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usu

雨。哗然地倾倒在一切发生之前。那群疯狂的混蛋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或者未来会发生什么。或者连同他们也是这样认为呢?不过,幸好我们的订单很清楚。重组并将其护送到波兰。那群混蛋似乎认为这是个可以从风中混乱飘散的尘埃伸伸手就抓到大致答案的简单问题。明显他们只是认为这是第三次世界大战而已。但它还有更多。

设施。一个一个的令人毛骨悚然的黑暗大厅。它们伴随着交响乐逐一下降,崩溃?不过是时间问题。我们现在无能为力,即使仍然在一起。没有资金或组织。一切都完了。我们被迫与北约那群同样苟延残喘的混蛋们订立了合同。不久,他们打电话对我们进行描述了发生的事情。不,这是绝望的██情景。而令人无法理解的SCP—████轻而易举地冲过波兰的城镇,像切黄油一样。杀死阻断结束了一切。

我们从来不想要这场战争。但我们依旧会为它而战。为了生存。


夏日逐渐转变为炎热,A的思绪就是一根单一而紧绷的线,闷热的天气伴随着持续上升的温度,几近蒸发了这条线上仅有水分,A知道它终有一天会变得干脆,“咯嘣”一声断的彻彻底底。每一声蝉鸣都可以是最后一把火。同事们都说是他只是神经太紧绷了,应该乘着现在站点里清闲,去找几个比基尼美女,好好放松放松。
开什么玩笑?作为一位精英级的keter级收容专家,肉欲简直是不值一提,他追求刺激,体验肾上腺素值往上飙的乐感。当然,对于他来说加入基金会的工作也不过是一场更为简单的对刺激的追逐,他路过了主管办公室,不屑的(引出B,简单交代身份。真是个老狐狸)
热…热啊…没有风,没有云,只有上升的温度。有什么东西,一头怪兽👾,在积蓄着力量,潜伏着,总有什么大事要发生。A喜欢这样含着惧怕的等待,是隐匿的刺痛,在平静中逐渐的抽搐。对,他喜欢这样的平和的等待着刺激,危险。他从来不怕等待。但现在,他只想等一场雨。(暂做结束,然后写一点AB交谈。我爱清明节。一片无字墓园。然后埋下订单伏笔。把CD简单提一下。ojbk。我打算除了D,当做送信人活下来,以一张行尸走肉的方式。其他人,都给我去死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