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CD-016

——现在,向我承诺。
——此文档绝对保密,我,IC-13,Angoulmuck,以【契约】的名义请求该文档访问权限。
——允许。
——让IC向你承诺,满意了?
——抱歉,我是认真的。

项目编号:BCD-016

项目等级:Euclid 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
BCD-016应当被收容于一间7m*7m*4m的人形异常收容室内。由于其被随行的文件告知具有某种异常效应,项目收容室外已部署4位特工进行把守。目前关于BCD-016的异常性质仍在观察中。

项目描述:
BCD-016是一名马型亚目类兽人,于(此处应有日期)被发现昏厥于Site-(此处应有编号)外。经Dr.Rui测试,项目身体各项机能与正常兽人幼体无异。

附录:【无效化记录016-A】
于(此处应有日期),项目没有预兆地试图突破收容,其表现出极大的攻击性,并试图抢夺特工(此处抽一个BCD的非常驻成员)的枪支,失败中弹后逃向通道07-B,因触发07-B部署的高速移动权限监测仪而触发激光网格处决,Dr.Rui赶到时已无生命体征。

——可如你所见,她现在还活着。
——是的,所以,文档不止一篇……

项目编号:BCD-016

项目等级:Euclid 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
BCD-016应当被收容于一间7m*7m*4m的人形异常收容室内。由于其被随行的文件告知具有某种异常效应,项目收容室外已部署4位特工进行把守。目前关于BCD-016的异常性质仍在观察中。由无效化记录,其似乎拥有使监测装置失效的能力。

项目描述:
BCD-016是一名马型亚目类兽人,于(此处应有日期)被发现昏厥于Site-(此处应有编号)外。经Dr.Rui测试,项目身体各项机能与正常兽人幼体无异。其随行的公文包内搜查出一封给Dr.R(此处应有黑块)的信件,以及一篇疑似异常文档。

附录:【无效化记录016-A】
于(此处应有日期),项目没有预兆地试图突破收容,其表现出极大的攻击性,并试图抢夺特工(此处抽一个BCD的非常驻成员)的枪支,成功后试图枪击该特工,但以失败告终。其逃向通道07-B,但奇怪的是项目突然减速并因此躲过了原本部署在此的杀伤装置。随后,其强行携枪闯入Dr.Talloran的房间,在持枪与Dr.Talloran对峙数秒后被特工(此处抽一个成员)赶到并就地处决。

——看出来了,似乎是与时间相关的异常……
——别急,还有好几篇呢。
——我看看……噢,这篇学聪明了,还挟持了塔罗兰,但被反制服了;
这篇……预判了特工的体术将其直接枪杀,但死在了赶到的你手上……
——别……我无法想象我会这么做……至少是现在……
——等等,这篇……似乎开始尝试沟通了?
——自己看……

项目编号:BCD-016

项目等级:Euclid 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
BCD-016应当被收容于一间7m*7m*4m的人形异常收容室内。由于其被随行的文件告知具有某种异常效应,项目收容室外已部署4位特工进行把守。经沟通,其似乎不愿向Dr.Rui以外的成员透露自身的异常效应,根据Dr.Rui的精神抗性,合理推测该异常性质与精神影响有关。

项目描述:
BCD-016是一名马型亚目类兽人,于(此处应有日期)被发现昏厥于Site-(此处应有编号)外。经Dr.Rui测试,项目身体各项机能与正常兽人幼体无异。其随行的公文包似乎装有文档,但拒绝与除Dr.Rui以外的任何基金会成员分享。其表现出巨大的排斥社交性格,但似乎对Dr.Rui莫名的友善。Dr.Rui对此表示一无所知。

【访谈记录:016-a】
采访人:Dr.Talloran
受访人:BCD-016
访谈结果:被对象拒绝

【访谈记录:016-b】
采访人:Dr.Cornibus
受访人:BCD-016
访谈结果:被对象不耐烦地拒绝。IC-13使用监控系统向其威胁,但项目表现出类似轻蔑的情绪。推测其异常效应强大。

