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rolling

项目编号:SCP-CN-005

项目等级:Thaumiel

9906909e978f9851s.jpg

SCP-CN-005的外表样式

特殊收容措施:SCP-CN-005必须被存放在13cm x 10cm x 10 cm,完全由SCP-148铸就的暗黑色长方形收容盒中;收容盒上有着用256道锁定工序上锁的,完全融入了收容盒内部的锁定装置。

解除锁定的钥匙也由SCP-148制成,并且至少需要4把钥匙插入锁定装置中,并且在10分钟内将256道锁定工序解锁完毕,才能打开收容盒的盒盖,并对SCP-CN-005做出操作。

由SCP-148制成的收容盒钥匙总共存在13把,并且全部由O5议员持有。

任何有着强大心灵感应能力的SCP将不允许出现在以SCP-CN-005收纳房间为中心,半径5m的圆形范围内,除非有着至少4名以上的O5监察员给予授权,并在至少一个小队的机动特遣队的陪同下,才能允许提出申请的人员拥有对SCP-CN-005操作的资格,实际操作SCP-CN-005的时间不得超过3分钟。

提出申请操作Scp-CN-005的人员必须至少有着4级安全授予权限,同时必须通过健全人格的心理与精神测试,并且在对SCP-CN-005操作的过程中,必须让SCP-105无条件配合,对操作人员进行全程监控,防止突发事件的爆发。

任何SCP-CN-005的操作结果都必须上报O5议会,任何操作SCP-CN-005而导致出现的意外状况都视为keter级别SCP收容失败的灾难,对SCP-CN-005做出操作的人员在操作结束后,除去5级安全授予权限的持有者,其余人员必须被强制执行至少A级的记忆删除,并且直到操作人员生理死亡之前必须一直处在基金会的严密监视下。

鉴于项目的功能,SCP-CN-005绝对不能与SCP-239发生任何物理意义上的接触,一旦SCP-239有着这样的心理趋向,████博士必须对其做出严格管控,甚至可以无视后果对SCP-239进行物理歼灭。

SCP-CN-005不得被移出Site-01,任何对Scp-CN-005进行移出收容室的行为将被视为对基金会的背叛。

描述:SCP-CN-005是一本有着经过未知处理的生物皮毛,并在其上烙印了未知图案的封面,样式中世纪古旧圣经的书本;项目的长度为13cm,宽度为24cm,厚度为6cm。

SCP-CN-005的封皮是由某种生物的皮肤制成,但经过比对,作为SCP-CN-005封皮的生物毛皮无法与任何已知的生物毛皮相互匹配。

SCP-CN-005封皮上存在着由金色与银色的未知物质构成的复杂图案;经过████博士辨认,确定与位于西班牙北部桑坦德市的阿尔塔米拉洞穴内壁画在风格上有着██%以上的相似度,但████博士无法说明图案之间风格相似的原因。

[并且████博士表示知道图案的含义——【过去的悲剧早已过去,那将永远烙印在世界之里;立足于现在,去迎接所期盼美好的未来吧,那是属于你们的福音!】]

SCP-CN-005尽管厚度仅有6cm,但经过██次实验已经确认:

如果从第一页开始逐页向后翻页,Scp-CN-005将无法被翻到和封底相贴的最后一页;

如果从最后一页开始逐页向前翻页,Scp-CN-005将无法被翻到和封面相贴的第一页;

如果从中间开始向前后翻页,Scp-CN-005将无法被翻到第一页和最后一页。

SCP-CN-005的内容已经被认为从第████页开始全都是没有内容的空白书页。

SCP-CN-005一开始在20██年██月██日被发现在位于欧洲████共和国的一个北部偏僻的小镇中,基金会发现异常的原因是因为一个特工在追捕SCP-[数据删除]的过程中进入到这个小镇内,发现该小镇的全部居民都生活和睦幸福美满,并且██年来没有丝毫矛盾与争吵的发生,甚至该特工还发现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存在下落不明疑团的[数据删除]和[数据删除],甚至是[数据删除]等人,他们都已经是有着超过百岁高龄的老人了,可容貌却几乎没有发生任何的改变。
经过调查,该特工发现小镇近██年来,小镇没有一个老人死去,也没有一个新生儿出生;
小镇唯一一座教堂中的唯一一个神职人员是担任着忏悔室告解修女的女性——经过与该修女的交谈,特工████知道了她的真实身份——[数据删除],并告知了自己来到小镇的目的。
而知道了特工目的的修女爽快地答应了特工要求协助追捕SCP-[数据删除]的请求,并且告知了该特工Scp-CN-005的存在。
在项目持有者的帮助下,特工████成功捕获了SCP-[数据删除],并在项目持有者自愿的请求下对基金会发出了要求支援的请求。
得到SCP-CN-005的存在情报后,基金会立刻派出了[数据删除],并且对小镇内生活的人执行了对待safe级别SCP的原地收容,而SCP-[数据删除]和SCP-CN-005,以及原本持有SCP-CN-005的修女被最高级别的保密状况下运送到了[数据删除],并且由全体O5议员与全体博士出席对曾经持有项目的修女进行询问。

从修女口中得知的SCP-CN-005的由来与功能:

SCP-CN-005是曾经为[数据删除]的修女在[]的手中得到的,被称作【记录了一切美好未来的福音】,在汇报过程中不管修女如何竭力回答,都无法描述出[]的任何具体或模糊的样貌特征,只能将其用███的称呼来代替,普遍认为这是模因范围的认知干涉。

