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

公社纪年63年12月25日 大雪 麦克斯韦 公社战士

今年将会是公社的航空元年!公社的“人民号”成功入轨运作!父亲又在讲他过去的日子,他这个可怜虫被那些腐朽的思想洗脑得如此彻底,现在我们的日子比他那个年代幸福一万倍,我们能有肉肠和白面,他那个年代只能啃那些名为“面包”的树皮做的食物——他可别想骗我,我在公社的图书室听伟大的Sir.A.Clef亲口讲述的。我得去阻止他出门买礼物,现在已经是宵禁了。


公社纪年129年6月17日 太空前线 韦德 公社战士

赞美伟大的公社!同时给予我们的敌人来自人民的痛击!我们在冥王星前哨岗站,这里条件的确很恶劣,但我们不会有人想要退却,公社的敌人正在源源不断赶来!伟大的General B·Kondraki拨开宇宙的黑暗,为我们指明战斗的方向!在公社的力量下我们建成了百座巨型大炮,炮弹源源不断从火星运来,我们有信心和能力绝对打赢这场神圣伟大的公社保卫战!


公社纪年206年8月19日 火星岗哨 尼克 公社生产者

今天我再次在公社的组织下学习了公社的历史,公社将人类从残忍可怖毫不开化的奴隶制度解放,这等不朽的丰功伟绩!伟大的四位领导者!赞美他们,他们的精神都是公社人民学习的榜样。
奴隶制下的统治多么恐怖,我们今日享有这一份自由的权利一定要好好珍惜,再次赞美伟大的四位创始人!
几年前我们在火星发现了集体冬眠在地下的火星蛮人,这些混蛋长相丑陋至极,公社却接纳他们成为了公社的生产者!哦,这是多么大的胸襟和博爱啊!
我可能有些语无伦次,但我这些就是我想说的,我愿意为了公社时刻准备献身。
妈的这些混蛋我一刻不在,又在偷懒了。他们可是正在为公社存亡关头的战争做贡献啊!这些炮弹正在源源不断运往前线啊可是!他们这些人智商低下,难以理解!我得去抽几鞭子了,这些混蛋,看来过两天又要枪毙几个不认真干活的了。
自从来了火星,公社的肉肠都有股火星人身上的酸味,奇了怪了,我们又不是吃的火星人。


公社纪年287年1月7日 火星围剿战线 杰克 公社战士

伟大的General B·Kondraki在上,我们一定会扑灭这场火星人的叛乱!他们在宣战宣言里说公社赋税繁重,难道他们不想打赢那场持续这么久的战争吗?
火星人用拼凑的资源做成了一批单兵机甲,这让我们有些措手不及,不过伟大公社一定会扑灭这场妖火!
直接隶属于几位大人的先遣队都将加入战争,我们只会胜利!

公社纪年287年7月9日 火星围剿战线 杰克 公社战士

冲锋!冲锋!冲锋!
我们已经成功收复了大量地区,仅有小股部队不断在骚扰我们,我们已经可以说赢得了胜利。
公社对俘虏的火星人不但没有报复,而是让他们去学习了公社历史。他们那些蛮族怎么可能听的进去,那些王八蛋杀了我们多少兄弟,但伟大公社是如此仁慈!希望他们能真正理解公社精神并继续为公社做贡献,毕竟他们比人类强壮那么多。


我起床了,昨天刚发下来的工资已经全部交给了伟大公社,我们的伟大战争什么时候是个头呢?我揉揉眼,已经是4点了,我去到食堂,大家都已经开始用餐了,只有餐盘与刀叉相撞的声音。

我今天又回到了我的岗位,公社武器生产岗位,这里为公社伟大战士生产钻进敌人心脏的子弹。我热爱我的工作,黄灿灿的子弹被流水线上的传送带运往伟大战士们的手里。一想到这些可爱的孩子会收拾所有公社之敌,我的浑身便激动得发颤。

我的工作是把制造好的子弹装填到盒子里,这份活是很多人眼里的美差,它不是重体力活儿,我是因为幼年的一场大病身体孱弱才会得到这个岗位。

一天都站着放子弹,即使不用很多力气也会让人感到疲倦,晚上8点下了班,我直接走回集体宿舍,想要好好睡上一觉。

当我走到走廊上,我望了一眼整个厂房,又长又直的黑烟囱仍在不断冒烟。我穿过杂乱的走廊,走到门前突然一惊,门锁已经坏掉了。我有些害怕,据说有些反公社反人类的人最近在兴风作浪,我有些害怕,居然没想找人过来一起,就抄起门前已经快完全锈掉的铁棒慢慢推开了门。

门开了,我的视野里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色人影,他坐在我唯有的一张板凳上,桌子被翻乱了很多,我手握紧铁棍就要招呼过去,那人却一下站到一遍,快步上来把我反手擒住。

