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A Story

时间之外的时间
文档:Ferdinino的一生。
Ferdinino是一位出生于【数据删除】的【数据删除】人,生于1981年4月6日,在十六岁时获得了【数据删除】大学的博士学位,经基金会特招,进入【数据删除】站点作为一名4级博士,在离开基金会后,建立平等仁爱协会(现命名为众生平等协会),一生一共发动了十二次暴乱,在2009年8月28日与基金会高层签订条约,退隐于【数据删除】岛,2029年7月9日研发出scp-CN-2413的不完全佩方,2031年8月11日,卒,生平51岁。
Dr.Ferdinino的导师Dr.Walunuo,建立“情报官系统”奠定了O5议会对其他组织的绝对压制地位,主张“透过表象看本质”,对Ferdinino的思维发展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
Dr.Walunuo在讲课时喜欢带着Dr.Ferdinino闲逛,有时候是森林,有时是街道,讲课内容更是不定,从哲学到量子理论,只要是“情报官”搜得到的他都会讲一讲。
地点:【数据删除】
“老师。”
Ferdinino微微弯腰,对Walunuo鞠了个躬。
“Ferdinino,这次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怎么确定自己的行为不是被人控制着的?”
“我认为,自己做出的行为,可以满足自己的需求,就不算被人控制了。”
“我看未必。”
“为何?”
“我们拿你小时候做的那件事做例子,你为了防止苏兰街的树木因为街区改造而被砍伐,使用我的电脑伪造了工程队的贪污,那么,叫停这个工程的负责人算是不被你控制么?”
“这……”
“Ferdinino,你要明白,控制是无处不在的,你给我最大的感觉就是一直像孩子一样,保持着孩子般的纯真……”
“老师我知道这很危险,但是,但是……”
Dr.Walunuo抬了抬手,示意他停下。
“你的纯真不是最危险的,危险的是你还保持着孩子般的残忍。”
“Ferdinino,这很恐怖,你的残忍是我从没见过的,这是无论多少年的政治经验都无法超越的天赋,保持你的残忍,我有预感,你会达到一个很高的高度。”
“有多高?”
“我不知道。也许……也许能改变基金会的走向吧。”
“我会尽力的,老师。”
“好的,那我们再谈谈另一个问题……”
“你为什么要杀死我!”
Dr.Ferdinino突然从办公桌上醒来,看着刚刚打印出的文件。
又做那个梦了啊。
他自嘲的笑了笑,随后把文件放进公文包,像高层会议室跑去。今天,他有一个重大的议案要提出,这是一个会改变基金会走向的提案。
老师,你的要求也许我就要完成了……
·
1997年11月12日
文档:关于部分Safe,Eucild级scp融入人类社会进一步讨论
提案人:Dr.Ferdinino
相关政策扶持【略】
相关法律规定【略】
相关经济补贴【略】
将scp融入人类社会,是人类文明的一大新进步,从此人类会改变唯我独尊的腐朽思想,也会为社会发展,带来新的活力!
·
“不行。”
Dr.Calumet直接把这份提案扔进了垃圾桶。
“为什么?这不是对基金会有利么?”
“因为这样会改变基金会一部分规章,很麻烦,改变是很无聊的一件事。”
“因为我比你来这里来得早,所以我说什么都是对的。”
“因为……总之无论别人写什么我都顺手down一下就对了。”
“因为和小花生无关,跟大爷无关,跟小天使,话痨面具,al,001都无关,所以我不看。”
“可是基金会上万个scp,总会有合适的吧,不能一概否定?”
“上万个我们干嘛要知道?”
“啊?原来基金会有那么多scp么?”
“有跟没有区别很大么?说得好像我们关注他们一样。”
“就是,就是。”
会议室突然沉默了两秒,像个没事人一样,Dr.Ferdinino把柯尔特从腰带中拔出,笑的很自然。
“是啊,你们干嘛要知道?”
三声枪响,连着一声补枪,四名“基金会里德高望重的四级高层”全部死亡,枪伤。
这是基金会特制的柯尔特手枪,仅用于镇压少部分暴动的D级人员,一般来讲,不会致命,但Dr.Ferdinino打的很准,每一枪都刚好穿透了心脏,没有人会怀疑这是否不是一个枪械老手才能做到的,至少,至少要上千发子弹的联系,才能打的如此的准。
他们的死亡可真是基金会的损失,因为就档案来描述,他们“对基金会大部分运转了如指掌,在基金会取得了很高的地位”。
Dr.Ferdinino把柯尔特插回腰带,推开会议室的大门,转身前往收容区,十分钟后,他带着少部分愿意跟从他的scp,搭乘一架直升飞机离开了。
在直升飞机起飞后不久,Dr.Ferdinino接受到了一条消息,是基金会高层发来的高权限通讯。
“我是Dr.Ferdinino,请讲。”
“Dr.Ferdinino,你做了什么!”