SCP-CN-005一开始其中的书页便是没有内容的,并且根据修女的讲述,任何人一旦进入到以SCP-CN-005为中心半径7m的圆形范围内,都会让SCP-CN-005的空白书页上出现至少█个字符的语句,这些语句的形状与书写方式与任何已知文字都不相匹配,但使这些语句出现的人能够读懂语句,但让其用世界已知的语言复述时听其复述的人员表示完全无法理解这些语句的内容与意义。

在SCP-CN-005空白书页上出现的语句这些语句是按照时间顺序来排列的。

在使语句出现的人在读出因为自己而出现在SCP-CN-005书页上的语句时,将会感受到从内心深处喷涌而上的极大满足感,并且对事物的理解表现出超越常理的透彻,并且经过大约5——7天的时间后,读过浮现在SCP-CN-005上语句的人将会迎来自己一生所追求的‘幸福’——这一现象被修女称作【福音临世】。

同时,经过修女的确认,如果她自己持有SCP-CN-005,并将右手放在是语句浮现在SCP-CN-005书页上的人的头顶施洗时,她也能够读懂语句的内容,并且读出后也能够产生使被施洗着迎接‘幸福’的结果。

经过询问,小镇内的居民都曾接触过SCP-CN-005并读出了上面因为自己而出现在空白书页的语句。
每当有人进入SCP-CN-005的感应范围,空白书页上便会浮现一次语句,并且一般对一个人一生只能够生效一次;但如果迎来‘幸福’的人从自己内心深处认为那个‘幸福’并不是自己想要的幸福,并且在内心深处坚信这个想法,Scp-CN-005将会在其第2次接触的时候再次生效——而任何让Scp-CN-005第2次生效的人将会完全被‘幸福’填满。

使第1条语句出现的人修女并不知道,当她得到项目时候,上面已经存在了███条语句,但修女在谈话中承认是自己让小镇内的居民接触SCP-CN-005并让他们读出或者让自己对他们施洗并读出浮现在上面的语句,她的目的只是单纯地[数据删除]。

同时修女也承认,19██年,她曾经在维也纳美术学院的门口,让一个因在考试中未通过而失魂落魄的年轻人接触Scp-CN-005并读取了上面的语句,却导致后世界范围的庞大灾难
█████博士很轻易地推断出了年轻人的身份,并且修女告知年老后的年轻人第二次接触了SCP-CN-005并读出语句后便一直生活在小镇内。

以下是████博士与修女谈论的详细信息:

[数据删除]

从谈话中可以得知,SCP-CN-005对于进入它感应范围内的人能够在精神与心理的层次上了解其潜意识的真实想法,并且在空白书页上浮现相关语句,当语句被使其浮现者读出的时候,SCP-CN-005将与其发生共鸣,并且会从对其在不可视的条件下进行改造,改造的结果将会在一定时间后生效,根据修女的描述,与SCP-CN-005接触并读取语句的人本身便成为了移动的异常,将会因为SCP-CN-005的效果在模因层次持续对读取者所能够认知的范围内持续产生影响——这种影响即便在读取者死后依旧存在,但无法详细研究这种影响的持续时间。

SCP-CN-005无法被任何已知手段毁灭,甚至连撕下空白书页这样的行为都无法做到。

SCP-CN-005的作用对象是任何有着独立思想的存在,鉴于修女身份的原因,SCP-CN-005被禁止对SCP-073和SCP-076提起。

附录1
实验日志-SCP-CN-005-0 ██/██/20██

内容:通过对D级人员的洗脑让其坚定不移地认为SCP-CN-005是必须被毁灭的物品,之后让D级人员接触SCP-CN-005
结果:D级人员在对SCP-CN-005进行操作后的第6天宣布自己是SCP-CN-005忠诚的守护者,并且拥有了不死之身,A级别的记忆删除和物理歼灭全部对该D级人员完全失效,而且该D级人员会听从任何与保护SCP-CN-005有关的命令。
笔记我们可以依靠SCP-CN-005制造一堆言听计从的保安。-O5-6

实验日志-SCP-CN-005-1 ██/██/20██

内容:让SCP-079与SCP-CN-005接触
结果:[数据删除]
笔记我觉得这个实验完全是自寻死路,终结者系列那么长盛不衰,提出这个提议的人就不能买张电影票或者租个碟看看里面的天网是多么无所不能吗?——█████主管

实验日志-SCP-CN-005-2 ██/██/20██

内容:让SCP-682与SCP-CN-005接触
结果:[数据删除]
笔记作为收容所——或者说欧洲地区,或者说整个北半球唯一幸存的机动特遣队队员,我觉得我还真算是命大,SCP-2000现在还在我手里,而且令人高兴的是079也站在我这边,073和076正在努力拖延无处不在的蜥蜴大军;说真的,只要稍微躲开那群蜥蜴,我活下来的可能性真是TM的高太多了,0.01%的几率可比0.00000000001%的几率好多了。

【这是██████博士在一次偶然的旅行中从一个洞窟中找到的破碎残片,看到这个残片后,██████博士立刻上报基金会,O5议会随后立刻驳斥了30秒前████博士想要SCP-CN-005与SCP-682接触的提议。】

附录2
██/██/20██:请求对SCP-CN-005进行操作。-O5-12

请求拒绝,Adam,你别想着曲线救国,我再次强调,她已经,不再是你的‘女儿’了-因为实验日志-SCP-CN-005-2的笔记残骸而刚刚拒绝了████博士请求的O5-1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