”他长出了一口气,然后说道。“Brooks,你的任务是检查、再检查、再检查每一个我们拥有的监控和记录设备,并且在下班之前告诉我当一个东西过来的时候我们可以期待什么样的情况。Foreman和Kim,你们俩负责Beta,把那个Bug解决掉。Kingston,我需要你重新把Alpha调整到可以制造时间错位的状态,并且准备一个新的样本。”

“Paulson下次实验的时候想要一个前排座位。”Gerry带着希望提出。

“没问题,如果他帮你调整的话。我的意思是,示波器啊电压表什么的全都弄好;我希望所有东西都能在我把它变成文档之前有个解释。我要看看我在那个黑匣子上的进度。”

那个黑匣子……每个工程师都对它又爱又恨。这一堆方程都是关于它的东西。Thad安静了一会,挠着他太阳穴上的那些正在变灰的发丝,看着眼前的蓝色屏幕,拼命想让曾经显得那么清楚的一堆数学回到脑海中,当时超光速粒子发射器在他的手里,把它翻来覆去地看了几次,感受着逆流的时光带来的温度。当然也有可能这一切只是绝望中的幻象。(甚至,这一切方程可能都不是必要的,最终指向033所代表的某个奇特数字。Theta素数,是不是?)真他妈的好笑。

那其它那些东西呢?他的权限并没有给他多大的便利,在基金会最近刚开始玩的那些更奇特的时间异常上。天,他甚至都不知道711是不是已经被建造、拆毁、用混凝土封住,或者依然坐在某些人的办公桌上,作为一个无关痛痒的小项目。或者他正在形成一个关于如何建造它的思路,就在下面的那间干净的实验室里,和一群急于证明自己、有天赋的研究员一起。

以及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发现SCP-17……等等。这个视角……他之前为什么没有意识到?

Xyank及时跳起来看到了这一切第一次发生的样子。下面的大门被撞开,有人大喊着下令让他的研究员们跪下,离开机器,放下夹板,而他们全都震惊得无法做出任何行动。

“不……”

Gerry Kingston第一个倒下,两颗子弹打中了他的头。

“别这样。”

Melissa在桌子后面蹲下,与此同时Paulson上半身也吃了几枚子弹,半秒之后倒在了视线之外。

“不要。”

Kim和Foreman像栅栏上没放稳的易拉罐那样倒下,落在他们自己的血泊中。他甚至还听得见Kim在自己生命最后时刻发出的窒息声。

“不行!”

Thad一巴掌打在警报上,让它尖叫着迎接那四个进入房间的人。他们扫描了计算机屏幕,打碎各种各样的设备,向地下室还有其他正在尖叫的研究人员进发。你可以看到M4A1先生发现Beta单元时眼中透出的惊讶,听到那些蜂鸣声、呼呼声和火花。他喊了一些关于出去的东西然后
白色闪光及时到来,一切重新开始。他们五个人在地上乱转,重新调整设备,丝毫不顾身边的世界中发生的一切。每一个人都坚信他们肯定可以获得极大的升职,拥有更好的权限,甚至获得一个诺贝尔奖,如果这一切被公开了的话。

“日他妈的,不可以!”

Thad从文件柜后面抓住一个12号的标尺,冲出了门,冲下楼梯,冲向无菌室的入口。可能他也是这一切的一部分。可能他知道在发生什么。可能现在还来得及把他们全都救出来并且停止这个循环。但是门把手很烫,而他不敢进去。现在可能已经得了五种癌症了,既然防护层正在融化。他不是这一切的一部分,也已经来不及了。如果他是的话,这就将形成一个悖论。而自然界中是不存在悖论的。

黑烟从窗户里滚滚喷出。那辆白色小卡车已经开走了,完全没有引起博士的注意。他把自己的全身死死贴在门板上,等待着。等待着。等待着。


两小时后MTF抵达,扑灭了大火,收拾好烧焦的遗体和设备碎片用于机密销毁。所有剩下的设备被标记,装袋,运走以待审查。一辆卡车把地下室用水泥封闭起来,然后就这样一切都结束了。

对Thad来说,一切都还在发生。他们在办公室里找到了Thad,他眼神一片空白地看着自己的研究员一次又一次地死去,手里拿着一品脱威士忌。

“Xyank博士?”

“嗯?”

“你还好吗?”

“……不。一点也不。”

上急救车之前他再也没有说一句话。


O5不喜欢他的报告。一点也不。“再给我解释一遍,”O5-5说,同时3、7、12和9抱着手臂,眉毛皱起,透过不同的显示屏看着他。“‘事件边界’?那是什么?”

“是一个心理现象;关于大脑如何分类事件。就像更改你所在的房间时加载一个新的‘事件’在记忆里那样。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可以去厨房拿一个三明治,在跨过门之后完全忘掉他们是来干什么的的原因。”Xyank很紧张。他的名誉,他的权限,他在基金会的未来……呵。“在基金会的未来”。这个不错。他得记住它。

O5-7笑了,不过更多像是在笑他而非帮他缓解紧张。“你真的希望我们相信人类心理现象引起了一次快子爆发?这真的是你说的话?”

“是的,先生,”Xyank低头看着地板,回了一句。”机器的功率最大是五百万瓦,而快子场只需要15瓦,明显少于——”

“所以如果你目睹了这一切的发生,”3打断了他,“为什么你没有和他们一起卡在这个循环之中?或者这是得益于你那迷人的‘事件边界’理论?”

“是这样的,先生。”

“以及那些……导致这次快子爆发的攻击者呢?”

Xyank深深地叹了口气。“我的估计是,全球超自然联合会通过地表快子探测器发现了我们的实验,并且通过行动干扰了产生器。至于他们是如何发现这一点的,我不知道。”

12清了清嗓子。其它O5安静了下来并且变得十分严肃。

“Tomlin特工,”9说,“看好Xyank博士。我们将在一次短小的讨论后回来。”

他人生中最紧张的五分钟,盯着那些该死的LED屏幕,一边一遍又一遍地思考着为什么他没有把整个实验移到地下。37个研究员遇难,几百万美元的设备报废,五年的工作结果和一个可用的快子产生器,没了。啪。一年之内他们就可以制造出来第二个,不过现在没有机会了。有人发现了这一切并且破坏了它。账单记在他的名下。血在他的手上。

灯重新亮起,快速而准确。“考虑到Xyank博士在快子场领域所作的研究以及巨大贡献,我们认为一定程度上的通融是可以允许的。Xyank博士,你在此被降为3级权限,并且需要立刻到我们新的收容站点报到。你的工作将会是记录、实验,并且监督异常SCP-176的特殊收容措施实施。”

“……先生?”

“是你捅的篓子,Thaddeus,”12说着,身体向前倾斜了一些,“现在自己收拾起来吧。”


看着这一切发生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回家的车票还在那里,虽然。并且他依然有可能拿到它,如果有办法的话。他之前肯定见过这个站点不下十次……之前。不过现在他认识这些人,知道那个机器,明白现在的情况以及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如果一切都按照计划执行的话。

在看了它三个多小时之后,这个效果消失了,而他面前不过是另一个等待记录的异常。这是世界前进的方式。擦干净他自己的白板之后,Thad揉了揉自己的指关节并且开始了工作。

描述:SCP-176是一座被废弃的……化学工厂,位于……算了,他们大概不会留下这个的。[数据删除]。

原文地址:Iteration 0

唔方便的话想麻烦您帮忙 评个分 什么的?(小心翼翼)

评分: 0+x

谢谢www

感谢您的收看
欢迎下次再来
(鞠躬)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