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gSi

好文笔,是写出来的。



在我小时候,我就发觉了自己的特殊能力,在一次幼儿园举办的手工创意大赛上,我的点子和别人重复了,不仅如此我俩的作品几乎一模一样,他的完品时间还比我早,毫无悬念,我得了第二名。尽管幼儿园方面只是觉得这是一次惊人的巧合但我还是觉得我可能有什么不得了的能力,毕竟这么奇怪的事,用科学有些解释不通啊。在一间博物馆里,我确定了自己能力的存在。在原始人壁画展上,我竟然看见了自己前几天作的画,就在在几十万年前的石头上。尽就是在那时我确信了自己的能力,准备开始拯救人类,很显然,我想太多了,我连它的性质都尚不了解。抱着拯救世界想法,我开始了漫长的求是之路。匆匆数年,我终大概的搞清楚了自己的能力,恩,,很没用。大概只有以下的几个性质,1,我的想法会传达到过去的智慧生命上,这里过去是指以现在的我为参照物。2,我的想法更容易被和我接近想法的接收。3.emmmm 我其实是想写三条的,但实在想不出来了。在一开始总结完的的时候,我是崩溃的,我的超级英雄梦碎了一地,不过,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说到底它给我的最大好处也不过是在莫名其妙冒出来一个人比我早发表了我想发表,而且还是在我刚刚写好的时候,给我一些安慰罢了。但是我的生活并不差,甚至可以说的上是很好。我的生活并没有因为这份能力多些什么或少些什么,一切都在照常继续着。本应如此的。这天我起的很早,想要早点赶上地铁,但周围环境很奇怪,死一般寂静。我下了楼才发现,大街上各家各户都紧闭着门,街上一个人也没有,往常随处可见的早点铺现在却一个也没有,我不知道,我慌恐地跑到路上,大叫起来,期盼着有谁能回答我一声,只有我那断断续续的回声回答了我。我现在才想起来,我还没有吃早饭,我的肚子里空空如也,这时我才想起来我还没有吃早饭呢,我本想买一些早点的,不过照目前的情况看,我只好自己做饭了。吃过了饭,我开始思考下一步计划,首先是吃,超市的大门都被锁上了,所以无法像末世那样,到处搜刮。不过感谢接近万能的互联网,我确确实实地学到了一些有用的技能,像可以不用钥匙就可以开门的小技巧之类的。接下来是忙碌的一段时光,总之维持一名成年人类的日常生活设施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了。忙完这一切的我突然感到震震迷茫,接下来要做什么呢?这样的世界真的有必要活下去吗?我突然就笑了起来,喂喂,我在想什么啊,活着难道不是最重要的吗,……………………,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啊,为什么啊,凭什么把我丢在这种地方,可我又能怎么办呢,我又算什么啊,拿什么去反抗呢,不,不,我有的啊,那一线希望,是科学啊,我能依靠的只有科学啊。带着这仅有的一线生机,我开始了学习,从一开始并不容易,我只能自学,但随着我学习进度的前进,学习竟然也变得越来越简单明了,许多知识就好像学过不止一遍,就这样,我学习着,直到我可以达到永生状态,在那时候,所有的一切突然就变得简单起来了,我的一切想法几乎全是最优解,直到我发现所谓的“道”,这个"道”只告诉了我唯一的一件事:我的学习到尽头了。这听上很可笑,但事实就是这样。我迷茫了,我学习的目的是为了使我的生活回归以前。可是没有,没有,没有。我那可笑的目的,似乎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在这种时候,我终于开始思考那个被我刻意忽略的问题:我的知识哪来的。这个问题我以前也想到过,只不过我一直在追求更完美的知识,将它抛之脑后。我好像只是个普通人,自凭借自己的努力,怎么可能达到我现在的高度。我想起我的能力,那个可笑的能力,但仔细一想,我的所有不正是它带来的吗?我的想法会出现在过去,这在只剩我一人的情况下,它被放到了最大。例如现在我想出了知识1.0,它被过去的我接收到,过去的我学会了知识1.0,随着时间的发展,知识1.0变成了知识2.0,于是现在的我学会了知识2.0。我突然明白了我的能力带来了什么,一切都是固定的,过去现在未来,没有改变,不会有改变。那么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这一切都被固定住了,什么也改变不了。我开始了研究,很难,这是和以前不一样的,看来有关这能力的思维没法被影响。这可不是件好事,我在这上面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但回报也是难以想象的,我找到了破坏固化的方法,其实固化就像一把锁,只要在其中开一个小洞,慢慢的整把锁就会彻底地被腐蚀掉。然后固化的终结就开始了,先把自己的思维转变成偏执狂,使接受到我思维的智慧生命不会放弃这件事。再把有关于“钻孔”的知识传过去,这份知识本身就是对固化的破坏,该智慧生命可以从这份知识中扭曲出材料。等到孔钻出来就行了它会进行病毒式扩散的。我还准备了32个我的记忆复制体,来对智慧生命进行人工干预,来避免那次事件。我的能力消失了,说明固化也消失不见了,历史终于能改变了。我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没有丝毫改变,随着能力的消失,我与那改变了的世界的最后一丝联系也没了。当我想通了这一点的时候,我做了一件早在无数岁月之前就应该做的事,我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睁开。
我是第32号,因为我是最后一个来到过去的,祂把我们送到过去的时间点并不相同,有的早一些,有的晚一些,我就是晚一些的,说真的,在我刚来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真是什么东西都有啊。一开始我还以为是早来的爬的科技树,但那些玩意儿完全不符合我记忆中的任何定律,后来我才明白这是为了解决固化而留下的后遗症。话说不知道是哪号,做了一个回忆人生的东西,还带上了精神影响,让我们这些和他有着相同记忆的人会迫不及待地获得这玩意。他所谓的回忆人生指得是把你丢回刚出生那会儿,重新来一遍,不能快进,关键做的还挺真实,对你施加精神暗示,让你以为自己有自由意志。总之就是个恶心人的东西,碰都不敢碰,一碰自动进入,然后一宿就过去了。这个时代给我的最大印象就是在科学领域上的崩坏,。我就随处逛逛,反熵的都碰上了好几个,自然定律的严谨被无情践踏。这个世界快被这些异常毁灭了,可我只是来教书的,关我什么事。但我不能这样做,这些东西本来就是"我"做出来的,我应该负起自己的责任,我不只是第32号记忆复制体,我是我,我不是"我”。我找了个地方做研究,在隐居之前我把那个恶心人的玩意儿丢给了一个搞收藏的组织,我开始了对异常的修补,很困难,但我还是做到了。在把自己的奋斗史加到"回忆人生"后,我就闭上了眼,不带睁开的那种。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