“你们这些反公社分子还敢兴风作浪,伟大的正义大法官会将你们狠狠制裁的!你们这些……这些垃圾败类”我尽力想要挣脱束缚,但那人的手却越来越紧。

“别激动伙计,我只想和你商量商量,别吼那么大声,看在上帝的面子上,行吗?”他边说边故意露出腰间别着的匕首,我看了一眼他,心里盘算着怎么脱身,缓缓点了点头。

“还上帝呢,愚昧无知,你是未开化的野兽吗?”我感到力量慢慢减小。

他没有理我,从腰间掏出一纸盒,抽出里面长条裹着某种棕色植物叶子的纸卷,放在嘴边用火点燃。他的嘴里吐出一阵白雾,看了会床板,把嘴里的纸卷递给我。

我照着他的样子尝试着吸了一口,只是一股辛辣感。咳了声嗽。

“我们是旧世界的人,”他用手指着自己“我们睡了很多年才醒过来,这个世界已经不是我们熟知的那个了。”

我就这样被他描述的旧世界吸走了心魄。

他是来我房间找武器子弹的。

那天晚上我突然对这个世界有充满了好奇,长久的战争,一直的战时管制,周围的冷峻气氛都在这个人的讲述下回到过去那个美好的旧世界。

送走了那人后我才发现连他名字都没问,不过临走之前他告诉我那个会让人呛鼻的东西叫香烟。

就这样,我憧憬着旧世界与新世界,他们一直为之努力的新世界。

虽然很久没见那个男人了,我却一直忘不掉他。

半年后,我又一次见到了他。我终于鼓起勇气认出了他,我想做点什么,因为那一晚上的谈话让我半年来寝食不安。

我加入了自由会,我明白追求的东西叫自由。猪猡才认为有吃有喝就是自由,我感觉已经从猪圈来到人的世界了。

我的任务是为反叛行动提供弹药和我能得到的微不足道的信息。

我每次下班都会把一些子弹收集藏在胸膛边上,这些劣质子弹很容易走火,甚至我感觉能清楚听到心脏边上子弹里火药摇晃的声音。

万事俱备,反叛行动开始了。

那半个月是我最提心吊胆的日子,每天听得到战场的消息,反叛一天一天被镇压,我的心也越来越凉。

终于火焰被完全捂熄了,一点余温都没有。

我被喊去问话了,弹药厂每一个人都有嫌疑,看架势是要把我们全部清理。

我开始害怕了,害怕为了一时脑子的热血丢命,害怕对待犯人的严刑拷打。我一直在安慰自己,一个星期里我最长是睡了两个小时。

我噩噩浑浑走到保卫局门口去自首,我把我所知道的一切全部和板着脸的上尉说了。

“你做的很好,知错能改,公社会再次接纳你的。”那个男人脸上表情自始自终没有变化过。

第二天,那个人也被抓住了。

我被带来指认,他第一眼就看到了我,我看见他眼睛眯成一条缝,摇了摇头。

我走到他面前停了下来,他一直把头低着,我不知道他埋在大衣领子里的表情是什么。

永远也不可能知道了。


庭审开始了,曾经在我眼里满是光环的大法官坐在最高席。

我的头一直没抬起来过,我害怕面对昔日一起彻夜欢颜的“兄弟”。

大法官草草念了一些条款,很快判处了他们的罪行。

他们被押了出去,我鼓起勇气抬起来头,只看见没有人看着我,没有人对我有仇恨的表情,他们只是看着前一个人的脊背,他站在最前面,突然猛地抬头深深看了我一眼,再然后我听到了寥寥几声枪响和血液飞溅那种独特的声音。

我趁没人注意捡起来了一根不慎掉落的烟卷,然后我在牢里关了将近一个星期。

他们说会放过我,但我愈发知道无望了。

我认得他们说要释放我的地方,哪里有什么光明,那里只有杀人的刽子手。

在押解的路上我偷到了一个火机,偷偷点了无数次却没点燃,那根烟潮了。

有个眼睛很活灵的少年,虽然消瘦但能让人看得出其人的机灵,他负责把我丢进吃人机器。

在巨大的绞肉机前面我没有了想象的恐惧。

“人性不是钢铁能搅碎的,觉醒吧觉醒吧你们这些猪猡!”我对着空旷的地方大吼,那些人纷纷抬起头看我。

“你们不会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战斗,你们永远不会知道什么时候会有真正的生活,你们这些愚蠢的畜生!”

我突然感到愤怒。

我看到那十来个人脸上的疑惑了,他们一个一个都像是在思考,眯起眼睛,但我知道这些死尸不可能会真正思考。那双机灵的眼睛眯起来,只留一条缝和那脸部异样的表情。我终于理解了那个人总是抽烟的原因。

“你们就只会装睡,这栋满是黑暗的牢笼,不去寻找光就等着慢慢被黑吞噬吧!”

我跳进了机器,我最后听到的和看到的分别是骨骼被钢铁嚼烂的声音和那双突然看起来呆滞无神的眼睛。

经历了一个月,公社之敌们被扑杀剿灭殆尽,公社会对悔改之人谅解。

这条消息第二天刊出,只占了很小的版面,其他地方都是大战的最新胜利状况。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