“我本该做的事。”
“Dr.Ferdinino,你违反了基金会的十三条法案,现在立即降落在最近的站点,释放所有你扣押的scp,从现在开始,你的博士权限,教育,以及死亡福利待遇以及全被取消了,立即降落,接收O5议会的审判!”
“我拒绝,我没有扣押他们,我是赋予他们自由,另外,从现在开始,请叫我Ferdinino·Lu·Walunuo。这才是我的本名。”
“Ferdinino,你这是背叛!”
Ferdinino没有再说一句话,而是截断了通讯。
2003年2月3日
文档:一封家(情)书
近来身体可好?中国的梅花又开了,我不由得想起我们在法国欣赏玫瑰花海的日子,也许你真的想不起来了一切,没关系,这不妨碍我们待在一起,其实,哈,我也想不起来很多事了,我们的相遇是一种缘分,如果你还愿意待在协会里的话,我也愿意一直陪你。
——by“真正的”SCP-CN-2491
在平等仁爱协会的长城分站的一座高塔上,外面正在放着烟花,Ferdinino看着身旁的男人。这个基金会找了整整五年,杀死了自己师兄的异常物,真正的SCP-CN-2491。他转过身来,递给Ferdinino一张纸。
“马上就要开始了,‘情报官’已经联系好站点的大部分二,三级人员,借他们之手,一部分收容对象愿意加入我们,一份SCP-008的样本也盗出来了,现在……”
他指了一下正在塔下忙碌的协会成员。
“你去和他们说点什么吧。”
“我,为什么是我?”
“我不擅长,打中世纪开始我一直不擅长讲话,发言什么的全是交给‘权杖’来处理的,可惜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想的,居然删除了自己所有的记忆。”
“我也不知道。”
“你的师兄也许知道,可惜我太着急,把他给杀了。”
“我不怪你。”
“我也没打算抱歉,毕竟我们都是为了共同的理想在奋斗。”
“这高塔下几乎取之不尽的宝藏,都是那些……”
“对,都是中世纪那些腐朽的官僚的,当初我觉得这些玩意可能根本用不上,就把它们大批大批的放在一个地下库里,没想到……”
“现在居然为我们提供了全部的资金支持。”
“可不是么,下去和他们讲点什么吧,这是我们的第一次行动,需要有个人来鼓舞鼓舞。”
“好。”
高塔下,协会会员们正在忙碌的工作,他们有些是SCP,有些是以前在基金会工作的二三级人员,还有一些要避开基金会迫害而来到这里的人,他们为了能使人类和SCP和谐共存而努力的奋斗着,为自己,也为他人。
“各位。”
大家停止了手头的工作,转身看向Ferdinino。
“各位,从第一代基金会(炎黄帝时期成立的基金会,以山海经编写完成而解散)成立以来,人类从未对大家有过任何善良的眼光,他们要么是害怕我们,要么是利用我们,但现在,我们有了一个机会。”
“我们要完全融入人类社会,与人类平等共处,协会为了这个至高无上的理想,一直在努力的奋斗,为的,就是能让所有生物,所有物种,一同沐浴在圣洁的阳光之下。”
“但是,在世界的其他角落,我们的同僚还在受着匪夷所思的迫害,人类唯我独尊的腐朽思想,依旧还在他们的心中,根深蒂固,我们要让他们知道,我们,也有被尊重的权利!”
Ferdinino举起了一只手。
“为自由而战!”
“为自由而战!”
“为尊严而战!”
“为尊严而战!”
“为平等而战!”
“为平等而战!”
“敬畏自然!感恩自然!顺应自然!”
“敬畏自然!感恩自然!顺应自然!”
人群心中的火药被瞬间点燃,产生了剧烈的情感爆炸。
“为自由而战!”
在基金会的中分第三站点,所有的四级博士被SCP-CN-2941抽干了血液。
“为尊严而战!”
在基金会的意分第四站点,主建筑的大部分被扔进了那不勒斯海湾。
“为平等而战!”
在基金会的法分第二站点,熊熊的大火燃烧了整整三天。
“敬畏自然!感恩自然!顺应自然!”
