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形上学部Hauyu博士的讲座——叙事夹层

好的,我想人都到齐了吧。各位Area-CN-198的研究员们,你们好,我是你们的站点主任Hauyu,现在由我为你们讲座。

好歹你们也是超形上学部的一员,那你就应该知道,在一个叙事层拥有多个叙事域,同时,想要探测其到底有多少个叙事域是不可能的。

曾经有人问我:“我们能否抵达同位现实?”答案是——有可能。这就要说到我们今天的主题——叙事夹层。由我们的研究团队共同发现并研究。

叙事层由高位现实实体的思维或者说想象构成,就像思维,聚合起来的思维宽带,也就是所有高位现实实体的思维,构成叙事层,其中,被占据用来进行元叙事构架形成的就是叙事域。

而“作者”们不可能每时每刻都在思考,没有被占用的地方,叙事域之间的空白,等待“书写”地就是我们的——叙事夹层。

如果你不理解,你可以把叙事层当做一张无限大的披萨,上面有无数的配料,像蔬菜,水果,零食什么各不相同的玩意,这些配料就是叙事域,而配料间总会有缝隙,或小或大,那就是叙事夹层。

来这位先生,您可以问。

那么我们是否可以理解为,叙事夹层内没有任何物质存在,包括概念,逻辑,规则?

是的,可以这样说,这里要说的一个“创造的顺序”:首先是超形上学,既元虚构创造形而上学,既概念;而形而上学制定规则,既物质规则;最后,规则创造物质。同时,这也代表着层次。

叙事夹层内没有涉及超形上学领域,自然也就什么都不存在。

可以,您也可以问。

那么如果一个人或者物质进入了叙事夹层,会发生些什么吗?我们又该如何抵达同位现实呢?

是个好问题,这关系着我们能否进行同位叙事域旅行,但问题有些不完整,如果是在高位现实也就是“作者”的掌握下进入叙事夹层,那么就涉及到超形上学理论,此处也就拥有了“思维”,叙事夹层也就不存在了。

那么,如果没有“作者”的操控呢?很显然,结果只有一个——死。“存在”被转变为“不存在”。在毫无防备的情况,有什么东西能够在“不存在”下存活呢?

在这种前提下,我们怎么抵达其它同位现实呢,借助文字制导权。我们已经够能隔绝上层叙事域的操控。锁定特定叙事域,使其逻辑连续静止并独立,形而上学结构不再受高位现实元叙事文本转录,使其自我元叙事文本转录逾越至上层叙事域,将反记述注入某特定高位现实实体既“作者”,使其叙述因自我崩溃,由特工接手。

在通过时,我们就需要自我元叙事文本转录,建立一个可控临时叙事域,支持存在概念,确定人员在内的生存。当然,由下层叙事域的我们制造临时叙事域是极其不稳定的,在过程中,我们需要借助文字制导权,快速进行转移。

的确,临时叙事域极其不稳定,没有人能够预测其会在什么时间毫无征兆的消失,这时我们就可以利用Maintain自我论证存在证明装置来延长时间,当然,这是形而上学部的事情了。

讲座到此结束,如果你有什么不懂的问题看可以下来问我,我会为你……抱歉各位,部长的电话。

请问有什么事?为他们转述?收到。

好了,这件事本应在你们的电子邮箱上,但因为在这听讲座,没有及时查看。由于事态紧急,我在这样阐述一下:

在超形上学部的一次例行查阅时,发现了一次潜在的叙事结构混乱情景。在ATSL-1264叙事域与基准叙事域的叙事夹层间,我们发现了一个未知站点,而我们的调查显示,没有任何研究团队,个人,与基金会合作的相关组织进行过此类行动。

在高位现实,我们对swn-01实体进行观测时,出现了一个陌生的面孔。不过暂时不用担心,该实体已被潜伏在高位现实的基金会特工控制。在很可能意味着一个新的未知超形上学组织出现,这将对超形上学部造成巨大威胁。

好了,具体情况可以在你个人的电子邮箱内看到,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