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杀

“我想要去死。”

我曾无数次这样说着,但是,我却从来没有这样做,也许,是因为我没有那样的勇气…大概吧。

我恨透了这样的自己,这样的胆小鬼一般的自己,就算是见到了阳光也会被烧伤。

我厌恶这样说谎的自己,总是说着谎,所以当每次疼痛席卷我的全身,我不得不大声的喊出来时,他们说我无病呻吟。

在旁观者的眼里,我是在自作多情,无病呻吟;在“父母”眼里,我是猪狗不如的;在朋友,啊不,我可能并没有所谓的“朋友”这种东西。我讨厌身边这样的人类。

“我讨厌这个世界,讨厌这个世界中所有的事物。”对啊,厌恶一切,否定一切,放弃一切。这不就是我自己吗?

“偶尔,也请试着接纳一点东西可以吗?”

我抬起了头,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位少女,有着灿烂的笑脸与一双温暖如阳光,温柔如清风的眸子。

“你是谁?”我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

“我是你自己。”

不,怎么可能?这个人,不是我,绝对不是,如此丑陋的我,不可能像这样美丽。

“我想你可以肯定,肯定我,肯定你自己”那个美丽的我如是说道。

“不,我…被一切的一切否定着,我也否定着一切的一切”

“你讨厌自己吗?”

“痛恨不已。”

“你想要死去吗?”

“日思夜想。”

“自杀吧。”她递给我一把锋利的匕首。

“不…我…”

“你害怕了,胆小鬼。”

“我…”

“把它捡起来,杀死自己。”她把匕首丢在地上。

我低着头,我颤抖着,我想要去死,但我没有自己杀死自己的勇气,我一直都希望有什么人能够杀死我。

“你无法杀死弱小的自己,你真的是糟透了。就算是救世主也不会拯救你。”她消失了,光芒也不见了。
但在这黑暗中,我隐隐约约能看见什么,一群人,一群自杀的人,也有相互杀死的。

那些人,不,她们…是我。

那一群“我”,她们死了,周围是血色,脚下是无数的“我”的尸体,她们比我好太多了。

我捡起了那把锋利的匕首,向我柔软的胸口刺去,在即将接触到我肉体的一刹那,那抹冰冷的银色早已消失得无踪影。

“恭喜呢。”她又来了,在我的背后,轻轻地将我搂住。“你杀死了软弱的自己。”

“嗯,我杀死了自己的软弱。”

“我不是救世主,但我可以拯救你。”

“我否定了一切的一切,所以一切的一切也会否定我。”

“不会的,我就是你,你也是我,我替你接纳这一切。”

我们拉了勾,今后一起走。

“感谢你能拯救我。”

“逃走吧。”

我们没有走,我们跑了起来,跑到新的地方,看似形单影只,实则“比翼双飞”。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