在基金会的波分第一站点,协会众人屠杀着己方人员之外所能见到的一切生物,流下的血液使附近的河流整整三天都保持着红色。
时间:2009年8月20日。
文档:与Ferdinino的谈判规章草拟
【绝密,本件无副本】
平等仁爱协会成员安置规划【略】
谈判中可能遇到的难点【略】
谈判失败后对平等仁爱协会的军事打击计划【略】
Dr.Walunuo真的很不错,为我们提供了相应的草稿,Ferdinino完全在按照我们的规划所行动,我们的目的已经完成了94%,现在,site-【数据删除】的所有必要人员已经转移完毕,除了Dr.浣熊,他说他一定要指导完这个新人的文档写作才肯撤离,只能祝他好运了。
从现在开始,“情报官5.0”模拟系统需全天开启,已应对Ferdinino随时可能发来的谈判请求。
“基金会对我们的打击越来越强了。”
SCP-CN-4531把报告扔给Ferdinino。
“他们连续拔除了三个站点,所幸没有伤到成员,但我想,被俘虏的他们应该不会太好过。”
“我知道。”
“你必须做出点什么,再这样下去我们会被完全消灭的。”
“他说的对,”一旁的SCP-CN-2491突然开口了。“我的血族防御撑不了太久,如果基金会发动全力进攻这里的话,不算我自身所需的消耗,防御最多只能支撑三天。”
“你为什么不和蛇之手,混沌分裂者或者破碎之神合作?”scp-CN-1931问道“他们与我们的共同目标都是一致的,合作未尝不可。”
“他们依旧在把收容对象们当做异常!情报官你听好了,我不能让成员们受到一点委屈,因为他们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摆脱偏见!”
“你不让他们受委屈于是就让他们去送死么?十二场暴动,三千多成员牺牲,然后呢?我早就说过,人类终究是人类,偏见终究是偏见。”scp-CN-2941狠狠地拍了下桌子,后者瞬间化为木粉。
“我认为人类是可以再抢救一下的,毕竟现在协会里成员有很多也是人类。”scp-CN-4531撩了下脖子上的围巾,这是一年前Ferdinino织给他的,一直到现在他还戴着,天再热也不肯取下来。
“再过几天,我们冒一次险吧。对一处site站点发动攻击。”
会议室突然静了下来,Ferdinino不由得想起了11年前的那场会议,一切的开始,当时也像这样的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这是送死……”
“我知道,但我们必须要试一试,从现在开始,我们对基金会算是正式宣战了,我们要让他们看到我们的实力和存在,着手准备吧。”
·
这次暴动非常成功,Ferdinino等人在主建筑外围成功炸出了一个突破口,在主建筑二楼的一处办公室里,Ferdinino众人看到了一个四级博士,没有像其他博士一样逃跑,而是继续在那里打字。
“举起手来,交出你的武器。”
那博士没有理他,继续打字。
“举起手来,交出你的武器,否则我们无法保证你的安全!”
那博士又发送了一条消息后,头也不会的说了一句。
“我正在指导一名写故事的新人呢,别打扰我。”
在场的一个协会成员认了出来,这是浣熊博士,常常帮助一些新人编写文档。
“他在写一个很重要的文档,我没时间和你们聊别的。”
看着眼前的这个博士Ferdinino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就像一粒石头落入湖水,泛起了一圈圈的涟漪,这种感觉,即使协会成员把这栋房间夷为平地后,依旧没有消散,反而愈演愈烈。
但造化没给他太多的思考时间,在进入主建筑三楼时,意外发生了。
Ferdinino看到了Dr.Walunuo。
只是简单的一个背影,但Ferdinino确定不会错的,Dr.Walunuo常穿着的黄大衣和大衣背后的图腾,是Dr.Walunuo的标配。
“老师!”
Ferdinino丢下了手里的枪,抛下了身旁的成员,疯了一样的去追那道身影。
“等等,老师,老师!”
在脱离众人视野的下一瞬,Ferdinino感觉身旁的所有物体都褪成了白色,自己待在一个完全白色的空间中,黄色身影转过身来,Ferdinino对上那道目光,瞬间打了个哆嗦。
那是Dr.Walunuo的脸,带着缕缕的悲哀和叹息。
“老,老师?”
“Ferdinino,你终于还是来了。”
“什么?”
“被人当枪使的感觉很不错吧?”
“什么?”