【访谈记录:016-c】
采访人:Dr.Rui
受访人:BCD-016
[记录开始]
BCD-016:又他妈是谁?我说了,我不会回应……嗯?
Dr.Rui:……你好?
(观测到BCD-016激动地拥抱了Dr.Rui,持续数秒)
BCD-016:爹!
(Dr.Rui表现出明显的困惑)
Dr.Rui:这年头上来就给人占便宜了?诶不是……
(观测到BCD-016向其展示公文包内的内容)

【画面损坏】

【记录结束】

项目这是第一次配合我们的访谈,可为什么是你?而且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那个公文包里装了什么?——Dr.Cornibus

无可奉告。——Dr.Rui

你再说一遍?——IC-13

我认真的。这是秘密,绝不。——Dr.Rui

你以前从来不是这样,我合理怀疑你受到了项目的异常影响。建议撤销Dr.Rui的当前职位,并执行项目研究。——Dr.Talloran

通过。——IC-13

无所谓,但我绝不配合关于016的任何研究。——Member-Rui

言论已违反《(此处黑块)守则》,可直接处决。——IC-6

附录:【无效化记录016-A】
于(此处应有日期),项目似乎是得知了前建筑主管Dr.Rui的死讯,表现出极大的情绪波动,随后使用【数据删除】自尽。dfjioaj卧槽现在站点内的【罗斯指数】迅速上升,检测到,,的卧槽这是救命啊卧槽

【文件损坏,此为基金会文件保存系统所存下。】

——看完了?要不要考虑向我道个歉?话说我现在已经是建筑主管了,该不会为表歉意升职至IC-14吧?
——滚。
——别急,还有,而且一个他妈的比一个惨。直接看最惨的这个吧。

项目编号:BCD-016

项目等级:Euclid 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
BCD-016应当被收容于一间7m*7m*4m的人形异常收容室内。由于其被随行的文件告知具有某种异常效应,项目收容室外已部署4位特工进行把守。经沟通,其似乎不愿向Dr.Rui以外的成员透露自身的异常效应,根据Dr.Rui的精神抗性,合理推测该异常性质与精神影响有关。

项目描述:
BCD-016是一名马型亚目类兽人,于(此处应有日期)被发现昏厥于Site-(此处应有编号)外。经Dr.Rui测试,项目身体各项机能与正常兽人幼体无异。其随行的公文包似乎装有文档,但拒绝与除Dr.Rui以外的任何基金会成员分享。其表现出巨大的排斥社交性格,但似乎对Dr.Rui莫名的友善。Dr.Rui对此表示一无所知。

【访谈记录:016-a】
采访人:Dr.Talloran
受访人:BCD-016
访谈结果:被对象拒绝

【访谈记录:016-b】
采访人:Dr.Cornibus
受访人:BCD-016
访谈结果:被对象地拒绝。IC-13使用监控系统向其威胁,但项目表现出类似轻蔑的情绪。并嘲讽“你个没感情的渣滓”。推测其异常效应强大。

【访谈记录:016-c】
采访人:Dr.Rui
受访人:BCD-016
[记录开始]
BCD-016:来了?
Dr.Rui:……你好?
BCD-016:过来吧。
(Dr.Rui表现出明显的困惑)
Dr.Rui:诶不是……我们认识吗?
(观测到BCD-016向其展示公文包内的内容)

【画面损坏】

【记录结束】

项目这是第一次配合我们的访谈,可为什么是你?而且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那个公文包里装了什么?——Dr.Cornibus

