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k-26A26

26A26 沙盒

那个拥有名字的人知道在图书馆犯下如此过错的后果是什么,那么所有可做出的选择也许仅剩下最后一个。既然无法选择承担,那么其下下之策但唯一之策便是逃避。在图书馆的借书卡上,每一个人都签下来自己的真名。而在奇术的进程当中,真名的特殊性不言而喻。想到这里,那位年轻人不由得颤抖地将手伸入手提箱内,从那杂乱的图纸与草稿中摸索出了一架略小的器械。其形状如同一个粗糙剑柄和由皮革与黄铜制成的机器混杂综合所产生。在把手部分,绝大多数的表面被覆盖有皮革,然而似乎是大拇指的位置上却是一些按钮与滑轮。在本应该是护手的其中一端还被安装了极其微小的表盘与排气管,而另一端则是些许细密的管道连接着一小段密闭的玻璃管。整台仪器看起来并不稳固,箱内多余的铆钉宣誓着,这只是一个半成品。

这场被引发的灾难引起的死亡不计其数,哪怕其本身目的并不是出于献祭,但这产生的eve粒子也过于富足。尽管它们几乎都纯粹出于降调,充满了破坏性,但是在这不幸中的万幸之中,这正好可以为其所用。

在被可能剥离心智乃至死亡和被图书管理员们抓住的后果,这位年轻人选择了前者。多年对于奇术的学习让其明白,这件事无论成功还是失败都会付出巨额的代价,并且大部分都付不起。不过年轻人心意已决。

手在仪器上调节,几乎所有的旋钮被改变为最低。这次的仪式并不需要多少时间与阵法,这也许都可以被经验与那巨量的eve所粗略代替,目前所需要的是自体的牺牲。仪器的调试最终完成了,按钮被按下,机械发出轻微的声响,在把手的外侧末端光芒如同火焰一般喷涌而出。闪耀而奇异的光被从起始略微发散后向前聚焦成一个极其锐利的三角椎体,以一种妙曼的方式束缚成了宛如由光辉构成的抽象剑刃。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