“你可以继续下去的,但你不会的,你一直该记得你所做的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停手吧,Ferdinino,你的复仇已经结束了,不要再进行没有意义的牺牲了。”
Dr.Walunuo的身影缓缓消失,周围的环境又重新恢复了颜色,Ferdinino失神的站在那里,对着追上来的众人直说了一句话。
“撤退。”
·
两天后。
Ferdinino在进攻site站点结束之后,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整两天,scp-CN-4531无论给他递过来什么他都不吃不喝,直到下午,他才走了出来,眼睛像蒙上了一层雾,简单的喝了一口水,激活了“情报官”的系统。
“我要和O5议会通讯。”
“这很难办,毕竟……”
“他们会在那里等我的,试一试吧。”
“请稍等。”
四个小时后,Ferdinino召集了在场的所有成员,只剩下5000多位,与前十二次不同,这一次,Ferdinino有着少有的平静,像一个基金会的工作人员一样。
“根据O5议会协定,即日起平等仁爱协会被宣布隶属基金会,任何反抗行为都将被视为与基金会对立,协会中成员将会被分批遣散到不同岛屿,科技水平被限制于当前平民相当,且保证不会再对基金会构成任何威胁。”
“平等仁爱协会,宣布解散,宣布人:Ferdinino。”
成员们寂静了几秒,届时,十二年前的那次指责又一次出现在Ferdinino的面前。
“这是背叛!”
成员中有人喊道。
“我没有……我没有背叛,我只是,只是做自己该做的事……”
底下的群众寂静了几秒,开始陆陆续续的散开,没有人愿意再看Ferdinino一眼。
除了scp-CN-2491。他张开翅膀,飞到了Ferdinino身边,用那双深邃的眼睛盯着Ferdinino,一字一顿的说。
“如果我不是因为现在隶属基金会,我一定会杀了你,不是因为你背叛了我们,而是因为你背叛了脚下的血族城堡!”
“为什么?”
“一千五百多年前,城堡也遭受了像今天一样的灾难,那时我手里的血魔要比现在还少很多,只有400多人,而外面,是基金会的火焰翼骑士军,二十多万人的骑士啊。但我们没有一个人投降,直到最后的我战死之前,我们团灭了这支军队,他们没有一个人幸存回来,你的行为,彻彻底底的背叛了一千五百年前每只血魔流下的每一滴血!”
“我知道……”
“但是……但是其实你也没做错,如果我不那么勇敢,是否会有个更美好的结局?”
“因为他么?你的权杖?”
“是的,是的……”
“你一直在爱着他?”
“我想是的。”
一个月后,【数据删除】岛屿。
Ferdinino看着scp-CN-4531,他的围巾在海风中飘扬,像一只美丽的精灵。
“你也要走了么?”
“是的,我真的不适合这种桃花源般的生活,今天我就要去找血族之主他们了。”
“还,还有什么要对我说的么?”
“再送我条围巾吧,我会用的上的。”
“嗯。”
Ferdinino突然有种冲动,想抓住scp-CN-4531的围巾,大声说一句我爱你,但当他做出这一决定时,留给他的只剩一缕青烟。
如果我不那么懦弱,是否会有个更美好的结局?
时间之外的时间
文档:关于形态发生仪高级实验记录报告(补)
实验数据:【略】
实验对象:Dr.Ferdinino
实验记录:【略】
实验数据:【略】
不得不说你们的提案真的是太棒了!拿Dr.Ferdinino做试验品,完美的验证了我们的猜想,试验品的完全形态已经可以与绝大多数有灵智的scp进行无障碍交流,而这组宝贵的实验数据对于我们与scp之间的交流提供了充实的保障。
不过,形态发生仪副作用也逐渐明显了,起初实验对象只是在睡梦中精神波动异常,现在他们已经会时刻进入幻觉中,不过不用担心,我们发现,略微更改实验数据可以是我们更好的控制他们的幻觉。
文档:关于大规模清扫云四级成员的记录报告(补)
云四级成员清理人数【略】
四级候补人员新增人数【略】
财产损失金额【略】
Ferdinino的大部分行动都在我们意料之中,除了真正的scp-CN-2491带走了大半的成员,成立了众生平等协会,这点倒在我们的意料之外,虽然找到他的真身是好事,但是……加强监管吧,借Ferdinino之手,我们彻底整顿了基金会里的云四级人员,也找到了基金会所需要的真正人才,而且还不至于被人怀疑或者背负骂名什么的,不错,Dr.Walunuo你的提议值得称赞,不过,请说实话,你是否在包庇或者保护Ferdinino?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