呵呵,无可奉告。——Dr.Rui

你再说一遍?——IC-13

呵呵,绝不。收起你们的伪善吧,面对一个将死之人。——Dr.Rui

你以前从来不是这样,我合理怀疑你受到了项目的异常影响。建议撤销Dr.Rui的当前职位,并执行项目研究。——Dr.Talloran

通过。——IC-13

呵呵,又要说这句了吗?无所谓,但我绝不配合关于016的任何研究。——Member-Rui

言论已违反《(此处黑块)守则》,可直接处决。——IC-6

尽管试试。——D-Rui

【处决记录】
处决方式:枪击
对象:D-Rui
处决结果:失败
原因:枪支核心零件缺失,换用处决室内其他枪支仍失败。

【处决记录】
处决方式:无息性兽用处决药剂
对象:D-Rui
处决结果:失败
原因:站点内所有该类药剂被替换为(此处黑块)饮料。

【处决记录】
处决方式:直接坠楼
对象:D-Rui
处决结果:失败
原因:行刑人员突发中毒倒地,推测是被替换的药剂所导致。至此,D-Rui的处决记录出现人员伤亡。

【处决记录】
处决方式:斩首
对象:D-Rui
处决结果:失败
原因:鹿宝,妈妈爱你!!!AWSL!!!电鹿!电鹿!
奇怪,011不是在……管他呢!老婆!老婆!!!——Dr.Cornibus

【处决记录】
处决方式:IC-8所研究的【精神粉碎机】以及【脑部复原机】
叫妈妈吧,敬酒不吃吃罚酒,我让你狂。——IC-13
对象:D-Rui
处决结果:失败
原因:站点突发断电。
???——IC-13

【处决记录】
处决方式:让对象观看由档案包内爆出的强烈白光。
对象:D-Rui
处决结果:成功
原因:触发了对象的光敏性癫痫。
???——IC-13

附录:【无效化记录016-A】
于(此处应有日期),项目似乎是得知了前建筑主管Dr.Rui的死讯,似乎十分平静且熟练地使用【数据删除】自尽。dfjioaj卧槽现在站点内的【罗斯指数】迅速上升,检测到,,的卧槽这是救命啊卧槽等等这一幕有点似曾相
【文件损坏,此为基金会文件保存系统所存下。】

——惨吗?
——确实挺惨……
——道歉?
——又不是我干的。
——这是最后一篇文档了。
——那这篇是?
——那封信。那封让我……哭笑不得的信。
——我看看?
——烦请保密。
——额……试试看吧。

(这一段到时候会用中文摩斯密码加密)
致BCD基金会的、该死的同名者Dr.司马瑞:
见字如面,你个混蛋。
咱们的交情说深不深,说浅不浅,是有点耻辱,对吧?和一个敌对组织的人有所来往,你们那大名鼎鼎的000岂不是要火冒三丈,嘻嘻~真想看你被你的“信仰”弄死的那一幕啊~~~
但现在,你个混蛋,需要做点什么才能配得上你那该死的精神抗性了。不妨假设一下,假如你生了个孩子,但这孩字一生下来就嚷嚷着要砍死000,你会怎么做?是拿着你的大宝剑对他挥来挥去?还是直接一刀,咔嚓一下?噢当然,你会纠结一辈子的,对吧,我们的正人君子?
可这么美好的事情,没有发生在你身上。如你所见,她是一匹马。一匹该死的,马。我无法做出任何决策,因为她的笑容……像埃尔…你们管那叫004…曾经的湖水那般清澈……这么多年我瞒着,忍着,躲着,陪伴着她到了现在,连上次对你们的突袭都是为了她……你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吗……这是你的挚爱与你的信仰背离的感觉。
所以,你个蠢货,听着,保护好她……不求什么比000更甚,至少,至少,让她有个地方活下来……吾……当退避三舍。
一个普通的父亲
——Mr.司马瑞

——……别的先不谈,但如你所见,你在访谈后不惜与项目起了争执,强行取走了内部文件,并与我交流。你良心发现了?还是说你开始害怕被一次又一次的处刑折磨?
——不……我只是意识到,不管是拆枪也好,还是换药也好,她尝试着,一次又一次……这样,或许对大家都好……而当我这么想的时候,我忽然,理解了那个混蛋同名者……
——都选择了妥协么……
——都会好的……也请您,遵守【契约】。
【数据损坏】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